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299. 妖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博有些艰难的睁开双眼。
    他发现自己的呼吸顺畅了许多,只是四肢依旧乏力,还伴随有一些头昏眼花的症状。
    但李博知道,这就是太二门风毒掌的后遗症。
    这门功法非常的歹毒,原本并不是太二门的功法,只是自从他们的宗门牌匾被太一谷的掌门摘牌后,这个宗门就开始堕落了。虽说目前还没有被打入邪派的行列,但《风毒掌》此类功法却已经开始不限门人修炼,这也导致了太二门如今的门风在玄界里非常糟糕,尤其是让詹孝这等卑鄙小人都当上了大师兄。
    但有一说一,詹孝的确擅于经营。
    如今太二门的许多发展策略,也都是在詹孝的推行下实施的,也正是因为詹孝成了太二门的大师兄,才将太二门重新推上了七十二上门的行列,甚至开始有了向三十六上宗发展的趋势。
    虽说万事楼固然有一套判断标准,例如三十六上宗的最低标准是有两位苦海至尊坐镇,门下有超过十位以上的地仙境大能,以保证宗门能够薪火相传,不至于出现实力层次上的断档。但实际上,能够成为三十六上宗的门派,哪个宗门里没有十位以上的道基境强者?
    地仙境?
    那起码都有三、四十位之多。
    像仙女宫、天王寺、书剑门、中州四大世家等上十宗行列的宗门世家,道基境强者都有超过三十位,更不用说地仙境了,那起码是三位数。
    太二门当初因为被太一谷摘了牌匾之事,导致从上十宗的行列被除名,跌到四流门派的行列,但毕竟其传承并没有断绝,再加上当世临危受命接任掌门一职的弟子非常小心谨慎,当天就遣散大量弟子,只保留最精华的一部分然后举派迁移,如此东躲西藏了三百年后,才终于重新在玄界再次站稳脚跟。
    据说,詹孝就是在这段时期加入太二门。
    也正是因为有他的经营,所以太二门的高层才能够安心修炼,纷纷打破桎梏。
    如今除了掌门已入苦海外,据说还有三位长老在闭生死关,一旦成功出关的话,那么届时太二门就会拥有四位苦海至尊。或许在道基境、地仙境的数量上依旧达不到标准,可有了四位苦海至尊的太二门,重回三十六上宗的行列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如今玄界都知道太二门的大师兄詹孝是个卑鄙小人,但却没有人真的跑来招惹太二门的原因。
    毕竟,詹孝的手脚实在太干净了,他几乎没有让人抓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在玄界,宗门背景实力越强,很多时候你就越需要讲规矩:你可以在秘境里杀了詹孝,只要没人知道就好;但却不能在玄界的公开场合下,杀了詹孝——当然,如果詹孝自己取死那没人会说什么,可就是因为詹孝在玄界从不惹事,就算被人当面羞辱,他也能够唾面自干。
    李博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
    他的眼里,流露出几分愤恨:“詹孝,你肯定没想到我还活着吧……这一次,只要我能离开这里,你们太二门一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我看到时候太二门还如何保住你!”
