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四百三十八章 这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比不上你,比他们强,核磁共振都没听过,别说是用了。”
    郑富贵拿着手电筒埋头走着说到,跟在旁边的郑建国却是想起了他和佘正妈妈的事儿来,可想了想还是感觉说不出口,总不能说你和佘正妈妈什么关系呢?
    没关系也就罢了!
    如果老爹说我和你娘没什么感情?
    郑建国是想了想,便把这个问题给咽回了肚子,他也是经历过郑富贵这个年龄,确切的说是上辈子出去大保健就是这个年龄阶段,要说移情别恋是扯淡,那是去开眼界的。
    毕竟一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辈子就只睡过一个女人?
    郑建国虽然不是大男子主义者,可从小看到的和听到的教育都带着传统文化中的熏陶,虽然出去了也接触过杨娜这样的女性,可骨子里还是有着小小的男性主义在藏着。
    所以,郑建国最终没去说这个事儿,还是因为与才惹出绯闻的郑富贵相比,他自己身边这几个都让他有了头大的感觉,于是转移了话题到:“哈,我比您强是应该的,老话说的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要是我还赶不上您,那不就代表咱们老郑家,是一代不如一代?”
    听到这小子真的承认比自己强,郑富贵是下意识的转头盯了他一眼,他心里对着杜小妹和亲戚甚至是外人时都说过这小子出息了,可那会儿在心里面总是感觉自己的谦虚之言。
    只是随着这一眼瞅过,郑富贵便被郑建国那铮亮的头发和整齐的西装带歪了注意力,脑海中浮现的却是自己在他这个年龄时过的——和家都没有的野狗那般恓惶。
    可瞅瞅这货身上的西装皮鞋?
    想到这里的郑富贵于是开口道:“我给你买了双皮鞋,走的时候记得拿走。”
    “哦,好。”
    被老爹的眼睛看到有些发毛时,郑建国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说这么句话,先前骚包的话说完他就醒悟到老爹搞不好要发火,因为换位思考下上辈子里的儿子要是这么说,他虽然知道这话是事实,可心里是怎么都不可能会舒服的,于是听到这里后开口道:“您以后是打算在县医院里了?”
    “什么意思?我不在医院里——”
    郑富贵以为这小子在小看自己,说着先前心中压下的不满也就冒了出来,拿着双眼睛横了郑建国一眼:“去哪里?”
    “我是说您可以继续深造下,去学校里面系统的学习下,然后想去哪,就去哪。”
    郑建国小心翼翼的组织着语言说了,没想到郑富贵听到后当即是站住了脚步:“大学吗?你能安排我去大学上学?”
    “那哪是我安排你去的,那样说的话就成了走后门了,我是说咱们花点钱去读个自费生,也不是走后门,只是去充充——系统的学习下最新的医学知识,我下个月1号也要回医学院学习,您感觉怎么样?”
    好悬没把充充电的说法秃噜出来,郑建国这句话说完后也感觉到有些语病,只是他该表达的东西总算是表达完了,便见郑富贵面带疑惑的开口道:“不会犯错误吧?”
