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四百六十一章 有过一个倡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矮小的身子还双手举着个名片,郑建国也就双手接过后拿出自己的名片,双手再递出去,便见加藤森空双手接过后,瞅着名片上名头赞许不已:“波士顿麻省总医院幽门螺旋杆菌研究所主任,哈佛大学固体物理系副教授——郑医生,你在美利坚为咱们亚洲族裔争了一口气,成为《柳叶刀》上第一个用母语文字发表论文的科学家,你为所有非英语裔的人们树立了新的榜样,请允许我再次向您表达祝贺之情。”
    洋溢着热情和感染力的话音未落,加藤森空再次双手并紧在大腿侧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接着起身后旁边一个穿着和服的艺伎出现,双手抱着个古朴的楠木盒迈着小碎步到了两人前时,缓缓的鞠了个躬后高举着,加藤森空便探手打开道:“非常冒昧,在下从奥古斯都处听闻郑桑在不列颠拍了个汝窑笔洗,正好家中有祖上传下的汝窑茶盏,此次便送与郑桑,以此作为祝贺郑桑荣获拉斯克奖。”
    “加藤桑客气了,咱们素未谋面便送此厚礼——”
    瞅着缓缓打开的木盒中的巴掌大茶杯,郑建国由于把玩过那个汝窑笔洗,所以这个茶盏第一眼看上去就感觉是真的,再联想着这玩意的价格还没上升,十几万美元以双方的身份来说也不是很贵,这话说着也就冲着旁边的老约翰点了下头:“那我便厚颜收下了。”
    “郑桑不知,实际上你我早已便合作过了,只是那次之事上不得台面,想必奥古斯都桑与大约翰桑也没和郑桑提,在下却是感激已久,郑桑请坐——”
    目光在戴着白手套接过了木盒的老约翰身上扫过,加藤森空面色依旧挂着热情的笑侧了下身子,让出身后的一张方桌,探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带着郑建国分别落座,圆脸上的笑容透着股亲切右手装作不在意的放在桌子上:“听说郑桑对东京都涉及24万户的居住设施改造计划有兴趣?”
    “之前是有过这么个想法,只是现在计划不如变化快,这个想法便只能延后了。”
    郑建国的目光闪烁了下后笑着说过,很快这时先前退下的和服女人捧着个茶盘出现,只看那盘子上的东西就知道她是要表演传说中的茶道。
    浴室便说着装作好奇般看去时,郑建国只见抹的好似用腻子找平后上了粉的大白脸上,一双浓妆艳抹的眸子正望了过来,对面的加藤森空眼睛微亮后开口道:“实不相瞒,这项计划已经陆续提了有八年时间,之所以每次都不了了之,还是因为牵扯的利益方太多,各方资本无法沟通连横,可咱们不同——”
    说着手指好似无意的摸了下食指上的哈佛俱乐部戒指,加藤森空脸上的笑意敛去了许多:“现在上面在美利坚的压力下逐步放开外资管制,可见这些年的曰本发展成果已经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只是我没想到会是由郑桑提出来——”
    “经过对佛罗里达的房市泡沫分析,我认为价格缓慢上涨也罢,急速上涨也罢,都是靠着其本身的稀缺属性来决定的,资本追逐的就是利益,这个利益有时候并不是赚到多少,而是单纯的为了保值的目的。”
    确认了对方也是俱乐部成员的身份,郑建国先前的戒心便有所降低,当然要让他相信个素未谋面的小鬼子也不现实,于是便拿出了当时对奥古斯都所兜售的消息来源做支撑,谈的却是自己看好这个项目的原因:“众所周知,曰本的岛国属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是港岛,当然现在资本流动还没达到港岛那样,我相信放开后上涨是种必然趋势——”
    “可是,你现在要放弃了?能说下原因吗?”
