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RòùRòùWù.IN 第九十六章死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在谢灵运说「又老又秃」时,像被浇上一盆冷水,闷闷的窝回谢灵运腿上,肉着被捏红的鼻子:「我累了。」
    她见过命簿,命簿上的谢灵运只活到四十,他现在莫约二十来岁。
    他问:「不开心了?」
    她说:「只是累了。」
    她确实不开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见到谢灵运白发苍苍的模样。
    谢灵运拉下帘子,罩住了夕阳:「那睡一会。」
    黑暗中,谢灵运嘴角冷了下来。
    棋局为「死局」时,念白停止落子,而谢灵运不愿接受这个结果,看了半晌,棋局上白子将黑子蛮横环住,他迳自执棋与自己对弈。
    黑棋杀出生路,将黒子抛回碗内,拿起凉去的茶盏一饮而尽:「今日叨扰了。」
    谢灵运走后,念白望着棋局深思良久,白织绣抱着绣一半的嫁衣走进:「幽娘跟我说明年秋天他们就要结婚了,我早答应要帮她绣嫁衣,你觉得要绣什麽好?凤凰?龙?」
    念白依旧看着棋局:「龙凤乃皇帝皇后专有,若给有心人看到会大作文章,说谢灵运想做爱0f。」
    「也是。」白织绣好奇念白在看些什麽,也跟着看棋盘,看了好一会还是不明白:「你在看什麽?」
    念白反问:「你看到什麽?」
    白织绣答:「黒子赢了。」
    念白摇头,他收拾桌上的棋子:「是赶尽杀绝。」
    「蛤?」
    他理了理身上的袈裟:「三天后,回去服侍幽娘。」
    白织绣不解,这都好好相处几年了怎麽忽然叫她回去:「我做错了什麽?」
    「没有,只是需要你替我办一件事,而这件事也只有你能做到。」
    白织绣听到他需要自己帮忙,来了兴致:「好呀好呀!要做什麽?」
    念白摇头:「缘分到,就晓得了。」
    白织绣习惯他这般神叨叨,她不开心的撇嘴:「那你得给我一个回来的时间,你都老成这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也没剩几天。」
    念白难得一笑:「倒是为难你了。」
    「对,很为难!所以你要给我一个准话!」
    他隔着窗户看向院子静静伫立的菩提树:「明年春天,菩提树开花时。」
    旁人看不出,仅有念白晓得,捻佛珠的手却快了些许,白织绣离开后,苍老的声音喃喃自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过了良久,他缓慢接下,字字诛心:「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冷风拂过菩提树稍,滑下几片枯h的叶子,寺里的小沙弥敲起晚钟,饱含岁月的钟声在院子中回荡,更添几分寂寥。
    未达三日,元默下御令围住法王寺捉拿妖邪,佛门圣地岂容朝廷g涉,念白坐镇法王寺与一g官兵对峙,信众纷纷指责君王昏庸无道。
    在骆风禀报消息时,幽娘正待在他书房榻上裹着大氅吃零食。
    哐啷一
    食盒落地,她问:「发生什麽事?」
    谢灵运放下墨笔,肉了眼窝:「念白方丈要将白织绣送来我们家,原本明日就要来,结果生了变故。」
    「那他们会怎样?为什麽他们会发现白织绣?」
    谢灵运答不出:「不晓得,但他们暂且安全,军队不会冒然闯进佛寺。」
    谢灵运让幽娘不要着急,派骆风去打听消息,过一个时辰,骆风拿着信纸快步走来,冷静的说着:「念白方丈欲以命证明法王寺清白,当着众人自剃,途中窜出一只发狂的妖物杀了百馀人,劫走方丈,目前念白方丈生死未卜,皇帝听闻震怒,以袒护妖孽为由,下令铲平法王寺,替天行道。」
    他继续说:「公子前些日让我查的事情有结果了,皇宫派人在民间挑拣孩子,带进宫里做事,给了钱当封口费,教导那些父母,若有人问起孩童去处,便说让亲戚带回乡。」
    「还有皇帝沉迷于妖术,似乎在寻找死人复生的法子。」
    谢灵运忽然低笑起来,他原本还有些疑惑,现在证据确凿。
    蜀山掌门舜天,便是策划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一开始他碍于正道,害怕做肮脏的事情被其他人抓到,恰巧此时遇上王氏,便旁敲侧击促成望日山百人墓,若谢灵运死在望日山上,恐怕会被那百冤魂蚕食成怨灵,恰巧孟夏之埋在了那里,他成为了替死鬼。
    下山时,蜀山掌门见到他怀中抱着的幽娘,碍于她是y山狐狸,不敢对自己出手,否则惊扰到陆游会坏了计画。
    再回望日山,镜妖幻境、狐狸枯骨、百人墓尸t失踪,后来他顾用蜀山弟子回山探查,却得了一个「没有异样」的结果。
    他起先怀疑是茅山做乱,一心只想着对付茅山。
    那幽娘拥有琉璃心的事情,舜天可知晓?
    他不敢轻忽,牵起幽娘的手:「此地不宜久留。」
    相思踉跄跑进,她裙摆还有血手印:「白白小姐跟念白方丈在门外,她说府中有结界她进不来!」
    相思不清楚府中有什麽结界,但她看到白织绣一身血顾不得多想,赶忙禀报。
    谢灵运簇眉头正想拒绝,看到幽娘澄澈的眼神深吸一口气:「骆风去接应他们,我要关水门,把他们一起送来,还有让梁三红去检查法王寺的镇眼。」
    「是。」
    谢灵运拉着她走得极快,到了池畔边,他双手搭在幽娘肩上:「时间不多,若我有个万一你拿着玉佩去商行,会有人带你到南泽,我与那边君王有约定,他会保你安全,等历完劫,就可以回y山,知道吗?」
    来得太突然,她双眼通红,为什麽突然说这个,他要干嘛?
    他双手抹开她的泪珠,柔声说着:「别哭,人类尚有轮回,妖死什麽都没有,有一天会在见面,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你好好的,知道吗?」
    幽娘迟迟不应,他叹了一口气:「你放心,若照着计画,我不会有事,只怕生了变故,才先说这些话,免得你到时候不知该做些什麽,傻傻愣在原地。」
    「池下密室有个水门机关,一关便是三月,三月后才能出来,到时我会亲自来接你,若我有个万一就是谢承鸿来带你,虽然他看起来不着调,但人还可以。」
    他亲了幽娘的脸颊:「妖王降世,世间会生灵涂炭很长一阵子,这些不光是为了你,更是为了芸芸众生,所以不要愧疚,若我不幸死了,你更要享受我留给你的平安盛世,知道吗?」
    谢灵运连问好几个「知道吗?」幽娘都答不上来,分离的太突然,他説得这般决绝,再多的挽留都会变成绊脚石。
    幽娘红着鼻子,偷偷将所有灵力渡给他:「你一定要回来接我,说好了,明年秋天要结婚的,还要十里红妆。」——
    题外话——
    po18首发ΡV42.℃δм(pv42.com)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