    “那犯什么错误,自费生是有政务院文件的,说是允许完成国家下达招生任务的学校,可以招收一部分走读生,就是不用挤占学校食堂和宿舍这些资源的学生,花上点钱去学习点东西的,毕业后也不参与分配。”
    瞅着郑富贵脸上的小心模样,郑建国便笑着说了,自打1977年高考恢复以来,3年的时间下来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其中针对经济条件比较发达的江浙沪和东三省地区,国家便考虑到这些地区里经济基础较好的家庭中回城青年群体,是增加了财政收入(学费),也能降低这些人在社会上无所事事带来的不稳定因素,更可以提高这群人的知识程度,算是一举三得。
    “哦,不分配啊——”
    郑富贵眨了眨眼时下意识说过,他先前听到可以去上大学,这个心里算得上是有些激动,只是先前才考虑到这货显摆过青出于蓝的说法,便以为是想托人走关系送自己去学习,那样的话,这个大学上不上是真的没啥意思,然而这会儿听到有国家的红头文件,那就不同了。
    自费这俩字,郑富贵是没往心里去,自打郑冬花去了美利坚上大学郑秋花嫁了人,郑建国之前留下的存折便都交给了他保管,那会儿也就是郑建国远在地球另一端罢了,否则单是不相信老两口的这个行为都足以招来郑富贵和杜小妹的混合双打,也就更别说好几个存折上的十几万块。
    当然,让郑富贵和杜小妹真正没想法的是,郑冬花在走之前把自己知道的郑建国的家底,都给老两口进行了汇报,当然花了几百万美元送她去上学这个事儿没说,那样的话她就去不成了。
    所以从那时起,郑富贵和杜小妹就对钱没了什么概念,再加上去美利坚和郑建国生活了几天,对生活有了更深刻体验的老两口回来后,这个生活习惯也就有了明显的改变,之所以每个月依旧跑去单位上班,还是之前的生活习惯使然,毕竟是去年在地里的梦想呢。
    只是当郑建国说出不分配时,郑富贵先前有些迫切的心情便有些降低,不过随着他想起上大学的目的就是为了分配改变命运时,也就想起了自己分不分配都没什么意思:“这事儿先别给你娘说,等我想想再说”
    “嗯,没问题,我也是想让您提高下业务能力。”
    这有些似曾相识的说法传来,郑建国没想到老爹会想和老娘商量下,这话他可是从郑富贵嘴里听到过不少次,知道这个事儿就算是成了,便感觉终于在不动声色中把郑富贵和佘正妈妈分开时,倒是没想到大马路对面一阵喇叭传来:“嘟嘟,建国——”
    “哦,这是郝汉和——佘正吗?”
    天街的马路上也是靠右行驶,郑建国父子俩从东裱糊胡同出来时要去广场,就顺着南边往西而行,与马路上靠近的车流是逆行,所以这时黑色路虎从南往西就只能走北边,这会儿放慢速度和降下的车窗里,驾驶位上的郝运载着后位上的佘正探出了脑袋来:“我带你们去广场。”
    “那是佘正呢?”
    郑建国还是两年前见到过那对喝酒窝,下意识的瞅了瞅后,郑富贵的嗓门已经传了过来:“那是佘正,在人大上学,郝汉的女朋友。”
    “郝汉的女朋友?噢,这姐姐年龄和寇斌差不多大——”
    想起上次郝运在电话里提到过佘正,郑建国是下意识的以为郝汉横刀夺了郝运的马子,才又想起佘正这姐姐别看个子不高长相甜美,可年纪是比郑冬花还要大,也就是说比他大上三岁还是四岁的,那么这个年纪放在郝运身上,那就差不多是女大三抱金钻?
    脑海里转悠着这个念头,郑建国和郑富贵也没闲着的打起手电筒,向着路中间的路虎车走了过去,这时候正是首都的大早上,马路上除了偶尔可见的212或者是卡车,倒也没有太多的车子,爷俩也就飞快到了车边上了车,郑建国是瞅见后面的佘正时自己钻进了副驾驶的位置:“郝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这不是睡着睡着就醒了,想着你先前说的话,估摸着你可能要用车,我就带着同样要看升旗的佘正来了,你和叔叔去看升旗呢?”
    郝汉说着瞅见后面来了车,也就慢慢发动后向前开去,郑建国已经是面带微笑的转头看向了后面的佘正:“佘姐,祝贺你考上了大学啊。”
    “建国,该是姐姐向你道贺才是,祝贺你拿到了拉斯克奖,为咱们国人争了大光。”
    佘正脸上的酒窝因为笑的灿烂而变的有些深时,郑建国是也被她这笑感染的笑了起来:“谢谢,咱们自己人我就不说客套话了,你怎么想着会来看升旗的?”