    两人几句话的功夫,旁边的和服艺伎已经给两个没心思看的“瞎子”表演过茶艺,端着还没龙眼葡萄大的茶杯到了两人面前放下,加藤森空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郑建国便大大咧咧的端起后闻过,才小口抿着后咕咚咽下,开口道:“如果加藤桑真如您所说那样了解我,应该知道我在美利坚上半年的癌症会议上,有过一个倡议,人类基因组计划。”
    “抱歉,是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圆圆的面颊上闪过怔愣,加藤森空飞快放下茶杯后直起身子,冲着对面的郑建国鞠了个躬后满脸正色道:“阁下的医者父母心,令加藤万分汗颜,如郑桑有用到加藤之处,加藤甘愿执鞭坠镫——”
    “加藤桑此言差矣,你我同出哈佛,自当互相帮衬,只是在下年不及双十学业也未完成,日后如有怠慢之处,还望加藤桑见谅一二。”
    忍着心中的好奇又做了些许解释,郑建国当然也没一口说不干这个了,最主要的便是他搞不清楚这货和奥古斯都的关系怎么样,是否知道两人间才在石油上的合作,可从自己扯了个人类基因组计划便打消了他的疑惑来看,这应该是不知道的。
    否则,当知道自己表达的没钱借口是扯淡。
    好像加藤过来便是为了谈论这件事,接下来郑建国是又和这位喝了两杯茶,除了最后起身分别时发出了个下次来玩两天的邀请外,也就是打着旁人的旗号要了下卡米尔的签名外,便以迎接时的九十度鞠躬送走了郑建国。
    不过直到回了飞机上,郑建国才从转悠了圈的老约翰那里听来其他的消息:“先生,加藤先生送了一吨的食材,说是但马牛牛肉与蓝鳍金枪鱼和松茸——”
    “好的,我知道了。”
    瞅着旁边卡米尔出现,郑建国在听到不是和牛便没放在心上,而还停留在是肉就行的应下后,不想卡米尔满脸好奇的开口道:“郑,这些能分我点吗?”
    “没问题,你知道但马牛是什么牛吗?”
    充满眼力劲的老约翰转身离开的时候,郑建国却是拍了拍旁边的沙发,卡米尔便几步到了他旁边坐下,眨着清澈见底的眸子时满脸献宝的开了口道:“你知道那个签名是给谁的吗?昭和天皇的皇孙德仁——”
    “好吧,看样子,你有了个皇室拥趸。”
    感受着卡米尔的亲昵小动作,郑建国倒是想起了曰本这会儿还是召核时期,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注意力还在她开口要的东西上面:“蓝鳍金枪鱼很好吃吗?”
    “我喜欢吃啊,不说与和牛一样很贵,而且他们并不对外出口,我也只是在做客的时候吃到过,看样子这个加藤和你关系不错?”
    卡米尔说着甜甜一笑时,郑建国却是在她说的话里捕捉到了个东西:“但马牛就是和牛?”
    “是的,实际上这个词还是那次做客时讨厌的人显摆说的,你真的要为我投资那个电视剧吗?如果不赚钱怎么办?”
    卡米尔面上的笑容飞快敛去,一双蓝色的眸子里现出了关切时,郑建国却是牵起她的手笑了:“这是泰勒女士让你问的吧?”
