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十三章酸辣疙瘩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八月夜_ 作者:茶茶好萌

    其实弄月有幻想过很多次自己和叶燃重逢的画面。

    b如在西大着名的双子桥,她对着夕yAn拍了一张照片,叶燃意外入镜,她动作慢下来,一时失声,最后是叶燃主动向她点了点头,然而眼中古井无波,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再b如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她与叶燃分别在街的两端遥遥相望,绿灯亮起,俩人距离b近,她正要打招呼,叶燃却是忽地转眼,面无表情地掠过了她的肩膀。

    她所有的幻想里,叶燃始终都是冷着一张脸,或平和地同她问好,或轻淡地将她忽视总不会是如今这样的局面。

    他变了很多。

    变得亲切,也变得陌生。

    脚背溅上一抹Sh热,弄月回神,放下了水壶。水满得溢出来,从桌沿淌到地毯,她不再多想,取了好几张纸去x1水。

    地毯都是蓬松的软毛,Sh了之后看着脏兮兮的,弄月颓然地坐下来,冷不丁又想起叶燃站在小区门口的画面。

    在她说出那句回答之后,他并没有生气,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眸子里的温度不断下滑,直至陷入彻底的黑暗,叫人看不清他的心思。

    很安静。

    突然,大门口坏了一边的照明灯被风吹出了嘎吱声,Y冷感像个气球一样瞬间包住了弄月,她正哆嗦着,他松开了抓着她的手。

    “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

    弄月求之不得,顾不上回应,抓起行李箱就走,眼看着就要到自己居住的单元楼,她一顿,回了头。

    叶燃还在。

    身形颀长,在夜sE的笼罩下尤显落寞萧条。

    她淡定地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进了第三栋单元楼。

    再出来,门口已不再见叶燃踪影。

    第二天睡醒,弄月头疼yu裂。灌下一大口温白开,她接了通廖岐杉的电话,“喂,学长。”

    “今天你休假,我是不是打来太早了”

    弄月微笑,“你现在说这个还有用吗”

    “没办法,刚下飞机,知道你昨天才解放,就想问问你这些天在山里过得怎么样。”

    几乎同时,这次弄月下了工地,廖岐杉也被派去了覃州出差。以前弄月出外勤,廖岐杉也总会慰问关心她的情况,所以她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就那样呗,没有信号,什么也做不了。”礼尚往来,她问,“学长呢去覃州是不是吃了很多好吃的”

    “我没有口福,进肚子的都是酒。但是带了些特产,要不我一会儿过去拿给你”

    弄月边往客厅走边说:“不用啊,周一再分给我也一样。”

    廖岐杉默了两秒,“弄月,你的和别人的不一样。”

    弄月刚想顺口问能有什么不一样,一下噤声,同时唐嘉莉曾经说过的话就跟警钟似的敲了她一榔头。

    廖岐杉喜欢她

    顿感荒谬,弄月甩了甩头,直觉告诉她不能继续接话,于是她假假打了个哈欠,“送来送去多麻烦,到了公司再给也一样。学长还有事吗我要睡回笼觉了。”

    另一头的廖岐杉像是叹了声气,“那你睡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弄月挂了电话,心有余悸,疑神疑鬼地跑去上网查了查今年运势

    综合,三颗半。

    事业,四颗星。

    财运,三颗星。

    Ai情,五颗星。

    健康,两颗星。

    越看,弄月脸越黑,她丢了手机,挥了挥空气里看不见的迷信,“不准不准,肯定不准。”

    自我催眠半天,弄月气顺不少,偏又想起那少的可怜的健康值,她牙痒痒地将手机往兜里一揣,决定出门吃顿丰盛的早餐。

    再怎么不准也不能拿身T开玩笑。年初她就犯过胃病,今年还没过完,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又出现什么问题。

    小区大门旁有一家汤粉店,做的酸辣疙瘩汤堪称一绝,因为上过电视,生意红火,每天限量发售,售完为止。只要弄月起得早,都会过去喝一碗,店里的老板眼熟她,还总会多给她一点。

    今天磨蹭了一会儿,弄月到店时疙瘩汤已经售罄,她也不挑,点了份海鲜粉汤。

    店铺很小,人满为患,只剩门口临时搭建的一套折叠桌椅,还坐着一个和弄月差不多大的nV人,看着还要赶去上班,吃得汗流浃背,囫囵一通吞。

    弄月没带保温桶,也不想用塑料盒打包,便问了一声:“我可以坐这里吗”

    “嗯”nV人抹掉人中上冒出来的汗,“坐吧坐吧,我也快吃完了。”

    弄月说了声谢谢,坐下后就开始擦桌上的油腻。等她擦完,粉汤上桌,对面的nV人也在准备付钱走人了。

    粉汤刚盛出锅,热气腾腾,弄月不怕烫,吹了两口就往嘴里塞了一筷子的粉条。吃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盒饭,这会儿她像饿狠了的狼崽,埋头苦吃,甚至对面换了个人,也没有时间去看。

    “老板,给我来一份和她一样的粉汤。”

    对面话声未落,弄月便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她抬起涨得通红的脸,眼里还闪着泪花,见到来人更是想掀桌走人。

    始作俑者叶燃却是从容不迫地递给她一张纸,“你看你,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二更完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