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十六章小别·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 作者:就是阿蛮

    余清音心里在纳闷,他不是刚才就走了吗,怎么现在又回来了,算了,又不关她的事她瞎操什么心,这么想着目光也只淡淡扫过他,顺手关上了教室门打算离开。

    宋珩缓步走到她面前,“外面在下雨,我送你。”

    余清音握住书包带子的手收紧,像没听见一样,略过他就要走,宋珩抓住她的胳膊,“你没带伞,我送你吧。”

    余清音不动声色的移开,“不用了,谢谢。”

    宋珩不依,“那我把伞留给你。”

    “我说了不用。”余清音更是倔,一口回绝。

    宋珩想把伞给她,她却攥着拳头不接,两人僵持之间,何晓莉从教室出来,看见宋珩,惊喜不已,“宋珩?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幻听了呢。”说完看了眼一旁站着的余清音,脸上迅速略过几分不悦,转而又一副柔弱不胜风的样子,“宋珩,你可以送送我吗?我没有带伞。”

    “我还有事,你找别人吧。”宋珩自然明白她的用意,直截了当的拒绝,目不转视的望着余清音,见她依旧不为所动,他直接握住她的胳膊,虚揽着她往楼梯口走,余清音知道何晓莉在看着他们,她故意没怎么挣扎,半推半就的跟着他下楼。

    刚到了一楼余清音迅速拨开宋珩拽着自己的手,两人之间拉开些距离,宋珩眸子沉了沉,撑开伞倾斜几度,让她挨近自己。

    秋雨飒飒,凄凄烟雨,雨携着风掀起阵阵凉意,两人相依着穿过雨幕,很快来到校门口的公交站台下,那里挤满了人,余清音看着他鞋上溅起的泥泞,还在纠结刚才的问题,他去而复返,难道真是为她吗?

    宋珩站在她身侧,不知道想些什么,静静的望着咫尺的雨帘。

    站牌底下人不减反增,斜雨吹进来更带来一股凉意,宋珩把她拉在身后,他的手还紧紧捏着她的手腕,没有松开的意思。两人的肌肤都凉至零度,余清音把手腕奋力抽出,宋珩也自觉的不再碰到她,商量的口吻,“要不打车回去吧,雨越下越大了。”

    “要做你坐我才不坐。”余清音自然不领情。

    “那你坐,我不坐。”宋珩不着痕迹的叹息,有些无奈……

    “宋珩”余清音突然喊他的名字,他转过身子等着她的后话。

    “你到底什么意思?”她沉吟片刻才问道,明明是在问他,却音如蚊声像在自嘲,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不是一直躲我吗?干嘛又这样。”

    宋珩看着她,欲言又止,正好此时有出租车停下,他牵起她的手,撑起伞打到她的头顶,余清音不想听他的安排又抵不过他的坚持,况且她不想成为站牌底下人群的焦点。宋珩为她关上车门,却又敲了敲车窗,车窗缓缓落下,余清音还以为他要上车,却看到他俯下腰凑近她。

    他轻声说,“对不起。”

    他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她如梦初醒,诧异的看向他,车子缓缓开动,他并没有上车,她扭过头看他渐远的身影,隐约看出他额前的碎发上还挂着水珠,还有颜色深下去的半边衣袖。

    他是在表达愧疚吗?余清音无力的倚在后座上,所有的情绪都凝聚成了眼角似落未落的泪,她突然觉得莫名的委屈。

    那天在电影院她真的很想问问宋珩,把她当什么呢,是解压的工具还是一时欢愉的炮友?后来想开了也没觉得什么了,她在这顾影自怜什么,从来都是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各取所需而已,她不是也乐在其中了吗?

