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二百七十一 这是辣子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与走廊里有些发黄破旧的楼道相比,布鲁斯的房子里显然是才简单的装修过,墙上刷了层净面的漆挂着家里人的各种照片,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材料味,如果不是郑建国才住了段时间新房子,怕是也发现不了。
    站在面前的卡格尼长相普通,当然这是按照美利坚人的标准来说,布鲁斯的双眼皮在他脸上并不明显。
    被老爹拍着肩膀向郑建国介绍时,卡格尼眉宇间的不以为然要比好奇多的多,只是考虑到旁边还有其他大人,也就扯了扯嘴角露出个虚假的笑,探出了手:“很高兴见到你,郑——”
    “博士,建国现在是双博士——”
    布鲁斯飞快接口说了,郑建国便和卡格尼握了握手笑笑,好久没露出的腼腆笑着。
    布鲁斯已经拍了拍卡格尼的肩膀,冲着郑建国笑道:“郑,请随我来,这边有几位朋友想认识你一下,卡格尼,不许乱跑!”
    “好的,爸爸!”
    面上的笑彻底敛去,卡格尼瞅了眼郑建国后转身进了客厅,便见堂妹杰西卡和妹妹玛莎正站在墙边,一副才偷窥过怕被人发现的样子,也就耸了耸肩道:“你们看到了,爸爸把郑当成了大人。”
    “郑真的是双料博士?”
    杰西卡捋了捋耳畔的酒红色长发,深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打量之色,卡格尼耸了耸肩径直坐到了崭新的沙发上,将脚翘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一抖一抖的开口道:“爸爸那么说,应该是真的吧——”
    “你们对郑要客气,不要认为他的年龄和你们差不多,你们就不尊重他,卡格尼,如果你真的想当医生,就更要注意!以后不许出现像今天的失误了,让他自己打车过来——”
    卡特琳将两个果盘放在茶几上,目光向着书房里瞅了瞅说了,面现警告的冲着卡格尼再次强调过,接着看到旁边的杰西卡和女儿玛莎,目光扫过两人后探手整理了两人头上的发卡,神情也就柔和了许多:“从今天开始,你们都要变成淑女,这样玛莎你才能在纽约法语高中受到欢迎,杰西卡也要开始大学的生活了——”
    “好的,妈妈!”
    “好的,婶婶!”
    眼瞅着玛莎开口应了,杰西卡眨着蓝色的眼睛也跟着开口说过。
    只是等到卡特琳点了点头后才进了旁边的厨房里,瞅着电视的卡格尼转过头看向了两人,目光在杰西卡好似蓝宝石般的眸子上扫过,又看了看努力做出淑女模样的玛莎,不禁叛逆性格爆发:“你们有没有感觉你们的婶婶和妈妈要把你们俩介绍个郑做女朋友——”
    “不,她们只是不想让我们丢她们的脸,那样会让她们难堪的,咱们学校的学费之所以比医学院都不差,还不是因为这里是曼哈顿的上东区,旁边不是中央公园就是第五大道,在这里就不能丢脸——”
    感受到卡格尼语气中的挑拨意味,杰西卡心中暗骂了句笨蛋,可考虑到自己毕竟是在这个家庭里长大的,面上也就露出了笑容:“而不是以前的下东区那边,听说这边的房价只会升不会跌。”
    “我感觉杰西卡你不用装淑女的,只要对郑,或者其他的男人笑笑,他们就会为你着迷不已——”
    瞅着这个堂妹的说话方式和坐姿,翘着腿的卡格尼飞快坐起后到了她身边,不想后者轻轻挪了下,拉开距离后展颜一笑:“外表虽然很重要,但是也要有脑子才行。”
    “我哥还是有点小聪明的,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抽那玩意抽多了,以为现在他还和咱们一样未满18岁,可以向爸爸妈妈发脾气和表达不满——”
    挑了挑画着浓妆的眉头,玛莎操着副少年老成的口吻说过,接着瞥了眼卡格尼的坐姿坐相,脑海中闪过今天老爹安排给他的活,也就继续开口道:“然后不用担心被赶出家门,需要自己去筹措未来四年的大学学费,或者是因为交不起学费无法完成大学教育,只能去工厂当工人或者是快餐店的服务员。”
    “卡格尼堂哥,你不想那样的,对吧?”
