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ωχ5壹.νΙρ 第三十一章念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谢灵运寻了一个无人的暗巷,让她们变做人,幽娘松了松筋骨,摸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当久了狐狸,突然有手有脚还真不习惯。」
    白织绣捏着自己的裙摆有些紧张:「小姐公子,要不我们改日再去吧这样」
    幽娘提起白织绣的袖子看了一眼,恍然大悟,她拉着白织绣的手往大街走:「我让阿谦给你弄一套漂亮的衣服去见樵夫。」
    幽娘误会了,白织绣原本是想説,这样瞒着家人出门不好。
    白织绣见幽娘兴致高,便将错就错了。
    很快,白织绣买了件淡蓝色的衣裳,清幽雅致。
    幽娘选了红纹白裙,外头罩了一件艳红色的衣裳,她沾沾自喜转了个圈,指着自己:「红花。」拍了拍谢灵运的肩膀说:「绿叶。」
    谢灵运笑道:「幼稚。」
    谢灵运这几日随谢平升出门,将这街上摸个七七八八,驾轻就熟租了辆马车,告知车夫地点后,车夫驾马前行。
    车夫是个老实人,话不多,闷头做事,一路上走走停停车夫也没有不耐烦的感觉,幽娘手上东西越来越多,都是些平常不过的玩意儿,她一手拿着糖人,另一手拿着糖葫芦,腿间放了一捲用荷叶包着刚出炉的糕点,还热腾腾的,烫的她直喊疼。
    「让你别这么贪心,瞧,烫着了。」谢灵运一边说话一边将她腿上的荷叶包移走。
    她俏皮的吐着舌头:「哪知道它这么烫。」之后咬了一口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糖葫芦一串五颗,她吃到剩一颗时,见谢灵运手肘依着窗边撑头看着她,幽娘撇撇嘴,一脸不情缘将糖葫芦递到他嘴边。
    谢灵运当着她的面咬下红通通的糖葫芦,糖衣发出的清脆碎裂声与幽娘内心的呼喊相应着,谢灵运见她满脸失落,他一手拢过幽娘的后脑杓,将其餵了进去。
    白织绣整个人背着他们,正在看窗外景色,幽娘睁大双眼先是看了一旁的白织绣,她不敢大力拉扯,怕白织绣一个转身就看到他们黏在一起的模样。
    谢灵运越发得寸进尺,呼吸间除了糖葫芦黏腻的味道,还有谢灵运的气息,发出小小的水声啧啧,白织绣还是假装在看窗外景色,红着的耳垂出卖了她。
    片刻,谢灵运松开她,幽娘被吻的七荤八素,谢灵运捻起她嘴上的碎糖吃了下去,他逗弄似的询问:「糖葫芦好吃吗?」
    幽娘没理谢灵运,她鼓起了嘴,恨恨的咬掉糖人的头。
    到了法王寺,香客络绎不绝,谢灵运让马夫原地等候,叁人随着人流进了法王寺。
    幽娘很好奇,神仙见多了不稀奇,供奉神仙的庙她还是第一次来。
    小沙弥见他们叁人眼生,以为是外地来的,用稚嫩的声音说着:「阿弥陀佛,叁位施主远道而来,是求平安还是求籤。」
    谢灵运摺扇直指白织绣,直切主题:「小师傅,我们是来替这位姑娘寻人。」
    白织绣捧着怀中的玉佩,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她想不起来樵夫的名字,只能垂着头将玉佩递上去。
    小沙弥接过玉佩研究了会,面色骤变:「原来姑娘就是念白方丈在等的人!姑娘请随我来,住持等了你很久!」
    小沙弥穿过几条走廊,人烟约发稀少,来到一处清幽之地,院中静静伫立一颗高大的菩提树,一名僧人在树下敲着木鱼诵佛经。
    小沙弥打断了僧人:「念白方丈!」
    那僧人端着木鱼慢悠悠的转过身,先是说小沙弥性子急躁的坏毛病得改,他看见白织绣时木鱼掉落在地,哐啷一声回盪庭院特别的清澈。
    眼前人容颜苍老,光秃的头顶烫着九个诫疤,他手腕挂了一条朴素老旧的佛珠,穿了黄红交织的袈裟,她依稀能从岁月的痕迹中寻到他当年的模样,白织绣立在原地,她泪如雨下:「大树哥」
    他与白织绣对视,苍老的声音带着不可置信:「白妹」
    谢灵运见状,让小沙弥跟幽娘离开院子,留给他们叙旧的空间,小沙弥不解回头看着立在原地的方丈与白织绣。
    谢灵运解释道:「白姑娘是方丈故人的女儿,我瞧外头香客许多,就不叨扰小师傅了。」
