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яοǔsんǔщǔ8.cοм 第一百零三章窃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幽娘揉着两侧胀痛太阳穴:「小声点。」
    梁叁红立刻意识到昨日的一切不是梦,身上盖着的披风传来她的淡香、惦念的声音依然带着几分娇嗔与慵懒、她稍显消瘦,脸颊带几分病态的苍白。
    这些天他幻想过很多次与幽娘相见的场景,想说的话、想做的事,当真的遇到幽娘,彩排已久的妄想瞬间化作粉尘。
    不感到开心,只觉得遗憾与难过,做了这么多,到头来连谢灵运也护不住她。
    可耻的是他隐隐约约感受到自己微不可察的窃喜。
    能死在一起,好像也不错。
    刚刚叫得太大声伤到喉咙,他痛苦得摀着喉咙咳嗽,一下比一下更剧烈,彷彿要将肺给吐出来似得,幽娘蹲下身想拍他得背帮忙舒缓,她的手一顿背上血肉狰狞。
    太惨了。
    幽娘搭上他的肩膀,挤出几滴灵力渡给梁叁红,不能治本但可以暂缓他的痛苦,她顺着灵力感受到他已是强弩之末,五府六脏受了重伤,他的躯体在毁灭边缘中勉强运作,随时会死。
    梁叁红缓过来,他顺了顺胸口,抹开嘴角殷红的血液,轻敲幽娘脑门,他的声音起伏不一有些支零破碎,找不到往日爽朗的音调:「小祖宗,怎么就进来了?」
    幽娘茫然回道:「我也不晓得。」
    即便穷途末路,他依旧带着不羁洒脱的笑容。
    梁叁红以为即便舜天知晓幽娘的位置,谢灵运依然有办法带她脱身。
    若是平常幽娘会一巴掌拍回他的脑壳,但现在浑身彷彿被灌铅,她艰难的拿开梁叁红的手。
    「你别笑了」
    梁叁红在笑着。
    她不知道有什么可笑的,因为她知晓梁叁红的生命正在慢慢崩坏,一点一滴,也许再几息,他就会永远闭上双眼,然后坠入轮回,重新投生成新的人,世间再无梁叁红。
    陆游常与她说生死轮回,花开、落叶、凋零,最终都会重归尘土,静待某天再发出嫩芽。
    她见过孟夏之的死,一条生命的逝去,明明上一刻他还是鲜活的人,下一刻他含冤而死,她看见那人眼中的不甘,对生的嚮往。
    当他闭上眼化做尘埃那刻,时间停摆,人生画下不圆满的句点。
    那时她不认识孟夏之,只觉得可惜。
    现在她认识梁叁红,却说不清自己的感受,像是浑沌的漩涡、黑夜谜航的船隻,分辨不出东南西北,她抿嘴说道:「别笑了好不好?」
    「不行,终归是死,何不笑着死?」他又敲了幽娘的额头:「来,给我笑一个。」
    幽娘笑得比哭还丑。
    他嫌弃说声丑,随后拉上披风矇头就睡,不想给幽娘看到狼狈的模样样,更不希望她可怜或者同情自己。
    幽娘屈膝看着梁叁红,就像盖着白布的死人,她往前挪几步,离梁叁红更近些,他胸口微微的起伏证明生机在持续运转。
    她发出一声轻叹。
    白布传来残碎的声响:「给我说说你以前的事。」梁叁红这才想起,只知道她是阴山狐、他的恩人亦是放在心中不敢言说的秘密,他从来没认识过幽娘。
    幽娘回想了一会,慢慢说起自己的过往,说到一半时她的手被攒住了,手掌带着灼人的生意不断传递温暖。
    梁叁红将死,他如同抓住残壁上扎根的植物,一松手便会跌下身后的万丈深渊。
    变了个十指紧扣的姿势,空虚的心灵彷彿被填满,喘息声很重、却不曾感到痛苦:「继续说,说到我松手为止。」
    幽娘双手回握着梁叁红的手,语气有几分急切:「你要好好的,谢灵运一定会来救我们。」
    她的手如此冰冷,他却觉得温暖浑身洋溢着幸福,甚至有些不真实:「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你哭得让我不安生。」
    意识一点一点下沉,手中的力度不曾减弱,身体慢慢停摆,看不到光、吸不到空气、发不出声音、感受不到心跳,唯有耳边不断传来她哽咽的声音。
    她要把名字还给自己,她说梁叁红太难听了。
    梁叁红不想,即便难听也是她赏的,他很喜欢。
    脑中闪过一幕幕跑马灯,他像个看客静静观望,师傅教的东西他终于学了通透,俗世纷争如过往云烟,他一心向道,唯有一人乱了他的道心成为他的「劫」,那人也成了他的「缘」助他悟道。
    太上忘情,忘情,绝不是无情,而是有情的,可是有情却不为情牵、不为情困,要将情处理得豁达洒脱。
    幽娘感受手中温度一点点散去,泪水煳开,这就是他们的宿命,即便力挽狂澜结局都向天道逐渐靠拢。
    还来不及感伤,梁叁红就被带走,硕大的天牢只剩她一人,彷彿又回到十八层地狱反思的日子,寂静的令人害怕,只有凶魂厉鬼相伴,日日夜夜折磨她,逼她认错,可她何错之有?
    她不明白,至今仍不明白。
    她认下莫须有的罪名,是因她再也忍受不了地域。
    摘星阁内,金玄子翘腿撑头打量舜天,带着几分痞气,拿着一枚金币敲桌面:「掌门太不仗义了,有银子赚的活竟然没通知我。」
    舜天一甩拂尘,摸着花白鬍子:「不知金玄子掌门想赚什么银子?」
    金玄子拇指一弹将金币扔进舜天手中:「自然是亡命之财。」
    舜天摩娑金币:「愿闻其详。」
    「我卖你一些有趣的情报,但你得让各大门派停止攻击茅山。」
    舜天眯起眼睛:「掌门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金玄子极少出世,舜天也摸不清他的脾气,只知道这人很是贪财,但舜天不敢掉以轻心。
    金玄子一拍大腿,像个赌场中出现的痞子:「不愧是掌门!一眼看透我所思所想,知我醉翁之意不再酒,我金玄子见钱眼开,拿钱办事,此番冒险隻身进宫便是险中求富贵,你想释放妖王,我只想进入万槃山。」
    凤凰一族居住于万槃山,仅有凤凰的血脉才能开启万盘山的禁制,而凤凰早已灭族,梁叁红是仅存的凤凰转世。
    舜天对金玄子少了几分戒心:「掌门进去那万槃山想取何物?」
    金玄子一勾嘴角:「殒晶。」——
    题外话——
    精★彩*小┊说:blṕσ⑱.νɨρ [Ẅσσ₁₈.νɨ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