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一百六十六章 如果你放弃了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值钱的防弹衣——”
    乌尔莉卡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便想抬脚往里面进,只是郑建国已经打出了个制止手势,眼瞅着他收起门店放在旁边,又从门后拽出了个荧光棒打开,乌尔莉卡已经呆了:“你这是——”
    “嗯,自打去了实验室后我学了点奇怪的知识,然后就在家里做了点防护措施。”
    望着地毯上不甚清晰的发光脚印,郑建国这次可以确认是有人来过了,拿着灯顺着脚印走出地毯,便见地板上的脚印清晰起来,一大一小明显不同的出现在荧光棒下好似踱了步,他也就抬起头看向头顶的吊灯:“嗯,看样子是要报警了——”
    门口的乌尔莉卡这会儿已经傻了,科尔温的大眼眨啊眨的,满是兴奋道:“他们在灯上做了什么?”
    “这个,要等警察们来过再说了。”
    郑建国说着看向了屋里面的方向,接着走到电话机旁才想拿起电话时,也就飞快的停住从口袋里摸出了卫生纸裹住电话机,找出通讯录上的号码便拨了过去,浑然没发现门口的乌尔莉卡左右看看,白皙的面上闪过犹豫之色后便听郑建国开口道:“嗨,我找尤娜,她在吗?我是郑,你就说郑要找她,有急事,十万火急——”
    “不是打999?”
    乌尔莉卡面色微愣之际,旁边的科尔温已经开口道:“不是打999?”
    “打999也是让县里的警察局过来,倒不如直接找尤娜了,她对工作很有热情,枪法也好——”
    郑建国拿着话筒冲科尔温说过,没想到话筒里就传出了个声音:“嗨,郑,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你碰上什么麻烦了吗?”
    “是,我碰上麻烦了,有人闯入了我的家里,你有我在学校住处的地址,赶快过来,我怀疑他们在我家里安装了些什么东西,也许是定时炸弹?”
    郑建国冲着话筒里叽里呱啦的说过,便听到尤娜开口道:“我马上到~”
    “不要拉警笛——”
    一句话没说完,郑建国就听话筒里面传来了忙音,他也就只得放下话筒看了看门口的乌尔莉卡,耸肩道:“幸好现在是中午,庆祝的话可以推迟到晚上举行,咱们等警察来了后再进房间吧。”
    郑建国是主人,科尔温和博迪是来蹭饭的,身为fbi卧底的乌尔莉卡即便是心中再十万火急,她知道这会儿自己绝对不能找借口离开,不说她在过去的个半多月实验中对郑建国进行了分析,知道这位有时候看着大大咧咧不在乎的模样,实际上属于极其聪明和具有超高的警惕性——fbi认为这种警惕性是之前枪击事件所带来的后果。
    即便是抛开之前的认知,乌尔莉卡单凭先前这货的布置手段也能感受的到他的警惕性,如果这时自己借口去向查理通知,那保不齐就会引起这位的怀疑,这可是她废了一个半月才靠近的目标。
    而且眼看着两人的关系有从同学向朋友发展的趋势,乌尔莉卡也就瞬间做出了选择,毕竟即便是告诉查理fbi的窃听行为被发现了,那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警察搜不出东西也会定个有人非法闯入的性质,考虑到郑建国之前的枪击事件和他现在名头,搜出什么东西都只会造成更大轰动,特别是今天他的论文刊登在《science》封面上的时候!
    不过到时候背锅的——会搜出什么东西呢?
    乌尔莉卡感觉最大的可能性是窃听设备,吊灯上电话机上这些是fbi最喜欢放窃听器的地方,当然除了这两个地方之外,某些沙发里面也会放,这样才能达到最大的窃听效果,只是自己都潜伏到他身边了,局里面还会再放这么多窃听设备?
    报了警的郑建国并没有在屋里停留,而是到了门口和几人安心等待,不知是警察局距离近还是出警速度便如此,没过多久远处一阵警笛传来,郑建国便无语的看向了旁边三人,只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他也没有去指责尤娜的想法,也许人家规矩如此。
    果然在看到尤娜身姿飒爽的从警车钻出到了面前后,便听她开口道:“你打电话找我也是报警,这是我们出警的正常手续,那个大个子现在是警长了,这是我的新同伴奥布莱尔,你怎么发现家里被进入的?”
