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303. 希望师姐们没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博神色复杂的望着幽冥鬼虎。
    以及坐在幽冥鬼虎头上的那个男人。
    太一谷,苏安然。
    对于这个男人如今在玄界的名号,那可要比他的一众师姐厉害得多了,几乎都快达到无人不知、无人不识的程度了。
    以前在各自宗门里,最多也就是告诫一下在玄界行走遇到太一谷弟子时,能不起争执就别起争执,能避让就避让,如果遇到太一谷弟子要和人动手的话,那么一定要有多远跑多远。
    老祖宗的话,是不会害你们的。
    但现在——也就是前阵子传来万剑楼的试剑楼被毁了的消息后——则多了一条规矩。
    在秘境里遇到苏安然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做好逃生准备,一旦遇到什么风吹草动的话,就立即从准备好的逃生路径逃离秘境。当然,如果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秘境,一旦发现苏安然进入的话,那么能不去还是别去的好。
    天灾之名,如今在玄界已经不是什么传闻了。
    所以刚才突然看到幽冥虎,以及坐在幽冥虎头上的苏安然时,李博是真的吓了一跳。
    幽冥虎有多恐怖,李博是很清楚的。
    但这么一只可怕的凶兽,却是被苏安然给收服了——要知道,苏安然的明面气息甚至还不如李博强,这自然让李博产生了一中错觉:原来这就是苏安然能够破坏秘境的实力吗?爱……不对,果然很可怕呢。
    “这么说来,你是被那个什么太二门的詹孝陷害的?”
    “是。”李博点头,眼神依旧有些畏惧。
    当然更多的,其实是难以理解。
    苏安然撑着头,脑海里不由得回想起很久之前的事。
    当初去万事楼参加天元秘境试炼的时候,他就见过三个穿得跟交通信号灯似的人,那会三师姐唐诗韵就告诉过他,太一谷和太二门是死仇关系,所以如果有机会下手的话,就不要留情。
    苏安然拍了拍幽冥鬼虎的脑袋,这头庞然大物就乖乖低下了头,让苏安然能够从容的从它的头上滑落。
    “你既然认识我,那么你应该知道我太一谷和太二门之间的关系吧?”
    “略微有耳闻。”李博开口说道。
    苏安然侧头看了一眼李博,有些弄不清楚对方是真的不太清楚,还是在装作不懂。
    这一点上,苏安然倒是有些错怪李博了。
    玄界所知道的故事,就是太一谷把当年太一门的牌匾给摘了,并且勒令对方以后不能再用“太一门”的名字,甚至都只能用“太二门”作为自己的宗门名。
    而由这牵扯出来的一系列往事,例如很多从太一门脱离的弟子想要投入其他宗门名下,都没有一个宗门敢收——十九宗自然看不上这些弟子;三十六上宗和七十二上门就算看上了,也要掂量一下是否值得因为收了这么一个弟子而和黄梓交恶。所以一来二去之下,当年这批脱离太一门的弟子的日子就过得非常艰辛了。
    后来,传出黄梓收徒一事后,这批心怀愤恨的弟子就是最早热衷于给太一谷的弟子找麻烦的那批人。
    一直到后来,上官馨、唐诗韵、王元姬、叶瑾萱等人成长起来后,才反过来打得对方头破血流。
    而自知自己已经不敌太一谷的太二门弟子,当然也不会再去自找没趣,只是这梁子毕竟已经结大了,都成了太二门弟子的心头大恨,再想要平息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往往很多针对太一谷的事情里,都或多或少有些太二门的影子。
    也就是太一谷出了名的不讲道理,一旦把怀疑的苗头盯上太二门的话,就直接去堵门,甚至是专门在玄界猎杀太二门的弟子,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折腾得太二门都要封了山门,不允许弟子随意出山。一直到后来,有个和太二门算是有旧怨的宗门,为了栽赃去挑衅针对了太一谷,结果手尾没处理干净,被太二门的人发现,把证据往太一谷面前一丢,黄梓才开口约束了唐诗韵等人,所以后面太一谷才没有继续针对太二门。
    但没有继续针对,不代表彼此双方就能和谐共存。
    也就是太一谷门下弟子数量稀少,而且因为此前没有地仙境强者坐镇,导致很多秘境开启时,太一谷弟子都没有去参与,所以才少了很多冲突。但如果偶尔在秘境里遇到的话,双方一言不合起了冲突,唐诗韵、叶瑾萱、王元姬等人,可不会对太二门的弟子手下留情,那都是能杀干净就直接杀干净,一点情面都不讲。
    如今,这种思想自然也就从唐诗韵那里,延续到了苏安然身上了。
    “废话就不多说了,你知道那个詹孝在哪吗?”
