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二章 长毛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说你少跟你姐这里去那里转的,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好好在学校里学习,听到没有?”
    郑富贵难得的板着张大脸说话,最起码对郑建国来说比较少见,自打他前些天做完个手术后休息下,醒来就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接着又用了几天的时间认清了现实,到现在来说他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做的梦,于是在跟着郑春花出了几次“诊”,才确定自己身上发生了不可理解的事情,这会儿听到老爹的提醒,便学着以前的腼腆笑了笑。
    “你现在嘴上也长毛了,可不是以前的小孩,女人家家的事儿你掺和什么,好好跟你爹学下正骨的手段才是正经。”
    旁边的徐会计嘴上老大一个痦子,说话间上面的毛一挑一挑的,如果没有这个痦子,单凭他方正大脸和浓眉大眼的面盘,怎么也能沾个帅字的边:“再怎么说也是你家祖传的手艺,到时候让你爹找找人,看看能分到咱们县医院吗,要是你能把你爹的手艺传给你儿子,那也算是门祖传手艺了——”
    继续腼腆的笑了笑,郑建国扫过面带讪笑的郑富贵,老爹显然没想到这货会把他先前嘀咕的事儿给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要说祖传的手艺,村子里是有几家人能捞到这个名头,泥瓦匠张大头刘跛子,后者还是因为在城里给人家上梁时摔下来才跛掉的,剩下的小木匠也能称得上家传手艺,由于人姓肖,人们叫着叫着就变成了小木匠。
    而郑富贵则是早年间多说了一句话,被下来培训的医生看中,经过简短的培训后,就成了忙时务农闲时看病的赤脚医生,用以填补医护人员的巨大缺口,与其说是瘸子里面拔将军,倒不如说是运气比较好。
    当然,这是外人眼中的郑富贵,只有郑建国才知道这完全是老爹当年想要儿子,才想法设法的吸引医生的注意,原本是想着打听下怎么能生儿子,不想被抓了壮丁去培训,这就算是意外之喜了。
    从普普通通勉强识字的社员到成为赤脚医生,带给郑富贵的改变不可谓不多,每次出诊时挎着医药箱昂首阔步的走在大路上,以及接到培训通知时大喇叭响起的名字,这都能让他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昂首挺胸的背弯了,郑建国瞅着老爹讪笑的模样,才发现老头子的鬓角竟是这么的白,可他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特别是当要去安抚心目中高大的父亲时,他就会想起自己被儿子安抚时的不满:“这小子翅膀硬了——”
    不过从徐会计这阴阳怪气的话里可以听出,先前老爹和徐会计嘀咕的事儿,应该是三个月后他毕业后的去向,这会儿的高考还没恢复,采取的依旧是“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办法,招收的也是工农兵学员。
    郑建国作为老郑家的三代单传,从小就被郑富贵捧在手心怕摔了,揣在怀里怕化了,也就是生活条件艰苦才称不上娇生,至于惯养倒是能够沾点边,所以成为三里堡大队社员中唯一在联中,也就是初中毕业后还想上卫校的蝎子粑粑——独一份。
    按照现有的正常流程,高中毕业后的学生需要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合格后再以招工的方式回到城里,目的便是选取经过再教育的优秀年轻人充实到各个岗位上去,这也是绝大多数知青回城的主要方式以及恢复高考后,在报考要求中允许工人和农民以及知识青年报考的原因,唯独排除了在校生的报考。
    上辈子的郑建国是“幸运”的,郑富贵靠着老脸和全家积蓄硬是把他在初中毕业后送进了卫校里面,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成为村里和公社同龄人所羡慕的对象,直到毕业时旁人都有了接收单位,唯独他拿着张结业证回到家里才算是真相大白:郑富贵所托非人,花了两百块和每年几十块的学费把他送进去接受培训,结业证都是学校看在他的学习不错才给的。
    消息传开,郑建国和郑富贵也就成了村子和镇上的笑柄,只是与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的老爹相比,郑建国那会儿受到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已经到了谈婚论嫁阶段的女朋友直接翻脸,也就直接把他送进了牛角尖。
    感觉被戳了一刀的郑建国很受伤,好在经过卫校这些年的学习,他的视野和思想已经不再局限于小小的三里堡村和关西镇,于是在深思熟虑过后将目标对准了高考,不过这时随着拨乱反正后教育走上正轨,他所要面对的不再是当年毫无准备的知青和工人,而是接受过完整而又系统以及非常正规教育的高中毕业生——又是连着三年的名落孙三。
    所以当略带讽刺的分配到医院传入耳朵中,郑建国也就顿时沉默下来,他已经记不得面前的这一幕是否发生过,然而徐会计的媳妇娘家是在余泉地委,从以前连老支书都要让着几分来看,老爹很可能是在走徐会计的人情关系,以至于自己在四年后成了村子里的笑柄。
    放在郑建国之前的性子,这个事儿怎么都要掰开说道说道,最起码也得问句正常人都会问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有了几十年的心境,他这会儿的反应则是挤出了个腼腆的笑。
    郑富贵是生怕这小子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得罪了徐会计,眼瞅着后者从这小子身上收回目光,便露出了个讪讪的笑:“我这两下算什么,这小子要是能学到徐哥你的半分本事,也不用咱俩替他费这个心思了——”
    “蝈蝈今年15了吧?也是个男子汉了——”
    徐会计说着瞅了眼炉子旁的郑建国,转身瞅了瞅已经散去的知青和社员,便将头上的帽子戴好放下护耳,缠好后操着手出了仓库,旁边的大队长廖正东眼睛一亮,老支书没回来,现在村长又走了,徐会计眼看着也回去暖和去了,那么且不是就轮到自己当家做主?
