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不要靠近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嗨,郑,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将自己的雪佛兰科迈罗的门关上,吉娜满脸诧异的从郑建国身上看向了他身旁的门,拎着个皮包迈着个大长腿到了他面前,关切道:“昨天夜里发生了枪战吗?”
    “差不多吧,哈迪森先生半夜3点多还是3点半的跑到了这里,拿着雷明顿870想要闯入我的家里面,幸亏这门和窗户都是防弹的,否则我现在应该已经哪家医院的停尸房摆着了——”
    郑建国做了个手势满是无语的说过,只是看着吉娜的身影好像还要靠近,也就做了个制止的手势道:“你不要靠近我,我应该感冒了,现在只是感觉嗓子有些痒,还不知道是不是流行性,咱们俩要保持一米五以上的距离——我以为律师不会化妆的。”
    “我和她们不一样,我感觉化妆会给客户带去美好的视觉享受,特别是男性客户,你知道有些男人不喜欢动手也喜欢养眼的,当然女性也有,所以我化的是淡妆。”
    吉娜稍微后退一步下意识的说了几句,拉开距离瞅着他从包里摸出了个本子道:“那你和我说一下事发经过?”
    “有录像的,你看下录像就可以了,跟我来——”
    郑建国的燃气灶上还有早点,于是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带着她到了堂屋里,吉娜这才发现他通往车库里的门也是防弹的:“你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你吃了吗?没吃的话也可以——”
    回到屋里瞅了瞅厨房的方向,郑建国说过后发现吉娜探头瞅了瞅厨房里,便见她开口道:“我吃过了,一个鸡蛋加一杯牛奶放进绿汁机里——”
    “好吧,全绿色食物——”
    知道对方说的绿汁机就是榨汁机,郑建国也就没有再邀请她,而是带着去了地下室调出录像让她看起来:“你在这里看着,我去上面吃东西,你看完后上去找我就行——”
    “ok,你去吃饭吧,我在这里看就可以了。”
    瞅着大大的显示器上正咆哮的哈迪森,吉娜也就冲郑建国摆了摆手,郑建国便回到厨房里吃过了简单的早餐,也就看着吉娜回到了客厅里面:“事情经过我看过了,你不应该去给哈迪森做处理的——”
    之所以要把摄像头也用防弹玻璃保护起来,除了保护其免受外力破坏导致无法工作外,也是因为这个系统是基于nhk高清技术研制的,价格昂贵不说还是从曰本进口而来。
    当然这么高的价格所带来的后果,便是那1080p带给人们最直观的视觉震撼,再搭以位于门口和屋脚的录音设备,吉娜倒是通过观看录像就了解了整体事件的发生经过,当然还有郑建国起床后的表现:“没想到你在屋里面也安装了这么多摄像头——”
    “这样我才能安心的把人放进来——”
    郑建国瞅着她说了,也就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开口道:“这个还要不要签个授权协议给你?”
    “签的话当然可以,不过有可能警察还会让你到场,毕竟现在是上班交接班时间,他们手上肯定有一大堆事情在忙,昨天晚上又停电了,想必事情不会少了——”
    吉娜飞快摇了摇头说了,郑建国想了想到是也明白,早上8点之前到医院的住院医们,可不就是忙活交接班前的工作:“那就按你说的办,咱们走吧,我得去上班了——”
    “ok~”
    吉娜拎起包后看着郑建国换上鞋子和墨镜,也就到了自己的车前瞅着他的车库门自动缓缓关闭,于是拉开车门坐进去后才想发动车子,没想到郑建国的车子却很快停在了路边上,只见他落下了车窗后冲着路边停着的警车说着什么。
    想起先前还答应自己一起去见警察的,吉娜也就飞快打开车门下了车,只是等她迈开大长腿几步到了两辆车的跟前,便听到郑建国开口道:“这是我的律师,如果警察局让我过去的话,我会带上她的——吉娜,这是我的朋友尤娜·史密斯,嗯,你们俩的名字可是有点像。”
    “嗨,我以为你是在和——郑,没事儿的话,我先走了。”
    瞅着郑明显不同的介绍,吉娜瞅着他点了点头想说是和警察在问话,可瞅着尤娜身上那身警察制服,吉娜便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和郑建国以及尤娜点了点头后,上了自己的车很快走了。
    “嗯,你没事儿就好,我还是听有人向我爸汇报才知道你出事了——”
    尤娜的面上是掩饰不住的担忧,情知对方情深的郑建国也就笑了:“嗯,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要去上班了,再不去就该迟到了,咱们回头见怎么样?”
