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三百七十章 这里是LIR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哦,好的!内森医生。”
    满脸尴尬的应了声,郑建国便庆幸此时的头套护目镜和大口罩全副武装的让别人看不到他的尴尬,只是没等他几步到了手术旁边,便见普利尼转过了头看过他,开口道:“伦敦。”
    “普利尼还是在和内森玩首都游戏?”
    脑海中闪过个匪夷所思的念头,郑建国便见内森头也不抬的开口接上:“巴黎,现在分离腹直肌,然后抓住后鞘,好的,普利尼干的不错,下面到了底部——”
    “那个,需要我帮助吗?”
    眼瞅着两人有来有往的动着手术还玩着游戏,好似浑然把自己扔给了包括麻醉师和手术技术员以及手术助理打量的对象,郑建国开口说过后便见内森抬起了头,一眼扫过来同时开口道:“你的这位住院医学生好像离的有点远,郑,胆囊三角区是什么?”
    “胆囊三角区?”
    再次感谢过先前艾米主任在电话里的提醒,郑建国也就知道自己运气还不错,便顶着望来的普利尼拿下了这道送分题:“胆总管、胆囊管、肝脏——”
    “嗯,不错,你是第一个头次做胆囊切除术时回答出这个问题的人,不愧是郑。”
    内森满眼诧异的转过头看了郑建国说着,郑建国却是在他的注视下咽了口唾沫,好在这时手术台边的普利尼开口了:“内森医生,我感觉咱们遇上麻烦了——”
    “过来,郑,到我的旁边来。”
    内森顺着普利尼的目光看过又招呼起郑建国,他也就第一次通过术野看到了粉嫩肌肉和小米色的肝脏间,胆囊上面两条相同粗细的动脉赫然入目,普利尼带有鲜血的手套在忙碌着的时候,他的嘴巴也没停下来:“这位患者是双胆囊动脉,如果大意就会漏掉或者伤到其中的一条,郑,如果伤到了会有什么后果?”
    “胆管损伤。”
    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过,郑建国便见普利尼摇了摇头道:“标准答案是极易造成手术中或者手术后的大出血,进而增加相关手术并发症的危险。”
    “是——”
    接着再次开口的郑建国是才想说我也是这个意思时,便想起了先前普利尼在吃饭时对自己的“课前辅导”,也就点了点头道:“我回答的不标准。”
    “普利尼对你太严格了,来吧,帮我拿着这个牵引器,马德里——”
    内森看了眼普利尼后开口说过,郑建国也就知道自己过关了,几步上前到了内森旁边接过他手中的牵引器,正把目光投向他手上的手术刀时,便见内森回过头来道:“郑,现在你加入我们了,普利尼说过了首都名,我也说过了首都名,该你说了——”
    “呃,北京?”
    郑建国再次蒙了后不假思索的报出了个首都名,内森说的首都游戏很简单,就是看谁在该说的时候说不出首都名字,那就算是输了,在手术室里已经流传了好久好久的古老游戏,有传说是当年威廉姆在麻省总医院的“乙醚大厅”里做第一例麻醉手术时,就玩过这种游戏。
    “东京——”
    好似被郑建国的答案提醒,普利尼飞快的接口又报了曰本的首都,内森眨了眨眼瞅着郑建国的手套好似没扎好,开口道:“郑,你的手套被污染了,玛利亚,把他弄出去。”
    “啊???”
    正满心窃喜内森被问住的郑建国只来得及发出声惊讶,便感觉胸前多了个手后扯住他的衣服,也就松开了手中的牵引器就着她的劲儿被拽出了手术室,不想他的眉头才皱起的时候,便见玛利亚已经开口道:“郑,恭喜你,手术做的不错!”
    “手术做的不错?”
    郑建国眼瞅着玛利亚说完后又进了手术室,他当然知道手套污染是要怎么处理,于是飞快的回到消毒室后才脱下手套清洗过双手和手臂,便见普利尼又在里面摇了摇头,也就愣住了:“不让自己进了吗?”
