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232. 你会唱……作词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事情的进展,并没有超出黄梓的预料。
    万事楼那边很快就开始展开行动。
    他们先是分别拜访了十九宗,对每一个宗门都送出了二十部第二代万事玉简,而且还都是最高档次的产品。之后又给三十六上宗——除了刀剑宗——也送出了十部最高档次的土豪金二代万事玉简。至于七十二上门,则没有那么多的名额了,只是让四大总教头出门跑了一趟,送上五部意思意思。
    黄梓对此的评价,是不够大气。
    按照他的意思,十九宗、三十六上宗、七十二上门,若是一视同仁的对待,那么三十六上宗或许会有一点不满,但七十二上门却是绝对会相当满意,而十九宗作为顶上宗门就算有些不满,但家大业大的他们必然不会说什么,也不会有什么小动作,甚至在公开场合还会道一声“大气”。
    这就是携势。
    可万事楼这么做,十九宗是满意了,三十六上宗和七十二上门自然会觉得受到轻视,但碍于十九宗的名气多半也就是敢怒不敢言的。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一点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最大的弊端,所以这人一旦心生怨念,很多时候哪怕是损人不利己的事,他们也都干得出来。
    黄梓对如今的万事楼,越发的感到失望了。
    ……
    因为万事楼走访各大宗门的事,所以关于新型玉简及相关功能的事情,也开始在玄界流传开来。
    万事论坛,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进行了升级。
    旧版本的万事玉简也只是无法进行“录制”和“拍照”的功能而已,但正常使用依旧没问题,只是看着最近论坛上陡然多出来的各种“照片”和“视频”,自然是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艳羡的。
    但事情的发展,也正如黄梓一开始所预料的那样,第二代万事玉简的确引起了相当程度上的热议。
    所以当万事楼以官方身份开始在论坛上发布第二代玉简的相关消息时,所造成的轰动也就在所难免了——只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支持的态度,冷嘲热讽者不在少数。
    原因也很简单。
    价格。
    第二代万事玉简,按照规格不同,可以划分为道基级、地仙级、凝魂级。
    其中道基级玉简指的是,玉简可容纳储存的资料相当于一名道基境修士的神魂强度,以地球的标准值来说,那大概可以得以nb作为数据储存单位了——当然,这仅仅只是一个假设的储存概念而已,实际上修士的神魂强度不可能用如此简单的方式来进行计算换算,但保证玉简内留存的内容在五千年不会出问题,那还是没问题的。
    在定价方面,辉煌金售价为五千颗凝气丹,流光银、气运红则为四千五百颗凝气丹,包括暗夜绿、哑光黑、飞云铜等其他颜色则为四千颗凝气丹,最基础版本的朴素白为三千五百颗。
    次一级的地仙级万事玉简,储存量为相当于一名地仙境修士,可保三千年不朽。
    同样以颜色区分售价,分别为两千五百、两千、一千五百,以及朴素白的一千颗凝气丹。
    最弱的则是凝魂级万事玉简,储存容量为一名凝魂境修士的神魂强度,只能保千年不坏。
    但售价倒是真的便宜了不少。
    而且还非常聪明的只推出两个系列。
    一个是除了辉煌金、流光银、气运红之外的有颜色系列,售价五百。
    另外一个,则是最基础的朴素白,售价仅为一百颗凝气丹。
    而万事楼对此的解释,则是给玉简上色需要采用到非常特殊的手段,其功效并不仅仅只是美观,同时还具有其他的效用:例如能够起到微效美白、养肤、驱虫等等的能力——实际上,朴素白也有,所以所谓的上色就真的只是换个颜色而已。但万事楼不这么吹,修士那边肯定的炸锅,所以他们只能按照黄梓曾说的广告词,硬着头皮吹了。
