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三十九章 现在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片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撒着,没有风的很快落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被温热的地面化成水,一只厚厚的棉鞋将它踩在脚下,很快穿着棉鞋的脚抬起,雪花与雪花被挤压成了一块,再不分彼此你我。
    走在雪中的郑建国神情从容脚步有力,带有五角星的黄色书包背在身后,两条胳膊按照某种规律左右摇摆着,一双眸子望着前面漫天的雪花,他是准备要把这个景色永远的铭刻在脑海里的,将来在日记里他会如此的写道:“1977年的12月11日恰逢高考第一日,又恰逢降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这场将大地染白的雪会保护着冬小麦不被寒冷侵袭,好让饿了许久的农人们在来年获得大丰收吃饱肚子。
    虽说我很有可能会通过今天开始的高考成为吃上白面馍馍的大学生,可这些白面馍馍也是这片大地上的农人们手中所种、所护、所收来的,而我则只是比这些祖辈们父辈们和我的同行者幸运一点,可以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同时为建设四个现代化而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仿佛被漫天的雪花提醒,郑建国知道这是自己为数不多能考上大学的机会,因为他比其他人提前复习了近一年的时间,用的复习材料也是后面被广为传颂的“高考宝典”,如果这次考不上,那么他以后的机会则只会更加的渺茫。
    记忆中这次匆忙准备的高考暴露了不少的问题,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考生的知识程度大多极其低下,便在明年的高考中引发了广为人们诟病的“预选制”:应届毕业生会在高考前进行一场模拟考试,考试及格的学生才会拿到参加高考的准考证,而如果模拟考试不及格,要么提前毕业要么等待来年复读,许多发挥失常的学生便因此丧失了金榜题名的机会。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办法直接淘汰掉了知识低下的考生,选拔出来的也绝大多数都是真正的好学生,将一地的文理尖子生挑选出来进行集中培养,也就成为了学生中的精英群体,从而大幅度的降低了高考中的人力和物力的支出,同时报考条件也被限定为应届毕业生,而不是这会儿的除了某些带有标签的人。
    怀揣着对考不上的淡淡忧虑,郑建国并未直接前往这次考场的善县高中,而是一路热气腾腾的到了供销社的家属大院,这次高考他和郑冬花是都报了名,虽然那位主任有些郁闷,可这会儿能考大学的都是被另眼相看的,再加上郑冬花这次考入供销社的成绩也是所有人中最高的,这才点头在她的报名表上盖了章。
    早起的人有点多,郑建国到的时候,没想到见到个预料之外的人,头戴护耳的狗皮帽穿着个军绿色的大衣,胯下骑着辆大梁自行车,连嘴巴都捂得严实,瞅见他后飞快将车子一插车架,没想到脚下打滑呱唧连人带车子摔倒在地,一阵折腾才爬了起来,扯掉嘴上的围脖招呼起来:“蝈蝈——”
    “咳。”
    瞅着满脸讪笑的寇斌,郑建国嗓子眼猛然发痒的干咳两声,转头看了看单身宿舍的二层,扯着嗓门喊了开来:“四姐,四姐~”
    “唉,马上来了。”
    隐隐约约的应声传来,郑建国有些搞不清寇斌这个状态,喊他蝈蝈的只有几个姐姐和家里人,最多也就是大队几个干部,倒是没想着自己和这货怎么这么近了:“斌哥,你不去送寇阳参加高考,怎么来这里了?”
    “嗯,阳阳在上面呢,我才把她送过来,这不正想走呢,你就来了。”
    顾不得疼痛手忙脚乱的将自行车放好,寇斌说着用他戴着大棉手套的手往上一指,嘴巴张合间白气呼呼直冒:“我妈说这天寒地冻的,让你和你姐中午就不要回家了,省的来回折腾还可以节约出时间温习下,中午就到俺家去吃饭,这不派我来邀请你,这可是俺妈发出的邀请。”
    摇头摆尾的肢体语言有点夸张,再加上寇斌说的有些欲盖弥彰,郑建国倒是有些奇怪的想法,以前的时候他的注意力都在别的地方,这会儿看到这哥哥的模样,也就知道以前忽视的某些东西算是萌芽了,好在他是早在出来前就和郑富贵杜小妹说了,中午不回去吃饭而是到郑冬花这里来,当即不置可否的开口道:“那得看我姐的意思,我又当不了她的家。”
    “哎呀,那就太好了~”
    两个大棉手套一拍,寇斌满脸喜色的才说完,楼上传来了郑冬花的声音:“蝈蝈你还喝点热水吗?”