    虽然心有疑问,可郑建国还是没有再次闯进手术室的勇气,他能得到这个机会已经够难得的了,原本可是阿方索的机会来着?
    想起昨天阿方索在手腕结果诊断出来后的神情,郑建国也就擦干了手才离开消毒室,就见穿玛利亚正关上手术室的门看来:“郑,你表现的不错,后面的缝合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内森主任这么做的目的也只是想尽快结束手术,如果让你缝合的话,怕是得浪费不少时间——”
    “好的,谢谢你,玛利亚!”
    冲着只露两只眼的玛利亚致谢过,郑建国便发现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只是随着他换过衣服到了服务台前,才发现急诊室里已经忙了许多,刺耳的警报声还在不断的响起,就在他转身走向电梯的时候,安吉拉不知从哪跑了过来:“郑,我这边有个患者——”
    “抱歉,我得去消化中心了,今天这一个小时都是我请的假,奥利佛医生来了,你去找下他——”
    摇了摇头冲着门口进来的奥利佛指了指,郑建国飞快朝着打开了门的电梯跑了过去,经过这三个多月的适应,他现在已经能恬着脸皮在急诊室忙活的时候下班走人,并且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走。
    只是随着郑建国进了电梯,他口袋里的寻呼机便响了起来,顶着旁边两个护士的注视下拿出后看了看,接着便揣回了兜里面,只是在电梯到了连廊里后停下,他才迈开了大长腿的跑向了消化中心的未知病毒实验室:“凯瑟琳发的短信,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boss,先前nih来电话联系你,我打电话到急诊室说你已经过来了。”
    郑建国的影子才出现在未知病毒的实验室门口,凯瑟琳已经风风火火的帮他拉开了门后说过,郑建国进了办公室看了看白板,也就开口道:“找我的?nih哪个部门?”
    “lir,免疫调节实验室的主任福奇打过来的。”
    凯瑟琳看了看手上的笔记本说过,郑建国也就默默的点了点头,这位在他没穿越前的40年后可是因为东王的不靠谱名扬共和国,当即开口道:“有说什么事儿吗?”
    “他说卡氏肺囊虫肺炎的发病率是一百五十万分之一,咱们能遇到一个两个也是很正常的事儿,说咱们不应该在没有科学依据前就故作惊人之语——”
    凯瑟琳的面颊有些红,急促的呼吸让她双手抱着的文件夹快速起伏着,鹅蛋脸上的冷意这时也不翼而飞,郑建国倒是笑着开口道:“咱们有病例了啊,你为什么生气?”
    “我,我是感觉他说咱们在撒谎。”
    凯瑟琳好似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接着捋了下耳畔的金色长发放下文件夹,看了眼郑建国后面的桌子开口道:“联系方式我留你桌子上了,我回去工作了。”
    “好,我给他回电话,看看他想做什么。”
    郑建国点了点头目送凯瑟琳的背影消失,这才坐到了办公桌前拿起号码看过,便提起电话拨了出去。
    奥古斯都和安东尼的投资应该是已经到位了才对,只是作为过来人他知道单是要重复他发表在《细胞》上的试验,也就是找出黛莉娅和安德烈以及安东尼血液中的hiv病毒,才是nih最为迫切的目标。
    何大为是因为一直想蹭自己这个热点,所以在《细胞》上看到了论文后,第一时间就拿出了自己患者的血液进行检测试验,然后才会在夜里十点多打电话给自己。
    然而,以郑建国对于nih和cdc这些官方机构的科学家了解而言,这是群比他在急诊室还要高傲的科学家,毕竟这两个地方可是所有医学家美梦以求想要托付终身的“超级国企”,能够进去的都是些超一流的学者,而福奇作为影响因子常年超过200的大佬,其手下的人才储备当然不可能会比他还低。
