文学五一

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婚【正文完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粱叁红从司命那听到幽娘的消息后,笑着解下腰间的铜钱,想让司命将其还回去,刚解下又觉得可惜,即便送回去,幽娘也不知晓这是何物,又将铜钱系回腰间,给了司命一滴精血:「替我将这个交给幽娘。」
    他从容转身,想到什么似回头说道:「对了,告诉她,我去復兴凤凰族了。」
    连谢灵运都争不过了,他又如何能争过老君,何必惹一身腥。
    这场梦,他梦得知足,如今醒了除了幸福在无二言。
    幽娘从司命那接过粱叁红的精血,心情有些沉,谢灵运捏着她的脸:「若真不想解,就留着。」
    幽娘摇头:「别耽误他了。」
    解掉血契后,幽娘面色惨白,谢灵运扶着她结下血契,吻了她的发顶。
    幽娘寿元接近五百岁那年,突然生了场怪病,一病不起,谢灵运将白玉台搬入房内让她日日枕着,取了九重天唯一一朵圣莲入药,这才让她慢慢好起来。
    白织绣在佛前长跪叁百年,只求见李树一面,李树乃法王坐下弟子,法王不愿放人。
    后来谢灵运为了嫁衣找上白织绣,与她做了交易,只要白织绣替他们缝製嫁衣便帮她在说服法王,于是白织绣得了一个「机会」,只要在叁世之内,获得李树的真心,法王便放李树还俗自由。
    一场大婚筹备叁年。
    白织绣为幽娘穿上她精心缝製的嫁衣,笑的有些苦。
    幽娘看着她憔悴的面容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白织绣复述了一次:「嗯,一切都会好起来。」
    幽娘的嫁衣上的凤凰,是粱叁红身上尾翎以及真龙金鬚绣成,栩栩如生,天地间仅此一件。
    婚礼非常盛大,四海八荒普天同庆,老君降下福泽保凡间百年内无疾病、战乱、天灾、人祸。
    花轿由二十四隻真龙驼着,谢灵运扶着她下了花轿,他一身红衣绣着金龙,侧耳低语:「幽娘你还记得他吗?」
    领头的蓝龙扬着被截一半的鬍鬚挥了两下,样子有些滑稽。
    他解释道:「那是你当年救下的小龙王。」
    幽娘很惊讶,谢灵运宠溺一笑,摸着她石柳色的耳坠。
    然后带她一起走上盖着红毯的石阶,与她执手共同俯视众生,他看着幽娘眼里有光,他说:「日月为媒、山河为聘、天地为鑑,幽娘你可愿嫁我?」
    凤冠在她脸前垂下金帘子,金帘子后一双圆亮的杏眼洋溢着幸福:「好呀。」
    台下众生为她们由衷祝贺着,粱叁红满上美酒抬手敬了高台上二人。
    小祖宗,要幸福呀。
    金玄子带着霖霖赴宴,一手抱着霖霖,拿了杯酒碰了陆游的酒樽:「老狐狸精怎么着也得笑一个,你这张死人脸,活脱脱像是讨债。」
    「倒不及你。」陆游一饮而下,冷笑声:「像是砸场。」
    金玄子身上被霖霖扯出好几道深可见骨的血痕,他耸耸肩满不在意:「老狐狸精不会懂夫妻间的情趣。」
    罗刹老道揽着云儿,亲了她的手背,痴迷吻过她每一根指头,称赞道:「还是你乖。」
    似乎是被他们噁心到了,陆游一个闪身离开了婚礼。
    宴开七日,美酒佳餚供应不绝。
    两位婚礼的主角回到了仙宫,仙宫不再孤寂,铺上了婚宴的喜庆,到处都是红稠礼花,谢灵运揹着幽娘走在院中,这么多年过去,有时还是会问:「幽娘,这是真的吗?」
    「真的,幽娘是真的、谢灵运是真的、老君是真的」幽娘抱紧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喜孜孜说着:「爱你,也是真的。」
    他露出满足的笑意,心中的不安终于尘埃落定。
    婚礼之后,他们去了凡间居住,挑了一座隐蔽的山林,在山间当一对平凡的夫妻,才刚安居下来,幽娘就拿出了一个堆灰的黑木匣子,她露出小虎牙满是坏笑念着:「卿卿幽娘、吾甚念你。」
    幽娘以为谢灵运会恼羞来抢匣子,却看他一手撑着脸带着戏谑:「继续呀。」
    幽娘拿出下一封信,看了眼,立刻红了脸颊,她嚥了口水,胡乱将信塞回去,故作严肃:「我跟你说正事呢,你以前答应过要带我到那些地方玩,莫不是当了『老君』就忘了?」
    「哪敢呢。」笑意染上他的眉梢,他捡了一封信继续念叨:「今日见了」
    原本是要羞谢灵运,反倒羞了她自己,幽娘赶忙拦住他的嘴:「别说了,怪噁心的。」不是她嫌谢灵运,是他真的不适合说这些燥人的骚话,每每听闻就让她全身起鸡皮疙瘩,羞得想挖个洞埋自己。
    谢灵运故作认错,微微低头:「夫人说得是。」
    若在以前有人告诉老君,他会对一隻小狐狸曲腰哈背,只会当那人是疯了、胡言乱语,未偿七情六慾,故不知其中的奥妙,如今幽娘带给他喜乐,如同琼浆玉液让他止不住的贪婪一杯接一杯。
    他食指敲着桌面,有些感叹:「还好你脑子不灵光。」
    但凡幽娘在聪明些,都能让谢灵运与她永世相隔。
    幽娘不明所以,带着隐隐怒气:「蛤?」
    谢灵运伸手抓住她一缕头发,绕在指尖玩弄着,他说:「说着玩的,瞧你又要生气了。」
    若当初她记得午时之后太阳落至西边,一切又是不同的故事。
    所幸,幽娘入了他的山门,闯进了他冰冷的仙宫,结束他孤独无崖的一生。
    谢灵运想起仙宫那颗伫立的梧桐树,也许很多年前,就习惯了她的陪伴,那时不知晓这股陌生的情感,直到她投身坠入凡尘,仙宫少了一抹娇小、躁动、聒噪、迷煳的身影。
    兴许,那抹身影是他摔下神坛,品尝七情六慾的由头。
    是什么样的感情能让人刻骨铭心?又是哪样的感情让人至死不渝?
    他现在已经找到所有的爱恨嗔痴,它们的名子背后皆藏着「幽娘」。
    谢灵运清楚知道,殒晶不过是「老君」维持高傲脸面自欺欺人的幌子,实际上早已沦为她的裙下之臣不能自拔,身上刻着「幽娘」二字,至此再也离不得她。
    题外话
    洒花!正文完结。
    剩下番外缘分更新。
    期待小伙伴的长评(星星眼)。
    有人想看叁红跟幽娘在一起的平行世界的结局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