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Kaitel62你喜欢秋天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想我爱他_高h 作者:秋叶原小米虫

    我想我爱他_高h 作者:秋叶原小米虫

    【22.58。  西郊酒店】

    陆臣棣给你洗了澡。

    他sh着头发将你裹在浴巾里抱到床上,头发吹到半g。你被塞进被子里,看见他拿着你用过的浴巾擦头发。房间里的浴巾自然不止一条,都是你特别吩咐的水粉se,挂在浴室门口里很显眼,他看见了却也不用,就要和你用同一条。过分亲昵。

    你的睡衣是舒适的家居款,你m0到床边的上衣刚要穿上,被他拿过放在一边,从一旁的纸袋中拿出一团白se绸缎,展开是一条薄薄的丝质睡裙,旗袍店的小礼物。

    “穿这个睡。”他怎么还记着这桩事。

    不容拒绝的给你套上睡裙,他扶着你坐起来,让你跪在身前。眼神暗下来,一寸寸挑起裙摆,从小腿r0un1e到腰肢,力道大到你有些疼。你被他m0得浑身发麻,软着腿伏在他身前,他的眼神像是实质般t1an上你x前的肌肤。

    他将你压在床边,撩起你的睡裙下摆,高挺的鼻尖流连在你的腰侧,像是狼犬一样轻嗅,找准地方,牙齿咬上你肋骨外细致的皮r0u,一根一根,慢慢的啄咬过去,你被咬的很疼,就抬腿去躲他。他看你一眼,眸se深沉,握住你的脚腕,朝着脚背咬了下去。啊,你呼出声,他齿印很深,你疼的想哭,这哪里是情趣。

    又来了,你看着身上浑身ch11u0的男人,他脱下衣服后的力量感和侵略x让你心悸。你ai与他亲热,但他在床上的一些喜好,超出了你身t的承受能力,让你不自觉的惧怕。初夜的时候,你第二天便高烧不退,在海德堡的医院躺了好久,负责检查的护士面se沉重,还以为你遭遇了不幸。双腿青紫的掐痕,腰腹都是手印,rujiang红肿,浑身的齿印半个多月才消。

    你以为那次是因为药物,他神志不清才会没有轻重。

    但是后来,你被关在他的公寓日日承欢,才知道那一夜,只是他yuwang的冰山一角。

    今晚在车里的荒唐,已经是你的极限了。你没有力气挣扎,承受他的t1an咬,小声祈求着他快点停下来。

    浑身都他的味道,身后的人好热啊,你又累又困,窝在他怀里睡着了。

    ================================================

    “苏嫣,苏嫣?”

    嗯?你回神,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有些窘迫的站起身,刚在又在历史课上走神了。你遮住书上的涂鸦,掩下慌乱,看向黑板。

    宋老师不赞成的看向你,忽略了你的小动作,都高二了,分班后你的历史成绩本就只是中等,又在课上分心,让她有些不满。

    “罗马共和国政t是由哪几个权利机构组成?不许看书。”

    你思绪混乱,没有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执政官、元老院和人民大会。”

    说完你自己都愣了一下,这是新课的内容,你怎么会知道。宋老师有些意外,神情柔和了些:“晚上预习过了?挺好的,保持住,课上注意听讲。”

    你看向手中的课本,新课程却都是熟悉的内容,为什么?

    下课铃响了,你合上书,有些着急的跑向教室外面。对,上楼,赶紧上楼。路变得有些陌生,你张望了一下,在走廊的第二个拐角处,赭红se的石墙成了的遮蔽物,你悄悄躲在墙后。

    下午五点整,晕h的晚霞在教学楼的墙面盖上一层朦胧的薄纱,周围的声音很远,你小声喘气,盯着倒数第二个教室的门口,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一下,两下,三下……你看见了他。

    转身下楼,踩在二楼的第二阶楼梯上,右脚抬起,左手握着楼梯的扶手,弧度不可以太大,背要挺直,发尾垂在腰际,需要有一些凌乱,显示出匆忙的样子。

    近了,有人在身后靠近,懒懒的,令人心颤的脚步声。你平复呼x1,抬脚下楼,放慢脚步,在走到楼梯尽头时,不留痕迹的的往右后方倾斜了一下,触到了对方温暖的手臂和x膛。

    “啊,对不起。”你急急放开扶手,转身看向身后的人。他本来就高,还站在高你一个台阶的地方,将你整个人都笼在y影下,晚霞躲在他的身后,看不见你羞红的脸。

    他走下最后一个台阶,俯身看你,长长的眼睫,瞳孔是偏棕se。

    “又是你啊。”

    你一愣,羞意褪去,有些不解,他,他在说什么,什么叫“又是你”?你明明今天是第一次来制造相遇。

    “每次都躲在教室外面的墙角,以为我看不到吗。”他的声音很冷淡,陈述般的语气。

    你看着他漫不经心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他发现了吗?他怎么会发现的?你明明模拟过好几次了,连时间和距离都计算过,做物理题都没有这样认真。

    “对不起,我下次不会……”

    话还没说完,他绕过了你身边,连眼神都没有给你一个:“别缠着我。”

    别缠着我。好耳熟的话,有人也和你说过这样的话,什么时候的事了,但肯定不是在这里。你呆呆的站在楼梯口,看着他的背影,yan光很刺眼,下午的教学楼怎么空荡荡的。

    你沉默的继续跟着他的背影走,前面是学校的花园池塘,仿照莫奈的《睡莲》造的日本桥和莲花池,池边栽了不少杨柳,过了莲花季节经常有科技社的人来水面做实验。

    路过日本桥中心,你看了眼脚下,池水gg净净,现在是什么季节了,你有些不记得。

    他在日本桥的另一端停了下来,转身看向你,见你一路跟着他似乎没有意外。

    “有事吗?我很忙。”

    你找他做什么?对。你突然想起来,你有事找他。连忙伸手进口袋,幸好,里面的东西没有忘记。

    你看着他背光的身影,慢慢走向他,直到停在一米处,慢慢拿出口袋里的东西,这个距离刚好,也不需要你努力的抬高头看他。

    展开手里的信封,你把折成了长条形的纸张ch0u了出来。因为是宣纸,很薄一张,放在纯白的信封里没有受到挤压。

    手指有些颤抖,你努力让自己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咬了咬唇,没有露怯。

    “陆臣棣,你喜欢秋天吗?”你轻声问他。

    你喜欢秋天吗?热烈而无畏的秋天,有着从九月十七日红到到十月二十四日的枫叶。③ω點PΟ18點Ц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