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168. 我是苏安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说你这次模拟考,考得不错啊。”
    “还好吧。”苏安然有些腼腆的笑了一下。
    “全级第三名还好?”坐在苏安然前排的少年发出一声惊呼,“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没有呀。”苏安然摇头,“我就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考试的时候好像就是在做梦,莫名其妙的就把试卷写完了。我回过神时,考试就结束了。”
    “这我肯定不信的。”少年摇头,“你说不说我都不信。”
    苏安然只是轻笑一声,却并不再说什么。
    自那天被老班叫醒,已过去三个多月。
    这段时间以来,苏安然总觉得自己有些浑浑噩噩的。
    很多记忆,总是会出现莫名其妙的缺失。
    例如上一刻他刚进入考场准备考试,可是下一刻他就已经出了考场,而在此期间他到底做过什么,他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可是诡异的,却是偏偏有人找他对答案时,他总能是能够随口回答出来。
    完全就是一种潜意识的自然行为。
    这种事情,明明相当的诡异,充满了一股违和感,甚至可以说是毫无逻辑性可言。
    可不知道为什么,苏安然的内心却总是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就仿佛,事情本来就应该这么发展才是正确的。
    “胖子。”
    “诶。”少年转过头,“什么事呀。”
    苏安然的内心,又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升起。
    他发现,自己似乎不记得班上同学的名字,他连一个名字都想不起来。
    但是每次他喊“喂”或者其他随口的称呼时,却总是有人能够准确的应声,就好像彼此之前心有灵犀一般。
    苏安然觉得这种情况应该是属于不正常的,可每当他想要深究的时候,头痛病就会开始发作。
    一开始的痛感并不强烈,但如果苏安然不停止回想的话,那么痛楚就会越来越严重。
    这几个月来,苏安然已经摸索清楚这种习惯,所以他现在总是会下意识的回避这种痛感来源。
    “我听说,我们有毕业旅行,是不是呀?”
    “是啊。”少年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这次好像要去京都,千年古都,平安京啊!”
    “是么?”苏安然的脸上,还是有几分疑惑,“我们学校以前……有毕业旅行的习俗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少年的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色。
    “我们学校一直都有这种习俗啊。每年高三毕业生,高考结束后,学校都会组织一次毕业旅行啊。只不过以往都没出国而已,基本都是省内找个地方玩玩,偶尔经费比较足的时候,也就是去国内一些比较有名的旅游景点。今年我们这次算是撞大运了,是不是后无来者我不知道,但绝对是前无古人。”
    “哦。”苏安然应了一声。
    “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兴奋?”少年有些奇怪的看着苏安然。
    “我就是觉得,有些奇怪。”苏安然抓了抓头,“总觉得毕业旅行什么的,有些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少年不以为然,“我看你最近可能学习太累了吧?以我们重点学校重点班的标准,你考了全级前三,基本就是全市前二十的水准了,不说清北吧,起码复旦是没问题了,我倒是觉得你可以稍微缓一口气,不用紧张了。”
    苏安然没有接话,只是微微点头,示意知道了。
    但是他的内心,还是觉得有些古怪。
    我们学校有毕业旅行吗?
    而且我的成绩有那么好吗?
    还有这段时间,父母都不去上班,天天就在家陪着自己,真的没问题吗?
    苏安然总觉得槽点有些多,可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吐。
    当然,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吐,而是不敢吐。
    他怕自己一吐槽,这头又要痛了。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苏安然抬起头,就又看到了那名古装少女正站教室的前门,一脸直勾勾的望着自己。
    她充满灵气的双眸仿佛在向自己叙说着什么。
    苏安然有些不太舒适的扭动了一下脖子。
    最近几个月,他由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这名古装少女一次,到每隔几天才能见到对方一次,再到如今每隔一星期才会见到对方一次。他虽然没有听到这名少女的声音,但是从对方的眼神,苏安然知道对方是想要让自己跟着她走,而且直觉也在告诉苏安然,他如果不跟对方走的话,一定会后悔,会发生很不妙的事情。
    可是,每当苏安然想要跟着对方的时候,就总会有出现一些意外。
    “苏安然。”
    又来了。
    苏安然的内心无奈的叹了口气。
    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那名古装少女的身形就已经消失了。
    他也不是没有试过不管其他情况立即就追上去,但是这样的结果显然是无效的,这让苏安然意识到,自己或许只有在那名古装少女出现的那一刻,追上对方才能够明白对方到底想要和自己说什么。
    可是偏偏的,到目前为止,他就没有一次成功过。
    他也试过询问其他人是否能够看到古装少女,但每一次别人都以为他在讲鬼故事。
    可苏安然却一点也不觉得恐怖和可怕。
    诚然如其他人所言的那般,这应该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苏安然就总觉得那名古装少女相当亲切,对方并不像是那种会害自己的人。反倒是他总觉得,如果不能尽快跟上那名少女的话,恐怕就会出现什么大乱子,这才是会让他遗憾和后悔的事情。
    但究竟是什么事呢?
