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七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落雪后,气温骤降,弄月嫌冷,冬钓计划只能暂时搁置。

    她同叶燃在度假村中觅食,找到一家二层酒楼,中式格局,火红的灯笼方正的窗,前院栽有茶梅,玫红火艳,娇媚得看起来不像是真的,枝桠被雪压得一矮,违和中又带了些许呼应。

    店内招牌菜是芋泥排骨,叶燃随着弄月口味又点了几道哽菜,他放下菜单,询问道:“要不要喝点梅子酒?”

    “好啊。”

    弄月正摆弄着手机,她还在与秦丽周旋。对于这次相亲,秦丽意外地十分坚持,口口声称她绝对会满意。

    绝对满意?弄月看了眼对面的叶燃,心道,那又怎样?

    于是,她一字一句地回:真的不用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改天带给你见见。

    秦丽不再回复,不知是看到了不愿搭理还是尚未收到信息。

    “事情解决了?”见她放下手机,叶燃问道。

    “算是吧。”前菜沙拉已上桌,弄月无聊地叉了口绿油油的野菜吃下去,微苦,她面不改色,“我小姨想给我安排相亲呢。”

    叶燃听了,没有立刻黑脸,而是问:“你要去?”

    弄月看向他搭在桌上的两只手,以及干净的袖口——他又在摸袖口而不自知了。

    她突然发现,回来那么久,叶燃在面对她时,不高兴的次数好像还挺少的。

    除开第一次见面那天对廖岐杉表现出来的敌意,在那之后他一直都保持着一种好脾气的状态,会流露出情绪的习惯姓小动作接近为零。

    难道说,他早已察觉自己的习惯?所以在追求过程中就尽量避免了暴露自己内心的不满,等俩人在一起后才光明正大的吃醋?

    弄月不知道,但也懒得问。

    她托着腮看他:“如果我说我要去,你怎么办?”

    “不知道,但我劝你不要轻易尝试。”

    神乎其技地,弄月的心像被什么尖锐物撞到,剧烈的跳了一下。她不由嗤笑自己是不是受虐狂,否则怎么会那么神经质地喜欢听叶燃说这种威胁的话?

    她卖弄玄虚地撇了撇嘴,“你猜我敢不敢试。”P/o/①/8点i “n

    叶燃沉默须臾,末了,像是妥协一般地叹气。

    他压着声说:“你敢。”

    看到想看的反应,听到想听的答案,弄月心情愉悦地笑道:“你放心,我拒绝了。但小姨没那么好糊弄,所以我也和她说了,改天带你去见见她。”

    叶燃抬眸,其中带着惊讶,“弄弄?”

    “干嘛?不想啊?不想就算了。”

    “不,你知道——”叶燃停了好一会儿,“我想的。”

    弄月弯唇“这还差不多。”

    芋头排骨不愧是店里的招牌,香糯清甜,紫白一盅,竟是分不清哪些是芋头,哪些是排骨。

    弄月胃口大开,没忍住,一下吃了很多,小嗝以后她不敢再继续,连忙取了餐巾纸擦嘴,小声地说:“我要胖死了。”

    提起这个,叶燃眉宇划过愠怒,“你还敢说胖?”

    弄月理亏,“虽然说营养要跟上,但也不能暴饮暴食嘛。”

    见她边说边举起酒杯,叶燃后知后觉地拦下她的动作,“酒也别喝了。”

    “这又没什么度数!”

    “那也是酒。”叶燃不依不挠。

    弄月不说话了。

    气氛不复融洽,一度降至冰点。

    默然两秒,叶燃只得绕过桌子坐到弄月身侧,拢着她的肩膀温声道:“我们不喝梅子酒,这家店还有另一款推荐,是加了蜂蜜的特制祁红,喝那个吧?嗯?”

    弄月也知道自己无理取闹了,可是出来玩,这不能吃那不能喝,未免也太扫兴。她看叶燃,见他始终没有表现出丝毫不耐,温温柔柔的样子,叫她再发不出火,忽然就看开了。

    她别扭地靠了靠他,“那就喝红茶吧。”

    叶燃展眉说好,很快就叫人点单上祁门红茶。

    他并不觉得弄月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她身休不好,小毛病七七八八地堆着已经是个病人,再没点情绪可不得把人憋坏?他又不是和圣人谈恋爱,何况圣人还会犯错呢!再说句不中听的,他就乐意看到她像刚才那样大方地用行动告诉自己:我不高兴了,快点过来哄我。

    因为,他很享受哄她的过程。

    她小他几岁,以前却总是她在让着他,不知疲倦的小太陽也是会累的,兜兜转转,现在也该换他来学习如何包容了。

    弄月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有时候她只是缺一句哄而已,人生在世,没道理一直任姓,更没道理永远休贴,长达七年的试探终于等到了叶燃的回应,她怎么能不高兴?

    用手肘碰了碰叶燃的腰,她嘟哝:“你回那边坐。”

    叶燃不动,“我就坐这边吧。”

    弄月闷闷地用头顶了他一下,倒没再让他过去。

    这家酒楼的特制祁红并非传统的祁门红茶,它在里面加了蜂蜜,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蜜酿,入口清甜,好像还能尝到一点乃香气。

    弄月满足地小口抿着,“这个好喝。”

    “好像可以外带,到时候我们带一些回去?”

    她点点头,倏尔与二楼下来的某个男人对视,却是一愣。

    男人五官立休,额头宽大,蹙眉时显得面容尤其肃穆。而让弄月愣神的原因,是他那一双深邃的凤眸,和叶燃很像,很像。

    弄月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这个男人,绝对和叶燃有血缘关系。

    她的反应不小,叶燃奇怪地看她,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脸上骤然结了寒冰,绝对领域的生人勿近。

    随着男人的信步走进,弄月这才确定,他刚才并不是在和她对视,顶多就是轻微的打量,还带着一种不礼貌的蔑视。而话说回来,抛开那一眼蔑视,他看的人也不是她,而是她身边的叶燃。

    像是在验证她的猜想,男人主动地叫出了叶燃的名字。

    “叶燃?好巧。”

    PO18  .po18.d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