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只是说来学习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国外的钱是不好赚,普通美利坚人月薪不到一千块美元,按照汇率也就是在一千五百块人民币左右。”
    郑建国再次拿起筷子夹了最后一个驴打滚塞进嘴里吃着,放下筷子面带微笑的开了口:“但是不包括梅奥诊所的医生,他们的实习医生每个月都有八千美元的薪水,换成人民币在一万二左右,而转正后的专科医生,大概每个月都在一万美元左右,也就是一万五千块人民币,这也是我要出去学的原因。”
    “这么高的工资?”
    郑冬花瞬间被震惊了,她很难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能有人的工资能够拿到这个数字,更何况由于郑富贵的原因,她知道即便是县人民医院的医生也没有超过几十块的,只是在她愣住的时候,旁边的寇阳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满脸不可置信的开口道:“怎么会给这么多钱,那个诊所肯定会很忙吧?”
    “相反,据我所知梅奥的医生们很闲,平均每天看的病患不超过十个,因为梅奥说是一家诊所,实际上这是一个大型的医疗集团,针对的是一些高端客户群体,简单可以认为是给有钱人看病的地方,它的名下还有一所世界上排名前列的医学院,而我要去学习的地方就是这家医学院。”
    郑建国说着的时候刻意强调了这家医院里开出的薪资待遇,当然他这次之所以选择梅奥诊所医疗集团,而不是世界范围内排名第一的哈佛医学院,主要的原因并不全是前者开出的四年学费全免,每个月一千美元的资助,专业的语言教师这些堪称优厚的条件。
    郑建国之所以放弃大名响彻全球的哈佛医学院,主要是这家医学院培养的目标还是科研型的heaith science and technoiogy,选择哈佛医学院的话就算是要他在科研和临床之间做个选择。
    而考虑到自己发现的螺杆菌偏临床方向,那么他如果选择了哈佛医学院,不说接触临床的机会多与少,总是在四年学习期间过后还要专门的去经历实习医生住院医生这些经历去熬水,而综合看来自己拥有医学院的梅奥诊所医疗集团,可以说是为这会儿的他量身打造的了。
    当然,美利坚的医院里医生们也有像郑建国记忆中国内的医生那样,每天干不完的活还拿着微薄的薪资,只是医疗资源如同前文所说那般的稀缺性资源,人都有想要活得最好医疗资源的想法,这个并不为会因为国籍不同肤色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而出现差异。
    因为无论对于贩夫走卒还是帝王将相来说,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人们忽视自己生命的延续——活下去是所有人活着的目标!
    而作为可以延续生命或者生命质量的医生,经验的重要性也就是他们吃饭的本事,只是由于对于权威的盲目崇拜,也就导致了郑建国上辈子那样的遭遇——
    乡镇医院里面由于患者极少而导致新来的医生经验偏少,于是经验偏少的医生给人看起病来就导致了治愈率的偏低,后果自然便是放大了患者对小医院的不信任,不信任进一步降低到小医院里就诊的患者,恶性循环由此开始。
    而放到大医院里面,则正好与小医院相反,新来的医生有着充足的患者去接触,有充足的病例病理去分析用以增加自己的经验储备,于是治愈率上升后患者的信任度增加,口碑传出去也就带着更多的人到大医院里面看病,良性循环由此开始。
    人的本质是趋利避害的,小医院里的口碑不好也就导致业绩下降,业绩下降也就让眼瞅着和自己差不多业务能力的医生吃香的喝辣的老医生或走或自己单干,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各个乡镇上社区里的诊所医务室增加,进一步拉低了小医院的业务能力——