    尤娜说着的时候眼睛还往乌尔莉卡几人身上看,郑建国便给她做了介绍:“这几位是我实验室的同事和同学,我们的研究今天有了阶段性成果,这不就想着找地方来庆祝下,谁知道我带他们回到住处后,我便发现我在住处做的一些布置就被人动过了——”
    说着拿着荧光灯到了门口处一照,指着门内的门垫位置上的亮色印子道:“我在这里撒了点可以用荧光看到的试剂粉末,谁进入我的家就会粘在他们的鞋上,你看这就是他们的脚印——”
    随着郑建国手中的荧光灯移动,地毯上的反光脚印一个个的浮现,尤娜满眼惊异的缓缓点了下头道:“好吧,嗯,好吧,你学的,看样子是真的不错——奥布莱尔,你去呼叫物证组过来,这个活咱们干不了。”
    “哦,好的——”
    奥布莱尔是个面色黢黑的白牙哥,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稚嫩,瞅了眼在场的几人后转身到了警车前拿起对讲机,叽里咕噜的开口呼叫支援。
    从奥布莱尔面上收回目光,尤娜转头看向了郑建国,接着想起什么的看了看手腕上的女士表,没想到就听这货开口道:“尤娜,你吃饭了吗?我们也没吃饭,要不我叫点快餐过来,这样的话可以保证大家不会饿着肚子干活。”
    “哦,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如果不会给你添麻烦或者破费的话,那我就代他们谢谢你了。”
    尤娜眨了眨眼说过,郑建国也就笑着看了看旁边的乌尔莉卡开口道:“不会,那怎么会,我们也要吃饭的,正好一起要过来了,博迪,你能去跑一趟吗?kfc或者汉堡王,要十人份的,不过不用要可乐了,我冰箱里还有——”
    “不是劳伦斯——”
    博迪下意识的迎着郑建国才说了半句,便听乌尔莉卡飞快开口打断他的话接上道:“我去吧,正好这边我比较熟悉——”
    “啊,好的,那就麻烦你了,乌尔莉卡~”
    郑建国飞快的掏出钱包看看,瞅着里面四十多块美元基本不够,也就将车钥匙和信用卡都递了过去:“密码是233333——”
    “好的,我记下了。”
    乌尔莉卡探手接过后深深看了眼郑建国,她自然知道这张卡就是查理办的,接着想起还要去通知查理,也就飞快的小跑着到了车子边熟练的点火打着,一脚油门开出了已经有人围观的哈佛校园,直到最近的汉堡王门点了十份牛肉汉堡套餐,才到门口找了个公用电话拨了过去,没想到电话铃声只想了一下查理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我是查理,期货经——”
    “头儿,我时乌尔莉卡,你没让人去郑的家里安装窃听器吧?”