    单纯的肉体关系多好,清清白白,一旦占惹上“杂质”,有人退出也是理所当然,况且本来他们就没什么关系,她瞎矫情个什么劲呢。

    开车的师傅回头看了她一眼,感叹道,“小姑娘,男朋友对你可真好,硬塞给我一百块钱还不让找,只嘱咐我一定要把你安全送到家门口。”

    余清音愣了下,忙摇头否认“不……不是,他是我同学。”

    大叔以为小两口吵架了,只乐呵呵的笑也不再追问。

    晚上的时候,班级的微信群里异常活跃起来,是班主任发了宋珩周日去北京物理比赛的事,引得了大家的一番讨论,原来两个星期前的那次竞赛是初赛,在各自市里举行,而这个周日是要去北京参加复试,全市一共有九名同学能代表本市比赛,宋珩就是其中之一。

    原来上次他不是去北京比赛,是她误解了,余清音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并没有看到有他发的信息,应该在学习,他肯定也很紧张吧,他从没有说过,但她能感受到他真的很重视这次竞赛,而且听说比赛名次关乎高考。

    周六的时候余清音刷微博看到有时事新闻,因为大雾,驶往北京的一列高铁中途发生事故,所幸没有人员伤亡,但高铁晚点了三个小时,好巧不巧竟是宋珩乘坐的那列车。

    余清音呆坐在沙发上,整颗心脏像被悬挂了重物一样直直的坠落,虽然知道他应该没有受伤,但心里就是慌的不行,这件事好像一个导火索一样激发了她内心隐藏克制的恐惧。

    昨天还是阴雨绵绵,今天晚上就已经星河璀璨了,余清音倚着窗台,月光撒下来,静静在她身上流淌。

    是不是明月更能激起人的相思之情,此刻的她,突然很想宋珩,很想,格外的想。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有没有影响他的状态和情绪,很想听听他的声音,想和他说说话……

    对他,她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暗恋多过喜欢,她打开微信却不是给他发信息,而是发了条朋友圈:在干什么呢?

    只有这一句话,她也不知道宋珩会不会看到,看到了会不会明白,但她希望如果他看到他要懂,她现在在想他。

    其实依宋珩的性子他应该不常会刷微信吧,更何况明天有重大考试,余清音强迫自己不去胡思乱想,翻腾着书包打算找一套试卷来做,而掏出来的竟然是物理试卷。

    既来之则安之,余清音掏出笔伏在桌子上认真的做,做来做去一套卷子下来脑细胞都要死绝了,如果她现在告诉周菲自己没事在家做物理试卷,她一定以为自己在骗她。

    余清音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十点多了,果然做理科最消磨意志和时间了。

    她答案都懒的对,躺在床上拿起手机,刷朋友圈的时候竟然看到了宋珩的动态,一个小时前,他发了个定位,配图是一栋高耸入云的建筑,流光溢彩,配了两个字:吃饭。

    这还是班里的同学第一次见宋珩发朋友圈,果不其然,底下已经一排的人评论点赞了。

    “吃的什么呢?”

    “明天好好考试啊,请学霸照顾好自己。”

    “怎么没有自拍啊?”

    “期待男神凯旋。”……

    这……这是他的回应吗?还是只是巧合,余清音看了看下面显示的时间,是在她发朋友圈的半个小时之后,时间相隔这么久极有可能是巧合,可她还是想劝自己自欺欺人。

    她手颤的不行,差点都要给他点赞了,微信里好友不多,左不过七八十个,所以在她的朋友圈里,这两条动态是连在一起的。

    遗憾的是十点半的时候,余清音再刷朋友圈时发现宋珩发的那条朋友圈已经删除了。

    晚上余清音做了一整夜的噩梦,梦见宋珩出了车祸,他躺在血泊里,一身一脸的血,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血,她扑过去喊她的名字,他抓着她的手,嘴里还不停的吐出鲜血,他想说话却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

    余清音挣扎着从梦里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快八点了,余清音又躺回到床上,这个点他应该进考场了吧,做的这是什么梦啊这么扯,电视剧看多了吧,她拍拍自己的脑门哭笑不得。

    她翻出手机,打开微信瞄了两眼又关上,他有好久没有打来电话或者发来微信了,可她还在期待着什么。

    周日下午,余清音像打了鸡血一样,已经连续做了两个小时的物理题了,在这之前她刚做了一上午的数学,这一通下来快要被折磨哭了。做物理大题大概就像寒冬里想用手去触碰沸而不止的水来感受那极致的温暖,但每次刚一要挨近就会有细细密密的痛感传来,警惕自己这是在作死。每当这个时候余清音都会懊恼自己为什么不去学文呢,真是悔不当初啊,把人逼急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嘛?那可不一定,物理题你试试。

    因为中午没有午睡,这个点余清音实在撑不住了,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睡去,一旁的手机却开始嗡嗡嗡震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