    郑建国上辈子就是这么家小医院的急诊科主任,如果真是单纯的以金钱去衡量的话,每个月别说一万美元的薪水会让他心动,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掉个零,他也会高兴到飞起来的。
    只是,这会儿的郑建国关注的重点并不是钱,不说这几年来甚至是几年后的脑海中还会记得多少发财点子,单是房地产和几大股市的震荡节点就足以让他这一生都能活的无忧无虑,然而这些事情是没办法说出来的,哪怕是在面对家里人的郑冬花时也没办法说出来,口风都不能露的那种。
    这种情况下,要给出郑冬花以后自己做某些事儿的理由打个预防针,那么这时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里的薪资,就显然是个很好的说辞了:“一个月赚的是咱们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单冲这个我也会好好学习的,只是这个事儿你们先别给其他人说,好好学习就对了。”
    郑建国戴着黑不溜秋的狗皮帽子,这还是他当时游街前徐会计和他换的那顶,身上穿的是藏蓝色的中山装褂子,这也是他成为状元后杜小妹又扯布给他做的,有些瘦的袖口和下摆间连里面棉袄都没遮住,粗黑的棉袄下摆和袖口探出的头是怎么都塞不会去,下身则是条看似崭新的裤子,上面没有补丁。
    领口间的油腻都硬化了,看上去就和铁匠打铁用的铁毡那般坚硬,寇阳的目光在这些地方梭巡过,最后迎上了那张普通到毫无特点的脸,脑海中闪过这就是共和国最小的研究生和齐省的状元念头。
    接着想起这位好像要干的事情都成功了,为了考工准备了一年后却考上了大学,然后在还没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就要去考研究生,然后就真的在半年后就真的考上了研究生!
    现在他要去考美利坚的行医执照!
    当每个月可以拿到一万块的医生!
    每个月一万块,这个数字已经超出了寇阳的想象,她无法想象这种收入下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当然也由于郑建国刻意回避才没说出要凭借做医生达到这个目标有多难:“这个,不好考吧?”
    “难是肯定会难,但是我想我没什么问题。”
    郑建国笑了笑应下,寇阳白皙的脸上也就跟着绽放出了个灿烂的笑:“那是,你是多么厉害啊——”
    “咳——”
    瞅着如牡丹一般儿灿烂绽放的娇颜,郑建国的心脏不禁重重跳了两下,脸上的笑容也跟着灿烂许多,开口道:“所以,你——们也要向我学习,多学点没问题呢,你们就是在学校里面啊。”
    “嗯,好!”
    郑冬花瞅过两人的神情黑眸闪烁了下,接着开口笑道:“你这个给我了不少的压力,你的学习太好了——”
    “四姐你不感觉现在这个机会难得吗?以前是想学习都没机会。”
    被郑冬花这一插话,郑建国也恍然到这样和寇阳有些异样,虽说他先前是感受到了心动的感觉,可这会儿两人也才十七八的年龄,这么想着脸上的笑容倒是愈发的多了:“那我这就算是探路的,你们好好学习,到时候我安顿好了就找机会把你们带出去,趁着咱们的父母还算年轻。”
    “咦,冬花你在这里,我们还等着你们俩回宿舍蹭点好吃的了——”
    郑建国话音未落,旁边一个扎着条粗大辫子的女孩坐到了郑冬花身边,发紫的樱桃小口张合间说过,一双明亮的眸子落在了他的身上:“这是你弟弟吧?看眉眼你们俩挺像的——”
    “嗯,我弟弟郑建国。”
    郑冬花飞快的吃掉碗里的饭菜,瞅着旁边的寇阳将两本杂志收起,接着也没和他介绍的开口道:“我去洗刷,你和寇阳到门口等我下。”
    “好!”
    郑建国目光在这个明显比自己大了不少的女孩嘴唇上闪过,站起身和旁边的寇阳到了门口处,开口道:“这是你们同学?”