    实际上,郑建国并不怕nih或者是cdc和他竞争,相反他还乐意见到这种良性的竞争,因为随着竞争他这个发现者的名头,只会变的更大更广,也有助于更多的人们关注到hiv,虽说只是止于关注没啥乱用。
    hiv之所以可怕,还是在于依托于计算机发展的生物分子学的发展,才有去了解的手段,否则单凭现在连巨噬细胞都没发现的手段,至于cd4免疫细胞在hiv中起到的关键作用,那是要以十年为单位才能有看得到的进步。
    而在这10年内,hiv病毒的致死率高达100%,哪怕是在40年后,只要hiv病毒进入发作的晚期,那致死率也是同样的100%,这种情况就和1968年美利坚向癌症发起进攻似的,闹的动静虽然不小,然而乱用都没有。
    好在,郑建国一如他发现幽门螺旋杆菌那样,在hiv病毒披着霞光登上《细胞》杂志的时候,他已经把传染方式用排除法给找了出来,这在某种程度上会降低大众对hiv病毒传染方式的未知而引发的恐惧。
    当然,hiv携带者的悲惨死法将会颠覆人类对于死法的认知,这在郑建国看来有助于大众去排挤hiv患者,这样做虽然会加深对hiv患者的打击,然而当hiv病毒在人体内失去生命后都无法感染宿主时,那么这个病毒也就会彻底的走向灭亡。
    宿主也就活了下来!
    出于对大众安全的原因,郑建国是宁愿让这时所有“hiv病毒”灭亡,也不愿意看到在四十年后感染几千万人摧毁几千万个家庭,成为人类这个群体中的巨大毒瘤。
    “嗨,你好,这里是lir,我是福奇。”
    随着一口略显中气不足的声音传来,郑建国倒是没想到这是他办公室里的电话,当即靠在了宽大的老板椅上把脚翘在办公桌上,眼瞅着艾斯特端着杯咖啡进了屋后开口道:“你好,福奇先生,我是麻省总医院急诊科住院医郑建国——”
    “嗨,郑医生,您好,您的自我介绍让我感到羞愧,先是幽门螺旋杆菌后是原子级石墨层,现在又发现了未知病毒,郑医生,您的天资让我惊叹,不知您是否乐意到nih来工作?”
    话筒里的声音仿佛充满了魔性,饶是郑建国一路走来已经就差医学家能拿的诺奖了,可在听到福奇的招揽之意时,有了心动的感觉:可以用美利坚纳税人的钱去做自己喜欢的研究?
    这是所有医学家梦寐以求的好处!
    可惜,郑建国知道这个对自己来说没可能,除非他放弃共和国国籍:“福奇医生你过奖了,麻省理工才因为接受了国会的拨款,而解除了和我的协议,就是为了避免让美利坚纳税人的钱研究出的成果流失。”
    “呵呵,郑医生,我认为科学是无国界的,特别是咱们的研究领域,更是守护和造福全人类的工作,就如同您在前次会议上做的那样,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帮助世界上其他落后国家开展相关方面的研究。
    我可以保证nih可以满足您在研究上的任何需求,只要您同意加入nih,当然目前来说还是我所负责的免疫调节实验室,不过我相信以您的发现和学术成果来说,这些都不会是问题。”
    福奇的声音再次传来,郑建国却是目光在已经又解开了白大褂的艾斯特身上扫过,发现她后面的玻璃门外出现艾米的身影后,当即冲着艾斯特抬了抬下巴发出示警后,便在她扣上白大褂后艾米推开门时,冲着话筒开口道:“这个,福奇先生,我目前还没有打算跳槽的想法,现在我的住院医培训还没结束,您总不能违反委员会的规定,给我开后门吧?”
    “呵呵,您说的当然是我无法做到的,那咱们就把这个事儿暂放下——”
    听到郑建国没有一口拒绝自己的提议,福奇也就改了口说过,郑建国望着面前皱起了眉头的艾米主任又扯了两句挂上电话,也不等自家的顶头上司开口,抢先说了出来:“nih下面的lir主任福奇,开出不限研究资金的条件挖我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