    “呵呵,我这话是我想问你的来着,不过既然你先问了,实际上是我参加了学校记者团,现在学校里正准备国庆节的校报,就想来采访你一下——”
    佘正说着时还拿着双漆黑的眼睛打量过郑建国的表情,她之所以能在进入学校里不到一个月就成为校报的记者,凭借的便是之前在营业员岗位上练就的敏锐观察力,这会儿看到郑建国脸上笑容逐渐敛去时,面上的酒窝也跟着变浅许多:“当然,你要是介意的话,也没什么。”
    “介意倒是称不上,就是不拍照的话,还是可以的。”
    目光在佘正腿上的相机包扫过,郑建国脸上也就露出了个笑,他是不在意佘正的小心思,只是他这会儿的穿着却是不能上报:“我这身上了报纸,可是影响不好。”
    “呵呵,那我拍了不上报纸怎么样?就是给你当个纪念。”
    面上的笑容保持着不变,佘正便退而求其次的说过,便见郑建国点了点头,笑道:“这也好,不过我感觉你在学校里面也不应该为了学习之外的事儿分心,还是学业为重的。”
    “那是当然,我这也就是听说你来了,没事儿的话都是去二外那边旁听英语,之所以加入这个记者团,就是因为我的英语能力不错。”
    佘正展颜一笑时,郑建国是没啥概念的点了点头,不想旁边的郑富贵开口了:“从人大到二外,那可是不近,坐车得个多小时吧?”
    “302路不堵车一个小时,遇上封路堵车就说不准了。”
    佘正点了点头时,郑建国却是看了眼拿着双眼睛望来的老爹,好在这时候车子停住郝运的声音传来:“建国,那边升旗的已经开始了。”
    “哦,还是来晚了。”
    顺着郝汉的目光望去,郑建国就见远处高耸的旗杆上,国旗正在迎风招展着缓缓上升,没几个人的广场上有那路过的,也都是脚下行色匆匆的模样,他便转身推开车门下了车:“佘正,就这里拍两张吧。”
    “好!”
    先前还担心郑建国看出什么的佘正连忙下了车,她当然知道父亲佘存义和郑富贵的那点误会,只是父母没和她说这个事儿也就装作不知道而以。
    毕竟佘正上班都上了好几年时间,甚至她都知道还有人说母女两人和郑富贵什么的,这也就是从小知道编排老妈的人不知有多少罢了,心中却是知道这些八卦里与之前的不同,也就是男主角换成了郑富贵而以。
    只是先前郑富贵说的这句话,还是让佘正心底异样,这句可是明显在帮她向郑建国做解释,那么老爹佘存义跑去找他——
    “咦,国旗升完了?”
    郑建国才下了车的功夫,原先还在旗杆半腰的国旗已经爬上了旗杆顶,只是随着他的惊讶传来的,还是佘正的声音:“要不明天早上来吧?咱们早来会?”
    “那今天就先这样拍吧,明天万一来不了就这样了。”
    郑建国吸了口有些凉意的晨风,这时随着国旗的升完天边的鱼肚白愈发多起来,清晨的朝阳已经露出了它的发梢,原先还有些亢奋的精神这会儿只剩下了秋日里晨风中些许的凉意:“说吧,你想采访我什么?”
    “我看你先前望着国旗的时候有些失望?”
    拿着相机按下几个快门的佘正依旧没从相机后面露出脸,郑建国却是没想到她这么专业了,于是想起先前的心境后开口道:“我们在学校里开大会的时候都会奏国歌,我感觉这个广场上面的升旗仪式里,应该比我们开大会时更加庄重,而不是由两个人扛着旗帜像是完成工作的任务那样,去升起这面旗帜——”
    “你对现在的升旗仪式不满吗?”
    佘正咔嚓又按了两下快门时开口问了,郑建国倒是没有多么迟疑的点起头道:“是的,可以说是不满,也许这样说有些形式主义,然而这面国旗所代表的意义不同,如果在善县小学和中学里面,每天举行升旗仪式那叫做形式主义,但是在这个广场上面,既然东方红是从旗帜飘扬开始的,那么每日的升旗仪式也应该要注重这些。”
    “你知道这些东西是要刊登在校报上的吗?”
    佘正举着相机有些走神,她之所以没有用纸笔去记下来郑建国说的话,还是因为她那与众不同到超出常人的记忆力:“这些,会不会带给你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