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七十九章 写的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将观察引出的好奇当做研究动机,郑建国的心中是早就有了一篇堪称合理的故事,当然第二个问题就算是在给他侧面提了个醒,由于从胃溃疡组织物的活检到针对弯曲菌的染色,乃至于后面的分离提取和培养基的设计都是叶敏德动手,这里面的功劳他是没办法揽在自己身上,当然后面还有以费元祥以及秦连正和林永梅的协助。
    单就郑建国自己做的部分来说,他依然有不少地方可以写:“在针对胃部肿瘤的胃镜照片分析中,确定了在胃贲门癌肿瘤组织本体周边以及溃疡部分取出活检物,交由实验室做病理检查分析,检查手法包括组织切片并进行染色观察,在超高倍电子显微镜下发现有螺杆样弯曲菌生存,随后在对患者口腔采样分析,同样发现弯曲菌生存,考虑到胃部酸性环境下细菌生存的条件,对其进行分离提取后培养观察——”
    郑建国没写过文章,抛开工作后的各种报告来说,记忆中写的最多一次还是高考中的八百字作文题,于是写成这样后便理所当然的又用纸誊抄过,一笔一划的几百个字也就出现在了叶敏德的眼前,瞅着老人的面色语气忐忑:“写的不好?”
    “嗯,写的不好。”
    叶敏德一目三行的扫完,瞅着面现倦意的郑建国笑了:“但是当做短讯来投石问路,倒是凑合。”
    凑合也不错,第一次就得了个凑合,只是短讯是个什么?文章?
    看到郑建国摸了下鼻子,叶敏德倒是一指旁边带的油纸包,开口道:“短讯大多就是新发现,还没进行研究就想要发点东西,就和你这个烧包状态差不多便可以写点东西,也就是你写的这个投过去,大概能发在最新的医学动态里面——”
    “那不是豆腐块文章?”
    郑建国打开油纸包看着里面热腾腾的大包子问过,叶敏德点了点头道:“差不多概念,但是咱们医护人员想发文章可没有大众读者那些杂志报刊来发,我吃过了,你吃你的,炉子上的水是开的,回去正好用。”
    眼瞅着假期过了一半,趁着学校整理宿舍的功夫,郑建国已经将铺盖搬到了叶敏德家里,这会儿吃着包子听到老人说过,便回到了住处用水冲过凉,抱着笔记本一觉睡到了下午,饥肠辘辘的赶到学校里面吃过晚饭,坐着公交车到了肿瘤医院里,才发现里面竟是比昨天还热闹。
    “都是来查螺杆菌的。”
    半路上遇到的林永梅白大褂后背都浸湿了一片,郑建国瞅着走廊里面不是的确良就是大皮鞋,眼睛一转没有多想,便大概猜出了什么状态:“昨天那个患者家属传播开的?”
    “嗯,对,你去实验室吧。”
    林永梅喘了口气说着转身走了,郑建国连忙快步跟上,人是社会性生物,特别是这个时候的生活环境导致了集体生活的相对封闭,某些超大型企业本身就是一座城市,而以昨天那位还配有生活秘书来说,其住所自然离不开许多影视剧中被人们向往的大院生活,特别是当这个大院里某家人全都跑去医院做过检测后——
    “郑建国?”
    到了楼梯口的郑建国已经下了两个台阶,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飞快跟上,没等他转过身就看到一身白色连衣裙的艾丽满脸惊讶,上下打量过他后看了眼墙上挂的牌子,好奇的面色一变:“你去下面——来看病的?”
    “你才是来看病的,我可是医学院的研究生——”
    郑建国眉头一挑脑海中闪过个念头,好在他知道这位姐姐应该是口误而以,当即点了点头开口道:“我是来学习的,这话我才想问你,你来这里做检查的?”
    记忆中,郑建国见到不少脑回路奇葩的患者或者患者家属,在医院里遇见熟人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也来看病了?”
    当然,理论上来说在医院里出现的,那不是看病的,就是来看“病”人的,真较真的话勉强也可以归为来看病的范畴,只是表达上没有那么准确,艾丽目光在台阶墙上的牌子上扫过,飞快开口道:“我是来做检测的,说是可以通过口腔检查有没有什么杆菌。”
    “哦,我是来帮忙的。”
    郑建国顺着她的目光从墙上的“停尸房”“解剖房”“试验化验室”三个牌子上扫过,倒是知道她在顾忌什么,只是这个话题显然不适合在这里讨论,接着开口道:“你有没有胃部不舒服的?胃酸胃胀胃痛这些?”