    因此,在考虑到上色后所具备的效果升级,因此才有了不同的价格定位。
    但最低档次的凝魂级玉简,因成本方面的问题,所以就不提供金色、银色、红色三个颜色——这一点,也是万事楼给每个颜色档次的提升定价增额五百颗凝气丹的原因。
    可玄界修士才不会在这些呢。
    看到这些新型玉简的价格,以及明显刻意区分出来的三六九等分类,小门小派的修士直接就开骂了——他们的观点,就是万事楼看不起他们,理由是最低档次的新型玉简没有金色的,这是觉得他们买不起。
    当然,事实上这些人也的确是买不起。
    之前黄梓对苏安然说过,叶衍等人没有那么大的魄力,不敢开高价。
    事后苏安然就问过黄梓,万事楼会报一个什么规模的定价。
    对此,黄梓当时相当不屑的表示,只会比平均成本价略高一点。
    凝魂级玉简的平均成本价,大概在八十颗凝气丹左右,定价一百颗凝气丹,只能赚点零头。
    地仙级玉简的平均成本价,大概在九百颗凝气丹左右,定价一千颗凝气丹,同样赚得不多。
    唯一真正敢开高价的,只有道基级玉简,平均成本价在两千五百颗凝气丹左右——之所以敢开到三千五百颗凝气丹的定价,恐怕还是因为万事楼把这些玉简当作礼物送出去不少的缘故。所以若是定价太低的话,那么自然会让其他宗门看轻万事楼,所以迫不得已之下,才得把价格提升起来。
    至于上色。
    实际上因为染料所需的萃取材料不同,价格自然也是有所不同,所以在扣除成本后,其实赚头也没有多少。
    但实际上成本价到底是多少,万事楼自然不可能公布出来。
    所以如果一早开始就按照黄梓的建议定价,而不是仅比成本价略高一点的价格,甚至取消最低档次的金色、银色、红色,那么这些修士最多也就是感叹一声这玩意是属于奢侈品的行列。或者,万事楼一开始给三十六上宗、七十二上门也送出跟十九宗同一规格待遇数量的新型玉简,那么此时三十六上宗、七十二上门也肯定会出面说几句。
    花花轿子人人抬嘛。
    但很可惜的是,万事楼因为魄力不足,行事不够大气,也无法做到不偏不倚,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是情理之中。人家没有暗中煽风点火、落井下石,就算够对得起万事楼了。
    不过这些都和太一谷,或者说和苏安然没什么干系。
    只要不影响到他的布局发展,他并不打算干涉。
    黄梓说,万事楼的行事已经产生因果业障了,这也是各个宗门都保持缄默的原因。如果他去替万事楼说话,那么就要被这份因果缠绕上,毕竟这是一个仙侠世界,种种意念一旦成势,就会形成佛家所言的因果,那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空话。
    所以苏安然没有介入其中。
    他依旧在完善着自己的游戏。
    如今基本上,整个游戏都已开发完毕,剩下的就是bgm的安排了。
    “音乐方面的设计,你怎么考虑?”
    “哦,有《锻神录》的效果,我能想起不少的插曲,直接从神识里拷贝出来就行了。”苏安然耸了耸肩,“这不是什么难事,就是担心这些bgm和玄界的音乐风格会不会不搭。”
    苏安然来到玄界这么久,从来就没有听过这个世界的音乐,因此对于这个世界的音乐水准自然不太确定。
    “不过就是些靡靡之音罢了。”黄梓不屑一顾,“玄界本就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基本上也就是琴棋书画之类能够陶冶性情的东西。但让我失望的是,就算没有钧天广乐,你也不能弄出一堆靡靡之音吧?”
    “玄界居然没有仙乐?这发展不对啊。”
    黄梓斜了苏安然一眼,冷笑一声:“亏你还是个文化人,钧天广乐对你来说就只有一个仙乐的意思?”
    “难道不是天上的仙乐?”
    “什么年代的,还天上的仙乐。在我那个年代就已经是泛指优美、雄壮的乐曲,用来代指那些典雅、大气、令人沉醉且回味无穷的音乐了。”黄梓撇嘴,“你说你是2019年穿越过来的,怎么你那个年代反而只是拿来代指天上的音乐?还是说,你觉得有个钧天,就是指天帝、上天?这不是越活越回去嘛?”