    杰西卡满脸好奇的瞅了眼玛莎,她没想到后者会把两人私下说过的话拿出来,也就生怕惹起这位的不满,继续开口道:“特别是你还想在大学期间读医学预科,好在毕业后去考医学院——即便是叔叔和婶婶愿意为你提供学费,即便是你学习一切顺利,你也要在八年后成为郑那样的医生。”
    “八年啊,到时候你都26岁了,还真是段挺长的时间。”
    玛莎下意识的开口说过,只见卡格尼飞快从茶几上收起脚坐直,好似被说动后瞅了瞅两人,满脸好奇道:“你们俩私下里聊过我了?”
    “确切的说是在想怎么劝你,可不是因为你有什么魅力,特别是先前叔叔让你去接郑,你没有接到也就罢了,可回来后还感觉到他让你出丑,连累你被叔叔婶婶埋怨,你是不是想把心中的火发泄到郑的身上?”
    杰西卡眨着蓝色的眼睛盯着卡格尼说了,只是很快就发现对方脸上闪过不以为然,当即便探出了手道:“你感觉你很没面子,然而大人的面子你考虑过了吗?如果你认为你的面子比他们的面子还要大,他们就不会在乎你的想法,因为那代表着你还很幼稚。
    现在那个书房里面是叔叔最重视的朋友,郑来了后他却先把你介绍给他,这很可能是叔叔怕郑留了不好的印象,在为没有接待好他进行解释,接着便把他带到了书房里面去,可你呢?是感觉到委屈了?你想破坏这次你家的乔迁之宴?”
    “你,这是你自己想的?”
    卡格尼好似被人打了一拳在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盯着杰西卡问过,没想后者飞快点了点头道:“人只有在失去才会知道珍惜,每当看到你和叔叔婶婶争吵的时候,我都很后悔当年那么对待我的父母,可惜现在是没机会了——”
    “抱歉,杰西卡,我不想让你想起以前的,这里也是你的家——”
    听到她说起自己的身世,卡格尼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只是好在杰西卡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哭泣流泪,这才点了点头道:“好吧,你认为怎么样,才能让我爸妈开心?”
    “你只要听他们的话就可以——”
    眼瞅着这位有些叛逆的堂哥终于是恢复正常,杰西卡便生出了终于成熟起来的错觉,接着想起自己这寄人篱下的身份,于是继续开口道:“因为你又赚不了钱,他们也不会让你去赚钱,只需要听话学习,他们应该就会开心了,而只有他们开心了,你平时的零花钱才会多点。”
    “好吧,为了零花钱,我被你说服了——”
    脑海中闪过之前听到的18岁,卡格尼陡然间想起上次毕业时,有几位正是因为家里不愿意拿钱继续让他们上学,现在是已经到快餐店里当了服务员侍应生,甚至还有个和家里闹翻后被撵出了家门,身无分文的想到自己这里来住几天:“之前,我还真忽略了已经18岁的事实。”
    好似被杰西卡提醒到,卡格尼心中也就打定主意要和郑建国套下近乎,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直到卡特琳招呼着开始吃饭,才见到郑建国由老爹陪着出来,而他才站起想说什么的时候,脑门发亮的伊恩·艾默便笑着开了口:“卡格尼,你准备去哪所大学了?”
