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220. 金色!传说!(万字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安然没想到,藤源女会把尸体藏在神社的地下。
    不过仔细想一想,这似乎也没什么毛病?
    高原山大神社不像其他聚集地的小神社那样,通常就只有一位神官坐镇——高原山大神社毕竟是军武山圣地的幕后主人,所以有的是人手过来帮忙守家,还美其名曰是给军武山圣地的新人一个锻炼机会。
    从正殿的密室通道进入,苏安然跟在藤源女的身后,在往后的位置则是赵刚。
    由始至终,不管苏安然表现得多么无害,藤源女也没有信任过他。
    不过苏安然对此倒也不意外。
    妖魔世界的情况比较特殊,在这个世界里艰难生活着的人类只会信任那些有过并肩作战记录的人,尤其是他们这些实力强横的人柱力,更不会轻易信任他人。
    若非苏安然有一张投名状,藤源女也断然不可能带苏安然进入这个地下密室。
    冰冷、阴暗、压抑,甚至带有一种微妙的恐慌压迫感。
    就是苏安然对这个地下室的所有印象。
    这让他感到有些的诧异。
    要知道,那怕是面对牧羊人时,苏安然的内心都没有丝毫的恐惧和压迫。但现在,在这个地下室里,苏安然却是微妙的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危险感,他知道在这个地下密室里,必然存在着什么能够杀死自己的东西。
    “你这个地下室,有点意思。”苏安然突然开口。
    大概是因为他开口时所呼出的空气,影响到了密室阶梯的气流,走在最前方的藤源女手中的火把,摇曳了一下。
    不过苏安然虽然知道,这火把虽看似要熄灭的样子,但实际上可没那么容易熄灭。
    那是以妖魔的脏器经过特殊手法处理后才制成的特制火把,是能够在妖气非常浓郁的环境下也能够点燃而不会受强风气流等寻常自然因素导致熄灭的玩意。
    能够让这种火把熄灭的,唯有来自上位种妖魔的气势压制——也就是说,藤源女手中这根火把,除非是面对十二纹这一级别的大妖魔,否则的话断然是不可能熄灭的。
    “这里曾镇压过三只二十四弦大妖魔,本来是有机会镇压恶鬼的,但结果还是被对方逃了。”藤源女语气淡然,“之前想着或许能够镇压酒吞,但后来听闻你说的那些话后,才知道是我们太小看十二纹大妖魔了。……也幸好有先生的协助,我们才不至于在面对酒吞时吃亏。”
    苏安然笑了笑,道:“那就是一笔交易而已。”
    酒吞的体格极强,寻常的攻击根本就不可能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再加上他的恢复能力同样不弱,所以如果让他寻到一个喘息的机会,他自然能够很快就恢复状态。
    但这并不是说,他就没有弱点。
    相比起强横的体魄,酒吞的内脏以及免疫系统就真的是相当鶸了。
    可是偏偏这家伙还嗜酒如命,所以只要送上几十坛下了毒的美酒,这家伙根本就不会思考事情的合理性,所以其结果自然就是被九头山那边的五名人柱力给五马分尸了。
    这也是妖魔世界里,第一只有记载以来正式陨落的十二纹大妖魔,而且还是号称十二纹里最强的第一纹。
    纵然藤源女和赵刚还强行假装镇定,但是他们听闻消息后那剧烈跳动的心脏声,根本就瞒不住苏安然的感知。
    若非如此,藤源女哪会那么给面子的满足苏安然一切要求。
    藤源女没有接苏安然的话,她在想什么,苏安然自然是清楚。
    不过他也懒的跟这个女人勾心斗角。
    作为军武山幕后的主人,同时还能以强大的影响力遥控九头山,要说高原山大神社没点传承下来的御下手段,苏安然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所以对于这样的人,苏安然素来是选择敬而远之,因为往往很多时候,你可能在不知不觉间就中了对方预先设下的陷阱,被对方给坑了还不自知。
    “到了。”
    又过了好一会,前方终于传来了藤源女的声音。
    只见在黑暗空间的前方远处,有湛蓝色的荧光闪耀。
    这一刻,藤源女手中的火把开始变得明灭不定,就仿佛站在风口处一般,有气流不断的吹拂着——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苏安然却能够感知到,藤源女手中的火把所蕴含的能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退着。
    无穷无尽的寒意,从前方湛蓝色的荧光中铺天盖地而来。
    之前让苏安然察觉到的死亡威胁,正隐藏在这片寒意之中。
    “那就是传说中的不腐尸骸?”