    苏安然不跟黄梓争论。
    这方面的知识,他肯定不如黄梓丰富的,继续争论下去肯定是脸都要被打肿。
    “这个世界的音乐风格,主要都是以琴、筝弹奏出来的,没有什么歌词和演唱。凡尘那里或许会有一些传唱,但玄界修士看不上。”黄梓摇了摇头,“你要是会作词填曲,搞几首古风歌出来的话,或许能够改变一下玄界的现状。”
    “填词?”苏安然眨了眨眼,“还是古风的?”
    “对。”黄梓点头。
    “这个我熟啊!”
    “你熟?”黄梓一脸的怀疑。
    “咳。”苏安然清了清嗓子,“听好啦……”
    苏安然轻轻的哼着一首曲风略显急促的古风伴奏,随口唱道:“青衫及冠媒妁言,邀佳人,落朱砂,许我一场大梦芳华;三百白衣披重甲,且征战,又杀伐,许我一场金戈铁马;红衣断剑牵老马,出旧都,入新城,许我一场盛世年华。……你说一世平安,我说功成名就,最后不过黄粱一梦。”
    黄梓一脸见鬼了的表情:“你居然真的会?!”
    “嘿,厉害吧。”苏安然笑了一声。
    黄梓很不想开口。
    但他那跟吃了苍蝇一样的便秘表情,却也清楚的表明了他此时的内心想法。
    “我告诉你一个诀窍,你也可以瞬间成为大师。”
    “居然还有诀窍?”黄梓眨了眨眼,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诀窍,就叫古风歌词公式。”苏安然开口说道。
    黄梓毕竟穿越得早,错过了后来网络高速发展的许多重头戏。
    当年网络上,就有一位人才兄,总结出了一套古风填词公式。
    关键词是:朱砂、天下、杀伐、人家、芳华、韶华、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曲终人散等等这些看起来很有古风意境的词汇。
    然后,只要把这些词填入到几个公式里,例如:“xx,xx,xx了xx”,或者“xxxx,xxxx,不过是一场xxxx”,要不然就是“你说xxxx,我说xxxx,最后不过xxxx”、“xx,xx,许我一场xxxx”等。
    而唯一需要记住的则是,同一个句式多用几次,以营造出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排比方式;还有就是填词时千万不要有逻辑性,也不要乱用连词。最后,则是例如“殇”这样的恶俗词,可以反反复复的多次套用,哪怕用个十多次都无所谓。
    如此一来,一篇无病呻吟、辞藻华美的古风歌词就诞生了。
    接下来唯一要做的,就是找一个牛逼的谱曲人,谱个曲子就完事了。
    听完苏安然的话,黄梓彻底呆滞了:“这么简单?”
    “对啊,要不然你以为呢?”苏安然撇嘴,“好了,别来打扰我,一边玩去。”
    黄梓呆呆的走出苏安然的小屋,到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对玄界那种听起来软绵绵的乐曲早就相当不满了,这在其他修士听来或许是一种能够陶冶心情,让心情变得宁静的好音乐,可对于在地球享受过音乐风暴的黄梓来说,这和靡靡之音是真的没有区别。
    当然,他也从不指望这些人知道什么是流行音乐,什么叫真正的音乐。
    但有些东西,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哪怕再怎么吹嘘,烂俗的东西依旧是烂俗。
    这也是黄梓从来不乐意去参加玄界聚会的原因,因为听那些琴师弹奏的音乐,他是真的想死——当然,肯定不会是他死,黄梓是怕自己忍不住要杀人。
    时间,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悄然流逝。
    不管外界如何咒骂着万事楼,万事楼也都不去回应。
    因为万事楼发现,不管这些人骂得多凶,但是当第二代万事玉简正式开始销售后,凝魂级朴素白玉简居然是瞬间售罄!除此以外,销量第二好的居然是道基级辉煌金玉简,其次才是流光银、气运红,第四则是同档次的朴素白。
    反而是地仙境玉简,不管是哪个色号都卖不动,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意识到这一点后,万事楼第一时间就调整了生产线。
    《玄界修士》则在这样的氛围里,悄咪咪的上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