    “我……我只看到他逃跑的方向,但具体他去了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李博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对詹孝也是相当痛恨,能够踩一脚的话他肯定不会犹豫。
    但问题是,他还真不知道詹孝逃哪去了。
    “嗷呜——嗷。”
    幽冥鬼虎突然发出一阵嚎叫声,很是讨好的蹭了一下苏安然。
    但苏安然反手就是一巴掌:“别闹,我在谈正事呢。”
    “呜呜——”
    幽冥鬼虎发出了一阵委屈的鸣叫。
    李博一脸目瞪口呆的望着苏安然。
    甚至他开始觉得,这是不是自己临死前产生的幻觉?
    之前那只不可一世,吓得詹孝逃命,也吓得自己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力的凶兽,怎么变成这副德性了?
    李博当然不知道,就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这只幽冥鬼虎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对待。
    只是被剑气轰击打得摇摇晃晃都算是好事了。
    但凡只要幽冥鬼虎敢张嘴,立即就是一道剑气洪流直接给它漱口。
    而幽冥鬼虎一身本事里最起码有三分之二都要靠尖啸来引发灵魂震慑,被石乐志的剑气洪流这么强行灌汤,它幽冥鬼虎不要面子的吗?
    当然,这也是石乐志和苏安然的合体所产生的效应远超一般剑修的能力——《锻神录》所提供的神魂凝练程度,保证了苏安然几乎可以无伤接下幽冥鬼虎的灵魂尖啸,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但苏安然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神海里还有石乐志,所以两相结合下,幽冥鬼虎最大的杀招直接就废了。
    换了一个实力强横的剑修,或许剑气也能够对幽冥鬼虎造成如此效果,可他们撑不住幽冥鬼虎的灵魂尖啸呀。
    而失去了灵魂尖啸所产生的灵魂震慑能力,这幽冥鬼虎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沙包而已。
    所以,在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的情况下,幽冥鬼虎选择了不要脸的臣服。
    弱肉强食嘛,不寒碜,也不丢人……不对,也不丢虎的。
    “这条傻狗好像知道那个叫詹孝的修士下落。”
    神海里,突然传来了石乐志的声音:“它好像说,它记住了那个逃跑者的气味,能够追踪到。”
    “不是,它听得懂我们的对话?”苏安然有些好奇了。
    “这傻狗不像是毫无理智的生物,而且它懂得弱肉强食的道理,也会选择向我们臣服,这一切都足以证明它是拥有一定的智慧能力。”石乐志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我不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这里的生物是不是如此,但总的来说,这只傻狗对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助益。”
    “怎么了?”看到苏安然的目光突然落在幽冥鬼虎的身上,然后就陷入了沉思之中,李博不由得开口问道。
    “这傻狗好像知道詹孝的下落。”
    “你听得懂它的话?”李博震惊了。
    苏安然当然听不懂了,但石乐志似乎能够理解幽冥鬼虎的意思,具体到底是如何操作的,苏安然也不懂,不过此时他也不会自己打脸:“大概意思是可以理解的。”
    “你怎么做到的?”
    “啊?”苏安然眨了眨眼,“可能是因为我把它打服气了,所以它就愿意和我交流了啊。这不是挺简单的吗?这傻狗跟个沙包没区别啊,只要不被它咬到不就好了。”
    挺……挺简单的?
