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九十章 完结章(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领证后的第二天弄月就携着叶燃回了家。

    破天荒的,江旻也在家。

    估计是秦芳通风报的信。

    他们对弄月提前领证一事并不生气。秦芳是因为弄月给她打过预防针,而江旻,则是因为叶燃收购盛玖后,又重新找上了他,

    抛给了他一个大单。

    弄月已经很久没见到江旻态度这么和善的时候了。

    他老了。笑起来时眼睛很弯,皱纹很深,以前她总说他像笑面佛,憨憨的,很可爱。可自从他们的关系僵化,这副笑颜却成了

    她最少见的一面。

    弄月别开眼,看秦芳:“妈,我好饿。”

    而江旻还在和叶燃套近乎。

    只言片语中,弄月大概是听出来了,江旻居然在拿二十年前的事情说事。

    “嗨呀,之前你来给弄弄当老师,我还一时想不起来你是谁,现在我就想起……”

    江旻突然停顿,说不下去了。

    可不是,若不是前阵子叶燃大义灭亲一事闹得满城风雨,他哪里能知道叶燃就是叶旭升那个没有存在感的私生子?

    很快,他笑了笑,十分巧妙地话锋一转:“那时候你才六七岁吧?跟在你哥哥后面,怯生生的,我还给过你一颗糖,记得

    不?”

    叶燃对童年的记忆很深刻,尤其,江旻说的,还是叶圻欺负过他的其中一段经历。

    他淡淡道:“记得,当时家里在办生日宴。”当然,他早就忘了给他糖果的人是谁。

    “对对,”江旻拉过弄月,“那个时候弄弄也去了的,不过她爱乱跑,你应该没有印象。”

    江旻好面子,而弄月长得又好看,他便经常带着她到处见人,就算是参加宴席,无论大小,也没有一场会落下。

    “弄弄也去了?”

    叶燃认真回忆起来,却搜寻无果。

    他不知道弄月小时候长什么样。

    “去了。”

    江旻憨笑着拍了拍自己越来越大的啤酒肚,“不过你们这缘分还挺深的,小时候没碰上,长大了倒是结了婚。”

    “什么小时候?”弄月突然插话。

    叶燃低眼,抽纸帮她擦湿漉漉的手,说:“说你小时候可爱。”

    “难道现在不可爱吗?”

    叶燃并不在意江旻的存在,直白道:“现在漂亮又可爱。”

    弄月没他脸皮厚,见江旻又在乐呵呵地笑,耳根微红,擦完手就去握住他的。

    “走,我带你去看看我小时候的照片。”

    书房里,柜子上一整排的相册,全都是小弄月的照片。相册按年龄分类,一共十二本,从她上初中以后,就很少用相机拍照

    了。

    最开始的时候,叶燃并没有认出弄月。

    直到看到一张,她穿着嫩绿色蓬蓬裙的照片。

    三四岁的模样,笑靥如花,身板挺得极直,两条小细腿包裹白色的裤袜里,乍一看,像……

    像根葱。

    他想起来了。

    那个和他一起烤地瓜的女孩子,就是跟根葱似的,闯进了他的视野,把他吓了一跳。

    “这张照片有什么特别的吗?”

    见他看了很久,弄月把相册夺过去,看不出什么门道,还有些嫌弃。

    “肯定是我爸给我穿的,怎么那么像根葱。”

    叶燃微愣,忽而笑出了声,说:“你和小时候的我想的一样。”

    “啊?”

    叶燃便按照零零碎碎的记忆和她说了起来。

    “那天是叶圻的生日,因为叶圻不肯让我出去,我就自己一个人去了花园的沙堆地里烤地瓜。地瓜烤到一半的时候,

    你……”他指了指照片,“我印象很深,你就是穿着这一身跑出来的,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被叶圻发现了。”

    叶燃已经记不清他和弄月当时的对话,只记得地瓜出炉时,叶圻带着一帮小孩猛地冲了过来,将他设的临时灶台给踹了。

    “他说我偷厨房的东西,想借机揍我,是你拦在了我前面。”

    其实在叶燃的记忆里,弄月的脸早已经模糊不清,能让他有印象的,就只剩下她这身又青又白的打扮,以及她的背影。

    她明明比他还要矮一个头,却很勇敢,像根茁壮成长的葱,把他护在了身后。

    “不许欺负他和地瓜!”

    ……虽然他知道,她主要是为了地瓜。

    所幸叶圻再熊,也是有分寸的,知道弄月是请来的宾客的女儿,见她出头,便不再恋战,骂骂咧咧地转头带着几个小屁孩钻进

    了竹林——那是他们最开始的目的地,欺负他,不过是个一时兴起的小插曲而已。

    弄月完全不记得了,只觉得不可思议。她知道自己虎,但她不知道原来自己还能这么虎,竟然敢为了地瓜去和一个大了自己好

    几岁的男孩子叫板。

    “那我最后吃到地瓜了吗?”

    叶燃点头,“吃到了。”

    弄月吁了一口气:“那也不算亏。”

    说着,她想起了自己做过的那个梦。梦里的她也是在和一个小男孩分享地瓜,那会儿她就猜测过小男孩是叶燃的可能性,没想

    到还真是。

    这梦做得真够匪夷所思的。

    “你吃到了吗?”她又问。

    “我们吃的是同一个地瓜。”叶燃语出惊人,“你还说,你吃到了我的口水,以后就只能和我结婚了。”

    弄月咂舌,“你唬我的吧?”

    叶燃笑笑,却没有再说下去。

    他没有撒谎。

    而他那时,也是答应了的。

    ————

    失策了,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