    “事实上,我感觉波士顿大学很不错——”
    布鲁斯飞快的接口说着,只是一双眼睛却在微笑的面颊上看向卡格尼,以至于原本想和郑建国打个招呼的他,是愣了会神才点了点头道:“是的,波士顿大学位于波士顿大学城的中心位置,边上有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学习氛围很不错,考虑到我的职业规划是医生,到时候恐怕要少不了麻烦郑博士了。”
    “哈——”
    伊恩·艾默满脸是笑的回过头看了看郑建国,后者不禁看了看这位先前满脸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浑身上下透着股叛逆劲儿的“孩子”,是深知不论这货后面会不会当医生,他现在都得当成真的才行:“虽然我不了解波士顿大学的医学预科专业,但是保守点来说,你怕是不会像其他学生那样悠闲,不过你的要求我同意了,学习上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随时找我。”
    “还不快谢谢郑博士?”
    旁边,伊格内修斯·布罗斯纳安开口接上,卡格尼便见到父亲关切的目光望来,他只知道这位开口的陌生人是老爹在国务院的同事,与旁边纯粹是朋友关系的伊恩·艾默有着本质的不同,现在连他都这么说了,也就飞快开口道:“那就谢谢郑博士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眼瞅着神情愉悦的布鲁斯,郑建国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嘴上也没闲着:“你要是说谢的话,我还得感谢你父亲——”
    “郑,这么说就太谦虚了。”
    布鲁斯飞快开口打断郑建国的话,然后身子一侧开口道:“今天诸位能够大驾光临,我也没有安排外人来操办这次聚会,这也怕是开了上东区的先例,不过我在共和国的时候学了几道中国菜,想必大家在外边是没尝过的,郑,你也得多吃点才是——”
    “好,那就尝尝布鲁斯先生的手艺——”
    由于来时就没见到侍应生出现,包括郑建国在内的五人也就知道这算的上是家宴。
    不过是没想到他会拿中餐来招待诸人,接着也就在上了桌子后,卡格尼带着玛莎可杰西卡成了侍应生,不断的把餐具和菜传到了桌子上,只是几人的注意力显然没在开胃菜上面,埃夫林·塔利开了口道:“不列颠人据说冲进了伊兰大使馆,在付出了几条人命后解决了他们的麻烦。”
    “他们是在家门口,只要愿意付出牺牲就不用多想的。”
    伊格内修斯·布罗斯纳安说着看了眼埃夫林·塔利,郑建国对于这位帮过自己的前签证中心主任印象不错,只是两人说的话题他插不进去,虽然有不列颠人冲进伊兰大使馆关键词,可他脑海里却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好在埃夫林·塔利下句话解开了他的疑惑:“那些恐怖分子也不想想,如果不列颠答应了他们的条件,那以后只要是谁不满就搞这么出事儿,哪个国家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
    “答应了必定会下台,不答应还有可能不会下台,不过总统也不好过,今天的民调更低了——”
    伊恩·艾默看着新上来的鱼子酱说过,郑建国便见除了这位的其他4人一阵对视,就发现这货很可能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张桌子上的其他4人可都是卡特总统的手下,你说他们老大干不长了?
    飞快瞅过四人的模样,郑建国也就知道这话题也只有自己能接了,想起上次发动的鹰爪行动,也就开口道:“上次鹰爪行动之所以失败,不是说天气环境因素?”
    “那也是情报失误啊,当年在南越打了那么多年的部队,怎么可能在行动时忽略这方面的因素,我感觉还是军队里有人对总统不满,这可能是和他的农民身份出身有关。
    而且他身上有着比较鲜明的性格缺点,害怕被兔子杀手袭击,在面对《花花公子》的采访时承认在看到心动的女性时,会幻想两人发生关系,要知道他还是福音派基督徒——”
    伊恩·艾默神情有些激动的说着时,目光也在扫视着桌子上的其他人,直到最后目光落在郑建国脸上话音继续:“即便是像郑这么年轻的人,都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是做得说不得,有些事情是说得做不得吧?”
    “能把yy的事儿说给媒体听,卡特这是嗑不少的药吧?”
    有些郁闷的迎着伊恩·艾默的注视,就在郑建国不知是赞同他的说法,还是反对他的说法时,端着道菜的杰西卡出现在了旁边,冲着他展颜一笑,将少女的青春气息展露无遗后,才把手中混合了青椒和红椒的鸡肉放在了桌子上:“郑,这是辣子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