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我可没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个,我倒是不希望像我想的——”
    想起以前杨娜口中对洪霖俊的评价,郑建国以前认为能绑架她的,要么就是图钱的,要么就是图色,最后才是海那边的情报机构。
    而目的则是往自己身边安插女间谍,可直到这时郑建国才想起这么个可能性:“难道是杨娜发现了洪霖俊什么短处,还是洪霖俊或者他身边人对杨娜有了想法?”
    只是想了下,郑建国感觉这个可能性并不小,他是曾经怀疑过杨娜的身份,当初那么轻易就“倒贴”上来,当时单论身家的话他还没有这个姐姐的多,也就是学术上的成就高人家一头,后面这么想着最后发现自己纯粹是没什么自信,也就是自卑才会这么想。
    郑建国表面上不缺少自信,这是他拥有超越同时代40年的视野所决定的,也就是他的重生者身份使然,让他面对谁都能坦然面对,因为知道对方的结局。
    可实际上,郑建国的本质依旧是上辈子那个乡镇上的急诊室主任,这点在面对外人时还不明显,只是对于身边人像杨娜这样的人时,就会不知不觉的拿着双方的身份,在心底里进行比较。
    自卑——
    这是郑建国在上次对杨娜起了疑心后分析过,又对自己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后,得出的结论。
    而去掉这个缺点,再去看杨娜对自己的感情,郑建国也就发现她对自己的兴趣,也可能真的像她当时说的那样:“遇见个合适的人,可真是不容易。”
    “你们回来了。”
    当黑色路虎直接停在白天鹅旁边,郑建国带着卡米尔几人登上飞机的时候,巧笑倩兮的李丽君和凌青霞站在机舱口打起了招呼,他便点了点头道:“李姐,凌姐,麻烦你们久等了,咱们马上出发。”
    “我去休息下了,郑,先前在车上都睡着了。”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伸了个懒腰,卡米尔才说完便想起了旁边的母亲,飞快转身看了泰勒一眼后冲着郑建国做了个鬼脸,也就转身进了飞机里面,留下身后的乔安娜文静、、跟着开口道:“郑,你也休息下吧,我看你忙了那么久。”
    “好的,大家都抓紧时间休息下,嗯,现在11点多了,再飞上4个小时,就是16点,到达首都时间是——23号凌晨0点,那大家别睡时间长了,省的下了飞机后睡不着,可以去那边看看电视。”
    眨了眨眼算过时差,郑建国是冲着泰勒和李丽君说过,又看向了旁边的乘务组的乘务长:“这次去共和国要待上两天,大家可以随意玩下,有开销的话算我头上,走的时候找老约翰报一下。”
    “谢谢郑先生。”
    两女一男齐声道谢过,郑建国也就转身进了最里面自己的房间,他先前从波士顿起飞后也只睡了3个小时,虽然这会儿晴天白日的,可还是能感觉到几分疲惫。
    所以进了房间里,郑建国便对老约翰开口道:“我去睡两个小时,然后你来叫醒我,记得别让我睡的太长了,否则下了飞机还得倒时差。”
    “真不需要我陪你回家吗?”
    老约翰接过郑建国的衣服后说了,便见郑建国扯出了个笑道:“这个就算了,由于文化差异的原因,管家这个职业在我家里面,是失去了人身自由的奴隶概念,就和一百年前的美利坚奴隶主那样,我不想让他们因为这个事情而对你指指点点,或者是认为我已经脱离了群众。”
    “你已经不是普通人了,我相信以先生你的声望,在国内应该也是受到人们敬仰,而如果以你现在的社会地位都无法得到他们的尊敬,我感觉这是错误的。”
    老约翰白皙的面颊上没有任何情绪的说了自己的想法,郑建国便感觉他有转移话题的节奏,于是开口道:“不过你和其他不列颠的管家不同,可以用公司架构中的职位来介绍,个人助理怎么样?”
    “好的,先生,没有问题!”
    老约翰依旧面色不动的说过,他当然知道自己和以前的任何管家都不同,除了打理物业外还要起到钳制其他管理人员的作用,不过这也是他比较擅长的:“现在马上12点了,你需要用点轻茶吗?”
