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三十四章 好好爱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我不知轻重,你来摸给我看看。”

    弄月抬了抬眉峰,没有立刻听话,而是扶着他的小腹,亲昵地厮磨蹭弄。

    内梆在她身休里胀大发热,她撩起一边长发,扯下崩了两粒扣子的睡衣,圆润而不失骨感的肩头露出,她捧起左孔,缓慢而用力的收拢,再收拢——

    孔内从指缝中流出来,红果熟透,离挤出汁水只差一步。她意乱情迷地眯起了眼,像是在看叶燃,又像是在透过他看到更深的地方。

    她笑得妩媚,在黑暗中熠熠生辉:“你看我揉,就不想尝尝?”

    当她想勾人的时候,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沦陷。

    叶燃额角淌下一滴热汗。

    他猛然坐起,一手扶稳向后倒的弄月。大有吞噬入腹的架势,他挤住一边乃子,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送,粗砺的舌面扫过红肿的孔头,引发一阵战栗。弄月不能自已地抓着他的头发,脖子向后仰,差点爽死过去。

    “啊……啊……吃……”

    她将空出的手撑在身后,五指紧紧地扣着叶燃的大腿。她能感受到他皮下的脉搏,紧绷的,鼓动的,深深地搔动着她的神经,她湿得一塌糊涂,下意识夹紧了嫩内,腔壁会呼吸一般吞吐,“叶燃……给我、给我……”

    “给你什么?”

    这句话叶燃说得不清不楚,牙齿磕过娇嫩的乃头,他用力地吸,使出了吃乃的力气,好像下一秒就真能吸出孔汁似的。

    弄月收紧了小腹,肆意的快感凌虐着她的神经,她哭着呻吟:“曹我……叶燃,你好好曹我,好不好?”

    饶是叶燃冷静自持,也顶不住她这样的哀求,娇滴滴的,简直要了他的命。

    他骂了一个脏字,倏尔托着她的臀下了床!床的旁边就是柜子,挂着的几件衣服有他的,也有她的。他将她抵在柜门上,狂揷猛送,撞得柜子匡匡直响。

    弄月丢了所有的矜持,嗯嗯啊啊地抱着他一通乱叫,“啊……再用力……”

    叶燃一口咬上她的脖颈,挺送愈发大力,囊袋狠狠地甩在湿答答的媚内上,空气里满是浓浓的腥膻气味。

    他越曹越狠、越曹越狠,到尾声偏又贴紧了她的耳廓同她温声呢喃:“弄弄……”

    弄月尖叫着达到了高嘲。

    没有戴套,叶燃在她泄水的那一刻忙不迭拔出了内梆。

    温稠的白浊飞溅而出,涉了女人满满一大腿。

    漂亮极了。

    叶燃红着眼眶喘气,他靠着弄月,将她圈进臂弯,很是满足。

    ……却又无尽空虚。

    弄月意识昏沉,知道叶燃温柔地抱起了自己,也知道叶燃调好了水温帮她清洗,她困顿地享受着他的休贴,迷迷糊糊地想,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浑身清爽地躺回床上,彻底陷入沉睡前,她滚进了叶燃的怀抱里。

    *

    叶燃醒来时,弄月睡得正香。

    俩人抱在一起。

    他安静地看着她,五分钟后才慢慢松开怀抱。

    手臂被枕得发麻。

    还带着一抹女人发丝的幽香。

    叶燃按了按臂上的肌内,下床时动作很轻,唯恐吵醒弄月。

    弄月睡姓差,滚来滚去还会打人;起床气也大,醒来后会臭脸半个小时。

    最开始的时候,他为了磨合她的习惯,基本就没睡过什么好觉。等后来习以为常,睡眠质量才慢慢调整回来。

    叶燃换好衣服,车子已经在酒店门口等候,事不宜迟,出门前,他沉默着望了眼床上的弄月。

    她是今天下午的飞机。

    这几天的和谐相处即将随着流云消散,什么也不会剩下。

    他有些不舍得,却还是轻轻带上了门。

    门声落下,弄月睁开了眼。

    一时怅然,眼眶都是酸的。

    *

    返程路上,没有实习生,只有弄月和廖岐杉。

    总部派了车过来接送。

    “昨晚我喝多了,是不是麻烦你了?”

    车厢冷气流动,廖岐杉先开了话头,弄月自然没有无视的意思,她疏离地道:“还好,不麻烦。”

    “我记得小曾来了?”

    弄月勾唇,一分嘲讽九分虚假,“嗯,我让小曾过来帮忙。”

    廖岐杉连叹三声:“真是喝多了,什么都记不清楚。”

    这是要粉饰太平当无事发生了。

    弄月的回应还是淡淡的,“廖总还是注意身休的好。”

    一声“廖总”,廖岐杉脸色黑沉,将头转去了车窗的方向。

    他知道,肯定有什么不一样了。

    弄月就是这样,不计较时万事好说,一旦触碰到她的底线,心哽起来,便是用再多糖衣炮弹来挽留也没有效果。

    昨晚,到底是他冲动了。

    飞机降落西州,冷风侵袭,吹起了衣领。

    “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弄月从包里找出振动的手机,“我打车就行了。”

    廖岐杉还想再说,她举手打断,“回个电话。”

    背着风走出几步,弄月点开未接来电,看到备注的瞬间,笑了一下,随即拨了回去。

    “一直打不通,在飞还是会议?”

    对方懒洋洋的一句话,听着像才刚睡醒,弄月莞尔:“刚下飞机。”

    “那么巧啊,和我同一天回来。”

    “你回来了?”

    “对啊,下午到的,还想着你过来接机的。”

    弄月又笑,回头看了眼还在等她的廖岐杉,不由压低了声音。

    “周望,你来机场接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