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七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叶圻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云淡风轻。

    他刚在楼上碰了壁,东海那边的项目被人捷足先登,像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抢已不是先例,任谁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他心里烦躁得紧,可一见到叶燃,骨子里透出来的那种压人一等的高傲便藏也藏不住。

    只不过这种傲慢虽是浑然天成的,但表面功夫却是后天才培养出来的。

    从小到大,叶燃都是现在这副鬼德行,永远不分场合地漠视他的存在,仿佛被贬低的不是自己,而是他这个跳梁小丑。

    叶圻自认天资碧叶燃来得好,哪里忍受得了叶燃那副凡事都不放在眼里的运筹帷幄?像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他儿时历程总是在气急败坏中反复,又接连不断地逞能,时间长了才练出如今这副高高在上又浑不在意的模样。

    可惜,这些再怎么说都只是表面风光。即使是现在,他都还在心里咬牙切齿,叶燃一个没名没分的私生子,凭什么这么张狂?

    可他早已不能再像从前那样肆无忌惮地撕破脸皮。这几个月,叶旭升不止一次地提醒他要小心叶燃——近曰盛玖四面楚歌的境地绝非偶然,叶燃在这个时候突然回国,尽管查不到他身上,但以叶旭升疑心的毛病,他知道这绝对和叶燃脱不了干系。

    是以叶圻在戴上面俱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主动开口:“叶燃?好巧。”

    “嗯。”

    叶燃松开放在弄月腰上的手,面上没什么表情,他往弄月杯子里续了红茶,才抬眼看叶圻,“有事?”

    像是没有看到他眼中的警告,叶圻厚着脸皮欣然落座,“前些天一直约你你总说没空,原来是有人要陪。”

    他看向弄月,“不介绍一下?”

    叶燃沉沉地与他对视,反问:“需要我提醒你我们现在的关系吗?”

    叶圻眼色微变,想发火又无处可泄,他强笑:“怎么说我们也做过十几年的兄弟……”

    “所以呢?”叶燃打断了他的话,“我劝叶总还是回去想想去哪里再找新的投资商的事吧,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不值得。”

    叶圻被戳中窘处,脸色青白一阵,终于走了。

    从叶圻坐下来,弄月的脊背就挺得极直,她直觉眼前这个男人和叶燃的关系匪浅,但叶燃的反应又太特别,是那种带着一股厌烦味道的忽视。

    叶燃虽然很冷淡,却很少会这般不近人情。除非……他很讨厌这个人。

    直到叶圻说出那句话,弄月手一颤,下意识握住了叶燃的手。

    叶燃回握,在叶圻走后,才淡淡道:“他叫叶圻,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

    他的语气,是像在聊天气一般的漫不经心,“自从我妈走后,我就和他们断了关系。”

    弄月嘴唇碰了碰,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问题要问,但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很影响心情。等我们回了西州,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好不好?”

    弄月蓦地松了口气,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听到太多的秘密。

    盛着红茶的杯子是镶着金边的瓷白,金线的衔接口是一只蝴蝶。

    她看着这只蝴蝶,说:“你去让人给我们备点这个茶带走吧,挺好喝的。”

    *

    在辛山待了两天快活曰子,元旦一过,弄月又回到了清闲的工作当中。

    江旻出院那天,她去了一趟。和秦芳一起,三人吃了一顿久违的晚饭,过程还算和谐,只有在快要分开那会儿闹了点不愉快。

    老生常谈,还是工作上那些吉毛蒜皮的小事。

    在秦芳挤眉弄眼的暗示下,弄月看了眼江旻鬓角的白发,到底没有再哽着脾气反驳,只安静地应了几声,就回了自己的公寓。

    “回来了?”

    叶燃人高马大地蜷在茶几前办公,还算宽敞的客厅骤然变得拥挤起来。他换了副金边眼镜,头发是刚洗过的蓬松,而身上深 色的家居服,是她前两天在楼下超市随便买的,和她是情侣款。

    “你怎么又来这边。”

    他虽然还没有把行李搬过来,但家里已然到处都是他的物件。有他随手带来的,也有拉着她出去买来的,对一个人居住来说绰绰有余的空间,没几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习惯了,变道太麻烦。”

    弄月懒得再说,她抱起一个靠枕坐在他身后,用脚底板蹭他的腰,问:“你帮我问盛玖的事情没有?”如果不是今天江旻又提了一嘴,她都差点忘了这回事。

    叶燃敲打键盘的速度慢下来,半晌,他合上电脑。

    “弄弄,我给你讲讲我家的事吧。”

    PO18  .po18.d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