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分卷阅读5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一个微信讨论组,讨论组百分之七十情况下的聊天内容都和工作无关,大家时不时讲个骚话扯个段子,纵使余清音没怎么在群里说过话,还是有好几个人排着队加她好友,工作原因是一方面,这个行业女少男多是另一主要原因,每次见客户谈合作基本上都是这个情况,她也习惯了,为了工作洽谈方便也是为了人情事故,她都会同意,微信嘛,工作的地儿。

    有时候大家会起哄发红包,宋珩也发过一次,余清音

    还没看清谁发的,已经手快的抢了,红包数额三位数,还是运气王,下面一排人在道谢,余清音也只好硬着头皮打了两个字。

    但她没想到宋珩会加她,距离上次两人的见面过去了三天,备注信息上明晃晃的两个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高三那年他也是主动加她微信……

    但这次似乎明显不同,一竖行的待添加好友,余清音上下都点了同意,唯独这个搁置,她也没别的意思,就是不想同意,不想再有什么牵扯,哪怕他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她也必须考虑周全,她并不担心他,她只是考虑到自己。

    所以还是像过去的这几年一样的好,她挺过了最难挨的岁月,自然不希望重蹈覆辙。

    他的申请信息一直躺在那里,她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他也没再发新的申请。

    千帆科技和云志的办公地点离的很近,驱车也不过二十分钟路程,后来的会议基本都是千帆科技的人来他们公司,宋珩也来过几次,公司里的小姑娘大姑娘已经开始议论他了。

    余清音尽量避免和他有太多接触,她的回避之意明显,他也并无新的动作。偶然的一次交集像巧合一样,风过无痕,再无后续。

    已经接近年下了,云志和千帆科技的合作已经进行了大半,前期的系统重置和各个程序测试已经差不多结束,只差企设部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柳熙把设计稿打回了三遍,余清音整合报表的同时连夜改稿,整个部门忙活了一个星期终于敲定了最终方案。

    合同签了之后,千帆科技做东,庆功宴上大家久违的放松,一个月的合作,双方对彼此印象都不错,直到深夜大家才散场,柳熙从不参加这种熬夜饮酒的活动,她说要保养身体早睡早起,这次企设部只来了余清音和另一名女生,今年下半年刚进的公司,刚转正一个月,一脸的大学生刚毕业的冲劲和傻气。

    宴罢两人已是微醺,余清音事先叫了车在楼下等着了,她把同事扶进去,关上车门,小姑娘酒量还不如她,已经属于意识不清状态,余清音打算先送她回家。

    报了地址,车子启动,余清音给小姑娘整了整裙子,眼神不善,声音温柔:“亲爱的,一会儿想吐的时候可憋住了,提前叫师傅停车,不然洗车钱公司可不给报哦。”

    小姑娘被一吓,打了个嗝,酒气充斥着鼻腔,她想吐,可想到余清音的话,赶紧捂住嘴,仰躺着装死。

    余清音满意的点点头,揉了揉太阳穴,期间她被灌了几杯白酒,这会儿后劲上来了,倚在座背上养会儿神。

    黑色的现代载着她们绝尘而去,站在酒店台阶上的宋珩,手指上绕着着反着光的车钥匙,目光不受控制的追随着越来越小的车影,眼神在夜色中阴暗不明。

    余清音回到家就开始就开始收拾东西,收拾了一半,坐在地上发呆,一顿饭下来她和宋珩毫无交流,两个人坐的位置隔得很远,默契的没有任何逾越,这样也好,什么前任相逢,职场重聚的狗血桥段可以避免。

    腊月25,公司的大部分部门都放假了,余清音也回了C市,在家补了一天的觉。工作了才能体会到每个月有人给你打生活费天天除了学习啥事不用管,没有加班中午还能午睡的学生生活可是太幸福了。

    经年不响一下的高中同学群这两天热闹起来了,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又来了,这次是班主任亲自发起的,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也是想着也好几年没去过了,余清音也答应参加。

    聚会定在28晚上,瑶台大酒店。

    余清音去的比较早,定的6点半,但她刚过6点就到了,上学工作这些年她养成了较好的时间观念,宁愿早去等别人也不习惯被人等。

    包厢很大,放得下三个圆形桌和两个长沙发,余清音和班主任说了两句话问了个好,边做一旁玩手机。

    陆陆续续来了三十多个人,房间热闹起来,宋珩也在其中,余清音刚要出去时正和他打了个照面,她心想两个人的关系还是不要说话的好,省的彼此尴尬,便自觉的往边上移了移给他让路。

    谁知宋珩随手关上门,一眼也看到了她,他缓步走来,身姿挺立,来到她面前,轻声道:“好久不见。”

    余清音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搭话了,还是这么操蛋的开场白,不是前几天刚见了嘛,她看向他的眼神里露出深意。

    她真的是很认真的审视了他一眼,距离高考已经过去有五年半了吧,不得不说时间真是不公平啊,它在女人身上会刻下深浅不一的皱纹来提醒你年华逝去青春不再,对于男人,它却把他们如搓如磨成更有魅力更温润如玉的模样。

    而像宋珩这种天生气质好,有能力的更是佼佼吧。

    他说完那句话余清音没有说话,嘴角提了提,微微颔首以示回应。

    他们之间何需废话,她觉得如果再往前倒退个两三年,自己说不准会像电视剧里的苦情女一样扇面前的负心汉一巴掌,然后气定神闲的离开,可惜她已经24岁了。

    她觉得那样的场景虽然爽但实施起来幼稚又可笑,感情这回事谁欠谁谁能说的清呢?

    “你……”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他踌躇着开口。

    见他有话说又思量的样子,余清音问:“怎么了?”

    房间亮如白昼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恰到好处的阴影更衬得他深邃的轮廓,他的表情并没什么波动,甚至有点冰冷。

    “不好意思啊,有人叫我。”见他并不继续,余清音给彼此找了个台阶了,抬了抬下巴,示意那边有喊她的人。

    说完她略过他要离开,宋珩却忽的抓住她垂在身侧的手腕。

    眼神交互,他的瞳色一如琉璃般澄澈,只是现下添了些许隐忍和动容。

    时间很短,对上余清音悲喜未辩的面容,他瞬时松手,低声一句:“抱歉”

    余清音依旧什么话都没说,仿佛没有放在心上。

    宋珩眼底闪过不易察觉的异色,也并没有说什么,侧身让路。

    余清音转过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周菲一把拉住她,她可攒了一肚子话这才没说一半。

    菜品上桌,觥筹交错,余清音出了儿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抬眼瞄了一眼坐在邻桌的宋珩,端着面前的果酒小吟了一口。

    饭吃的差不多了,大家都开始放纵起来,互相拼酒猜拳,陈鹿鸣也好久没见余清音了,他似乎喝了很多酒,叨逼叨了两句,娃娃脸的他还是一如既往显小,头发已经不再蜷曲,白嫩清

    ЭЩ點ǹ2qq點Có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