    美利坚的电视剧,确切的说是除了拉美以外的欧美地区,电视剧的拍摄都是边拍边放的习惯,这样好处是可以及时的通过收视率来掌控剧本长度,避免拍出了不受欢迎的剧集而产生巨大的亏损,当然这种剧集的播放频道都是收费频道。
    而像共和国那样,一次性把三国演义拍成八十集在去放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欧美地区的电视台中。
    敏锐的人可能已经发现了,除了共和国电视剧是由各大公司,甚至是和影视行业八竿子打不着的公司投资外,国外的影视剧制作主要由各大电视台自己推出,于是便涉及到了自负盈亏的问题。
    再加上美利坚的剧集主要为人气偶像剧,甚至会出现一个人就能带火整部剧,甚至是一部剧集便能打造出一批的顶级流量。
    而这批流量却不是和电视台签订的整部剧的合同,火爆后的代价就是演员们会直接以涨薪来要挟电视台,就如同《豪门恩怨》中大亨拉里·哈格曼干的那样,随着该剧集在全世界的火热,片酬也翻了一番。
    可郑建国是谁,上辈子互联网发展到后期谁不是免费为王,更何况要在已经成熟的美利坚电视行业中拿到自己的份额,以他这个没时间的半吊子和初出茅庐的李南英,要是再按照现有的规则去玩,那只能是自寻死路,当然如果只是漫无目的的免费,结果也必然是死路一条。
    基于此,郑建国是一开始筹备电视台时,便给保护伞娱乐制定出了两年内亏损三年保本五年后盈利的战略目标,而以他对各大电视台的财报了解情况来说,五年后差不多就都凉了。
    战略目标有了,那么怎么落地也就要提上了日程,郑建国是没指望那个才毕业的高材生李南英,她只要能够保证保护伞娱乐的日常运行就可以了,至于怎么让电视台一炮而红,他就选择了烧钱。
    之所以先前的想法是音乐录音带,郑建国是打算好好蹭一波卡米尔的热度,可随着石油合约的大涨他发现这个选择并不是最优的那个,当然这也和两人的感情升温离不开关系。
    于是在听到参赞兰斯说出那个穿越情节时,他便毫不犹豫的将对法兰西大革命的背景加上了奇幻情节,美利坚还没有类似的电视剧,用这个当噱头的话应该足够了。
    那么这样来说,噱头有了,钱有了,主角也有了,没有的是剧本和服装以及场地,所以这会儿郑建国任由卡米尔坐进怀里后道:“这部剧我原本就不打算赚钱的,拍完后我会在电视台免费播放,不过这个目前来说是保密的。
    而且考虑到这个剧情里面涉及到现代和路易十六时期,到时候你的所有服装都会由法兰西时装屋来负责,保证你美——”
    郑建国的话还没说完,卡米尔已经探头吧唧过,随后屋里再次陷入阵寂静后,她的声音幽幽响起:“要不——”
    “不行!”
    郑建国飞快的开口拒绝过,便探手在卡米尔嘴角处擦了擦,不想便见她抿着嘴道:“我看你——”
    “过会就好了,我们说会话。”
    探手捉住了卡米尔的手,郑建国心说咱们这样都算是越界了,如果真的干出过界的事儿来,一旦传出去那是要身败名裂的节奏。
    虽然郑建国这会儿才18岁,还不到19岁的样子,以这么个年龄差距,按照麻省法律应该不会重判,可由于之前瓦莱丽的事儿,那是谁也说不准的事儿,可即便是轻判了,那也是身败名裂的犯罪情节。
    “那,要不——”
    感受着郑建国手上传来的力道,卡米尔捋了下耳畔又长又茂密的长发,便趴在了他耳畔嘀咕着说了什么时,郑建国却是面现迟疑的摇了摇头:“不行,我没事,咱们就这样好了。”
    当郑建国手上捉着的手消失时,他并不知道这会儿在首都饭店的某间房间内,面目铁青的农少山正批命的拨打着电话:“嗨,维特尔,我可以向你保证,郑建国给卡米尔和她姐姐买了对手镯,那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是只有确定了双方的关系才会送的东西。”
    “可是上次有人说郑建国送给卡米尔的表,在你们的传统文化中是定情的信物,表白,表达爱意的意思?现在又送她们姐妹俩手镯,难道是发生了什么?”
    电话里的维特尔声音先是有些毫不在意,只是当话说着说着的停住后,他的声音陡然一变传了过来:“可也不能和两人都发生了关系吧?”
    “郑建国的那架飞机够大,如果他们在上面发生点什么,其他人也是无法知道的,对吧?”
    听清了的农少山下意识的接口说到,接着便是眼前一亮的继续开口说了起来:“难道有这个可能还不足以让你去报道出来吗?你们报纸不是随便写写都能报道的?就像演员总统以前对共和国的意见——”
    “噢,我当然知道我能做些什么,那么按照你的消息来说,他们是在两个小时前从首都起飞,八个半小时后到达波士顿?”
    维特尔的嗓门传来时,农少山当即开口否认道:“不是八个半小时,是九个半小时,他们要去曰本加油,这条消息最少值200美元吧?”
    “如果你的消息是真实的话,钱当然不是问题。”
    电话另一端的维特尔说着冲旁边的秘书招了招手,然后将写有一行字的纸条放在了她面前:“给我订最快到达波士顿的航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