    “是。”藤源女点头,“据说当年寻到这尸骸的时候,寒气没有这么强烈,是后来才逐渐变得如此强烈。……五年前,我还能距尸骸百步,现在我只能止步于百米了。”
    苏安然眉头一挑:“这里距离尸骸大概多远?”
    “没仔细算过,但想来应该是在四、五百米之间。”藤源女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
    “四百五十米。”
    苏安然扫了一眼藤源女,然后又用眼角余光打量了一下赵刚:“你呢?能走多远?”
    “止步八十米。”赵刚本不想说,但在感受到藤源女的目光后,他还是如实回答。
    苏安然微微点头,心中略微有了些明悟。
    四百五十米的距离不管对于苏安然也好,还是藤源女、赵刚等人都好,其实并不算远。
    但藤源女只能止步于百米,赵刚却是止步于八十米,这就相当说明问题了。
    以这两人为对手,苏安然最不想交手的并非赵刚,而是藤源女。
    原因也很简单,继承了阴阳道和神道教两家之长的藤源女,或许在肉搏战方面能力比较弱,但各种层出不穷的术法手法却绝对能够让不小心的人直接翻车——黄梓就曾说过,玩法术的人心都脏。
    苏安然总觉得这话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一时半会间又想不起来哪有问题。
    但从赵刚能够比藤源女多走二十米的程度来看,很显然是因为赵刚的体质要比藤源女更强一些。
    “章婆婆能走多远?”
    藤源女望了一眼苏安然,眼神里的不明意味十足:“止步三百五十米。”
    苏安然彻底了然,心中的猜想也得到了证实。
    没有再犹豫,他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单说体魄强度,别看苏安然的身体看起来还没赵刚魁梧和健壮,但他所修炼的是玄界正宗的修炼法门,是一套从外到内、从上到下的全方位修炼功法——虽说《锻神录》更多是针对神识方面的修炼,可不管怎么说毕竟也是绝品功法,哪怕体魄方面的强化效果的确不如其他同级别的功法,但怎么也要比妖魔世界的功法强。
    这个世界的功法,更多的是一种类似于强身健体,积累和运用气血的功法,并没有像玄界的功法那样,可以通过吸纳灵气来改造身体,仅这一点就可以说是高下立判。
    “你猜这位上使能走多远?”藤源女看着苏安然的背影走了差不多百米距离,突然开口。
    “应该可以在两百五十米左右吧。”赵刚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就算他是神使,有一些特殊的本事,但他的气息强度并不比一名番长强多少,甚至还没达到兵长的实力,两百五十米差不多就是极限了。……程忠也不过只能走两百七十米而已。”
    “我不这么看。”藤源女摇了摇头。
    赵刚的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前四百米,寒气的确伤骨,你能坚持到三百七十米,其实已经很强了,罗丁以火拳的力量催发自身的血气热量,借用了火属克制的小国,倒是可以走完这四百米。”藤源女开口解释道,“可你知道,他为什么最终只能止步于四百米吗?”
    赵刚摇头。
    “四百米之后的最后五十米,会有非常强烈的精神压制,那种感觉……我说不准,但的确很不轻松。”藤源女叹了口气,然后才继续说道,“四百米之后,虽然没有凛然的寒气侵袭,但压力却要比前面那四百米的寒气更甚。而且从最后五十米开始,越靠前,那种压迫力和威慑感就越强。……我止步尸骸百步外,并非我承受不住那种压强,而是我知道,只要我再往前一步的话,我会死。”
    赵刚双目圆睁,一脸难以置信。
    “自神国尸骸开始散发寒气开始,历代所有大巫祭都只能止步于百步之外,没人能够再往前一步。”藤源女叹了口气,“那最后的三十米,只有当初发现这具尸骸的先代大巫祭走过。可是不久之后,她也就死了。……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走到尸骸面前了。”
    藤源女的语气,有些萧瑟和落寞。
    赵刚也因为第一次听到这种秘闻,而感到惊讶不已。
    “看,他走完那四百米了。”藤源女看着苏安然的背影近乎于无,心中默算了一下距离后,幽幽说道,“曾有大巫祭猜测,只有同为神国之人的上使,才能走到那具神国尸骸的面前。……如今看来,应该不假。”
    赵刚的脸上,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依旧。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些怀疑苏安然的身份,那么此时听到藤源女的话后,他就不再这么想了。
    或许……
    这位真的是出云神国的神使?