    如果村长他媳妇一时半会生不出来,那今天夜里——
    目光从大队长的脸上扫过,郑富贵吸了吸鼻子转身到了炉子旁边,瞅着好像要趴在上面的郑建国开了口道:“蝈蝈,咱们回家。”
    “爹,在这里多暖和,烤烤火再走。”
    郑建国扫了眼旁边的几人,知青中的赤脚大夫古丽走了,组长王国怀和副组长彭开丽正盯着他,迎着两人露出了个笑:“王大哥和彭大姐不去参加这次矿务局的招工?”
    “下矿——”
    面白无须的王国怀下意识的开了口,接着想起问这话的是个小孩子,不由看了眼旁边的彭开丽,便冲着他抬了抬下巴:“蝈蝈你怎么关心起我来了?”
    “蝈蝈怕是想赖在这里蹭炉子。”
    彭开丽圆圆的脸上露出两个酒窝说过,王国怀不禁也跟着露出了恍然之色,飞快点头道:“你不在我们也是要烧的,不过与在这里烤炉子相比,我宁愿回被窝睡个回笼觉,那样还能撑到吃饭的点,唉,今年被郭支书坑了——”
    “我当时就说即便咱们真的歇着了,也保不齐要有人歪嘴。”
    彭开丽捋了下耳畔的短发,两只粗糙的大手在炉子边上轻轻的搓着,当时她听说早干早了的时候,就感觉这位副支书有点不靠谱,不是说她有先见之明,而是深知在一个成熟的框框里面,遵循守旧会给人以老实无用的感觉,可也总比打破条条框框那可能的风险要强,然而现在看来自己是猜中了:“曲书记也说了,大家都忙的热火朝天,你们在休息——”
    “那有什么办法,他是副支书,老支书在的时候他不敢冒头,现在好了。”
    王国怀说着皱起了眉头,眼睛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民兵营长魏东辉脸上扫过,大队干部总共就俩书记俩队长,其他民兵连长和妇女主任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子,没了老支书的制约,副支书的想法就没人敢拒绝,最大的关系还是大家不知道老支书还能不能回来,那么谁也不会冒着得罪未来支书的风险去多嘴,便是连一向面面俱到的彭开丽也成了闭嘴葫芦。
    “哦,我去查查他们的岗。”
    魏东辉面无表情的说过,站起身出了仓库,这是三里堡大队的仓库,农资和储备粮什么的都放在这里,同时还是三里堡知青点八个知青的宿舍和开大会时的会议室,开过会后除了知青就都成了外人。
    彭开丽作为知青小组的副组长,还兼着三里堡大队仓库的保管员,目送魏东辉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便冲着旁边瞅着炉子的妇女主任苏大兰开了口道:“苏大姐,眼瞅着这一年又过去了——”
    苏大兰今年四十五岁,能够在大队里出任妇女主任,她的智商虽然算不得多高,但是情商却不低,黢黑的脸上好似陷入了回忆:“是啊,这么一算开丽你都来了四年了,和你一起来的知青都回去了吧?”
    眉头一挑,郑建国飞快的站起了身:“爹,我记得你说这样烤着不好,前面暖和后面冰凉容易得病,我还是回去睡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