    “这周末再去练枪怎么样?”
    尤娜的声音有些磕巴,可总是完整的说了出来,郑建国想了想后开口道:“周末?周六?周日下午吧?周日下午我有空,嗯,现在还没有安排——下周的话就不行了,下周和月底我要去纽约参加个会议,要用几天的时间才能回来。”
    “那就周日下午了,就这么说定了,你走吧——”
    尤娜的眼眸瞬间变成了月牙说了,郑建国也就冲着她和旁边满脸无语的奥布莱尔点了点头,很快发动车子上了大马路,打开收音机后只听里面传来了个声音:“嗨,亲爱的听众们,今天的波士顿早晨又是以酷热开始,现在的最高气温已经突破了90华氏度,预计今天的最高气温有可能会突破105华氏度。
    不过,幸运的是今年的黑蝉没有去年那么多,所以我们可以庆幸不用在面对如此的高温时,再去被它那堪比飞机降落时的90分贝的高音折磨,只是今年卖驱虫器的应该要滞销了。
    噢,本台刚接收到最新消息,有人爆料说在早上凌晨3点左右,位于圣保罗街上的某栋住宅发生了枪击事件,本台已经派出了记者前往该处进行报道,众所周知圣保罗街社区的房价都在波士顿排行榜前五名——”
    “凌晨3点左右的枪击案到现在才有报道?”
    耳听着电台里传来了自己被枪击的报道,郑建国的注意点却没有在这上面,因为就在收音机里出现凌晨3点的说法时,他脑海里也就闪过道了个模糊的念头,好像很重要样子的念头,只是在他使劲去想的时候,这个念头便飞快消失不见。
    好在,郑建国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脑海里把前后听到的报道再过了一遍时,收音机里的主持人嗓门还在报道着:“欢迎大家向本台提供新闻线索,一旦证实将会支付5到100美元不等的爆料奖——”
    “谢特,24小时新闻台的cnn还没出来?”
    好似被报道里的某个词提醒,郑建国脑海中模糊的念头总算是清晰,只是与24小时滚动播放全球新闻的cnn一块出现的,还有这会儿还没有出现的mtv这个音乐形势,甚至连同这个形势出现的,还有记忆深处关于游戏竞技的电视台——
    对于cnn,郑建国是只在国内的新闻报道里听到过,而且对这个电视台最直接的认识,除了这是属于敌台的范畴外,唯一还记得的便是这是家24小时不断滚动报道新闻的概念,可他来了美利坚一年半的时间了,却还没听到有人提起过。
    而对于mtv,郑建国则知道的就更多了,记忆中随着条件的改善,他买的那台vcd最大的作用,便是拿着麦克风跟着卡拉ok碟片上的绿色提示,吼上几嗓子信天游。
    唯有游戏竞技的电视台,还是郑建国从儿子那里得知,并且随着进入新世纪后各种游戏蓬勃的发展知道,后来更是出现了专业竞技选手,成为竞技的新领域。
    上辈子,郑建国是和其他同龄人家长那样,对于这种导致孩子学习下降的娱乐形式——不说恨之入骨吧,生儿子没**的话肯定是说了不知多少次。
    然而这辈子经过系统的学习,郑建国已经知道这是电子技术发展后的必然产物,任何一项产品如果能够走入千家万户,那么这项产品的研发费用便能尽快回收,从而将回收来的钱投入到下一代产品的研发中,以达到在该项技术或者领域内保持领先的优势。
    大型计算机机的研发费用高昂,市场目标用户有限,而且还面临着同行竞争的现状,直到1975年才由ibm研发了5100型号计算机,开启了把电脑普及到千家万户的大门。
    只是与所有尖端产品走向民用的下场差不多,5100型个人电脑依旧有着超高的入门门槛,虽然与动辄几十万几百万美元的中型机和大型机相比,它的价格已经降到了低配9000美元,高配20000美元的价位。