    苏安然怎么也想不起来。
    而且越想,头就会越痛。
    强烈的痛楚,总会让苏安然下意识的进行回避,不愿继续深入。
    “什么事?”苏安然转过头,望向教室后门。
    两名充满青春活力气息的少女正站在后门,其中一人有些大大咧咧,看到苏安然转头回望时,脸上不由得露出兴奋的神色;而反观另外一人,则像只受到惊吓的幼兽,一脸怯生生的模样,尤其是看到苏安然的时候,更是不断的将身形向后退着,很快就只露出小半个身形,眼见着就要彻底脱离苏安然的视线范围了。
    但就在这时,她身旁那名少女却是一把将起抓住,然后又扯了过来。
    幼兽般的少女发出一声惊呼,脸色瞬间变得通红。
    这两人……谁啊?
    苏安然有些茫然。
    “哎呦,女神呀。”
    “女神?”苏安然还在发愣。
    “校花女神啊,你去年不是还给她写了情书,结果被人家给拒了嘛。”前排的少年笑了一下,小声的说道,“她当时还说以学习为重。你们之间不是还有个小赌约嘛,你考进前五,她就考虑和你交往。……之前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的,没想到……”
    看着少年笑得那一脸猥琐的模样。
    苏安然很是茫然。
    有这回事吗?
    为什么,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你们在嘀咕什么呢。”那名有些大大咧咧的少女,毫不顾忌并非同班的因素,直接就走进教室,“看不出来,你还真的挺努力的嘛,居然真的考进前五了。……好吧,我承认你有资格和……”
    一阵奇异的电流干扰声响起。
    苏安然在这一瞬间只感到一阵头皮刺痛,耳鸣声伴随而至。
    瞬间的刺痛感,让苏安然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神色也有一瞬间的苍白。
    “你……没事吧?”
    不同于大大咧咧少女的那种清脆声线,这道女声带有一种软糯的空灵感,尤其是尾音结束时不自觉的微扬升调,让她的声线不由得变得更加动人。
    苏安然似乎在哪听过这种声线。
    一种非常微妙的熟悉感,在他的内心深处升起。
    这……似乎是一位很重要的人……
    “没事。”苏安然摇了摇头。
    莫名的熟悉感,所带来的亲切感,让苏安然看到这名怯生生的少女时,便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
    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很奇怪。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却是下意识的想要更加贴近这种舒适感。
    “之前的赌约,还算数吗?”苏安然看到这名如同无助幼兽般怯生生的少女时,他的内心升腾起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
    想要保护她。
    想要维护她。
    不想她受伤。
    不想她失落。
    想要……
    不想……
    少女并不知道苏安然内心的想法,但是听着苏安然如此大胆的发言,她却是满脸羞红的低下了头。
    “嗯。”
    细弱蚊声的发音,似乎是用鼻音轻轻哼响。
    很快,周围的人就又一次开始起哄了。
    气氛微妙的被瞬间炒热。
    苏安然内心的舒适感,愉悦感,在这一瞬间被放大到最大。
    他开始有一种沉浸其中不愿自拔的感觉。
    只是,在他不经意间的一瞥里,那名古装少女又一次出现了。
    这一次她就站在后门。
    她的神色有些急切。
    这是苏安然第一次见到这名古装少女的脸上流露出第二种表情。
    在这之前,不管何时,他见到这名古装少女的时候,对方的脸上都只有恬静、淡然的神色。
    仿佛天地崩裂,也丝毫不能让她改色。
    可这一次不同。
    看着那名古装少女的嘴唇不断张合着,满脸急切焦虑的模样,苏安然的内心不由得有一种触动。
    他似乎,有些愧疚。
    可是……
    我在愧疚什么?
    苏安然有些茫然不解。
    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愧疚的神色。
    那名古装少女到底想要对自己说什么?