    那个传说中的出云神国,其实并没有被毁灭?
    不管藤源女和赵刚如何猜想,苏安然此时的内心却是想要骂娘。
    四百米的距离,于他而言的确不算难事,当然也没有轻松到哪去就是了。
    他的身体还是被冻伤了。
    只不过这伤势并不严重,以玄界的标准来说,也就相当于一个皮外伤而已。
    但四百米的距离一过,苏安然就感到眼前突然一黑,脑袋仿佛被人用锤子狠狠砸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就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尔后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感到鼻腔一热,居然有鲜血流淌出来。
    也正是在这一刻,他才真正的察觉到那种死亡威胁的感觉,从何而来。
    并非是那感觉仿佛可以冻结一切的寒气。
    而是这股依旧活跃着的强大精神力!
    是的,从那具尸骸所不断散发出来的精神力,依旧活跃着。
    甚至因为苏安然的到来,而开始变得沸腾起来。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精神层面,无数精神触须如同触手怪一般,疯狂的粘到了苏安然的身上,并且还在不断的钻入他的意识里,企图侵袭到他的神海,控制并夺取他的神海控制权。
    这种感觉,哪怕苏安然从未经历过,但他的脑海里也在这一瞬间想起了一个玄界的专业名词!
    夺舍!
    那具尸骸的主人,并没有死!
    也正是因为他还没有死,所以他的尸身才一直没有腐烂!
    只是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和目的,他只能以这种如同死亡一般的假死结果,来阻止自己尸体的腐烂和溃败。只不过这种手段,终究也不是什么可取之处,他能够坚持上百年之久,这依旧可以说是他的气血相当浑厚了。
    但很可惜的是,他的这种坚持,应该也是已经达到极限了,否则的话对方不可能尝试夺取苏安然的神识。
    要知道,苏安然修炼的功法,可是专门针对神识的特殊强化。
    或许在藤源女、赵刚等人的眼中,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但如果是在精神层面的交锋上,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感知到,苏安然的精神壁垒强度就如同一座防御工事齐全的战争要塞。一般的精神交锋别说侵入了,仅仅只是一个碰撞,就能够让试图入侵苏安然神海的精神触须直接粉碎。
    刚才苏安然在踏入四百米的分界线时,他之所以会瞬间如遭重击,就是源自于精神层面上的第一次交锋。
    从一开始,对方就攻势汹涌,完全跳过了所有的接触和试探,以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气势冲了过来。
    而苏安然却因为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只以为就是单纯的寒气威胁,结果被对方给打了个措手不及,来自神海的精神壁垒直接就被破开了一道口子。
    哪怕就算是苏安然,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是精于此道的老手。
    否则的话,不可能才一波接触,就在自己措不及防的情况下强行撕开了自己精神屏障的缺口——当然,对方也不可能好受到哪去,毕竟苏安然的精神屏障强度可不一般——但也由此可见,那具所谓的尸骸是真的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只是……
    苏安然瞬间就冷笑起来了。
    老子的神海,是那么好入侵的吗?
    苏安然的双眸一闭,整个人的气息,瞬间就变得极淡,近乎于无。
    但他却不知道,在他的气息彻底消失的那一瞬间,藤源女和赵刚两人的脸色齐齐一变。
    “死了?”
    “不可能吧?”
    藤源女一脸懵逼,然后直接就抓狂了:“他还没告诉我们关于二十四弦大妖魔该如何对付呢,怎么可以死!”
