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二百四十五章 神经科的绅士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我不会去做ct的,那东西的辐射比拍x片还大,我不会去做的——”
    埃德里安娜使劲摇了下头,用高达七八十分贝的嗓门喊出,郑建国也就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奥利佛,后者挠了挠鼻子冲他开口道:“这是普利尼医生交给你的,现在是你负责了——”
    “好的,正好你也在这里,她是明确拒绝我的检测建议,那么咱们就只能保守治疗——或者请楼上那些神经科的绅士们给她做个检测?”
    郑建国说着的时候手上也没闲着,而是拿起笔继续写了起来交给埃德里安娜看看,没想到这位看了看,然后扯着大嗓门道:“哦,郑,你是我见过书写最工整和完整的医生,他们为了省时间会把神经科的单词进行简拼,就像急诊室叫做er那样,我接受你的建议,就请神经科的医生们来看看我这个可怜的老女人吧!”
    “哦,郑,你这话说的太优雅了,神经科的——绅士们~”
    奥利佛转头看了看郑建国身上合体到近乎有些瘦的白大褂,就像常春藤盟校的看不起社区大学里出来的那样,在医院里面也有着许多的鄙视链条,至于放在急诊室这个偏向于外科的科室来说,对于穿着整洁动动嘴皮子就能给患者看病的内科医生们,那就如同抢钱犯似的:“不过我感觉到你在这个地方这么形容他们,好像是真的很不错。”
    早在来到美利坚没多久,郑建国就在范戴琳和杨娜四女的言谈中知道了医院里的两大派系——内科和外科。
    内科医生是看不起挥舞着刀子剪子钳子甚至是锤子治病的外科医生,而外科医生们则更看不起这群只知道拿检测结果来治疗病人的内科医生。
    更由于内科医生们平常不会接触到太重的体力活,所以在仪容仪表上,要比动辄就要面对出血和几十分钟到几小时手术的外科医生强到没边。
    于是就像郑建国形容精神科医生是绅士时,奥利佛第一个念头就是这货的用词太好了,即表示了内科医生们的不干活儿的事实,又讽刺了他们只会面子工程的本质:“听说你今天是第一天来,但是我感觉你比我还像个主治医生,我仅以个人身份欢迎你加入麻省总医院急诊室,普利尼的运气不错——”
    “谢谢,奥利佛医生——”
    郑建国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表示了谢意,按照国内的级别分类来说,美利坚医院里的医生只有两类,其代表就是住院医的他和面前这位主治医生奥利佛·阿加斯。
    按照要求来说,处在学习阶段的住院医是没有行医权的,也就是没有给患者诊治以及开药的处方权。
    放在郑建国身上,他就需要在拥有临时权力的普利尼·博尔顿领导下,开展包括问诊和修改医嘱以及相应检测需要的行为。
    虽然资深住院医普利尼·博尔顿依然属于住院医的范畴,然而其却是已经获得了上级,也就是急诊室主任内森·贝克森的授权,可以将手中的权利分享给郑建国。
    至于主治医生的奥利佛·阿加斯,这位是可以自己开诊所的级别,主治医生这个称谓虽然和国内的称呼有些相似,然而其并不是需要哪家医院予以聘请时给出的待遇标准,而是跟随终生的认可。
    也就是离开包括麻省总医院的所有医院,奥利佛依然是拥有主治医生的资格。
    当然,郑建国现如今的名头也不是虚的,如果说螺杆菌的发现和原子级石墨层的发现有运气在内,然而他能在哈佛医学院用两年不到的时间便通过了毕业考试,这是实打实的用实力证明了其拥有的学霸属性。
    毕竟只要是美利坚的医生,就没有不被地狱式的医学生经历所毒打过的。
    再加上郑建国又是在哈佛医学院这种顶尖的医学院校里毕业的,单是哈佛医学院那每年不到百分之四的录取率,就足以筛选出全世界的学霸来,然而他竟然用一年半就毕业了。
    而这,也是埃德里安娜先前称他为超级学霸的原因!