    苏安然的内心,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渴求。
    对答案的渴求。
    苏安然迈动脚步,向后门的方向走了一步。
    周围那种热闹欢呼的氛围,在这一瞬间似乎正在不断的远离他。
    一种微妙的疏离感,正在渐渐的滋生。
    那名古装少女的身影,似乎正在渐渐凝实。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自主观察感应。
    在此之前,古装少女的样子明明已经非常的真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苏安然却总是觉得有一种飘渺的感觉,就好像对方只是一道虚影一般。
    但是现在,伴随着他对周围的环境产生了一种疏离感的同时,那名少女的身影却是渐渐变得有些真实起来,似乎正在渐渐变得有血有肉起来,不再是之前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灵。
    苏安然的内心,莫名的产生了一个念头。
    几乎就在苏安然产生灵这种概念的时候,他感觉整个空间仿佛都产生了某种震动。
    “苏安然!”
    紧接着,那名古装少女所发出的轻灵声音,终于再度响起。
    她的脸上,有着惊喜交加的神色,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听我说……”
    古装少女很快就定下神,急忙开口说道:“这一切都是……”
    “安然。”软糯的空灵嗓音,再度响起。
    苏安然的意识不由得晃动了一下。
    下一秒,古装少女的身影依旧存在,但是落在苏安然的眼里,那种真实感却是彻底消失了,又一次恢复了之前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没有了之前那种活物的生命气息。
    苏安然看到那名怯生生的少女,正站在自己身旁,一脸温柔的喊着自己。
    他的右手,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
    苏安然低头一看,却是这名浑身散发着如同幼兽般弱小无助的怯生生少女,她的左手正轻轻的握住了自己的右手。
    柔若无骨。
    不知为何,苏安然能够想到的,仅有这个名词。
    一种幸福感和满足感,从内心深处由衷的升起。
    “安然!”
    “安……”
    “然……”
    “夫……君……”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响起。
    这让苏安然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夫君!?
    苏安然楞了一下。
    他猛然回过头,望向教师的后门。
    在那里,那名古装少女这一次却并未如以往那般,在苏安然略微分神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依旧站在那里,神色显得格外的……
    狰狞?
    不知道为什么,苏安然看着那名古装少女面露狰狞愤怒之色时,他的内心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惧怕。
    反而是那种愧疚的歉意,变得更加的浓烈。
    为什么?
    会有这种似乎被捉奸在床的感觉呢?
    苏安然很是疑惑。
    他看着那名古装少女,一脸愤怒急切的模样,她的嘴唇不断的张合着,似乎在说着什么。
    可是,苏安然却什么都听不到。
    他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只有对方的语速很快,而且……
    好像一直都在不停的重复着什么。
    “安然。”空灵的软糯嗓音,又一次将苏安然拉回现实之中,“你怎么了吗?”
    怯弱少女的脸上,有着相当关切的模样。
    她脸上的焦急之色,同样的真切。
    感受到右手上的温暖,还有对方紧紧抓着自己右手的力度。
    苏安然轻笑一声:“没什么。”
    少女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甜美的微笑。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
    “嗯。”苏安然点头。
    切实的幸福感。
    苏安然有点喜欢这种感觉。
    ……
    接下来的日子,苏安然自认还是过得相当的愉快的。
    虽然时不时还是会有那种“一晃而过”的失忆感:大多数时候都是发生在考试的时候,往往他刚提笔准备填写答案时,就会陷入某种失神的状况。然后等他回过神来时,考试早就已经结束了,而且对答案时他似乎总是不会出错。
    这种情况,一开始还是会让苏安然感到有些疑惑的。
    只不过随着第二次、第三次模拟考的结束,苏安然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最近这段时间里,那名古装少女出现的频率已经越来越低。
    基本上差不多要时隔半个月才会出现一次,而且每次出现时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这一点,是苏安然最近才发现的。
    之前的话差不多还能维持近半分钟的存在时间,但是最近一次出现时,她仅仅只是维持了十多秒就消失了。
    看着那名古装少女一脸急切的模样,苏安然内心的愧疚感也越发的沉重。
    这种内心的异样感,让苏安然渐渐的有些不想去面对这名古装少女。
    这一点,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但如果要说完全不在意对方的话,苏安然却又觉得并非如此。
    他还是相当在意那名古装少女当初说的那句话。
    夫君。
    我是他的夫君吗?
