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十章委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行人从杂草丛生的深林中闢出一条路径,梁景辰脚步一顿,他抬手制止后面人继续前行,他做出噤声的手势,让他们在原地等待自己。
    荒山野岭,出现一名周围绕着红狐的白衣女子,绝非常态。
    他撩开树叶缓慢走近。
    相处几日下来,她为偷野猪的红狐狸和谢灵运抱过的小红狐取了个名字,大红、小红。
    大红率先听到动静,竖起狐狸耳朵朝梁景辰的方向看去,幽娘见牠警戒也循着大红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名道士撩开草丛。
    她手里还抱着小红,兴许是没见过活生生的道士,她眼神带了几分好奇,幽娘率先开口礼貌的打招呼:「你好。」
    梁景辰想过很多开场白,唯独没想到她会向自己问候,一时之间节奏被打乱了:「你好...」
    但她随即想到谢灵运曾说过,这山没人能进来,也没人能出去。
    大概是他不小心误闯了,就像她不小心闯进来一样,幽娘这么想。
    幽娘问:「你迷路了吗?」
    梁景辰不知道她在演哪齣,只能先顺着她的话下去:「对,我迷路了。」
    「那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找谢灵运,也许他会有办法带你出去。」幽娘抱着小红站了起来,一手拍了裙上的尘土。
    暗处花老鸨双眼红了,这狐狸精虽不媚人,却别有一般风味,尤其是她那透彻不暗世事的双眸,看起来极为无辜,花老鸨经营青楼多年,自然知道嫖客的喜好。
    比起妖艳贱货,他们更爱如白莲花一般的女子,这狐狸精若好好调教日进斗金不在话下,在幻想未来的同时,她脚下一轻,踩断了树枝。
    大红听到动静咬着幽娘的裤管,幽娘见到了藏在草丛中的人群,她想起上次下山不好的经历,抱紧小红警惕的看着他们。
    梁景辰知道漏馅了,心里quot;啧quot;了声,抽出腰间的利剑朝幽娘斩去,另手持着道符,口中念念有词。
    花老鸨急的吼一声:「别伤她!」
    一恍神间,大红扑了上来护住了幽娘,牠的背部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血渐了出来撒到了幽娘脸上,其他狐狸被吓到纷纷散去了,幽娘跌坐在地看着怀中一大一小的狐狸,脑袋反应不过来。
    她又见梁景辰剑指夹着然着火的道符朝自己走来,大红发出的哀鸣让她回过神。
    赶紧抱起地上的大红逃跑,一紧张她的耳朵尾巴又露了出来。
    茅山弟子见幽娘显出妖态,确认了她是妖,纷纷跃了出来,支起了阵仗将幽娘围了起来,她慌张的往后退,直到贴到身后的山壁没有退路,一群道士举着剑慢慢逼近。
    为首的梁景辰手中还夹着道符,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幽娘:「妖物,若你现在投降我不伤你。」
    虽然知道梁景辰在做戏,花老鸨却不给面子,急吼吼说了句:「她若不投降你们也不可伤她!」
    梁景辰扭头:「你!」
    大红的气息慢慢变弱,她不能见大红死,哭喊了几声陆游,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最后只能红鼻子抹着眼泪想办法自救。
    陆游不来,但她相信谢灵运一定会找自己,每当自己晚回去谢灵运都会出来找人,准确地找到她,可这里人那么多,他一个病秧子打得过吗?
    一瞬间幽娘又不希望他来找自己。
    幽娘不知,跟她玩的狐狸堆里有很多谢灵运的线狐,只要她晚回家了,那些狐狸就会去跟谢灵运通风报信,先报信者,先得鸡腿奖励。
    她见左侧的道士步子虚,踏了几个步伐抢走了他的剑,将自己所学的剑法使了出来,吓的左侧弟子往后退了几步露出了破绽,她成功突破围阻。
    衣襟里放了大红与小红,挥起剑来十分吃力,以至于她有几刀来不及挡,被砍伤了四肢,不过都只是皮肉伤,她还能动、她还能跑。
    梁景辰见她支起的剑招诡谲多变,提醒着师弟师妹们:「小心!她还没使出妖法,这狐狸精在玩弄我们,千万不可被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骗去。」
    这狐狸精真不简单,方才梁景辰都差点信了她只是支手无寸铁没有反击能力的狐狸精,看着她撕心裂肺的求助着,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泪痕,他差点动了恻隐之心。
    要不是花老鸨重金聘请他捉狐,说不定刚才他就放了那狐狸精,好在她很贵,还不足以动摇他的爱财之心。
    她趁乱放走了小红,举着剑与一干人对峙,她大可化作狐狸躲避这些人,但这样就会抛下大红,她不能这么做也不可以。
    她出剑很小心,怕伤到了人,每个道士身上完好无损,而幽娘衣衫褴褛,身上几处渗着血。
    她谨遵陆游的教诲:不得伤人。
    她遵守了,可他们却不放过自己。
    「你们放下剑...,我..我们好好说话。」她一手护着肚子上的狐狸,另手举着剑颤抖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一群男人欺负了姑娘,但看到她的耳朵后随即释怀,原来他们是替天行道斩杀妖孽。
    梁景辰回:「你先放下。」
    幽娘以为他们愿意跟自己对话,这样她就能跟这些人好好解释自己是好狐狸精,从来不做坏事,于是她把剑抛到梁景辰跟前。
    梁景辰却咬破了食指在一道黄符上写着咒术,朝着幽娘走近。
    她不清楚梁景辰要做什么,但她知道,他并不想跟自己谈。
    空气中传来他刺鼻得血腥味,生物本能告诉她,那摊血很危险。
    幽娘只能逃,她手无寸铁,也没学防身的法术,只能变团烟雾让自己逃脱。
    梁景辰以为这是毒烟:「小心,有毒!」
    众人第一时间运功抵挡了这烟雾,幽娘趁着这空档又熘出去了。
    烟雾很快散去,梁景辰不敢同他们说这烟雾无毒,看着空荡荡的前方,只觉得这狐狸好生狡猾。
    「追,她受了伤定然跑不远。」
    她真的跑不远,还能听到那道士的声音,但她快没力气了,跑了一刻,她脱力的跌坐在一棵大树下。
    胸口剧烈的起伏,急促的呼吸让她感受到窒息濒临死亡,身上的疼在这一刻迸发出来,道道鑽心,她是第一次这么无助,以前在怎么闹腾陆游总会帮自己顶着,可如今没了他,自己什么都不是。
    她不安抱起怀中奄奄一息的大红,委屈难受充斥了全身,她低声啜泣着:「陆游...你说过会护我的...」
    山洞内,陆游盘腿坐在偌大的冰室内静心,缓缓的睁开双眼,目空清彻,像池潭般,一览无遗池中物,却不知池潭有多深。
    题外话
    谢灵运跟陆游你们喜欢哪个?
    还是两个都喜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