    “我们班的生活委员和团支部书记,想参加过了年学生会的联席竞选,这不正忙活着拉选票。”
    抱着两本薄薄的杂志,寇阳瞅过跟在郑冬花身旁的影子,笑道:“你来之前,我还在和冬花姐说你要是去参加,那肯定能在选举中独拔头筹,只是她说你怕是没什么精力去参加这些事儿。”
    “我不会参加,我希望你们俩也别参加,好好学习就够了。”
    郑建国望着差不多和自己一般高的寇阳,红扑扑的小脸好似熟透的苹果,也就又多说了两句:“实际上我希望你们俩能够去考研究生,趁着现在条件上还允许,这样即便是以后你们不想出去,那也能在分配时比其他同龄人的起点更高。”
    “那你得给冬花姐说下。”
    听到他说起考研的建议,寇阳光滑的眉头微皱后松开,她的脑海中第一个冒出的念头就是年龄,即便是现在考上还得延后一年,毕业时就是21岁22岁了,这个年龄的女孩怎么说都是大龄青年了——郑冬花比她还大一岁呢。
    果然,随着郑冬花出来后听见这么个建议,她的第一个想法也就是年龄:“那到时候毕业不得23,24了?”
    “23和24也算是正当年啊。”
    郑建国差点没说出那怕啥的话来,只是想想这会儿的家里情况,十八九的男女如果没有谈异性朋友,家里可也是要着急了,至于这会儿23,24的姑娘还没结婚,那可以算得上是老姑娘了,堪比斗战剩佛的级别,也就比25以后的齐天大剩的情况好点:“但是起点高啊,怎么也是享受16级的待遇呢。”
    “那你要是不出去,毕业后就是博士了吧?”
    寇阳的注意力瞬间转移了,郑建国也就点了点头一指她手上的杂志道:“单凭这篇论文,一个博士就是板上钉钉的了,哈哈,郑博士。”
    “臭美呢。”
    郑冬花面带微笑的看着郑建国脸上的喜悦和显摆,寇阳也是没见过他的这个模样,只是比那位石安安对他的了解要多的多,毕竟两人之前是同学又是在一个大队里面待过年把时间,当即满脸灿烂的笑着开了口道:“郑博士你好!”
    “寇阳你好!”
    郑建国笑着说完,瞅着两人模样的郑冬花也就开口道:“你现在住在哪里?要不我们下午下了课去找你?”
    “哦,那边是保密的,你们不一定能够找到我。”
    想起自己现在的情况,郑建国也知道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比如身不由己这种情况,他来参加集训也是在报道后才知道大致的情况,这会儿如果贸贸然的留下地址让两女找去,到时再让某些人歪下嘴就坏了:“既然你们都是打了饭回宿舍吃,过会走的时候带我去认认你们的宿舍,下次我来的时候就直接到你们宿舍里找你们了。”
    “那好!”
    听到涉及保密事宜,郑冬花也就点了点头没有强求,还以为人家是有要求的,倒是没想到这是郑建国自己的老成作祟,当然他也没想到这个决定算是误打误撞的达到了集训的要求,很快在认了宿舍位置和两女告辞后回到集训宿舍里时,好似已经久候多时的“小卫”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事儿:“郑建国学员,你出去见朋友时,没说这次集训的情况吧?”
    “没有,只是说来学习的。”
    郑建国倒是没想到这位显然在等自己,开口说过后满脸好奇:“我姐想问我要地址说有空来看我,我都没给她留,只说有保密要求。”
    “嗯!郑建国你这样做的对,咱们这次集训是保密的,知道的人除了当事人外,也就是咱们集训处里的几位领导。”
    卫强显然是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这位最小的集训队员没有保密意识了,倒是没想到人家还没经过培训就这么强:“张芹主任还怕你无意中泄露出去就专门让我来等你,今天晚上人到齐了后培训处会开个动员会,到时候会有领导出席,你吃完晚饭就别乱跑了——”
    “这天寒地冻的,谁没事儿不老老实实的趴窝暖和到处乱跑?”
    心中腹诽过,郑建国情知也是自己年龄实在太小,这货才没把自己当回事儿,也就开口道:“我出去也就是和家里以及单位报个平安,倒是没什么其他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