    赵刚的嘴角抽了一下。
    ……
    不管此时藤源女和赵刚两人的状况如何。
    神海内,苏安然正一脸轻松写意的望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这是一个穿着武士服,而非兜甲的中年男子。
    他的头发梳理得非常整齐,并非是月代发——也就是俗称的武士头——反而带有几分英伦风,腰带上插着两柄太刀和一柄肋差,看起来似乎还是一名二刀流的武士。
    “你,知道我?”这名武士看着苏安然眼里闪过的一抹惊讶,然后又恢复正常的神色,他的眼神也有多了几分波动。
    “大概知道你的身份。”
    苏安然没有否认。
    正如他听出了对方话语里那句“知道我”的潜台词:知道,而非认识。
    如果是妖魔世界的土著,尤其是得自军武山和高原山两大传承之地的人,或许可能会在一些典籍里翻阅过关于眼前这名中年男子的一些相关消息——当然,他并不知道,事实上早在出云神国的陨落之前,关于他的那些记录早就已经被人为的抹除了,否则的话,原本还叫高天原大神社的大巫祭在找到对方的尸体时早就认出对方的身份了。
    所以,对方用的是“知道”这个词。
    那么这代表的意思,自然就是另一重意思了。
    “现在,是什么时间?”
    “那就要看你想知道的是哪个世界的时间了。”苏安然笑了一声,回答得有些随意。
    他知道对方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所以还在诈自己。
    但苏安然还真不怕对方炸。
    因为他的确是知道这些内容的——不管是地球,还是妖魔世界,他都知道。
    “如果你问的是地球的话,嘿,那你恐怕已经消失好一百多年了。”苏安然见对方不说话,便主动开口说了一句,“你是明治几年发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
    “明治……”骤然听到这个词,中年男子的脸上,露出几分怀念,“我也忘了,可能是……明治八、九年吧?”
    “1875年啊……”
    苏安然又扫了一眼对方身上的装束,然后才得出一个结论。
    日本的《散发脱刀令》是1871年颁布的,但是一开始只是禁止平民带刀,次年颁布的是《女子断发禁止令》。但是真正开始实施“散发脱刀”是1873年,不过那会是先从散发开始,然后才逐渐开始让武士脱刀,只不过这一政策并没有实施太久,差不多在明治九年——就是1876年——的时候,因为废刀令和秩禄处分的实施,最终导致了日本爆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内战。
    不过这场战争仅一年就平息了,而结果就是武士再也不能佩刀。
    眼前这个中年男子说自己是明治八、九年时代的人,从其身上还佩有太刀的情况来看,显然是武士阶级的人,而且还没有经历过那场西南战争,所以如此算起来也就只能是明治八年了。
    “差不多是一百四十五年左右吧。”苏安然耸了耸肩,“明治之后,又经历了大正、昭和、平成三个时代。如今,已是令和时代了……你错过了不少东西呢。”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啊。”中年男子的眼里流露出相当怀念,以及相当渴求的神色,“真想亲眼看一看如今的时代呢。”
    “可惜你没那个机会了。”苏安然摇了摇头,“你已经死了。而且死了很久很久了。”
    “那倒未必。”中年浪人突然笑了一下,“我相信,只要我肯努力的话,一定能够找到一条回去的路。现在,我只是欠缺一点小小的帮助而已。……不知道你,可愿意……”
    “不愿意。”不等对方把话说完,苏安然就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面对苏安然如此干脆利落的拒绝,这名中年男子楞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下一刻,这名中年浪人的脸色就变得阴沉起来。
    “那就由不得你了!”
