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分卷阅读9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他靠着墙,花洒已经关了,似乎能听到她含着他时的嗦声,像嗦棒棒糖一样,她柔软尖小的舌尖在他的性器上滑来滑去,他扬了扬头,粗重的喘息里夹杂着几不可闻的闷哼,他低头发现她也抬头看自己,她手上的动作加快,应该是感应到了他的兴奋了吧。

    她也从一开始的不太情愿到现在的乐在其中,也不知道她咽了什么东西还是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他只感觉性器被什么狠狠挤压着,夹的他想释放。

    她的指尖不小心扔到他的大腿内侧,又拨了拨他的腹肌,而后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绝对故意的,他一个没忍住,喷射出来。

    差点喘不上来气了。

    他一把把她扯了起来,摁在墙上。

    五一假期到了,两个人也没回C市,天气热,来回跑太麻烦,大概是因为一到假期宋珩就像嗑药一样精力旺盛,余清音实在不堪重负,晚上活动,白天补觉。

    一转眼四天假期快到尽头了,两人都还没有什么户外活动呢,宋珩打算叫起来五点还在睡午觉的余清音,带她去超市逛逛。

    余清音实在是困,睁开眼看了眼艳阳高照的窗外翻个身继续睡。

    宋珩哭笑不得:“你可都睡了一天了”

    见她不为所动,他覆过去左右齐手,又蹭又摸,她被闹的睡不着,拉着他一条胳膊枕在头下。

    “很困吗?”他被迫躺下,侧着身子面对着她问。

    “嗯”她睡眼惺忪,睁开又闭上,慵懒的点点头。

    “快起吧,天马上就黑了,我们出去逛逛。”

    “也不知道是因为谁我才这么累”余清音一边低声抱怨一边温吞吞伸了个懒腰。

    宋珩罕见的难为情了,揉着她的腰保证:“我以后一定节制”

    余清音哼了一声也不回答,信他才有鬼。

    “不过,你这可得好好补补才行啊”宋珩说,“一会儿给你买只甲鱼炖炖吧?”

    “甲鱼?那是给你补的吧?”

    “滋阴补阳啊,你喝可不是滋阴”宋珩笑道,“我还补吗?”

    “我不补你都要受不了”

    看着他得意,余清音耳根又开始热了,硬着嘴反驳:“嘁,有什么好得意的”

    看她清醒了,宋珩拿过来床头柜上的温水递给她:“先喝点水”

    余清音揉着头发脑袋半搭在他的肩膀上,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

    真乖,宋珩笑着揉揉她的头发,柔软顺滑,手感不错。

    “心情好点了嘛?”宋珩笑眯眯的。

    余清音看了他一眼,瞬间觉得后脊骨一凉,“本来也不差啊”

    “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

    “奏”

    “清荷佳苑的房子我打算全款买了?”

    “嗯”余清音瞪大了眼睛,“清荷佳苑?”

    “你疯啦?”反应过来她又重申。

    自从知道宋珩有买房子的打算,他俩周末的时候倒是去了几个楼盘看,清荷佳苑确实不错,距离他俩的公司都不远,还是学区房,交通什么的都便利,绿化环境也好,她很满意,除了觉得有点贵。

    宋珩看着她一脸惊恐的表情,立刻装柔弱的倒在她怀里:“我的积蓄用的差不多了,租的房子也已经退了,所以……我无家可归了……”

    余清音愣了愣,“你……”

    “求金主包养。”

    他现在才来和她说,大概是早已做好打算了吧,她正了正身子,“快给金主更衣,不然今天晚上等着扫地出门吧!”

    他笑意浓浓的吻着她的额头,如释重负的说,“我们快有自己的家了”

    两个人欢欢喜喜出去,结果回来的时候却截然相反。

    用一句话形容原因便是,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前男友一眼,顺便和他寒暄了两句。

    前男友的名字余清音都不太能记得清了,半天才想起来姓陆,她大学时候的一个师哥。

    一路上宋珩脸沉的吓人,她也不知道为啥他就这么生气了。

    当时他去给她拿酸奶,回来看见她和师哥说话,他也没过去远远的看着,等着她说完走过来,他就问了一句他是谁。

    余清音看他脸色不好看,就随口说一句朋友。

    宋珩当即没说话,深深的看着她一会儿说:“说实话”

    余清音莫名的心慌,像捉奸在床的感觉一样,低头说:“大学时候处的对象……”

    好家伙,说完这句话宋珩立马就沉默了,一路上没说一句话。

    余清音主动找话题和他说话,但效果一点也不显著,她倒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就是不想让两个人因为这点小事搁气,实在是不至于。

    回到家,余清音殷勤的给他倒了杯水,笑吟吟的看着他:“真吃醋啦?”

    宋珩脱了外套,挽了挽长袖,“没有”

    余清音也有点不解他突然的孩子气,明明就是吃醋嘛,还嘴硬!

    宋珩也不是真的吃醋,他就是有点……气自己,那个男人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发型都没换,他上大二的时候一次喝多了去上海找她的那次,就是在体育馆外看见俩人手牵手,他鬼使神差的跟了他们一路!

    他后悔了,他忍不住了,他先低头了,她却有了新欢,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缓过来的。

    现在再想来是不舒服,四肢百骸蔓延上来的烦闷!

    他喝了半瓶白酒,在火车上站了半夜从A市跑到上海,可他发现她有了男朋友,那种悲不可遏的情绪萦绕多时。

    “我们干点别的吧!”她扯着他的衬衣领子,垫着脚尖,牙齿碾了碾他的下巴。

    双手紧贴着他的腰,指尖顺着肌肉纹理,一点一点往上滑,滑到胸口又滑下来,往复循环。

    两个人做过这么多次,自然知道彼此的敏感点。

    随着呼吸越来越重,宋珩不耐的把她拎起来,握着她的腰让她坐在一旁的储物柜上,什么话也没,阴沉着脸捏着她的下巴亲上去。

    急促而粗鲁。

    她的眼睛大而有神,重逢后,对视过来的目光,哪一次不是灼的他心口一烫。

    “干你”对上她的眼睛,他牙缝里渗出两个字。

    掀起她的裙子,单手落下内裤,她的高跟鞋还穿在脚上。

    也顾不得了,他随意的揉了揉她的腿心,拉开裤子拉链,对准洞口蹭了蹭就冲了进去。

    她还不太湿,但他等不了了,又怕真伤了她,只得慢慢推进。

    没有开口求他轻一点,但她紧蹙的眉,暴露了她此时的隐忍。

    她夹着他的腰,有意识的动了动,更紧的夹住他。

    她半坐着,他站在,两个人衣服还穿在身上,只有腰间不时的耸动能暴露出异样。

    她身子后倾,双手艰难的撑着柜子上,喉咙里不时泄出底底底的娇吟,他没有说话只是闷头苦干,双手放在她的后腰上,一下一下的推着她的穴口往他性器上撞。

    两个人倒在床上,松软的触感才稍微缓解了她快折折的腰。

    高潮过去好久了,他也没有退出来的迹象,就保持着插进去的姿势不动了,她也没有拒绝,整个身体被他拥在胸前。

    “你和他做过吗?”

    宋珩有些低哑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

    “谁?”她问。

    “

    ЭЩ點ǹ2qq點Có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