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五十一章 甜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十月下旬,弄月正式离职。

    给秦芳打电话的时候,她毫无意外的收到了一通训斥。

    “你和你爸爸说没有?”

    “我不和他说,他也会知道。”

    工作是江旻给她寻来的,估计他早就得到了消息,一直没说,只是懒得管她罢了。

    秦芳听到这,有些支吾:“前两天他回家了。”不过说来也奇怪,他好像并不知道弄月辞职的事,吃了饭就去忙工程队那边的事了。

    弄月蹙眉,“他还有脸回家?”

    “弄弄,他是你爸爸。”

    “在他找别人以前,他确实是。”

    弄月挂了电话。她有些气,但比气更多的是烦躁。

    这四年发生过的事情太多太多,外婆去世,父亲出轨,生活费中断,奖学金取消……

    她本来是人人都羡慕的乐天派,长得不丑,出手阔绰,有不错的家世,也有最好的男友。

    可厄运一旦降临,一切美好都将付诸东流。

    她和叶燃分手之后,噩耗接踵而至,先是外婆去世,再是江旻出轨——江旻拿钱去外面养小三,五十出头找来的女人比她大不了多少,养到后面甚至忘了关心自己女儿的死活,生活费给得断断续续,钱变得越来越少,话变得越来越多……

    那时候是她最想叶燃的时候。

    她想,如果叶燃还在,她就不会过得那么惨。

    可又想,如果叶燃在的话,她对此羞于启齿,而叶燃对她向来不上心,可能到最后都不会发现她的窘迫。

    越想,她就越难过。

    但更难过的是,她现在住的房子、开的车,都是秦芳以自杀要挟换来的。

    那天秦芳在她面前无声地掉眼泪,让她以后要擦亮眼睛看男人,说完又连忙否认:“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妈妈从十八岁就跟你爸了,被他养到现在什么也不会,就会赌,你可不能学我。这次房子和车子妈妈拼死给你要来了,你一定要好好地抓在手里。以后你爸给什么,你就要什么,都是你应得的,千万不要让那小三占便宜,听到了没?”

    秦芳哭得无声无息,弄月则是哭得说不出话,她用力点头,在那之后就再没叫过江旻一声爸爸。

    只是秦芳不如她果决,嘴硬心软,对那男的没有彻底死心,还会让他进家门,还会给他做饭吃……

    可能她在感情上的轴,就是在秦芳身上学来的。

    每次想起江旻,弄月就会失眠。

    她下床,找来一件厚外套,出了门。

    凌晨一点,启茗大厦静静的发着光,弄月坐在大堂,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指。

    她在等叶燃。

    因为前台见她穿着睡衣,不肯放行。

    叶燃下来时也穿着睡衣,和弄月一样,只在外头披了件外套。

    弄月其实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如果不是叶燃还给她带了一条围巾下来,她八成会直接甩脸走人。

    “冷不冷?”叶燃捂着她的手,“手都冰了。”

    弄月不作声,进了电梯才说:“你明天帮我去物业那里登记名字。”

    她可不想每次过来都要被人拦。

    叶燃:“其实我可以去你那边。”

    “不要。”

    那边是她的地盘,她不愿让他入侵。

    从见面她说话就气冲冲的,叶燃把她的手握进大衣口袋:“心情不好?”

    “心情好的时候我可不会过来找你。”

    叶燃不怒反笑:“也是,你都半个月没有理我了。”

    弄月默然,和他一起走出电梯,在他开门时刻意躲在了他身前,进了门才隔开距离。

    “这段时间你有没有见过我小姨?”

    叶燃回想,说:“见过一回,她的高跟鞋卡在电梯夹缝里了。”

    “……”弄月忍笑,“然后呢?”

    “我刚好要下楼,就帮她把鞋拔了出来。”叶燃语速转慢,“她问了我名字,桌上那盒巧克力就是她的谢礼。”

    弄月拿起巧克力看了看,十种口味,她拆了一粒丢进嘴里,却被苦得直皱眉。

    “……这什么味?好苦。”

    “估计是黑巧克力。”

    叶燃无奈地钳着她的下巴,唇贴上去,将化了一半的巧克力渡进嘴里。

    早有防备,他在弄月抬腿踢他之前手快地捏住了她的脚踝。

    在落地灯的柔和暖灯下,叶燃眉眼间带着戏谑,他心怀不轨,手不规不矩地摩挲着她的小腿……

    他故意一边回味一边评价:“甜的。”

    更多访问:

    PO18  .po18.d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