    苏安然有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一点,他甚至有些怀疑,对方是否就是自己的前世爱人呢?就像是某些传记故事,又或者是电视剧所描述的那样,自己投胎转世时喝下了孟婆汤,所以将过去的一切都彻底遗忘了,只是对方却并没有遗忘,反而是一直在苦苦寻找自己。
    可若是如此的话,苏安然觉得为什么自己却只能看到这名古装少女,却看不到其他的灵魂呢?
    要真是拥有阴阳眼的话,那么自己不应该是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灵魂才对吗?
    苏安然想不明白。
    而且,他也不敢太过深入的去思考。
    因为那会引起相当强烈的偏头痛。
    那种痛楚,苏安然并不想再尝试第四次了——第一次的时候,他在教室里晕过去,是在校医务室里醒来;第二次,他是在办公室里昏迷过去,是在家里醒来;第三次的时候,他是在校门口昏迷过去,还是在校医务室里醒过来。
    这三次虽然昏迷的地点不同,但是起因和结果却是一样的。
    苏安然不想再看到自己父母那一脸关切和紧张、焦虑的神色了。
    所以在放弃了那种有可能引起自己产生不良反应的可能性后,苏安然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运气似乎变得越来越好了。
    不仅考试成绩优异,自己有了一位可爱的女朋友,家庭关系也相当的和谐——以往十天半个月都难得一见的父母,现在几乎天天都在家里陪着自己,这让苏安然有一种满满的幸福感和愉悦感。
    他是真的,不想失去这种生活。
    “不是真的。”
    轻灵而略显飘渺的声音突然响起。
    苏安然楞了一下,旋即望向了自己的房门。
    他现在的经验已经可以说是相当的丰富了。
    这小半年的时间相处下来,苏安然现在已经很清楚,那名古装少女有可能出现的地方。
    她永远都只会出现在门口附近。
    有时能够说话,但是大多数时候却并不能开口说话。
    而且她能够开口说话的时候,一般都是处于附近并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也就是说,只有苏安然处于“独处”的状态时,她才能够发出声音。但是哪怕如此,因为她出现的时间有限,所以她往往能够开口说出来的内容也只有寥寥几句话而已。
    “什么不是真的?”苏安然望着站在门口的那名古装少女,他这次并没有任何动作,依旧坐在书桌前,“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安然。”
    “安然。”
    古装少女的脸上流露出悲伤的神色,她显得非常的难过,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苏安然的名字。
    “时间不多了。”
    “靠。”苏安然发出一声咒骂,“现在倒是真的越来越有恐怖小说的氛围了。”
    “安然。”古装少女泫然欲泣,“跟我回去吧。”
    “跟你……回去?”苏安然愣住了,他的内心,陡然产生了一种久违的微妙感。
    这种感觉,就连苏安然自己也都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他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眼前这名古装少女绝对不会害自己。
    只见这名古装少女就这么站在苏安然的房门外,向着苏安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我们……”
    “你是……”苏安然站起身。
    他的脑海里,有一个名字渐渐浮现起来。
    他能够看到,这名古装少女的脸上,流露出惊喜的神色。
    她望着苏安然的双眸,充满了鼓励的神色,她竭尽全力的伸出自己的右手,似乎想要抓住苏安然。
    可是却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阻隔在了她和苏安然彼此之间。
    正是因为这道阻碍,让她无论怎么样也无法接近苏安然,只能在此等候苏安然的到来。
    不断的回想着眼前古装少女的名字,苏安然却是感到自己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
    若是在以往,他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么他肯定会第一时间选择放弃,不再去回想这些东西。
    但是这一次。
    苏安然看着那名古装少女的脸上,流露出来的鼓励神色,还有兴奋和欣喜的神色,苏安然就一点也不想放弃。
    冥冥中让他产生了一种直觉。
    似乎只要他能够回想起对方的名字,只要能够走出这个门,他就能够想起真相。
    真相?
    苏安然的思维有些混乱。
    什么真相?
    我为什么会想要去寻找真相?
    “安然,你怎么了?”软糯的空灵嗓音,在苏安然的身旁响起。
    “什么?”苏安然转过头。
    却是愕然发现,名义上应该是自己女朋友的那名少女,正站在自己的身旁。
    她正伸手扶着自己,脸上的神色显得相当的急切和担忧。
    “你偏头痛又发作了吗?”