    李博觉得胸有郁气,他觉得自己为什么那么嘴贱要去问这种事呢。
    “既然知道詹孝那畜生的下落,那我们还等什么?”
    “我就是在想,这傻狗的体型有些大了。”苏安然摸了摸下巴,“跑起来动静太大了,所以如果我们追上去的话,恐怕很容易就会被詹孝发现,到时候肯定会很麻烦的。”
    李博看了一眼背高超过五米的幽冥鬼虎,也是点了点头:“确实。”
    幽冥鬼虎大概是察觉到苏安然不太友善的目光,然后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李博有些无语的看着这只幽冥鬼虎。
    “咦?它是不是变小了?”苏安然眨了眨眼。
    就看到不断发抖中的幽冥鬼虎,体型正在不断的缩小。
    每次缩小的幅度并不大,但如果一直盯着看的话,还是能够明显的看到对方的体型正在迅速缩小
    很快,幽冥鬼虎就从五米变成了三米,然后又变成了背高一米左右,活脱脱像着得了萨摩耶,一点也没有之前那般狰狞恐怖的凛然气势。此时此刻,无论是谁看到这只幽冥鬼虎,都不会将它当成之前那只恐怖的凶兽。
    李博觉得自己更心塞了。
    他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天才总是能够遇到奇遇和机会了。
    只要实力足够强,还有什么能够难倒修士的问题吗?
    没有!
    他之前要是打得过这幽冥鬼虎,那么现在降服这幽冥鬼虎的人怎么可能轮到苏安然啊!
    但这种事,李博也就只是想想而已。
    他很清楚自己肯定是没有那份实力的,如果之前真要和幽冥鬼虎硬碰硬,哪怕没有詹孝的那一掌,他最终的结果也是成为了这只凶兽的食粮而已。
    “再小点。”苏安然拍了拍幽冥鬼虎的头。
    然后,它就变得只有三十厘米大小了。
    “不够。”苏安然蹲下身子,再度拍了拍幽冥鬼虎的头。
    有些委屈的幽冥鬼虎,直接一赌气就给缩到巴掌大小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一只小奶猫。
    “不错。”苏安然这次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捏着幽冥鬼虎的颈皮就把它给提了起来。
    已经不是委屈,而是相当憋屈的幽冥鬼虎,大概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提着,四肢都垂下来,尾巴则是直接卷起来,整个身子都给抱成一团,看起来相当的无辜、可怜,还有一种弱小感,哪还有之前那不可一世的凶厉模样。
    李博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只幽冥鬼虎,然后揉了揉眼睛,看了几眼后又揉了一次眼睛。
    他觉得自己的三观可能被摧毁了。
    “嗷呜——!”
    被苏安然盯着也就算了,毕竟自己打不过他。
    但被这个食物盯着是怎么回事啊?
    幽冥鬼虎很是生气的想着,然后四肢就开始乱扒拉,发出“凶狠”的奶叫声。
    奶凶奶凶的。
    李博突然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老夫的少女心!
    “你怎么了?”苏安然有些好奇的望着对方,“你的伤势还没痊愈,毒素还没有完全驱除,小心点。”
    “好……好。”李博点了点头,但心中却是暗暗决定:如果这次能够离开,我一定要去抓一只妖兽来养!
    苏安然一把将幽冥鬼虎给塞到衣襟里,然后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师姐们现在怎么样了。”
    “玄界那边突然少了很多人,大部队肯定已经有所察觉了,我们只要小心谨慎些,一定可以等到大部队来救我们的。”李博回过神来,然后才开口说道,“所以我觉得,我们眼下最重要的,应该是想办法活下去,并且尽可能的聚集那些进入这个奇怪区域的其他修士。”
    “也是。”苏安然点了点头,“外面应该还有上千名修士,五师姐和八师姐跟他们在一起一定很安全。只要他们接下来能够顺利抵达这次的目的地,将这种情况禀告给百家院的长孙大先生,那么就一定有办法营救我们出去的。……不过,空灵的身份终归比较特殊,也不知道五师姐能不能藏住。”
    “希望师姐们没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