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618章 杀自家人,重拳出击;外敌来了,唯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即便朱友璋会些武艺,可终究也难以打退成百上千的军健。龙虎、控鹤二都的兵卒各个如狼似虎,扑上前去,手执的长棍劈头盖脸的砸将下去,如雨点般落到朱友璋的身上...他也是无法抵抗。
    两棍重重的砸在朱友璋的后膝,迫使他当即跪倒在地。素白的绫罗,在同一时刻套在他的后颈上,两员膀大腰圆的军校,死死攥住白绫的另一端,就立刻发力拉扯起来!
    被套在颈部的白绫骤然拉紧,朱友璋的身子当即向后仰倒,顿时感受到窒息的痛楚。他满是恚怒之色的双眼争得大大的,双手只能徒劳的拉拽,试图扯开闭塞颈部大动脉的白绫...而朱友璋的双腿疯狂扑腾挣扎着,也是愈发的激烈,但也始终无法挣脱开来。
    至于尚还处于少年年纪的朱友雍、朱友徽、朱友孜,奉帝君朱友贞旨意,一众军士上前将白绫套在他们脖子上用刑,则更是手拿把掐的易事。
    两日前,御前禁卫军分别扑往朱友璋、朱友雍、朱友徽、朱友孜四人所处的藩王府邸,直接宣读皇帝诏书,而将他们几个一并软禁起来时...朱友璋等人便已叫起了撞天屈。意图谋反的,是伯父那一脉的种,我等与陛下,可同为太祖皇帝的亲生骨肉,也根本没有参与意欲篡位夺权的计划...你下旨拒拿我们又是何故?
    他们也完全没有料到,朱友贞对待他的血亲兄弟会更狠更毒...朱友珪弑杀父皇,又矫诏处死朱友文,而最终伏法,也已从宗族除名...而迫使他受诛,朕才得以登基继位,暂朱家父子兄弟相残,你们也都看在了眼里,就算还没意图叛乱篡位,但是朕也要根除你们以后有意谋反的可能......
    何况我大梁国祚倘若保不住了...你们也不过是先走一步罢了,就算还能抵抗一时,就怕终究难以抵挡魏国大军攻破长安...还要提防会有朝臣利用你们对朕不利,所以哪怕是兄弟手足,却更该死!
    朱友雍、朱友徽撕心裂肺的哭嚎着,也不过徒劳的挣扎了几下,可是三尺白绫,却仍然套在了他们的脖颈上并开始收紧...而几人当中年纪最小的朱温幼子朱友孜,他瞪着生得两个瞳仁的眼睛,厉喝叱骂,也无法喝退那些一步步逼近的禁卫军健,终究上前擎住他的双臂,素白的绫罗,当即也套在朱友孜的颈上。
    朱友孜身为重瞳子,他瞳仁中上下粘连的眼眸中也满是惊惧与绝望之色。本来按相术的说法,他生得重瞳属于异相,往往也是帝王的象征。而朱友孜窃以为喜,也认为自己有朝一日当能继承父亲朱温的皇位。
    然而重瞳子、帝王相,朱友孜是这么以为的,朱友贞又怎会不知这等相术说辞?
    李天衢自也晓得,朱友贞会对他的亲生兄弟痛下杀手,然而对于朱友孜而言也不算冤枉。若是按史载轨迹,在他二十一岁那年,便会派此刻入寝宫行刺朱友贞,最终却已事败而遭诛杀。
    然而如今的朱友孜,尚还不过十三四岁大的年龄,按着他老朱家的过往事迹,虽然也萌生出了意图弑兄夺位的心思,但也尚还没有付诸于实践当中。
    然而导致朱友贞要骨肉相残的最大诱因,却是因为朱友能等其他藩王的谋反,哪知梁国亡国之祸就在眼前...他提前处死朱友孜,勉强还可以说是防患于未然,但是一股脑将朱友璋、朱友雍、朱友徽尽数赐死,自然还是宁杀错、不放过了......