    “我……”苏安然刚想询问为什么对方会在这里。
    可是他抬头一看,却是发现,周围的环境并不是在自己的家里。
    “怎么可能!”苏安然发出一声惊呼。
    这里,已经不是他家里的房间。
    而是一条廊道,两边都是充满和风风格的木板门。
    “你怎么了?”少女柔声说道,“别吓我。”
    似乎是听到苏安然发出的惊讶声,旁边有一扇木板门很快就被推开了,一名少年探出头来。
    这人并非别人,正是苏安然的前排。
    他见到苏安然和少女时,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喜色:“嘿,怎么来得这么晚?大家都在等你呢。”
    “大家?”苏安然楞了一下,“这里是京都?”
    苏安然望着正搀扶着自己的少女,不由得压低了声音。
    “你怎么了?”少女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她的眼眶有些发红,神色显得相当的焦急。
    “你最近是怎么了?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而且从刚开始下飞机后就一直心不在焉的,我跟你说话你都没什么反应。”少女的脸上,露出慌张之色,“你是不是……是不是讨厌我了?”
    “不是。”看到少女这副模样,苏安然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苏安然的内心,第一次产生了恐慌。
    他虽然之前也经常出现记忆会丢失的情况,可并没有哪次像现在这般严重。
    之前记忆丢失的时候,都只是考试的经历而已。
    几乎就是“眨眼间”就已经考完试了,而且每次最后他的成绩都不错。
    但是这一次……
    苏安然能够清楚的记得,前几秒的时候他还在家遇到了那名古装少女。
    那个时候,是第二次模拟考的试卷发下来的晚上,距离高考应该有小半个月的时间,而距离这次的毕业旅行,起码还有一个月以上的时间。
    可是……
    转眼间,他就跳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跨度。
    这……
    苏安然的背脊,有些发寒。
    这不对劲!
    酥麻的电流触击感,在苏安然的大脑皮层掠过。
    这让苏安然条件反射般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真相!
    对了!
    我要寻找的真相。
    “你怎么了?”少年似乎也见到气氛有些异样,便不由自主的走了出来,“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吧。”
    “不。”苏安然推开了对方。
    随着苏安然的动作,他的头部传来了更加强烈的刺痛感。
    就好像是他违反了什么操作,于是要接受惩罚一般。
    “安然!”少女伸手紧紧的抓住了苏安然的右手。
    但是这一次,苏安然却并没有因对方那可怜无助的模样而心软,他直接就将自己的右手抽离。由于用力过猛,苏安然的重心有些失衡,整个人也不由自主的向后踉跄倒退,眼看就要摔倒落地。
    可就在这时,一只白净的小手却是轻轻的抵在了苏安然的后背。
    明明是一只看起来非常柔弱、纤细的手臂。
    可是这只手臂上传递出来的力量,却是让苏安然没来由的想到了“浩瀚如海”这个名词。
    那是一股源源不绝的力量感。
    而且,相比起之前他握住少女时所感受到的那种温暖,这一次从这只手臂传递过来的温度,要炽热许多。
    但却一点也不烫人。
    相反,苏安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充沛浑厚的力量。
    这股力量温暖了自己的身体。
    就好比在寒冬的环境下,外出归来后终于能够洗上一个热水澡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舒适感。
    苏安然回过头,看向了那名巧笑倩兮的古装少女。
    正是对方,伸手托住了自己的后背,让苏安然避免了摔倒。
    也正是对方,借由自己的右手传递过来的温热,让他不再受到头痛的困扰。
    这种力量,是之前任何人都无法带给苏安然的感觉。
    “邪念。”
    “什么邪念。”古装少女的脸上,露出相当不满的神色,“我明明有名字的!我叫石乐志!我看你就是还没清醒,需要一点物理手段辅佐康复治疗。”
    苏安然捂住脸,尽可能的遮蔽自己脸上的羞耻神色。
    他发誓。
    当初给邪念剑气本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只是随意找的借口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过对方居然会真的将这个名字当作自己新生后的名字。现在回想起来,这让苏安然实在是感到一股浓浓的羞耻感以及……
    “很出戏啊。”苏安然叹了口气。
    “出戏是什么?”邪念剑气本源歪着头,一如既往的一副好奇宝宝的神色。
    “没什么。”苏安然摇头,“谢谢你。”
    “哼。”邪念剑气本源很是不满的冷哼一声,“我给了你那么多次提醒,呼喊了你那么多次,你都沉浸其中难以自拔。是不是那个狐狸精的小手牵起来很舒服啊?你居然牵着不放,还当着我的面使劲的揉了好几次,你是不是当我是死的啊!”
