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分卷阅读5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来越喜欢你了哦。”

    余清音正在等着检票,虚倚着行李箱,没什么表情表情:“月底打工资报表的时候,你别忘了申报我这几天是三倍工资,还有路费报销。”

    ……

    柳熙撇撇嘴,这个钻钱眼里的,亏她说了这么多好话哄她,真是没有奉献精神,啧啧。

    赶到公司是上午十一点,但等开完会已经晚上九点了,余清音揉了揉酸疼的脚踝,踩着小高跟走在暗夜的冷风里,准备走到路口打个车,这鬼天气实在可怕,怎么比C市还冷,余清音后悔自己只穿了短款的羽绒服,冷的站不住脚。

    她为什么要在这个举家欢庆的假期里出来工作呢,是责任吗,是热情吗?不,都不是,是三倍的加班费和年后升职的可能,她不是向任何人屈服,她只是向钱低头,余清音这么安慰着自己来消除满腹的牢骚。

    这个时间还在春节假期又是这么晚,出租实在是少,软件叫车几个订单都没人接,余清音跺了跺脚已经打算返回公司了,至少那里面暖和点。

    正往回走,一辆灰色宾利慢慢放缓车速,车窗落下,余清音好奇的扭头,视线越过副驾驶,看到驾驶座上坐着个熟人。

    她突然觉得这个场景真的是狗血的不行,车停在她一侧,宋珩把副驾驶车门打开了点,倾头看向她:“上来,外面冷。”

    余清音拉了拉滑落的包带,抱紧电脑包,笑吟吟的低头看过去:“宋先生啊,这么巧”

    宋珩眸色一沉,悄无声息的掩过去,车里开了空调,他只穿了个V领毛衣,倒像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胳膊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他继续:“挺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余清音秀眉微仰:“好啊”

    车里果然暖和许多,根据余清音的经验这车内的配置可不低,至少配宾利绰绰有余,她系上安全带,暗想,他们公司这么挣钱么,还是他宋珩值钱。

    她抿了抿耳际的头发,若有所思。

    他问了地址后转了个方向,车在平稳的行驶,这还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两人第一次单独相处,故交重逢难免各种不自在,逼仄的空间里安静的有点诡异。

    宋珩扭头看了她一眼,找话题:“怎么这么早就回公司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临时加班。”

    余清音手肘轻轻撑着头,看着他:“你们公司也加班吗?”

    “嗯,我初三就回来了,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临时召回了几个人”

    “哦”余清音点点头,千帆科技和云志的办公楼离得确实不远,如果下班路过也是极有可能,余清音想到这,也无意再接话。

    宋珩看了眼手腕的表,问道:“九点多了,饿不饿,要不要先去吃饭?”

    他这么一提,余清音确实有点饿了,下午五点多吃了个盒饭现在早不知道消化到哪去了。

    她淡淡的语气:“不用了,我回家吃就行。”

    他果然没在坚持,目光认真的注视着路口的红绿灯,看着红色的数字一闪一闪的变小,思忖着开口:“你……大学不是在上海吗,怎么没留在上海工作。”

    余清音侧头看着他,直到他的目光转过来,她的眼神说不出的玩味:“宋先生怎么知道我大学是在上海读的?”

    她脸继续挨近,轻声:“这么关注我啊?”

    听出她的戏谑,他并不搭话,像没听见一样,镇定自若的继续开车,她一声一声的宋先生让他说不出的不舒服,只觉得领带越来越紧,束缚着他的呼吸,她喷了香水,温热的气息里裹着勾人的幽香,他大脑有点乱。

    看出来他情绪有点波动,余清音换了个舒适的姿势,语气散逸:“你呢?为什么没去北京,你不是一向是个坚定自我的人嘛?”

    她的话果然让宋珩颇为动容,他只觉得心脏像被人用力握在手里一样,每跳动一下都艰难万分,莫名的无力感在四肢百骸流窜。

    他深呼了一口气,恢复不过几秒之间,从容的操控着方向盘,故作轻松的语气:“我倒是想去北京,人清华得要我啊?”

    说罢好似担心她再追问一样,扭头问:“是在前面路口右转吗?”

    余清音慢慢把目光送他脸上移开,朱唇微启:“是”

    很快到达目的地,余清音打开车门:“这个时间,就不请你上去坐坐了,谢谢啦!”

    她关上车门,只听见他的声音隐隐传来:“余清音”

    “嗯?”她转过身,车窗落下。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理由呢?”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他想着她左不过答应或者拒绝,实在没想到什么理由:“我……”

    这次余清音也并不打算拒绝,也不再为难,笑道:“好啊,有时间。”

    等她背影消失,他才发动汽车,后知后觉自己竟然后背出了汗,没由来的紧张,他干嘛这么紧张。

    他们有多长时间没见面了?五年?六年?她确实成熟了许多,无论穿衣风格还是言谈举止,都让他有点陌生,可越是陌生越觉得新奇。

    他为什么要报省大呢,很多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志愿是省大,当初报志愿的时候,班主任一直念叨可惜可惜,清华去不了,复旦浙大也好啊,为什么偏偏去省大。

    宋珩也仔细问过自己,他是真的说不出个一二三来,说硬要说的话,那么,他当时一直以为余清音会在A市上大学。

    初九正式开班了,公司忙了好一阵,周末也加班,等余清音闲下来时发现宋珩已经快“枯萎了”,自从那次答应他的邀约之后,宋珩也找借口约她出来过,虽然没有发过几次微信,但只要一发永远是开门见山问她什么时候有空。

    余清音一直忙的脚不沾地哪有空和他调情,期间她也答应过他一次,结果……还爽了约。真的不是她故意为之,她当时都已经补好妆了,结果还没出公司门就被召回开紧急会议。

    这次熬夜写出来的企划案被公司采用了,柳熙很满意,虽然不是周末但爽快的直接放了她一天假。

    晚上的时候宋珩照例问余清音什么时候有空,她想了想回明天,一切都水到渠成。

    本来不上班可以直接睡到中午,但刚过十点余清音就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吓醒,她手忙脚乱的满床找手机上,以为是柳熙这个天杀的又反悔了,要找她加班。

    找到手机发现来电人是宋珩,这个点他打什么电话?余清音闭着眼睛重新躺回床上,接了才知道,宋珩已经来接她的路上了。

    余清音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欲哭无泪,他这么着急干嘛,早饭消化完了嘛。

    这边宋珩挂断电话松了一口气,他是担心她又临时变卦,毕竟她个是有前科的人。

    余清音慢吞吞起床洗头洗澡,画了个淡妆,挑了件冬裙,虽然是长袖,但下面的裙摆也才到小腿,本着时尚原则,她并没有穿打底,直接穿了个短靴,外面穿长款外套,对着镜子照来照去,嗯第一次和前任吃饭,这个裙子挺合适的,冷就冷吧,反正她是去吃饭又

    ЭЩ點ǹ2qq點Có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