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分卷阅读5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我失眠了宋珩”

    “考完试我们去旅游吧,去南浔或者西塘。”

    “高考之后你有什么安排没有?”

    “同学聚会去不去啊?”

    ……

    编辑了好多,删了写写了又删。

    最终,她把打出来的每个字都清干净,退出微信,手机昏暗的光线隐于黑暗,高考加油,她心想。

    本着背水一战,一定要考上北京的大学的念头,余清音以最好最亢奋的状态约赴考场。

    作文题目一如既往的晦涩难懂,数学正常发挥,理综的倒数第三个大题还在思考中时间就到了,英语……嗯,英语的交卷铃声响起了。

    考场外愈来愈清晰的欢呼声,监考老师抱着试卷档案袋离开,余清音慢吞吞的收拾东西,出了学校大门,她掏出手机,并没有宋珩的未接电话,习惯性的失落,她似乎很长时间没有接到过他打来的电话了。

    三中就在他们的小区附近,公交七八分钟就能到,估计他早回家了吧。失神间,周菲的电话打了进来,她很兴奋,喊着要一起出去吃火锅庆祝一下。

    余清音问有谁,周菲说只有五个人,她们俩加上个陈鹿鸣,以及平时玩的不错的一个舍友和她男朋友,余清音问:“没喊宋珩吗?”

    “你男朋友你问谁啊,陈鹿鸣都说联系不上他。”周菲也看出来他们小情侣间的异常,不满的抱怨两句。

    周菲留下了地址,让余清音联系上宋珩直接过去。

    余清音想了会,才给宋珩打电话,铃声响了几下倒是接了,她小心翼翼:“周菲她们说要去放松一下,吃火锅你去吗?”不知为何她又补充,“陈鹿鸣也在,你来吗?”

    “不去”

    “哦”

    他的回答似乎早在意料之中但听他亲口说来仍然觉得失落,她握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明明想说点什么的,气氛压抑到有一丝尴尬。

    沉默间,天空飘起了细雨,阴沉的流云势力范围不断扩大,余清音握着手机躲进了一旁的公交站牌下,喃喃出声:“下雨了”

    “下雨?”宋珩刚出了电梯,翻出钥匙打开房门。

    “嗯,你到家了嘛?”余清音反问。

    “刚到,有没有带伞?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了,下的不大……周菲就在附近,她应该带了。”

    “嗯”他身形一顿,没有坚持。

    几个学生匆匆跑进来躲雨,周围嘈杂起来,两个人默契的挂断电话。

    盛夏的细雨似乎只是高考结束的点缀,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气温也没有因此下降,反倒是给空气增添了几分潮闷。

    余清音盯着眼前的车流发呆,尤记得她和宋珩第一次一起单独回家也是在雨天,那次的雨还很大。

    如果是当时他还会说“需要我来接你吗?”

    不,如果是当时他肯定会说“你等着,我来接你。”

    陈述句和问句的作用立现出来。

    那时候他的眉眼举止都不是这样的,至少他对她很感兴趣,现在呢?

    越想越远,余清音滑了滑胳膊瞧不起自己,别扭又多疑!

    这边宋珩换回了拖鞋,手里的伞放在门口鞋柜上,他是想说点别的什么的,但嘴唇翕动,他只听见自己的声音,他说:“嗯”

    几个人吃着火锅,推杯换盏,气氛融洽,周菲酒力实在是差,喝了两瓶啤酒就开始意识模糊,贴在余清音身上分不清东西南北,吃过饭,舍友和她男朋友先走了,只剩他们三个,走到商场三楼,周菲又被吸引,大半夜在和一群娃娃机死磕。

    分别的时候,周菲搂着余清音和陈鹿鸣,对着俩人的腮帮子一人啪叽亲了一口,然后心满意足的咂咂嘴,冲他们摆手,说:“毕业不散场,下次约哦”

    余清音哭笑不得,今天如果宋珩在场,要是也这么被亲一口,估计当场得黑脸,估计周菲清醒了之后得吓的吞剑自尽。

    陈鹿鸣看着周菲踉跄的打开车门,有点不放心,也跟上去,说要送她回家,余清音目送两人离开。

    想到宋珩,她给他打了个电话,还没说几句,他说起要去趟北京,她不死心的问去北京干什么,他哽了一声只说是很重要的事,她一阵失落,也没再说什么。

    这天之后宋珩又像进入了闭关状态一般,余清音连电话都懒得打了,打了又能怎么样呢,还那样,还不如在家安安心心等成绩。

    距离宋珩离开已经快十天了,余清音已经不再奢望他的电话了,傍晚的时候她陪着家人在小区内遛弯,走到宋珩住的单元楼下,习惯性的抬头,却发现他家亮着灯。

    倒不是她眼神好,只是他家住的楼层周围一片灯亮,无一例外,纵使她拿不准宋珩家具体是哪一层也不会判断错。

    她有点生气,想了想又劝自己,也许是他今天才回来呢,只是没来得及告诉自己。

    晚上回到家她一直手不离手机,万一他打电话来呢,可惜等到近凌晨,手机像坏了一样响都不响一下,她耐不住了,给他发微信:你回来了吗?

    余清音摇着手机想,如果他要是骗自己故意躲着她,那……她就和他吵架。

    万幸的是几分钟后消息传来:嗯,回来了。

    余清音没回,把手机关机,睡觉!

    第二天一早,余清音吃过饭,直接冲到他家,宋珩穿着睡衣,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给她开门,见是她惊讶不已,她磨了半天才把这尊大佛请了出来,她穿着新买的露肩长裙,精心打扮了一番,今天他无论如何都要陪她去看电影的,她期待已久的电影首映。

    宋珩虽然不太乐意,但还是去了,然后他们吵了确定关系以来唯一一次架。

    具体的迸发点好像是对电影里女主的行为评判的意见不一,也或者是最后的彩蛋到底什么意思,甚至是电影院卖的爆米花18块钱一桶到底值不值。

    反正是再小不过的事,两人有了分歧,若放在平时余清音会选择妥协,或者宋珩也会三言两句转圜过去,多大点事啊,可是余清音偏偏不依不饶,也不知道是不想忍了还是故意无理取闹,那天的两个人都不冷静。

    长期的压抑得不到疏通,他们之间积累了太多矛盾。很多时候,选择忽略问题也许可以有效的的避免干戈,但不去解决并不代表没有问题的消失,很多人往往天真的如此认为。

    之前的很多事情都被扯了出来,自然包括余清音最耿耿于怀的事。

    气氛冰至零点,余清音突然冷冷的问,当初的录音是不是程曦给他听的,他其实怀疑过她的吧。

    听完她的话,宋珩生了好大的气,他以前从来没对她大声说过话,她也豪不示弱。

    盛怒之下就容易口不择言,每个字都是伤害彼此的利剑,事后余清音想起来还在佩服自己,这也是她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和他说话,以往她都是小心翼翼,取悦和顺从。

    可是今天的争执就像是堵了这么长时间的滞碍有了一个出口,所有的情绪都迫不及待的喷薄而出。

    宋珩觉得她不可理喻,他理解不了她的没安全感,她也无法与他的行止进行共识

    ЭЩ點ǹ2qq點Có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