    “不用了,我现在想睡会,你也去休息吧。”
    发现对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郑建国便撵走了他后从橱子里找出了毛毯,搭在身上后就那么靠在了宽大的沙发上,只感觉眼睛一闭便传来了老约翰的声音:“先生,你不能再睡了——”
    “谢谢。”
    睁了睁有些发涩的眼帘,郑建国便见到面前的桌子上放了盘轻茶,也就掀开毛毯后坐起,站在旁边的老约翰开口道:“泰勒女士她们已经结束了休息,现在和李小姐她们在看电视剧。”
    “郑,你醒了吗?”
    卡米尔的声音从开着的门外传来时,郑建国也就抹了把脸后开口道:“醒了,克里斯塔,你吃过午饭,哦,应该是晚饭了?吃了没?”
    “吃了份轻茶,老约翰先生给的。”
    悄悄的进了门,卡米尔自顾自的到了郑建国身边坐下,抬起头看向了老约翰后飞快道:“老约翰先生,贵族们吃饭都那么一板一眼的吗?”
    “如果你是在指乔安娜小姐的话,是的,她的一言一行都是贵族小姐的标准。”
    老约翰说着时扫过郑建国的神情,发现他也没有对卡米尔的动作有什么反应时,便听卡米尔开口道:“那我的言行就不标准了?”
    “是不符合传统贵族小姐的标准,但是现在时代在进步,贵族小姐们的标准也在进步,王妃都喜欢上了流行乐,那么这就是最新的标准。”
    老约翰认真的一板一眼的说过,直把卡米尔听的是面现愉悦,好似一朵牡丹绽放在了郑建国面前:“郑,我能吃点你的松饼吗?妈妈怕我吃胖了,就不让我吃饱——”
    “当然可以。”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郑建国将茶盘中的点心一面转过来,端起了茶杯后看向了她道:“怪不得感觉你有点瘦。”
    “妈妈说我像她,如果吃的太多会和她小时候那样发胖。”
    探手拿起茶盘中的松饼和奶油刀,卡米尔飞快的撕开松饼后用刀子抹了奶油,捏着送到了郑建国面前:“你先吃,我再吃。”
    “嗯,我还不是很饿,你先吃吧。”
    郑建国瞥了眼旁边的老约翰,心说你老人家可不能走啊,只是随着他这个眼神递出,老约翰便眨了眨眼后转身离开房间,将门带上后从怀里掏出了怀表看看,又塞回了内兜里。
    在老约翰的观念里,绅士们只要能肩负的起照顾家族的责任,便可以算得上是合格的绅士,而且虽然他是个没有成家的管家,可几十年的管家当下来,是对于男女之情是没接触过也见到不少,不说婚前男女的风流韵事,单是婚后出轨到离婚的也不是没有过。
    比如王储成婚前的八卦报道——
    当然,放在郑建国的身上,老约翰只感觉到他父亲郑建国虽然生了五个孩子,可只有他这么一个男性继承人,也是不合格的。
    只是,郑建国的父辈已经是改变不了,老约翰便把这个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再参考着怀了孩子的杨娜不知所踪,他心中的这个念头是愈发的强烈了。
    可怜郑建国还想着他能当个合格的电灯泡来着。
    所以,当老约翰站了三十多分钟后,卡米尔出现在打开的门口时,他便飞快的开口道:“卡米尔小姐,你应该再坐下吃点橙子的。”
    “卡米尔,过来吃点橙子。”
    老约翰的声音传来时,郑建国也仿佛是想起什么的叫住了她,卡米尔便转身回到了郑建国的身边坐下,瞅着郑建国剥了个橙子后拿着橙子皮冲她捏了几下,便感觉阵阵的酸甜清香中鼻头发痒:“阿嚏——”
    “卡米尔,你在这啊,妈妈叫你过去。”
    门外传来了乔安娜的声音时,面色酡红的卡米尔只见郑建国把手中的橙子和皮塞进了她的手里:“拿着,把橙子吃了——”
    “噢,好的。”
    转头看了眼门口的乔安娜,打了个喷嚏的卡米尔面色上的酡红已经消失,拿着橙子继续剥开走了:“过会见,郑!”