    来不及等对方报完家门,乌尔莉卡直接打断问过,查理的声音瞬间高了几度:“乌尔莉卡,你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了?你知道你是在打探——”
    “头儿,郑发现有人进入过他的家里,而且还把那些人的脚印都找了出来,现在县局的警察已经到达,并且呼叫了物证组——”
    乌尔莉卡再次蛮横的打断查理的声音连珠炮似的说过,话筒里的查理也就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没有,咱们没有去给他装窃听器,难道你以为我会在派出你后还要再派别的——包~谢特!这件事你不知道,也没打电话问过我,你的任务就是接近郑,并且努力的和他打好关系,确认他无法接触到实验室里的机密级试验。”
    “嗯,头儿,今天郑的论文发在了《science》封面上。”
    原本想挂上电话的乌尔莉卡还是选择说了出来,接着想起这位领导怕是不懂也就继续开口道:“今天郑完成了原子级石墨层的力学特性试验,测定了该二维材料的理论杨氏模量,只是从数据上看这种材料都是让人震惊的,我只能保证他不会接触到其他机密级试验,但是由他发现的——”
    “我知道了,我会找人了解下这个的。”
    电话里的声音有些低沉,乌尔莉卡也就飞快的开口道:“那我回去了,再见。”
    放下电话瞅着投币孔,乌尔莉卡知道自己委婉的说法还是刺痛了查理的神经,只是想起这位连硕士学位都没有,还只是学士学位,也就转身进了汉堡王交过钱,带着十份的汉堡回到了哈佛校园里面,却不想先前还没多少人的教师宿舍区已经出现了三三两两的旁观者——
    扫过三辆停在一起的警车,乌尔莉卡也就知道为啥会有这么多的人了,不用说后面来的两辆必定是拉着警报出现的,否则大中午的午饭时间,谁也不会放着吃饭的机会不去而是在这看热闹。
    只是随着乌尔莉卡拎着两大包汉堡到了已经扯起封条的门口,她便见到郑建国在不远处对着几个脑门发亮的人侃侃而谈:“根据弗兰克教授1957年发现的遗传信息传递的中心法则来看,他认为dna的复制实际上是半保留部分的成长,也就是连接的dna链会分开,然后达到1为2,再由2为4的复制目的。
    而在次年的1958年麦瑟逊教授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了佛兰克教授的研究,发现活化会使dna的基因链分开,这样就奠定了佛兰克的理论正确性。
    可是当时没人知道dna的基因链分开的原因,以及为什么活化就可以分开,直到1970年斯密特教授发现了限制性内切核酸酶,才算是揭开了dna的复制之迷。
    而在1972年保罗教授成功用ecori制造了第一个重组dna,充分的验证了dna的技术,也就是生物技术的可行性,而在前年的时候,沃尔特教授又发明了序列测定技术,去年戴维教授发明了relp的分析技术。
    所以,我决定完全可以针对物证组提取的dna携带物进行研究,也就是做个序列测定的重复试验,当然这部分试验费用的开销,我可以自己掏腰包——”
    “郑,你不认为这个——dna的序列测定试验,还是重复的,这完全可以交给,嗯,或者学校安排人帮你做?”
    “郑,你之前的研究也没有向学校报告,学校都不知道你在麻省理工做的实验——”
    “郑,费舍尔教授的意思是你不——应该放弃原子级石墨层的研究,完全可以在咱们学校继续研究下去。”
    “当然,你如果在学校里保持原子级石墨层的研究,就会和你在医学院的学习起冲突——”
    “郑,这不是钱的问题,学校可以提供一切你需要的支持来测定,嗯,物证组发现的dna序列,但是原子级的石墨层研究,你不应该放弃——”
    “郑,你亲手打开了原子级的石墨层研究,如果你放弃了她,就和那些堕胎的少女一样,这是——犯罪,你会后悔的。”
    嘀咕的声音此起彼伏着传来,乌尔莉卡便明白了这些人怕是哈佛大学物理方向的教授们,而且听到里面还有涉及到研究资金的安排,也就可以确认开口的人必然是校董会的,只是当这些想法从脑海中飘过后,她也就想起了先前托马斯教授在实验室里说的话:“郑,这篇论文由你来执笔——”
    “看上去是好像在肯定郑建国于这项研究中的作用,倒不如说是托马斯知道这位是麻省理工留不住的情况下再送个人情给他,等到郑建国带着麻省理工的硕士毕业证离开,那么以后麻省理工也可以借着他研究过的名义以示正统。
    毕竟郑建国的两篇论文都是在麻省理工做实验做出来的,那么原子级石墨层研究的前沿就只能是在麻省理工,即便是他在哈佛大学继续研究下去,也不能抹杀他之前在麻省理工做出的学术地位和成绩,没想到做学术也特么的这么官僚化——”
    将手中的汉堡套餐分发给警员们,乌尔莉卡满脑子都是这段时期她对麻省理工令人疑惑的操作方式,只是她脑子里面的明悟还没消失,旁边传来了郑建国的声音:“好吧,看样子我在哈佛医学院的学习生活要暂停下了,不过我的硕士学位麻省理工还没发给我——”
    还没等乌尔莉卡回过头看去,一个声音响起:“郑,有你这篇《science》,也可以申请咱们学校的硕士学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