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分卷阅读6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难以克制,手指抽动的频率加快,她的内里湿润够但还是太紧,于是他又加了根手指,三根手指一起抽动。

    他喉结耸动,含住她的乳尖,不住的吞咽。

    她酥软成水一样,瘫倒在床上,任他摆弄,手指抽出带出来更多液体,他直接低头吻了上去,感觉到不同于手指的触感,她身体一抽,要躲开,却被他按着腿,下一秒,他扶着粗长的性器对准洞口慢慢推了进去。

    “啊……不要”她的声音带着哑腔,下意识推他。

    “不要什么?”宋珩一愣,她难道后悔了。

    可是为什么他一停,她又哼哼唧的叫出声,下面又夹他这么紧,明明很乐意的,这么想着他没有停顿太久。

    久别重逢,他比以前更甚,她只感觉整个下体都被巨物撑起,又酸又涨,他只进入一个头,顶弄了几下,才进去一半,他慢慢的压在她身上,双手握着她的奶子,吻上她的唇,把她的呻吟堵在嘴里。

    他的频率快了起来,进入的也更深,她皱着眉想让他出去却又矛盾的抬臀迎合着他的深入,这种久违的快乐在身体迅速流窜起来。

    她睁开眼睛,对上他深色的眸子,两人就这么相顾无言,要不是床身的晃动和他嵌在体内的器官,她简直以为这是唯美的画面。

    不满她的沉默,他上半身不动,精腰却重重插进,她内壁上的嫩肉拼命吸在他的性器上,咬的他寸步难行,可越是难进入他越是迎难而上,那种紧致感简直销魂至极。

    他双手不住的在她身上来回抚摸,她的胸前早已水泽一片,更衬的她的肌肤白皙透亮,以前她的身体各个角落都透着青涩少女,现在更像一株罂粟,让人想拼死采摘。

    “嗯……嗯啊慢……慢点……”

    他在她身上不停的甬动,下身交合处黏膩一片,毛发凌乱,他并不是全根没入,但抽动的频率极快,手大里的揉捏着她的胸。

    余清音喉咙发出细碎的呻吟,攀在他背上的手指落动毫无着力点,此刻她什么不都想,只想沉沦于此。

    “舒服吗?”看着她,他问。

    她配合着支起双腿,胳膊紧紧的搂住他,下身收缩,埋在他的颈侧,吐出温热的气息:“很舒服……”

    意乱情迷之际,他把她扶起来,两人慢慢坐了起来,她还沉醉在情欲里,神智不清,他把她一条腿抬起夹高,继续九浅一深,她仰着脖子,发出低吟。

    她临界点已到,甬道收缩的厉害,她到了,汁水大量迸发却被他的粗大堵住,只有少量顺着缝隙流出,他挺动着插到最深处,本来想直接射在她里面,最后关头之际,猛然抽出,一股乳白色射在她的小腹上,情急之下位置有些偏,不少落到床单上。

    两人喘息着倒在床上,没有两分钟,她突然感觉身体悬空,她整个人被他抱了起来,两人来到卫生间,浴缸方便有个很大的镜子,他把她放下,她全身无力,他托着她,两人赤身裸体的样子出现在镜子里,宋珩让她站在前面,揉弄着她还在滴水的穴口,咬着她的耳垂:“我们以前也这样过。”

    他的话提醒了她,她逼自己不去回忆,闭着眼睛扭着头找到他的唇,急切的吻上去。

    他让她用手撑着镜子,直接站着把早起硬起来的性器插进去,她敏感的收缩要把他挤出去,身体摇晃,硕大的奶子晃来晃去,他慢慢抽动,扶着她的腰,提醒她:“你别太用力,镜子可不结实”

    这句话应该她说吧,余清音累的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

    不用力她怎么承受他这么重的……她剜了他一眼,只得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没有着力点,又是这样的姿势她更是难以承受,他的一次次撞击让她的腿止不住的打颤发软。

    第四十三章 炮友

    两人在浴室做完简单的冲了个澡,再回到床上时她已经抬不开眼了,不知道是累的还是酒劲,意识却慢慢清醒过来,后悔伴随着暗夜一起袭来,睡不着但就是不想睁眼,不想和他有任何交谈。

    黑暗中他盯着她看了好久,然后才睡去。

    余清音的生物钟是六点,她打了两个滚,只觉得怎么伸展四肢都是酸酸的,她压了了压枕头打算再眯会儿。

    睡一边的宋珩也被她折腾醒,他侧着身子,缓声道:“早上好”

    余清音心里咯噔一下,猛的睁开眼,有点慌,赶紧稳住心神,淡淡的回了一句:“早”

    记忆涌上来,昨天她和宋珩????

    宋珩看她这么淡定反而有点不淡定了,他以为按照两人之前的关系,突然发展到上床有点快,他还以为她会说点什么呢,惊讶惶恐?害羞?

    结果是一个没有。

    她翻个身,扯了扯被子,接着睡。

    宋珩从背后拥住她,把她固定在怀里。

    如此清醒下的亲密,余清音有点不自

    在,身体一僵。

    “感觉怎么样?”他的声音闷闷的,带着晨起特有的沙哑。

    “什么?”余清音睁开眼睛,任由他搂着,并未动。

    “昨天……”他解释。

    原来是服务完要评价来了,余清音想了想,郑重的评价:“还行吧?”

    宋珩一听,直接把她身子掰了过来,两人侧卧着相对面:“什么?”

    “就是还可以。”余清音觉得自己耳根子有点热,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他。

    宋珩盯着她,看了几分钟,欲言又止,最后一气之下,掀开被子,下床进了浴室,还行,还可以?意思就是不行不可以呗?

    他不开心了,他昨晚这么卖力,前戏很长时间的。

    看着他直接赤裸裸的躯体,余清音不由得全身心不自在起来,辛亏他进了浴室,怎么感觉这么尴尬。

    衣服都仍在床尾或者地上,她索性直接卷起来床单裹着自己,她半倚着墙,等着他洗完澡。

    他只围了个浴巾便出来了,上半身还有水珠滑落,不得不说宋珩的身材真的好,直角肩精瘦的腰,腿长有腹肌,看着高瘦又不失矫健,他头发上也滴着水,怎么评价呢,就是很A,再直白点说就是有点欲,余清音绝对相信,昨天晚上她是荷尔蒙分泌旺盛,被引诱了,才会和他发生了一夜情,嗯就是一夜情。

    余清音瞟了两眼移开了,他觉得是故意的,大清早的,真是不正经。

    余清音随手拿起床边他的衬衣,扔到他身上:“穿上衣服再在我面前晃悠。”

    宋珩笑着,走到她面前:“怎么?害羞了?”

    余清音一把把他推开,围着床单下床:“害羞个什么劲?昨天晚上不都看过了”说完走进了浴室。

    轮到宋珩瞠目了,他默默的换上衣服,拿出手机百度:和前女友上床后该找什么话题?

    打电话让酒店客服送上来一套内衣,他打车回了公司,因为喝了酒,昨天把车停在公司了,他现在过去取,待他回来,余清音已经穿戴整齐打算下去退房了,见他开门进来了,惊讶道:“你怎么回来了?”

    宋珩失笑:“不回来我能去干嘛?”

    她也没理他,两人下楼,宋珩开车

    ЭЩ點ǹ2qq點Có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