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分卷阅读7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过身子,笔直的长腿微曲着,懒懒的靠在椅子上,手指动了动,浏览着微信工作群里发出来的汇编程序。

    陈邵辉不知怎么也看到了宋珩,他来了兴趣,走过来张嘴就叫珩哥,态度亲热的不行。

    宋珩三言两句搪塞过去,正巧新人敬酒走到他们桌子周围了,陈邵辉也拎着酒瓶跑过去,他们这一桌上基本上都是周菲的朋友,见前面一直都是给新郎灌酒,知道周菲也不骄矜都吵着要敬她,还不让新郎替,周菲笑着推脱。

    此时两个伴娘被喊去了后台,只留新娘孑然一身,看着周菲摆手,为首的男生举着酒杯也没再为难,笑着说新娘不喝,那等伴娘喝吧。随后他们闹哄着和付卓喝了几杯,宋珩本来只是随意的站在一旁,没打算凑热闹,听到他说伴娘,他往前进了两步。

    新娘都微醺了,伴娘不知道被灌成什么样了呢,看着澄澈的透明液体,他接过离自己最近的酒杯,“我喝吧!”

    “诶,你怎么回事,这是给伴娘准备的酒。”有人抗议。

    “我不也是新娘这边的人”都是熟人,宋珩笑着说,“别等伴娘了,就当我替新娘喝了”

    周菲看着宋珩一杯接着一杯,笑笑也阻拦。

    陈邵辉兴致斐然故意给宋珩添了几杯。

    付卓护着周菲去了别的桌,宋珩按了按发蒙的头,一回头就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后面的余清音,他视线一晃,只觉得扑面而来的尴尬。

    一旁的陈鹿鸣还惊讶于宋珩的一系列操作,纳闷宋珩什么时候这么仗义了,一口闷一杯白的,666啊,于是学着陈邵辉的腔调笑着说:“珩哥太男人了珩哥,你不是从不喝白酒么,我都不知道你这么能喝啊。”

    他的话好似在提醒别人,宋珩更头疼了,心想喝什么喝,妈的真尴尬。

    他扭过头,强忍头晕单手扶着椅子:“不是,我……就是有点渴”

    他这么回答陈鹿鸣了问题,余光扫了余清音一眼,还好他机智,余清音也未说话,翩然而去。

    付卓被他大学同学拦着拉去闹,周菲换了一身简单的无袖礼服,和余清音坐在饭桌上说话。

    周菲:“你看见陈鹿鸣了吗?”

    “刚才还见他了,他也喝了不少,你家的酒像不要钱似的,到处摆了这么多”余清音左右看了看,发现刚才一直在周围晃悠的陈鹿鸣没了人影。

    不管了,趁着现在有空,她打算先吃点食物垫垫肚子。

    “他……今天来了之后一直没和我说话”周菲暗叹,语气失落,“大概是在怪我结婚最后才告诉他吧!”

    余清音看了眼周菲,反驳的话在嘴里饶了几圈还是随着汤一同咽进肚子里。

    “你一会儿见到他,帮我你好好陪陪他……他今天应该挺不舒服的。”

    余清音好一会儿才开口,一脸认真的看着她:“你知道?”

    “算是吧……我一直在等他告白,后来就不等了……现在挺好的,还当朋友!”周菲也没打算遮掩,“其实当时也犹豫到底要不要邀请他来参加婚礼!”

    “你都结婚了就别想这么多了,付卓多优秀一律政精英啊。”余清音舒了一口气,出言劝慰,担心周菲都结婚了还摇摆不定。

    “当然啦”被朋友夸赞自己老公,周菲不自觉有点自豪。

    “其实……”周菲看了眼远处和宾客说话的男人,突发感慨,“人这一辈子不可能只会喜欢一个人的,但一定不要辜负眼前人!”

    她的神情太过专注,余清音也不禁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在她的记忆里周菲显少这么乖顺温柔过,果然,你遇见爱情的样子会颠覆你之前所有认知。

    “嗯”余清音轻声回应。

    如果说陈鹿鸣是她的年少欢喜,那么付卓是她的往后余生。

    也许周菲说的对,人这一生不可能只爱一个人。

    所以你要等,就算现在深陷囹圄也要心有希冀。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周菲一大学同学吴绮走了过来,她和周菲说了两句,便直接步入正题,周菲听完她的描述明白了,这是要打听宋珩。

    周菲不动声色的撇了眼余清音,笑着说“穿黑衬衣的那个,宋珩,我高中同学。”

    吴绮还沉浸于宋珩挡酒时的俊逸潇洒,晃着周菲的胳膊,心里小鹿乱撞。

    因为离得近,余清音把她们说的话一字不落的都听了进去,她没什么举动,依旧慢悠悠的低头喝着排骨汤。

    “周菲,你给我推下他的微信呗”吴绮说着拿出手机。

    “微信啊”周菲故意放慢语速,咬清每个字的发音。

    余清音依旧低着头喝汤。

    “万一他有女朋友呢?”周菲思索着,抛给吴绮一个重量级问题。

    “不会吧,有女朋友怎么没见他带过来啊”听她这么一说,吴绮心里也有点打鼓。

    “你还不如自己给他要呢,他要是没女朋友直接就给了你,你顺便和他说两句,混个脸熟这样聊起来也不唐突啊”周菲说。

    吴绮醍醐灌顶,转而又气馁:“我就这样去搭讪不好吧?”

    吴绮虽然这么说,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走向宋珩。

    周菲转过身子,别有深意的看着余清音,这货还在边刷手机边喝汤,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折腾了一天的婚礼终于临近尾声了,付卓夫妇和父母站在门口送走一波波宾客,余清音无事可做便帮着收拾会场的东西,陈鹿鸣走了过来,俩人边整理琐碎的小物件边说话。

    看到远处还在和女生说话的宋珩,陈鹿鸣挠挠头发问:“你不生气?”

    余清音不解:“生什么气?”

    陈鹿鸣抬了抬下巴示意一个方向,余清音顺着看过去,看见了并排站着的吴绮和宋珩。

    “我为什么要生气?”余清音停下手里的动作,有点不耐烦。

    “咦~为什么不生气……难道你们没有复合?还是又分了?”陈鹿鸣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宋珩,今天他俩的反应很奇怪。

    刚入夏的时候,宋珩来杭州出差,俩人出来见了一面,宋珩说起他们俩的事还甜甜蜜蜜的,当时还逼着他把余清音的备注改成准舅妈呢。

    “你看”陈鹿鸣把微信打开,找到余清音,上面的备注亦然是“准舅妈”三个黑体字。

    “那个才是你准舅妈”余清音淡淡的语气,看了眼那边眉开眼笑着的吴绮。

    “原来你们没复合啊”陈鹿鸣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自己嘀咕了一句。

    余清音沉默了,她不愿意再提起这些事,好像每提一次,宋珩这两个字都会在心里重烙一次。

    “好吧,我以为你们俩早就又一起了呢,毕竟他真的挺在乎你的,你们俩现在又都在A市工作。”

    并不在意余清音的反应如何,陈鹿鸣倚着排放花架的一侧,自顾自感慨:“我七岁就认识宋珩了,按他姥姥家那边的辈分,我得喊他一声舅舅呢!”他摸了摸头发,接着说,“我小时候可崇拜他了,在我的记忆里只要他要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了,除了……”

    陈鹿鸣的停顿唤起了余清音的注意,她看向他。

    “除

    ЭЩ點ǹ2qq點Có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