    “嗯,有点,可那个大夫说需要做胃镜检查——”
    艾丽的眸子说着斜视了下,郑建国倒是知道这是她在看自己,现在这么个迟疑的神情,显然是对做胃镜比较排斥,想了想开口道:“能做还是做下,最起码早点发现早点治疗,受点罪——总比到时候出现胃溃疡舒服点。”
    记忆中严重的胃溃疡都是要动手术切除的,放在四十年前的这个时候如果影响到患者生活质量,中度的情况下都是要采取手术进行治疗,当然考虑到如果溃疡是螺杆菌造成的,切除手术也避免不了胃溃疡的再次复发——极少有人能承受得住两次胃部切除手术。
    至于做胃镜要经受的考验,郑建国也就只能做出善意的引导,不管是这会儿的第二代胃镜还是记忆中的第三代胃镜,其原理都是要把镜头塞进胃里,想象下正常人吃东西被噎一下的难受劲儿,再参考下塞个管子从嘴巴经过喉咙和食道管进入胃里——
    艾丽失神的功夫,郑建国已经从楼梯下到负一层,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凉意,前面的试验化验室门被人打开,叶敏德满头是汗的走了出来:“你来的正好,今天的病例需要做个汇总——”
    进了实验室看到旁边放了半块卷着大葱的煎饼,郑建国接过秦连正递过来的大褂穿上开口道:“老师你午饭怎么吃的?”
    “这不边吃边干,你那个短讯我中午寄走了,要是发出来的话也得下个月,正好现在病例多了不少,下一篇应该就要加入病理的数量研究了——”
    叶敏德说着继续拿起煎饼咬了口坐在马扎上吃着,按照要求这里自然是不允许吃东西的,特别是旁边不是解剖房就是停尸房,一般人在这种环境下也吃不下去,当然要是郑建国饿了,他能在停尸房里都照吃不误,干了一辈子的医生再没这点心理素质,那也是不合格的:“现在天气比较热,您注意下别中暑了——”
    “我就是看着上面热才跑下来的。”
    叶敏德摆了摆手,以这会儿的研究环境来说的话,面前这些都算是超配了,单是电子显微镜全省半个巴掌就数过来了,当然是要排除某些保密研究所,那种地方一般人进去可就“出”不来了,这是想在未来合适的时候把郑建国送出去的叶敏德要尽力避免的,国内的经济环境决定了和国际主流研究的必定脱节,特别是放到需要借助科技手段的微生物领域——看都看不到,你研究啥呢?
    所以有时候叶敏德都在想,当年要是研究理论或者数学就好了,想跟上国际的研究进度,买期刊看就可以了,当然前提是能看得懂,而放到自己的领域内,看是需要跟着做几次试验才能学到的,考虑到学院里面为了满足开学后的研究生教学都出台了抓老鼠计划,倒是愈发的感觉到郑建国运气不错,找到螺杆菌不说,还带动了一大批自费患者给他提供源源不断的活检病例——否则单是这么多的材料费用他都要破产。
    叶敏德感觉到机会难得的时候,郑建国也感觉到了这块变化,记忆中的大多数医院里面业务量都不会太多,那是因为绝大多数得病的人是没办法或者手段到医院里治疗,毕竟放在钱都没有的农村,头疼脑热肚子痛的第一反应是找止疼片,不到了人事不省的情况是绝对不会跑到县人民医院里看病,当然真到了必须去看病的情况时,那也就是尽人事多过治疗了。
    放到全省的中心齐城来说,作为省会城市自然少不了各种群体存在,就像才检测出螺杆菌的肿瘤医院,便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面,迎来了数量庞大的螺杆菌筛查人士,更由于某些诸如肿瘤大多伴随着胃溃疡出现的小道消息的传播,相当一部分发现了螺杆菌的患者又选择了胃镜筛查,以至于确诊了一大批的螺杆菌携带者和胃溃疡患者。
    医生的业务能力怎么提升?
    技术再好也是需要大量病例来证明的,就如同一个号称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大夫连个病人都没有,那也白搭不是?
    正沉浸在从胃溃疡活检中不断发现螺杆菌的喜悦中,郑建国很快就听到有人问:“这些没有造成溃疡的螺杆菌携带者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