    “是么?”苏安然笑了,但在中年浪人古怪的眼神中,他却是感觉苏安然仿佛松了一口气,“我本来还担心你要是个好人怎么办。现在看来,我想多了,这样就算我杀了你,也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
    “杀了我?”中年浪人嗤笑一声,“我可是二天一流的正统传人!维新千人斩!是谁给你的勇气说杀了我的?本来我还想留你一命,你现在必须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
    “二天一流?”苏安然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很是随意的笑了一声,“如果让你下了战帖,有了充分的准备,我或许还需要谨慎几分。但就你现在的模样,不是我看不起你,我是在说……你还真不够我一只手杀的。”
    二天一流,是宫本武藏所创立的流派,也是后世公认的二刀流鼻祖。
    但实际上二刀流的真正起源,却是源自于他的父亲新免无二斋。
    这个老家伙在被足利义昭招安后,闲着无聊就把整个京城的所有剑道家都给挑了一遍,最后把气势养得足足的就跑去挑战吉纲兵法所的主人,在三局两胜制的比赛中,通过先让一局摸索清楚对方的套路后,连下两局把对方打得抱头鼠窜。
    要知道,当时的吉纲兵法所可是室町幕府将军家的专职武道场,整个西日本赫赫有名,几乎培养了三分之二的将军人才。结果这家武道场里最强的人,就这么被新免无二斋给打得抱头鼠窜,这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从那之后,天下无双武道家的名头,就落在这个老小子身上了。
    但很可惜的是,宫本武藏并没有继承到其父的优良基因——这里面的历史原因相当复杂,不过很大概率是因为他的老爹再怎么能打,最终还是没能保住自己的主上,反正被日本那只最强猴子打得抱头鼠窜,于是武藏大概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你再能打也不可能赢得了军队啊。
    再加上后来武藏和吉纲家之间的芝麻烂事,让他不仅直接解锁了【百人斩】成就,还明悟了所谓的二刀流兵法,从而创出了二天一流——这个流派与其说是二刀流的剑法,还不如说是知己知彼、无所不用其极的兵法。因为这个流派的核心理念,是什么武器都可以拿来使用,而且针对不同的对手,武器的挑选也各有不同。
    若说这名中年男子是新免无二斋的无二流剑豪,苏安然或许还有点担心。
    但二天一流?
    呵。
    你我今天第一次见面,你连我用什么武器都不知道,你如何做到知己知彼?
    “算了,这里毕竟是我的神海,是我的主场,别说我欺负你,我让你双手吧。”苏安然负手于身后,一脸的淡然,“来吧,你要让我动手,我就把我的神海拱手让给你。”
    “欺人太甚!”中年浪人怒吼一声,猛然间拔刀而出。
    在这一刹那,苏安然见到了一抹近乎于摄人心魄的冷冽寒光!
    拔刀术!
    之前见宋珏出手时,苏安然虽然能够感受到拔刀术的凌然杀机,但不是正面招架应对,终究还是少了几分直观的感受。
    此时眼见这道拔刀术催发的寒芒朝着自己袭来,完完全全的笼罩住了自己的所有后续变化和躲闪路线,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面对拔刀术的人,都只能选择硬碰硬了,因为这根本就没有任何闪躲的空间与回避的可能。
    如果真的能够做到闪躲回避,要么就是对方的拔刀术还没练到家,要么就是自身的实力完全碾压了对方,所以才能表现得游刃有余,不将对手的所有攻击招式放在眼里。
    但这个不知道名字,只知道是师从二天一流的憨憨剑豪,技艺显然已经是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苏安然纵然想要强行闪避,那也是不可能的!
    “破——”
    若是在外面,苏安然可能还需要以剑诀配合加速真气的催动转化。
    但在神海里?
    苏安然其实连声音都不需要喊出来,他这么做纯粹就是想装个逼而已——反正,在他心念一动的瞬间,数十道纵横交错的剑气所织成的兜网就直接罩住了对方的那道拔刀术剑芒。
    而几乎是在剑芒被绞碎的那一瞬间,藏身于剑芒后的憨憨剑豪的身形,也当即暴露出来。
    原来对方在拔剑居合的那一瞬间,就直接矮身藏于剑芒后面,朝着苏安然直袭过来。
    若是苏安然没注意,只将精力用于对付那道彻底吸引了他所有眼光注意力的剑芒,那他必然会因为忽略其后而至的对方,从而陷入被动和下风。
    剑芒被瞬间绞碎,剑豪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是什么技艺?!”
    他预料到苏安然的态度既然敢那么强硬,必然是有些手段的,所以也预想到了很多种苏安然破除自己剑芒的手段,以及他之后所要展开的后续变招技巧。
    但他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他的剑芒居然会被绞碎!