    李博想得很清楚。
    一直以来,詹孝的确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和把柄。
    但这一次不同。
    詹孝在遇到危险时不仅没有救援他的小师妹,甚至还推了司马婉仪一把,让她去死,而之后更是想杀了作为目击者的自己。如果这一切都按照詹孝所想像的那样发展,那么自然不会有人知道他的恶行,但可惜的是,他李博没死,所以只要能够逃离这里的话,那么就该是詹孝的噩梦了。
    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李博,突然想到了自己必须要保留一些证据,所以他急忙望向了司马婉仪当时死的地方。
    尸体已经不见了。
    但血迹却还是保存着的,旁边也还有一些类似碎渣一样的东西。
    李博不想知道那些碎渣到底是什么,所以他取出一块玉石,脸上有几分肉痛之色。
    玄界如今并不流行以玉石的灵气作为修炼根源,主要是因为玉石如今被开发出来的用途比较多,而且单纯将灵石这种原材料当修炼资源的话,实际上在修炼的过程里会流失大量的灵气,效果远不如吞服丹药,所以才没有作为主要修炼资源。
    但相比起丹药的获取方式受限,灵石或许是经过一个纪元的休养后,储藏变得丰富了许多,因此大多数宗门弟子——尤其是七十二上门及以下的宗门,多是以灵丹和灵石兼顾修炼作为自己的修炼资源。甚至在某些灵气比较贫乏的绝境里,以灵石布置一个小聚灵阵,也勉强能够维持日常修炼的需求。
    李博身上的灵石不多,只有寥寥无几的数块,布置一个小聚灵阵都不够。
    手上这块颜色已经非常透明,显然灵气不多,但如果当作修炼资源的话,还是能够让他多修炼个一、两次。
    但现在,为了当作录影仪就只能直接牺牲掉了。
    对于李博这种资产并不丰富的人而言,会感到肉痛也就在所难免了。
    不过正当李博打算将眼前的画面封存到灵石内时,一道粗气却是在他的背后喷薄而出。
    浓郁到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差点就让李博开始干呕了。
    对于这股气味,他实在太熟悉了!
    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
    李博有些僵硬的转过头,然后他就看到了此生最不想被回想起来的噩梦:那头体型巨大的猛虎正站在他身后,低头看着自己,它的血盆大口已经张开,恶臭的腥风就是从它的口腔里喷吐出来,那正不断滴落的口水,虽不带有任何腐蚀性,可只是这么看,李博就已经觉得双腿发软,眼前阵阵昏黑。
    吾命休矣。
    这是李博的最后一个念头。
    ……
    “你们想干什么?”
    王元姬怒喝一声。
    同时右手一抬,直接以手臂挡住了一柄斩落的长刀。
    一声金铁交击的异响显得极为刺耳。
    王元姬虽说还没有正式踏入地仙境,但她的阿修罗体已成,就算是对付寻常的地仙境都有一战之力。眼前出刀之人不过只是一名凝魂境强者而已,手上的兵器甚至不是绝品,只是上品而已,锋利度或许有,但还不至于一刀就斩断王元姬的手臂,最多也就是在上面留下一道白痕,连破皮都没。
    当然,吃痛还是有点吃痛的。
    毕竟是自己的身体。
    所以王元姬眉头一皱,反手就一拳捣出,直轰对方的面门。
    “哈!”
    一声古怪的音波震荡响起,周围数人的真气都隐隐有些紊乱。
    却又是一名穿着劲装短卦的男子出手了。
    这是他从一个秘境里获得的独门功法,他甚至还没有上缴给宗门,就当自己的压箱底绝技。其效果便是通过音波的传递震荡,来干扰周围的真气和灵气波动,产生类似“地磁混乱”的现象,从而让对手的武技或术法威力下降、乃至失效。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门功法有点不分敌我,只要在声音产生震荡的范围圈内,都会受到波及。
    这名黑衣劲装男子的出手,显然是为了救援此时被王元姬列为攻击目标的人。
    旁人或许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但这名黑衣劲装者却很清楚,对方是天刀门一位弟子的弟弟,虽没有加入天刀门,但一身功法都或多或少和天刀门有点关联。他此时出手救援对方,自然也是有自己的小算盘打算,毕竟天刀门怎么说也是十九宗之一,如果能够和对方搭上关系的话,就算得罪了太一谷又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这一次是太一谷咎由自取,也怨不得他们。
    只是。
    拳风刚猛如初。
    这名黑衣劲装男子的脸色猛然一变,他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压箱底绝活居然会无效。
    “轰——”
    音爆声响起。
    那名出刀的修士脑袋当场就被轰碎了。
    “这……”黑衣劲装男子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但下一刻,又是一道拳风呼啸而至。
    “王元姬,你疯……”
    话未说完,拳风袭面。
    刹时间,这名黑衣劲装男子只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灌入自己的头颅里,震得自己的头颅嗡嗡作响,疼痛异常。
    不过很快。
    这名劲装男子就感觉不到疼痛了。
    因为他的意识已经彻底陷入了黑暗——整个脑袋都被轰爆了,哪还会感觉到痛呢?
