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分卷阅读8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她也想知道怎么办,可是现下墙倒众人推,要想扭转乾坤谈何容易。余清音安慰完同事,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哭,一声不响的流完眼泪补上妆继续应酬,她能怎么办,她也只有拼尽全力,尽力而为。

    过了两天,云志的人又去了千帆公司,这次薛星熠亲自带着人来的,一众人坐在会议室,余清音面色从容的坐在他身侧。

    林哲领着秘书快步走了进来,面色不悦,坐到座位上扯了扯自己的领带,上面早已没了甚至都可能没停留超过一分钟的红色勒痕,但他还是不爽,满盆的脏话无处发泄。

    昨天宋珩来找他的情景跃然脑中。

    他一个老板都在办公室加班,一下午不见人的宋珩气定神闲的走了进来,来了不去工作,直接就问他和云志合作的事情,宋珩现在和外包公司搞网站的项目并不负责这次和云志的事儿,但看他的态度,林哲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这狗子肯定想让他们这边松口,把和云志的合同敲定。

    柳熙那件事他也有所耳闻,拿下他们这个长期合作,余清音肯定有个大人情,她也能在公司稳住脚,不然别的不说,顶头上司受牵连,她这个助理的境地多少也有些尴尬,所以她必须万分谨慎。

    听完宋珩的话,林哲犹豫不定,无论走哪一步都是有利有弊,宋珩没心情听他高谈阔论,直接拿出来他来之前做的数据分析,把他们的软件主权交给云志的市场分析列了出来,从千帆本身的运营状况到云志内部人员运转,再到他们现在的业务拓展宽度,有理有据的把各个方面都陈列出来,做了深入分析。

    “又来,又来”想到他之前的提议林哲整个人头大,随手把文件翻了两页,“你以前不是最不主张把软件开发的自主权假于人手的吗?怎么突然转了心性了?”

    宋珩不吭声。

    “莫非是因为……”林哲玩味的看了他一眼,故意装傻,等着他坦白。

    “因为什么你不用管,利弊分析我已经做了备案了,这样做了对公司利远胜于弊”宋珩说。

    林哲还想再说什么,只见宋珩俯下身子,双手抓住他的衬衣领子,用力收紧:“余清音是这次商谈的负责人之一”

    宋珩面色冷峻,说完松开他,语气不像在开玩笑,林哲咳嗽了两声:“我艹,我说不续约了吗?你这么激动干啥?”

    宋珩手指撑在桌子上:“于公于私都没有坏处,我希望你好好考虑。”

    这嚣张的语气,林哲正要开骂,只见他微微垂首似思忖着什么,几瞬后缓缓开口:“如果你不帮,我只好用自己的办法了”

    “你……”这是在威胁他?林哲被气的说不出话。

    嘁,还于公,你他妈就是因为余清音吧,林哲把领带松了松,坐回到转椅,冲着已经走向门口的背影喊:“敢威逼老板,宋珩你这个月工资没啦……”

    “随便。”宋珩置若罔闻,长腿继续向前迈,后面隐约又传来长嚎。

    “年终奖也没了,年终分红你想都别想了……”

    第五十一章 起色 < 同学,请自重(是蛮啊)|.臉紅心跳

    三Щ點η ②q q點℃ 哦 M/7914237

    第五十一章 起色

    针对合作细节又磨了小半日,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签完合同后,林哲提议出去庆祝庆祝,众人自然欢喜。

    林哲主动要求做东,包厢里众人争着点单,菜还没上齐,一群小年轻老年轻闹闹哄哄说话,看着宋珩悠闲自在的坐着喝茶,林哲对秘书招了招手,秘书附耳过去。

    “再让他们送几瓶酒上来,不是四位数的别上。”林哲一脸的老谋深算,“记着,一会儿把账记宋珩名上,不要挂公司的账。”

    秘书一愣,狐疑的看着老板,嘴角抽了抽没敢多嘴。

    吃过饭宋珩被人领着去付了钱,支付宝上显示的已付款金额让他立马犯了心绞痛,林哲这个睚眦必报的狗比!

    宋珩是最后一个出来的,林哲早已经带着秘书溜之大吉,餐厅门口,薛星熠正给剩下的几个人安排回家事宜。

    看到余清音,宋珩沉郁着的一张脸才缓和了几分,他走上前。

    “你开车了吗?”

    “没有”余清音摇摇头回答,她喝的微醺,就算开了车也得找代驾。

    “我送你吧!”宋珩庆幸自己今天没喝酒。

    看着她不说话了以为她不同意,宋珩立马改口:“你要不愿意我让……”

    视觉可见里,宋珩眼睛里的光骤然一暗,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余清音的心里猛的拧了一下,犹豫之间她开了口:“送我回去吧!”

    “嗯好,我去开……车……车”宋珩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看着他有点仓皇又明显惊喜无措的样子,余清音突然有点想笑,怕她突然笑出来伤了他的自尊,忍住了。

    路上两人没怎么说话,宋珩心里紧张的发麻,握着方向盘的手心潮湿一片,余清音打开了音乐,平缓好听的旋律响起,车里的气氛才好了一点,两个人随意聊了几句。

    对于她家的位置他倒是熟门熟路,到楼下,他也下了车。

    “那……我先回去了,趁着假期你好好休息。”宋珩说。

    她突然开口:“薛总说这次,多亏了你。”

    “你们也做了很多努力。”宋珩倒是有点意外她会知道,看着她瘦削的下巴,也意识到本来就吃饭不规律的她现在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吃饭这回事,不禁开口叮嘱,“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平时工作忙也要注意休息,按时吃饭。”

    “嗯,我上去了。”

    她的态度依旧客气,让明明想靠近却又怕被拒绝的宋珩免不了觉得尴尬,暗自捏了把汗。

    看着余清音的转过身向前走了几步,宋珩尤其的焦虑,空气安静好一会儿,他突然对着她的背影开口:“你……你还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对不起,我知道我以前挺混蛋的,可是我真的没想过会伤害你,我自以为是,我混蛋,过了这么多年……我知道回不到过去了,可是我想……我只想要一个可以弥补的机会……”

    他声音有点抖,期间还哽了一下。

    余清音顿了两秒,缓缓转过身望向他,并没有说话,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怕重蹈覆辙怕深陷囹圄怕再难抽身,可是她明明又不是不抱一丝希冀。

    这段时间她和宋珩碰见的机会很大,但几乎没有什么交流,若不是了解宋珩,她简直要怀疑他是故意出现的了,倨傲加自命不凡,他怎么可能屑于此,但很多时候他的出现确实让她有点难以视若无睹。

    看着她沉默,宋珩已经明白了答案,以为她又是拒绝,扯了扯嘴角苦笑。

    “先做朋友,也不行嘛?”他很小声的问。

    “我不知道”她终于开口。

    “还是不愿意吗?”

    “再说吧”

    她说再说吧,他心里一阵五味杂陈,但突然又觉得可以重新燃起希望的小火苗

    ЭЩ點ǹ2qq點Có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