    浓郁的橙子味钻进鼻孔里时,乔安娜的目光却是在郑建国脸上扫过,落在桌子上的茶盘上后冲卡米尔开了口道:“你在偷吃东西?”
    “没有,我没有偷吃,我问郑要的,你要不要吃个?”
    将手上的一瓣橙子递到乔安娜面前,卡米尔嘴里吃着说了,便见乔安娜探出手指接过,转身走了:“你没偷吃,你正大光明的吃,不过这个虽然好吃,可味太大了,快走吧,妈妈该等急了。”
    门外的声音逐渐远去,老约翰也就望着郑建国开口道:“先生,你应该去洗个澡,我来清理下这间房间。”
    “哦,你刚才是故意离开的?”
    郑建国是什么人,先前他没注意是因为极度放松后的疏忽,这会儿被害妄想症发作,也就醒悟过来他是知道自己那一眼的意思:“你忘了她的年龄了?”
    “我相信先生你是个绅士。”
    老约翰满脸义正言辞的开口说过,郑建国却是变了脸:“你相信我是个绅士?你这是比我还相信我自己——”
    “那么,你真的是个——”
    老约翰想起先前卡米尔的模样,便感觉有些难以置信:“绅士??”
    “我说了,你忘了她的年龄了,我可没忘。”
    摇了摇头,郑建国虽然是憋了有俩月的时间,也知道现在白天鹅正在公海上空飞,可他更知道这架飞机的注册地是不列颠,在这上面和未成年人发生关系,那绝对是要接受不列颠法律审判的:“以后记住了,这样的情况对我来说是个大麻烦——”
    “是,先生,我知道了。”
    高高的挑起两撇眉头,老约翰不禁对郑建国的品行肃然起敬,只是很快他也说出了自己的建议:“先生,我认为您这个年龄,正是生育长子的年龄,这个年龄精力旺盛,而且为了您的家业着想,也应该多生育几个后代,以便在其中挑选最正直的进行培养。”
    “哦,谢谢,老约翰!”
    听到老约翰的建议,郑建国是沉默了,他也想起了记忆中儿子在相亲了五六年时的心境,那会儿的他可是和老约翰的想法差不过,趁着自己年轻父母也都年轻,早点成家立业的生了娃——也好早点成熟?
    是的,这时回想起当时的想法,郑建国发现是人的成熟只能依靠经历去积累,只有极少数的人由于共情能力的原因,会不用经历太多就会成熟起来。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要依靠经历,而对于没有成家的男女来说,成家便是最方便快捷的捷径,做生意都还可能会亏,而婚姻的幸福与不幸福,都是足以令人成长起来的因素。
    可老约翰显然是想让自己多生几个?
    想到这里的郑建国是有些无语的,只是更让他无语的是在飞机为了降落下降高度时,绷着张面颊的卡米尔找了过来:“泰勒检查过了。”
    “什么?噢——”
    郑建国放下手里的资料后面现紧张的站了起来,不想卡米尔牵住了他的手道:“你说的对,她不相信我,我恨她。”
    “她是为了你好,你现在,还没成年。”
    郑建国松了口气的说过,先前他想说的是你还小,可由于先前才回想过儿子的相亲经历,也就想起十五六岁的年龄正是叛逆阶段。
    而这个时候如果像以前说她还小,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后果,于是郑建国换了个说法,果然就见卡米尔点了点头道:“郑,我差点害了你,你会不会感觉到我很任性?”
    “现在是也差不多,如果咱俩的事儿传出去,肯定会不知多少帽子扣过来,你知道我身上还背着个污点,以后多注意就好了。”
    说着松开卡米尔的手,郑建国拿起旁边沙发上的西装才想穿,便见她飞快到了旁边拿过:“我给你穿。”
    “你——谢谢。”
    瞥了眼才恢复正常的面颊,郑建国也就将手中的西装交给了她,很快穿好西装后又套上大衣,9月底的首都深夜,温度还是比较低的,末了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不禁开口道:“应该在伦敦给你买两件衣服的。”
    “两件吗?乔安娜也有?”
    卡米尔好似被踩到了尾巴的猫陡然开口问过,郑建国却是被她这个反应给问的愣住了:“我说的是给你一个人买两件,我怎么给她,你想我给她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