    算上这名黑衣劲装男子,场内已有超过十具尸体。
    这些尸体不管是男是女、年龄几何、师承何处,其下场都是一个:脑袋破碎。
    而始作俑者,王元姬,却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只是神色已然冷漠了不少,隐隐之间,似有黑色的纹理在她的白皙肌肤上遍布着,看起来显得格外的妖异。
    “五师姐。”林依依低呼了一声。
    “呼。”王元姬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血红色的双眸渐渐恢复清明,已从颈脖处延伸而出,几乎遍布了她半张面容的如蛛网般的黑色纹理也开始收缩,很快就彻底消失在王元姬的身上,这让她身上那股妖异的感觉瞬间消失。
    不过刚才那一幕,终究见到的人太多了,所以此时哪怕王元姬身上没有那股邪异的气息,但在很多人的眼中,却也和妖邪没什么区别了。所以原本不少只是旁观的修士,此时也开始渐渐聚拢过来,他们望着王元姬的目光都充满了愤怒和憎恨,场中的氛围已经变得相当不同了。
    “王元姬,你已被妖气操纵了!”
    一名修士排众而出,站在了众人的面前,沉声喝道:“你若是束手就擒,我们念在太一谷黄谷主的份上,暂且不会杀你,只会将你带往百家院,交由大先生发落。若你还继续冥顽不灵的话,就休怪我们不讲情面了,到时候你的下场就会和你身后的妖族一样!”
    “这……”黑衣劲装男子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但下一刻,又是一道拳风呼啸而至。
    “王元姬,你疯……”
    话未说完,拳风袭面。
    刹时间,这名黑衣劲装男子只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灌入自己的头颅里,震得自己的头颅嗡嗡作响,疼痛异常。
    不过很快。
    这名劲装男子就感觉不到疼痛了。
    因为他的意识已经彻底陷入了黑暗——整个脑袋都被轰爆了,哪还会感觉到痛呢?
    算上这名黑衣劲装男子,场内已有超过十具尸体。
    这些尸体不管是男是女、年龄几何、师承何处,其下场都是一个:脑袋破碎。
    而始作俑者,王元姬,却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只是神色已然冷漠了不少,隐隐之间,似有黑色的纹理在她的白皙肌肤上遍布着,看起来显得格外的妖异。
    “五师姐。”林依依低呼了一声。
    “呼。”王元姬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血红色的双眸渐渐恢复清明,已从颈脖处延伸而出,几乎遍布了她半张面容的如蛛网般的黑色纹理也开始收缩,很快就彻底消失在王元姬的身上,这让她身上那股妖异的感觉瞬间消失。
    不过刚才那一幕,终究见到的人太多了,所以此时哪怕王元姬身上没有那股邪异的气息,但在很多人的眼中,却也和妖邪没什么区别了。所以原本不少只是旁观的修士,此时也开始渐渐聚拢过来,他们望着王元姬的目光都充满了愤怒和憎恨,场中的氛围已经变得相当不同了。
    “王元姬,你已被妖气操纵了!”
    一名修士排众而出,站在了众人的面前,沉声喝道:“你若是束手就擒,我们念在太一谷黄谷主的份上,暂且不会杀你,只会将你带往百家院,交由大先生发落。若你还继续冥顽不灵的话,就休怪我们不讲情面了,到时候你的下场就会和你身后的妖族一样!”
    一名修士排众而出,站在了众人的面前,沉声喝道:“你若是束手就擒,我们念在太一谷黄谷主的份上,暂且不会杀你,只会将你带往百家院,交由大先生发落。若你还继续冥顽不灵的话,就休怪我们不讲情面了,到时候你的下场就会和你身后的妖族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