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大婚(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话间,公主殿下的花轿到了门口,得了信,大家都往前院去,墨容麟站在廊上,看到白千帆出来,往前迈了一步,“母后。”
    众人看到他,行了个礼,知道他有话与白千帆说,也不多打搅,匆匆往前院去了。
    “麟儿,”白千帆笑吟吟的打量他,“你好像又长高了,”她站到他身边拿手比了比,“以前母后在你这儿,如今只到这儿了。”
    墨容麟看着娇小的白千帆,一时间有些酸涩,小时侯是母后保护他,长大后,他什么都没有回报,还捅了母后的心窝子。
    他低下头,“母后,儿子对不起您……”白千帆拿手掩了下他的嘴,“别说了,一切都是命数,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咱们朝前看。”
    见墨容麟低头沉默着,她笑着拍拍他的肩,“这几年你做得不错,把东越打理得很好,你父皇对你评价颇高,母后相信你定能做个千秋万代的好皇帝。
    如今你成了亲,有了自己的小家,母后虽然没念过什么书,也知道家和万事兴,你和芃芃把日子过好了,为天下百姓典范,百姓们自然向你们看齐,小日子也会安乐,家家都和美,咱们东越也就天下太平了。”
    墨容麟点点头,“儿子知道了。”
    这些话虽然很浅显,道理却很深。
    母后果然活得通透又敞亮,相比之下他就……那块压在他心头许久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
    墨容澉站在门口看了半响,慢慢踱过来,习惯性把白千帆往怀里拢了一下,看着儿子,“麟儿,借着这次清扬和晟儿成亲,我和你母后回来看看你们,你们都大了,有自己的天地,今后我和你母后应该不会有机会再回来了,前面的路要靠你自己去走,护好弟弟妹妹,护好江山社稷,你肩上的担子很重啊!”
    “请父皇母后放心,”墨容麟朝他们深深鞠了一躬,“儿子定会护好弟弟妹妹,护好江山社稷,也会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的,儿子想你们了,就去江南看望爹和娘亲。”
    他最后称呼的是爹和娘亲,墨容澉和白千帆都欣慰的笑了。
    他们一度担心墨容麟会成为一个面冷心冷的人,现在看来,还好,没走样,是他们嫡亲的儿子。
    ——经过一系列繁琐的程序,终于到了拜堂成亲的步骤了,墨容清扬都有点迫不及待了,倒不是为了别的,她太想早点见到爹和娘亲了。
    墨容澉和白千帆到了临安城没有回宫,直接去的宁府,说是太上皇怕太后累着,懒得进宫了,让绮红收拾了清静的厢房给白千帆歇会觉,她听到消息,忍不住腹腓:她爹果然是全天下爱妻的典范,爱得连亲闺女都丢一边了。
    拜完天地拜高堂,墨容清扬被喜娘扶着转了个向,自己把盖头掀起来,看到上头端坐的墨容澉和白千帆,高兴得直喊,“爹,娘亲!”
    边叫边要往他们走过去,喜娘赶紧把盖头放下来,小声说,“殿下,还没礼成呢,您再忍忍。”
    墨容清扬吐了吐舌头,扭头看宁安一眼,后者笑看着她,似乎有点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她心里甜滋滋的,心想,宁安爱她定不会比她爹爱娘亲少,她的夫君定也是个让人称赞的爱妻典范。
    礼成,公主殿下被送进洞房。
    别人成亲,新郎倌要招待完宾客才入洞房,宁安没有,他太了解墨容清扬了,公主殿下是个坐不住的性子,所以他得早早帮她挑了盖头,不然那货会自己把盖头扯下来的。
    挑起盖头,宁安想像的是新娘子含羞带怯的半低着头,但公主殿下显然不走寻常路,她仰着脸,没有半点羞涩,笑嘻嘻的看他,“宁安,我是你媳妇儿了。”
    宁安笑,“……”喜娘嘴角抽抽两下,说,“殿下与附马喝交怀酒吧。”
    “好呀。”
    墨容清扬走到桌边去拿酒杯,被喜娘拦住,“殿下,这事有人做,您好生坐着就行。”
    不是头一回当喜娘,却没见过这么积极的新娘子。
    小酒杯递到两位新人手里,众目睽睽下,宁安有点不好意思,微微红了脸,墨容清扬主动把胳膊绕上来,头也凑过来,酒杯放在嘴边斜着眼睛问喜娘,“是这样么?”