    破碎的剑芒,宛如星屑光点,但本该依旧充满肃杀锐利之气的剑芒,却不知被什么力量所同化,转瞬间就如清风拂面,他自然也就无所遁形了。
    眼见偷鸡计划失败,但怎么说也好歹是维新千人斩杀出来的剑豪,他多少还是有点临危不乱的能力。
    本只是右手正持的他,猛然间一个加速,整个人瞬间冲向苏安然的身前,然后左手反握住肋差的刀柄,当即拔刀而出!
    刀势迅猛!
    显然,是动用了几分居合的技艺——拔刀术本就是一种快速拔刀作战的技巧,充满了极强、极猛的爆发力,尤其是在近身瞬杀的时候,威力才是最强的。
    若是换了一个距离,换了一把武器,就算是苏安然也得暂避锋芒。
    但可惜,这个憨憨剑豪拔出来的是肋差——在这个距离上,他也只能拔出肋差,因为肋差的长度只有寻常太刀的三分之一,是用于近身作战或者巷战、突袭遭遇战等不利于拔出太刀的特殊情况所用。
    所以,纵然他巧妙的运用了拔刀术技巧,加快了出手的速度、拔刀时的爆发力等,但刀势自然不可能和最开始的那道剑芒相提并论——当然,这名剑豪其实也没指望这把肋差就能伤得了苏安然,他的本意只是寄望于苏安然能够后撤。
    哪怕只是后撤一步,也足够了!
    因为他的右手手腕已经开始微转,太刀的刀身倾斜——这一招,才是他真正的杀手锏。
    流水切!
    二天一流的实战核心技艺之一,模仿的“水无常形、兵无常势”之意,往往都是在对手意想不到的那一瞬间展开迅猛一击,务求一击必杀的杀招,与讲究“敌猛我慢、敌疲我凶”的流风切和“行云流水、不拘一格”的流云切并称为三流剑技。
    “斩——!”
    剑豪一声暴喝。
    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心思实际是想要吸引苏安然的注意力,让其忽略剑豪右手那即将斩落苏安然人头的一刀。
    肋差的刀芒破空而出。
    但下一秒,几声音爆声骤然响起。
    强劲的冲击力,直接震得剑豪的肋差都差点拿不稳,身体周身各处传来的疼痛感,也让他感到一阵不可思议。尤其是在如此冲击力的作用之下,他的冲势不仅受到阻滞,甚至还不得不接连倒退而出,以重新稳住自己的身形。
    如此一来,别说他右手所隐藏着的攻势,就连他自身的平衡感都被彻底破坏,哪还有余力攻击苏安然。
    “这是……火炮?!”
    剑豪一脸震惊的举目环视。
    作为参与过明治维新的老剑豪,他自然不会不知道火炮、火绳枪等之类的东西,只是他想不通,苏安然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可他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却并没有发现这些东西,这就让他更加百思不得其解了。
    “已经被时代所淘汰的人,安安心心当个死人不好吗?”苏安然摇了摇头。
    “胡说!”剑豪脸色狰狞,“我是武士!还是一名剑豪!我怎么可能被时代所抛弃!”
    苏安然撇嘴。
    你是剑豪,我还是剑仙……
    ……的师弟,未来的剑仙呢。
    “唉。”苏安然摇了摇头,“如果你只有这点技艺的话,那你就太让我失望了。”
    剑豪的脸色再度一变。
    他大概也已经意识到,如果只凭自己的剑道技艺,恐怕是真的解决不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了。
    虽然他不清楚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那么邪门的技艺,但他相信,只要拿下这里,只要杀死对方,那么眼前这个年轻人所掌握的一切,都将成为自己的东西!
    是的!
    杀死对方!
    只要杀了他!
    剑豪的双眼突然变得通红起来,整个人的气息也变得明晦不定,彻底失去了“人”的气息,反而是身上那股“妖”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浓烈。
    而且不仅气息产生了变化,对方就连自身的形态也都开始发生改变。
    只不过短短一瞬间而已,这名剑豪就彻底变成了一只妖怪。
    果然!
    苏安然的瞳孔一缩。
    但却并没有因为对方突然的变形而感到惊慌,反而是内心升起一种兴奋的情绪。
    他知道,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所有的妖怪,整个妖魔世界的畸形变化,全部都是由眼前这个浪人所造成的!