    自从朱温开始毫无忌惮把魔爪伸向那一众儿媳,他老朱家似乎便再没什么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可言...家族内部的伦理道德变得完全畸形,为了争夺皇位,他们之间终究要自相残杀下去,直至全部死绝为止。
    随着白绫被拽得越来越紧,朱友璋的脸已经憋成了绛紫色,他将嘴巴长得大大的,徒劳的试图喘息。然而挣扎的动作终究渐渐停止下来,朱友璋因窒息的痛处,五官变得极度扭曲,虽然圆睁的双眼中仍满是绝望与怨毒,而过了良久,他那对招子便再也不曾眨动......
    至于朱友雍、朱友徽、朱友孜三人,恐惧的表情也在他们脸上彻底凝固住。从开始时如同杀猪一般的哭嚎讨饶,乃至歇斯底里的恶言咒骂声交织在一处,直至现在内侍、宫女先前便已尽数被喝退出去的掖庭宫内,也是死一般的寂静......
    眼见朱友璋等四人无论勒住颈部的白绫如何再收紧,他们几人也仍是一动不动。奉旨行事的指挥使又冷眼旁观一番,才叫停了麾下军健,又亲善上前逐一试探鼻息,在确定朱友璋、朱友雍、朱友徽、朱友孜四人的确彻底死透了之后,才下令收殓他们的尸体,并亲自赶赴大明宫紫宸殿,去向帝君朱友贞复命。
    ※※※※※※※※※※※※※※※※※※※
    本来魏国大军已杀至长安以北的要隘之地耀州南隅,梁国朝堂上下,便已经处于一片愁云惨雾当中。而在这个节骨眼上,帝君朱友贞竟然下旨将宗室子福王、贺王、建王、康王尽数处死,本来便是忧心忡忡、惶惶不安的梁国文武臣子当中,也更是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先前朱友珪弑父杀兄、谋朝篡位,便被大肆抨击有悖人伦、禽兽不如...但好歹对朱温、朱友文痛下杀手,是为了扫清他继承皇位的最大阻碍与威胁,也并没有对其他血亲兄弟下手。可是朱友贞却是无端擅杀,一股脑将他的亲生兄弟杀了个干净......
    如此一来,朱友贞这个早已被定性为昏君的皇帝,在一些朝臣眼里可就不止是宠信奸邪、昏庸无能那么简单...甚至就连蒙蔽上听,掌权横行的奸臣派系,也都察觉到朱友贞行事愈发的狠戾癫狂...他既然可以不按任何罪名,便要清洗杀绝梁国宗室子...这种形势下处于危难关头,他更容易受到刺激,若是再疯起来,不是也甚有可能对朝中臣子下手?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而又有谁愿意常年伴随着一匹时常要暴走发疯的老虎?
    甚至就连利用朱友贞的宠信,以勋戚的身份货赂公行,梁国治下贿金财物,半数皆入其手而权势最为熏灼的驸马赵岩,也已觉察到朱友贞为人处世也变得愈发极端。如今梁国岌岌可危,休说是终究要亡国覆灭的可能性也是越来越大...本来能操控住的帝君行事倘若也愈发不能以常理度之,赵岩心想也要另为自己的前程做打算了......
    然而差不多在同一时刻,由康延孝所统领的五千轻骑入乾州,便又迂回转往东面疾行,过临泾进入长安下辖地界,计划也起到了奇兵之效。沿途梁国城镇村坊,虽然也有梁兵部众发现数千敌骑急行军向长安的方向奇袭而去,立刻派遣快马前去告急。
    然而同样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赶往长安示警报急的梁军斥候再是心急火燎,彼此脚程奔速相近。所以当梁国君臣得知有奇兵要兵临城下之时,康延孝所统领五千骑军,前后脚便已然要杀至长安城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