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二十一章八卦风波·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没想到他会拒绝,还这么的直接,余清音楞在那里,刚想开口,坐在宋珩后面的陈鹿鸣出来打抱不平,“宋珩,你为什么不给人讲题啊?”

    宋珩闻声半转过身子,冷着脸睥睨着他,“我不愿意讲。”

    “我看你就是不会。”陈鹿鸣仰着头和他吵,这个宋珩今天可真是莫名其妙,他都看不下去了,一般平时有人问他题,他都不会拒绝的,虽然也很少有人问他。

    陈鹿鸣声音有点大,引得周围的同学注目,余清音傻站着有点尴尬,拿着试卷册快步离开。

    “对,我不会”宋珩懒得搭理他,低过头看自己的书。

    “嘁,你是不愿意讲”

    “对,我不愿意讲。”

    ……

    俩人前后位你一句我一句的拌嘴,陈鹿鸣也是幼稚,看出宋珩不想搭理他,还非得不依不饶和他杠个没完。

    已经周三了,班里的黑板报早该换了,余清音打算趁着这两天的课余时间赶出来,毕竟下个周有期中考试,她还有很多科没复习呢。

    晚自习课间,余清音擦着已经模糊到不成样子的旧板报,由于文字写到顶部的边缘处,她有些够不到,踮着脚擦完了大半个黑板。她拍拍身上的落的粉笔末,打算找个椅子踩上去擦上面的。

    宋珩拍醒了正酣睡的陈鹿鸣,陈鹿鸣揉着惺忪的双眼,抗议他的打扰,“你干嘛呀”

    宋珩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往后看,陈鹿鸣转过身子,没有什么异样啊,大家该睡睡该玩玩的,不满的说,“怎么了啦,我这正睡觉呢。”

    宋珩翻看着陈鹿鸣的试题册,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你不去帮帮你的小姐姐擦擦黑板?”

    你为什么不去,陈鹿鸣下意识就要反驳,想想还是屁颠屁颠的去了,毕竟需要帮助的又不是别人。

    陈鹿鸣把黑板三下五除二擦干净,拍拍手回了座位,余清音拿着粉笔刚要开始工作,李茂行却突然出现在后门门口。自从他告白之后,隔两天就会打个电话过来,余清音真的不想给他什么盼头更不想有什么纠缠,索性就不接电话。今天可倒好,他直接跑班里来找她了,李茂行就站在教室门口直勾勾看着余清音。

    余清音心里的抵触情绪空前高涨,她可不想被班里的同学起哄,她放下手里的粉笔走了出去,正好也顺便把他送的手链还给他,省的他还有理由不死心。

    宋珩目送着余清音的离开,眼神复杂。

    两人站在三楼的楼梯拐角处,余清音把手链盒子塞在他怀里,语气决绝,“你以后别这样了,没有用的,我真的不喜欢你。”

    李茂行拉住她的胳膊,不依不饶,“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好好考虑的吗?你好好考虑考虑,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还真是个一意孤行的人啊,余清音奋力挣脱他的桎梏,耐心的劝说,“李茂行,你好好学习不行吗?我那天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从没说过我要考虑,从一开始我就是拒绝的。”

    李茂行嗫嚅着还想再说什么,宋珩却走了过来,出声打断了他,“余清音跟我去教研组拿下物理作业,我一个人拿不完。”

    余清音如得救星啊,内心欢喜雀跃,点点头跟了上去,出了教学楼,却见他走的方向不对劲,伸出手指指了指方向,“不是要去拿作业吗?教研组的办公室都在北边吧。”

    宋珩停下脚步,注视着她,目光锐利迫人,忽然,他拉起她的手腕快走了几步,把她抵在教学楼后面的墙上,不待她说话,他低头狠狠的欺上了她的唇,他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肌肤上,让她瞬间起了鸡皮,唇齿辗转难舍难分,最后他轻咬了下她才算罢。

    “李茂行纠缠你?”他问。

    “没有吧,也不算”余清音小脸泛着粉色,羞答答的回他。

    “你以后离他远一点”宋珩英眉紧蹙,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哦,好”余清音乖顺点点头,本来就挺远的啊。

    “回去吧”

    “哦”

    她忙不迭跟上他,辛亏现在是晚上,晚自习下课很少有人出来走动,不然,要是被围观或者被哪个老师看见刚才那一幕……他俩还有的活啊,尤其是班主任,简直把宋珩当成个宝了,再以为她拐骗引诱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呢。

    “复习的怎么样了?”

    “啊……还还好吧”她的回答明显的底气不足。

    “下个周四就是期中考试了”

    “嗯嗯哦”

    ……

    秋夜柔美,繁星烁烁,银河高悬披着朦朦月色,这样的场景下,还挺适合在校园里闲庭信步夜话聊天的,好像两个人还从来没有这样过,余清音心里格外满足。

    那天晚上回来后,稀里糊涂的,宋珩就答应说周六要给她补课,重点是数学物理化学。

    周六上午放学,大家都兴奋的收拾书包回家了,余清音被宋珩留下补课,虽说被他补课她是一百个欣喜,但一想到补的是数学物理她就又没那么期待了。

    宋珩拿着几本书坐在了周菲的位置上,翻了翻她平时做的的物理资料,对她平时的错误集中区心里大致有了个数。

    课本的基础知识点比试卷的题目本身更有代表性,宋珩打算先给她从物理课本上的例题讲起,他讲完一道题,让她自己再做一遍,然后给她找一道类似的题目练习,最后他再讲解。

    那么复杂的物理题他做着毫无压力,讲解起来也是游刃有余,余清音不停的记,不停的写,不停的……点头摇头,不明白为什么他三言两句就能理清楚的东西,在她这儿却乱糟糟一团。

    终于把宋珩要求的一个单元复习一遍了,练习题她也都做完了,余清音刚想松一口气,宋珩推过来自己的物理错题本,说让她参考着自己整理整理笔记,过一会儿他再给她讲数学。

    余清音趴在桌子上欲哭无泪,一页一页都是密密麻麻的符号数字,他一个男生为什么会把笔记做的那么整洁有条理,字迹鸢飘风泊,苍劲有力。

    余清音手心托着下巴,歪着头看宋珩,他学习起来的样子真是认真又迷人,讲解列举的方式都一丝不苟,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更给他添了几分书卷气,俨然一副文质彬彬的君子之姿。

    想着一会儿还要学数学她头都要大,今天是要做完她一周都做不了的题嘛,余清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多啊,不想做了”

    宋珩停下手中的笔,沉思一会儿,别有深意的看着她,“想做点别的?”

    余清音眨眨眼睛,望着他。

    他的身子挨进她,把她揽到面前,她的眼底澄澈宛如一泓清泉,他闭上眼睛,啄了啄她的双唇,动作温柔细腻,轻如羽毛,“做题没兴趣,做别的应该会有兴趣吧?”

    余清音今天没有穿校服,上身穿着的是米色粗棒针的毛衣外套,里面是一件雪纺衫,宋珩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直接把胸衣解开,隔着薄薄的衣衫他含上她的乳头,衣服的摩擦再加上他的噬咬,有种异样的感觉在她体内迅速流窜,乳头的地方被口水打湿,隔着白色的雪纺衫若隐若现。

    这幅场景更刺激了宋珩紧绷的神经,他喉结上下动了动,双手把衣服掀起来,有意无意的在她胸前拂过,“同学,我硬了怎么办?”

    余清音伸出舌头舔了下他的唇角,趁着他没反应过来迅速撤离,眼睛像受惊的小鹿一样水汪汪看着他,提醒道,“同学,你克制一点,这可是在教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