    而且,他的身上,果然藏有最大的宝物!
    【检测到特殊道具:幻想录】
    【获取方式:击杀道具携带目标】
    【备注:获得该道具之后,系统将强制进入版本升级,届时将解锁全新功能】
    【警告:本次版本升级时间较长,请宿主提前做好准备工作】
    “我要杀了你!”
    “你已经没价值了。”苏安然冷笑一声,“石乐志!”
    “夫君,奴家等候已久了。”
    银玲般的清脆笑声,陡然在妖魔化的浪人身后响起。
    莫大的威压直接笼罩而下。
    仅一瞬间,这只刚刚转阶段准备再和苏安然大战三百回合的妖魔浪人,就像是中了定身咒一般,浑身动弹不得。之前那副无所畏惧的凶厉模样,此时却变得只剩哀求与恐惧,被某中强烈欲念所冲溃了理智的大脑,终于再一次变得清醒起来。
    看着对方眼里流露出来的惊恐和求饶之意,苏安然却视若无睹。
    他右手一动,屠夫自现。
    一剑便贯穿了对方的头颅,尔后剑气一散,便将对方的整个头颅炸碎。
    而伴随着头颅的炸碎,对方的身躯也同时破碎。
    再一次化作精神触须的剑豪浪人,此刻只想远离这片恐怖的地方。
    但进来容易,想要离开又哪有那么容易?
    “真不知道谁给你的勇气,居然敢进入我的神海里和我战斗。”
    对方既然不想重新显化身形,苏安然自然也不会逼他。
    漫天剑气一出,直接就将对方的精神触须全部绞碎。
    接连两次狠厉出手,直接就这名剑豪的神魂再度削弱。
    以苏安然的感应预测,大概再来个十几次,差不多就可以彻底消灭对方的神魂意识了。
    “你不守信用!”
    浪人剑豪眼看无法逃脱,急急忙忙再度重新显化身形,但是与之前的模样相比,却是一脸的气急败坏。
    “我怎么不守信用了?”
    “你说只要你动手,你就把你的神海让给我!”
    “我说了吗?”苏安然转过头望着石乐志。
    “夫君没说过呢。”石乐志掩嘴轻笑。
    “她说我没说过这话。”
    “你……”
    苏安然的长剑直接贯穿了对方的口腔,然后剑气再度一震,就又绞碎了对方一次。
    第三次了吧?
    “我不要你的神海了,你放我出去!”
    “哦。”
    第四次……
    “我……我……”
    “想清楚了再开口。”
    第五次……
    “我愿意听命于你,永远效忠于你!以我的武士荣誉发誓!”
    “我又不需要武士。”
    第六次……
    “啊!你这个恶魔!”
    “谢谢。”
    第七次……
    第八次……
    第九次……
    不管对方说什么,苏安然都没有任何停手的打算。
    开玩笑,能够让他的系统再度升级的关键道具就在对方身上,而且还要死了才会爆出来,苏安然怎么可能放他活路?反正对方一开始也想着要夺舍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杀了也就杀了,一点都不会愧疚。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
    是对方自大到以自身的神魂本体强行进入自己的神海,等于是完全放弃了他自己的身体。
    这种情况,就如同对方一开始想要夺舍苏安然,然后彻底融合苏安然的记忆,掌握苏安然的所有技艺和秘密一样。只要苏安然在自己的神海里,彻底绞碎了对方的神魂,也就是主意识,届时对方剩下的就是失去意识的记忆,而苏安然只要吸收了这些记忆,他也同样能够掌握对方的武技和阴阳术。
    毕竟苏安然一开始就是冲着这些来的,此时有这么一个能够吸收对方所有知识技艺的好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呢?
    说对方是买一送一的珍稀大礼包都不为过。
    这才是金色!传说!
    哪像黄梓当初坑骗自己的便宜货!
    “哼,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题。”苏安然撇嘴,同时第十三次出手绞碎对方的精神印记,“我可是一个健康且健全的成年人,我当然是全都要了!”
    “我!不!甘!心!”
    “你不甘心关我p事!好好的当你金色传说大礼包这份超有前途的职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