    “我不喝了,咱们快走,早去还能早点熟悉考场。”
    郑建国飞快的开口,楼上也就传来了锁门的声音,很快郑冬花和寇阳两人下了楼,只是让他傻眼的是后面还跟了个身影,林金梅的小脸不知是冻得还是别的原因,瞅着他扬了扬手:“郑建国,没想到吧?”
    “林金梅,是没想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远不近的打了个招呼,郑建国没想到会见到这位,林金梅跟着下了楼笑着开口道:“我们知青点的也和寇阳她们一样,支书大手一挥全部放假回家去复习了,就是有那不准备高考的,也都抱着这个名义回了城,下面天寒地冻的吃不饱穿不暖,回到家里最起码吃穿不愁,我听说你报了医生,我也报的医生,三个志愿分别是北医齐医和复医。”
    “哦,那不错,咱们快走吧。”
    郑建国愣住了,接口说了句和旁边的寇斌招了招手,没想到这哥哥开口道:“我把你们送到学校再走。”
    “嗯。”
    无语的点了点头,郑建国几步到了郑冬花身旁,瞅了瞅她的脸开口道:“这两天没吃凉的东西吧?”
    “没有,都是烧开了再吃的喝的。”
    想起之前郑建国的嘱咐,知道这个弟弟懂得比老爹郑富贵还多,也就是记在了心里:“这次机会难得,也可能是唯一的高考机会——”
    “不要多想,先捡会做的做,一眼过去不会做的就空下,等到把会的都做完了,再回头做没有把握的,然后把没有把握的做完了,再去做不会的,不会也要按照你的最大理解写点东西在上面,不要空着,一道题也别空着。”
    打断了郑冬花的紧张,郑建国几人冒着风雪走着,随着距离学校越来越近,街上的人也就多了起来,绝大多数都是背着书包向着考场进发的考生,瞅着这些埋头赶路的同行者,郑建国笑了:“他们是咱们的同行者,也是咱们的竞争者,也就是咱们的对手和敌人——”
    “那这么说,咱们也是敌人。”
    林金梅眨了眨眼接上,几人便是一阵面面相觑,直到进了各自的考场也没再说什么,寇斌扔下一句话跑了:“两个小时后我来接你们。”
    高考时间是早上八点三十到十一点,保守估计也要在里面待到两个小时以上,郑建国目送这哥哥踩着自行车飞快消失,不禁恶意的想他是不是想在郑冬花面前显摆他骑自行车的风姿,转过头瞅着几人开口道:“现在先去厕所,过会两个半小时内是不准离开考场的,除非提前交卷。”
    郑建国说完就自顾自的背着书包到了楼脚的男厕所,几个女孩则一阵对视默默的去了女厕所,等到郑建国出来后拿着准考证找到考场座位,便感觉到阵阵寒风顺着窗户缝涌了进来,还没开始考试就冻了个透心凉。
    很快,随着满天的风雪裹着阵铃声传来,郑建国起身和其他同学一样将书包放在了讲台上,雾气腾腾的窗外人影闪现间,三四个监考老师走了进来,其中戴着个狗皮帽的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考试纪律,其他老师则一人观望两人抱着试卷发卷,竟是没让考生们按照记忆中的从前往后传那样分发,很快张望的老师开了口道:“现在考试开始,禁止交头接耳,有事要先喊报告,否则以作弊论处,大家有辛苦等了十几年的,以后是穿暖皮鞋还是穿布鞋,现在就看你们的真实本领了。”
    薄薄的一张a4纸和三张空白纸到了手里,郑建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翻来覆去的将试卷瞅了三遍,身后传来了个声音:“这位考生,你在做什么?”
    身后才发了考卷的老师双眼目露警惕,郑建国腼腆的笑了笑没有开口说话,回过头后瞅着试卷有些无语:“一共三道题,一道作文,一道词语解释,还有一道加标点符号的断句和翻译成现代文——那就,从作文《难忘的一天》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