    然而,在实际人均收入还没有突破1000美元的美利坚,9000美元对于美利坚人民来说依旧是个难以企及的数字,所以想当然市场反应平平,还被摩拳擦掌的王安电脑好一通嘲笑。
    可ibm的动作还是落入了有心人的眼里,而这个有心人便是乔帮主,他在次年的1976年推出了更加亲民的版本:与动辄9000美元起步的5100相比,水果1电脑的售价只有500美元,只是定位由于没有明确,市场反响平平的卖出了几十台。
    唯有令郑建国感到喟叹的是乔帮主依旧在这条路上走着,以至于从1977年到1980年的水果2,共计卖出了10万台,不过最近于上个月发布的水果3,透露出了乔帮主想要向商用计算机转型的思路。
    这会儿郑建国并不知道乔帮主在憋大招,也不知道乔帮主这个大招放出后便差点原地爆炸,4年后1984年推出的麦金塔电脑便怼上了wintel联盟——windows和intel的联手便埋葬了麦金塔,以至于乔帮主被赶出了公司。
    当然,如果郑建国这时知道乔帮主的麦金塔是个什么电脑,那他就会说失败的太理所当然了,wintel联盟的牛批就不说了,他记忆里差不多只要是台电脑上面或者里面,就得有windows和intel这俩标识的。
    而对于麦金塔电脑的下场,郑建国也肯定会说前面已经有个头铁到想和全世界为敌的哈兰特家族了,乔帮主依旧想要走哈兰特的老路,那么落得个四面楚歌的下场也是极其正常的事儿。
    自我封闭的麦金塔电脑,就好比一板一眼的招式王者对上了打死老师傅的乱拳,更别说wintel联盟的既得利益群体有多少了。
    只是在1980年时,郑建国对于水果电脑还是比较警惕,他知道这家公司会依靠着手机就能抗衡微硬的公司,同时更知道恰当的竞争会带给用户最优质的产品体验。
    不过,以这时美利坚大众人群的收入和文化水平来说,不论是曾经500美元的水果1电脑,还是目前售价在1298美元的水果2电脑,都只能起到缓慢的推动作用。
    而在郑建国的认知里面,真正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不会超过200美元的游戏主机,以及不会超过3500美元的街机。
    郑建国到现在还记得当初儿子偷钱买的fc红白机是200块还是300块来着,只是没过两年就变成几十块一台了,被没收后就偷钱去游戏厅玩?
    游戏厅!电脑房!网吧!
    郑建国记忆中的东西有些涌动,而据他所知这些美利坚的孩子们大多数都是有零花钱的,这点是和国内的情况有着截然相反的差异,而且由于文化差异和国情差异的原因,美利坚的法律没有说禁止让未成年人进入游戏场所,相反的是孩子偷钱到了游戏场所里玩了,需要追究责任的并不是游戏厅,而是疏忽管教的家长。
    “游戏厅是赚钱的,现在游戏厅都是投币制,1美元10个硬币,玩的好了能玩十几分钟甚至是半小时,如果玩的不好了,几分钟便没有了,如果采用像网吧那样的包时制,虽然会降低部分利润,却能够起到吸引玩家的关注?”
    郑建国是知道游戏厅赚钱套路的,上辈子他是经常性在各个明里暗里的游戏厅和电脑房以及网吧找儿子,后来直到有了孙子条件好转,家里也买了台电脑后才去的少了。
    只是当郑建国为了怎么赚点接地气的钱开始转动脑筋时,网吧二字也就瞬间从他脑海里冒了出来:“记得最早电脑房是一台电脑每小时收20块?打的旗号还是计算机培训,那时候一台电脑上万块,每小时收20,一天只算半天就是140,错了,是240,一个月就是7200——这是两个月就赚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