    同样的,也是奥利佛跑来想称称郑建国斤两的原因!
    只是,当奥利佛先前才靠近利用闲谈来和埃德里安娜“沟通”的郑建国时,他下意识的还以为这位和其他的新扎住院医,甚至是第三学年的实习医生,在面对患者时那样的稚嫩没什么区别时,却在随后郑建国的“问诊”过程中,发现了埃德里安娜的病征——大声说话!
    人在不知不觉中突然大声说话,如果不是情绪关联的反应就只能证明其听力方面受到了影响,而郑建国在他之前竟然就发现了这个病征不说,还在接下来便想到了利用文字和对方沟通!
    细节,是实力达到某种极致后的体现!
    郑建国的观察敏锐,奥利佛是早在报道上看见他发现螺杆菌的经过就知道的,至于后面的原子级石墨层由于超出了他的知识范畴,只是单从报道里去分析,依然可以划归到这个细节里面。
    直到能够发现到埃德里安娜的不对,奥利佛对于郑建国的观察敏锐度算是有了次切身体会,当然如果不是没人直到他会从会议中脱身出来,他甚至会以为这是郑建国安排埃德里安娜演的一场戏!
    然而,埃德里安娜是昨天夜里由急救车送到急诊室的,早上普利尼让郑建国代班也是他在会议室里听到的,这一切都证明着自己的感官接受到的信息都是真实的,这位并不是外界传言中的幸运儿——能够用不到两年的时间从哈佛医学院毕业,没谁敢说这人是靠幸运通过的。
    可直到见过郑建国观察能力的这会儿,奥利佛也只是对他所享受的待遇有了可以接受的认知。
    毕竟当主任内森·贝克森在会议上,宣布了这位的待遇是前所未有的md和phd,也就是每周只上40个小时班的待遇后,奥利佛是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md和phd每年的名额只有500人左右,这在递交申请的两万多资深住院医和总住院医比例中占到了40分之一,随便在这两万多人中拉出一个,那都不是新扎住院医所能比的。
    因为只有主治医生,才有资格在工作上接触到phd,换句话来说,就是只有主治医生,才能像奥利佛·阿加斯这样去做相关的医学研究。
    郑建国竟然拿到了md和phd联合项目的名额,这又怎么能不让其他的资深住院医和总住院医们所认可?
    那就只能用实力了!
    于是当着奥利佛的面,郑建国又完成了一次堪称标准的问诊和处方处置流程,标准到连作为主治医生的他,都感觉即便是自己去做,也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而以。
    医生们信奉的实力,便是面对患者时按照最标准的程序做出诊断!
    当然,郑建国并不知道奥利佛跑来,是专门想称称他重量的,只感觉对方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却感觉不到具体是哪里时,旁边再次出现的马妮翁开口道:“郑医生,你可以把病例给我了,我来通知神经科医生过来看诊——”
    “好的,谢谢你,马妮翁~”
    面带微笑的交给马妮翁,郑建国就看到旁边奥利佛露出个暧昧的笑却没开口的转身走了,脑海中闪过杨娜的善意提示,他是不禁露出了个苦笑,到了4号病床上看看醒酒的还在酣睡着,也就回到了服务台对面看起上班的人员名单。
    三个手术室三个处置室两个治疗室全部空着,按照杨娜的说法如果哪个医生现在在房间里,服务台的卡尔特或者是马妮翁就会把相应的名字写在看板上,甚至是有安排手术的话也会把名单写在上面,然而瞅着并不喧闹的急诊室,就知道这是个比较闲的一天。
    事实证明了郑建国的想法,随着参加周一晨会的普利尼·博尔顿回来,从楼上下来的神经科绅士们也已经对埃德里安娜看诊完毕,实际上郑建国知道这是多学科会诊的雏形。
    是的,在1980年的美利坚医院系统,针对患者复杂病情的多学科会诊的mdt模式还没出现,也就更不要说针对患者制定出的多学科协同治疗计划。
    这些在郑建国记忆中早已熟悉的模式,在这会儿只是在面对肿瘤治疗患者时才会昙花一现,他当然不知道记忆中真正意义上的mdt,是出现于17年后的1997年。
    1980年时,这还只是个偶尔出现在医院里的现象——
    郑建国是不想去推动这方面的改变,因为他现在是急诊室的新扎住院医,想要去改变已经形成默契制度的现状,势必会触动到某些人的利益——虽然在mdt中表面上看是所有学科都是平等的。
    只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否则先前那素未谋面的护士长黛西为何那样针对自己?