    喜娘,“……是,是的殿下。”
    她的脸几乎贴上来,宁安有点窘,喝交杯酒而已,没说要贴面喝呀,那货居然还叫起来,“宁安,你撞着我鼻子了。”
    宁安,“……”几个丫环偷偷捂嘴笑。
    白千帆和绮红绿荷她们躲在门边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卟哧笑出声来。
    这一笑,宁安更不意思了,赶紧把酒喝了完事。
    墨容清扬看到白千帆,高兴得过来抱她,“娘亲娘亲——”白千帆笑着抱了一下闺女,“都成亲了,还撒娇呢,坐好,娘亲有话要嘱咐你。”
    “娘亲你说,”在白千帆面前,墨容清扬端端正正坐好,一副很乖巧的样子。
    “宁安,你也坐下。”
    “是,太后。”
    宁安也坐下来,他知道太后要嘱咐的应该是他。
    谁知道白千帆一开口,他就愣住了。
    “宁安,清扬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她爹收拾不了她,我来收拾她。”
    墨容清扬不乐意了,“娘亲,你不是要嘱咐我么,怎么嘱咐他呀?”
    “娘亲当然也要嘱咐你,”白千帆正了正脸色,“清扬,你打小被你爹宠坏了,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子,成亲后,不准欺负宁安。”
    墨容清扬,“……”绿荷见公主殿下吃瘪的样子,乐得不行,又不好笑得太放肆,看着绮红挤眉弄眼。
    “对公婆要孝顺,不要没大没小的,凡事要跟宁安商量,不要自己擅自作主,夫妻相处要和睦,不要动不动就跟夫君打架,当家理事要有分寸,不要大手大脚花钱……要尊重宁安,不扫他的脸面,心疼他,嘘寒问暖,宁安要是在外头被人欺负了,要给他出气……”在场的人越发偷笑得厉害了,别家是怕闺女被夫君欺负,到了公主殿下全反过来了,宁安的脸红了又红,却不好说什么。
    墨容清扬也不好意思,红着脸说,“娘亲,我哪有你说的这么不懂事,你放心吧,我会对宁安好的!”
    绮红也说,“太后放宽心,公主殿下和附马一定会和和美美的。”
    “那就好,”白千帆最后又嘱咐宁安一句,“清扬不听话,揍她一顿就老实了,她就佩服身手比她好的。”
    宁安,“……”娶了个不走寻常路的媳妇儿,还有个这么独一无二的丈母娘,老天爷对他太厚爱了。
    ——夜深了,宾客们渐渐散去,宁安回了洞房,清扬已经沐浴过,披散着头发,笑嘻嘻看着他,紧张又故作镇定的样子,“夫君,时辰不早了,咱们洞房吧。”
    宁安纠正她,“你应该说咱们歇着吧。”
    清扬不解,“不洞房了么?”
    宁安,“……”洞房当然是要的,心心念念这么久,可不就盼这个么,只是当衣裳褪尽,公主殿下才发现自己把这事想得太美好了,但她不是个娇弱的公主,她很勇敢,鼓励的看着满头大汗的宁安,“来吧,你行的。”
    宁安,“……”大红花烛静静的淌着泪,屋里铺天盖地的红,账子里亦是昏天暗地,两个相亲相爱的人纠缠在一起,慎重而坦诚的把自己交给对方……从穿开档裤就在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成了最亲密的爱人,那些嬉笑争吵快乐忧愁,都融在漫长的时光里,到这一刻终于尘埃落定,原来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老天早已经注定,我们永远不会分开。
    (全文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