    小沙弥年纪轻,别人説什么信什么,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如此,那小僧就先忙了,二位施主自便!」
    幽娘脸上没了笑容,她看着两人的背影,白织绣欲上前拥抱,念白方丈退了一步,行了佛礼。
    谢灵运牵起幽娘的手往大殿走去:「难得来一趟佛寺,我们去求个平安罢。」
    幽娘不想走,她有些难过,甚至想哭:「阿谦,入了佛门是不是就断了七情六慾。」
    他答道:「还要斩了红尘的一切牵连,才能修成正果。」
    她语带哽咽:「那白织绣该怎么办?她盼着樵夫好久了。」
    谢灵运看着念白方丈发白的鬍子,一时也答不上,方丈莫约七十岁,十年前少说有五六十岁,听白织绣描述,樵夫是一个将近二十的壮年,加上她在山里待的时间樵夫最多也就叁十,不可能是眼前这花白的老人。
    他最终只能説:「一会在问问她,我们不打扰他们了。」
    幽娘还想留下来看,但谢灵运都説别打扰人家,她也只好跟着谢灵运一起去大殿拜佛。
    人太多,谢灵运人高马大挤不进人群,幽娘想求籤,便让谢灵运待在一处能见着她的地方。
    只见幽娘鑽进人群,她学着香客投了油钱,拾起桌上的籤桶诚心的祈祷着,她抽了两支籤,跑去问小沙弥,小沙弥摇头又点头,在小沙弥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她鑽了出人群。
    出了大殿,她手中拿着一张纸看了一会,递给谢灵运:「你帮我解释一下是什么意思,刚刚小沙弥跟我匆匆解释一番,说这籤的意思是『难成,但成者大吉』,我还是不懂,所以就想问问你这籤到底再说些什么。」
    谢灵运问:「你问了什么?」
    「姻缘!」
    他有些讶异,他接过籤看了会。
    法王寺
    壬寅籤
    佛前发誓无异心,
    且看前途得好音。
    此物原来本是铁,
    也能变化得成金。
    他将诗籤捲好放在幽娘手中,与她十指紧扣,谢灵运的手很暖,有种生机勃发的气息。
    他垂眸温柔的说着:「这籤的意思是,虽然很困难,但只要努力就会有结果。」
    幽娘笑颜逐开。
    日落西山,天色橘红,她在马车内依着谢灵运睡的熟,手里还紧紧攒着那张籤纸,骤然车门开启,动静吵醒幽娘,她揉了揉眼睛看到白织绣没了已往的笑容,她一人落寞的上了马车。
    幽娘将籤纸递到白织绣面前,她安慰道:「没事的,我刚刚替你求了籤,佛说,你们要努力,就会有结果,你瞧!」
    谢灵运无奈叹了一口气,捏了自己的眼窝,都怪他自作多情白高兴了一场,原来那籤是求给白织绣的。
    白织绣接过籤纸看了会,苍白一笑,随后缓缓道出她与樵夫的故事,当年樵夫上山伐木,遭野兽攻击,回来时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白织绣顾不得太多,将所有的妖力渡给樵夫,命是救回来了,就是人醒不来,她拖着亏空的身子上山替樵夫採药,走到一半晕了过去,哪知道一晕便是四十年,她还以为自己不过是睡了一宿。
    造化弄人,樵夫在她走后两日醒了,樵夫在那破旧的屋子守了十年,盼不来白织绣,他以为白织绣死了,因为白织绣说过,哪怕只剩一口气,她都不会离开他。
    失去了白织绣,樵夫也不曾有过娶妻生子的念头,最终他皈依佛门,法号念白,一生青灯古佛替她祈福,又或者是超渡,他一辈子只有两个愿望。
    若她活着愿她平安顺遂,若她死了愿她来世做个凡人。
    白织绣走后,念白方丈坐在偌大的佛堂,一声声清脆的木鱼声响,他对着眼前巍峨庄重的大佛祈求。
    「佛阿,愿她一生平安顺遂。」
    他手腕长年携带的佛珠上,印下一滴泪珠。
    题外话
    10/1  12:00  不见不散!
    ?_?简介好难写,我修了叁版了,写多怕剧透,写少怕平淡。
    最后删删剪剪,竟然从叁百多字变成八十多字,我一定是魔法师,给你们看看新简介,越来越精简了(远望
    听闻京城谢氏家主乃不详之人,他的妻子是专门作奸犯科的狐狸精转世。
    传闻大致上都对了,唯一的错处便是“作奸犯科”,因为谢灵运知道,幽娘是这世上最傻最迟钝的狐狸精。
    他把心掏出来了,她却视而不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