    当然郑建国也知道,现在推动mdt的成立,是可以挽救一些原本时空中得不到科学救治的患者,也就是说可以挽救一部分人的生命,可他现在已经是分身乏术了。
    正班时间里最重要的是要赶md和phd联合培训项目的进度,他现在虽然占的是1980的名额,目标却是制定的要追上1979年的培训进度,也只有这样他才可能把3年的培训时间缩短到2年零2个月。
    否则,就会用3年半的时间去完成原本3年时间的培训要求,md和phd联合培训项目结束时间和学校里的毕业时间都是固定的时间,只是一个在4月份一个在6月份。
    这种情况下,郑建国当然不想用延迟一年时间的代价去推动mdt的成立,而如果考虑到提前推动mdt以挽救更多的人这点来说,倒不如利用这段时间全力将螺杆菌的检测手段更新出来。
    以连美利坚都是五分之一的感染率去算,这个世界上全球约45亿人当中就有9亿人感染,而如果以欠发达地区一半的感染率去算,这个世界上最少也有十几亿的感染人口。
    而这么大的基数所代表的,是每年高达六位数字的胃癌死亡率!
    更何况还有已经来到身边的hiv!
    未来十年内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九十,未来二十年内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六十的hiv!
    感染后潜伏期平均在八九年时间,直到十五年后才会有初步疗法的hiv!
    让成百万上千万人看着自己的身体腐朽烂掉,以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方式死去的hiv!
    hiv之所以会如此可怕,最主要的便是会摧毁人的生存质量,从传播途径上去用有色眼镜看待患者,从身体上来说会让人感受到近乎于所有病痛的痛苦——免疫系统崩溃的最直接后果,便是人体自身携带的有益菌都能要人的命!
    那么外来入侵的病毒细菌呢?
    想象下所有可怕的病毒和细菌进入人的身体内肆意分裂生长的后果!
    这就是hiv病亡人所经历的!
    超长的潜伏期和毫无体面可言的死法便组成了hiv病人的一生!
    最起码十年内感染了hiv的患者,是这种结局!
    对于hiv,郑建国所知不多,上辈子培训时他的注意力有大半没有集中在讲台上。
    所以到了这会儿,虽然经过近乎一年时间的整理和在学习时进行的查找,记忆中也只想起这个病毒的致病机理,是hiv病毒针对人体免疫中枢的t4淋巴细胞进行攻击,并破坏该细胞!
    而这还只是郑建国在正常工作范围内要做的。
    在正常的工作之外,还有着周末要去的物理实验室,以及马上由美利坚肠胃病协会主办,欧洲多国肠胃病协会协办,第一届世界消化系统暨幽门螺杆菌研讨会筹备工作——经过两年的时间,全世界大部分国家的医生们都发现了幽门螺杆菌的影子!
    幽门螺杆菌,已经是个世界性的流行病!
    事关自己的诺奖,这两项工作也是郑建国所无法放弃的,只是在这两项之外,他还有摊子投资上的问题要处理,《红楼梦》的海选工作涉及到他的建国集团未来走向,范戴琳的医院又涉及到他把手插进不列颠和港岛,这两项同样事关建国集团未来的高低!
    于是,郑建国在消化中心主任艾米到来时,便飞快的将mdt扔到了脑后,面带微笑的站起后开口道:“艾米主任,我原本打算周四下午再去麻烦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