    事实上,你的确是死的啊。
    苏安然望着气呼呼的邪念剑气本源。
    只不过这句话他可不敢说出来,否则他怕邪念剑气本源真的要暴走了。
    “安然……”那名依旧带有明显幼兽气息的无助少女,再度开口。
    苏安然转过头,望着对方。
    “闭嘴!你这个狐狸精!”但是不等苏安然开口,邪念剑气本源就已经开始暴跳如雷了,“你还想勾引我夫君?!你……”
    苏安然一把抓住了石乐志的衣领,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
    这一刻,他才觉得,石乐志是真的失了智。
    “安然……”
    这一次,开口的并非是那名少女,而是一名中年女子。
    这个人正是苏安然的母亲。
    而出现在中年女子身边的,还有一名中年男子,苏安然的父亲。
    看着眼前出现的三个人,苏安然的嘴角轻轻扬起。
    “爸,妈。”苏安然望着眼前的三个人,“还有……小慧。……真的,好久不见了。”
    听到苏安然的声音,还在张牙舞爪闹腾着的邪念剑气本源,也终于老实下来了。
    她本就是一道心念,最能直观的感受到对方的心绪意念。
    所以此时,她就感受到苏安然的内心情绪。
    那是一股哀伤之情。
    她小心翼翼的侧头,然后就看到了苏安然的泪水正缓缓流下。
    “不能留下来吗?”一直沉默着的苏安然父亲形象,终于开口了,“这里的一切,不是都如你所希望的那样吗?”
    “夫君……”邪念剑气本源抓住了苏安然的左手,抓得紧紧的。
    她可不想好不容易才产生的联系,结果苏安然一时想不开又给断掉了。
    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能够继续呼唤苏安然了。
    如果不是这一次出了纰漏,让她抓住机会的话,还不知真正的结果到底如何呢。
    苏安然握住了邪念剑气本源的小手,然后用力捏了捏,示意她放心。
    接着,他才转过头望向自己的父亲,开口说道:“这里的一切,的确是如同我所希望的那样……可是,我记得爸,你以前不是一直都跟我说,做人一定要向前看的吗。”
    “但有时候,也是可以停下来歇息一下的。”中年男子缓缓开口说道,“你看,这里的一切不都很美好吗?”
    “是很美好,但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
    “奶奶不在这里。”苏安然缓缓说道。
    对面的身影,很快就愣住了。
    “这里的一切,的确是为了弥补我的遗憾而产生的……”
    苏安然缓缓开口说道:“当年高考前,你和妈妈出事了,所以我错过了那场高考,因此我和小慧的赌约也就失效了。后来是奶奶将我抚养长大,是我和奶奶两个人一起相依为命的。……我以前一直都在想,假如那天你和妈妈没有出那趟差,那么一切是否就会不一样,我们是否就能够永远都生活在一起。”
    “那现在这一切……”
    “所以我要谢谢你们。”苏安然笑了一下,尽管泪水怎么也止不住,可是他的脸上却是洋溢着微笑,幸福的微笑,“能够让我……重温这美好的一切,让我重新体验了一次……这美好的生活。但是,我还有事情必须要去完成,所以我必须要离开这里,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还有人在等我回去。”
    “就像您以前教我的,做事不能半途而废。”
    “我明白了。”苏安然的父亲点了点头。
    而他的母亲,此时却也是泪流满面。
    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就只是这么平静的望着苏安然,脸上满是欣慰的满足之色。
    或许,是终于见证到了自己儿子长大的一面。
    也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但不管理由和原因到底是什么,苏安然的父亲和母亲两人的形象,很快就如一缕青烟开始缓缓飘散。
    “安然。”那名身上带着独特气质的空灵少女,此时她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个微笑,“加油哦。”
    “嗯。”苏安然点头,“我会的。……还有,很抱歉我失言了。”
    “嗯。”少女点了点头,笑容又多了几分俏皮,“我原谅你啦。”
    如烟般随风消散。
    “夫君……”邪念剑气本源的声音很是轻柔,她能够感受到,苏安然的心境重新趋向于平静,不起波澜。
    “我们回去吧。”苏安然轻声说道,“外面还有帐要算呢。”
    “嗯。”邪念剑气本源点头。
    “还有,我不是你夫君,不要瞎说。”
    “可你就是我的夫君啊。”
    “我不是,你别胡说。”
    “师父都承认我的身份了。”
    “黄梓就是疯疯癫癫的老家伙,他的话你怎么可以信!”
    “师父哪有你说的那么坏,夫君你真是坏心眼。”
    “闭嘴!我不是你的夫君!还有,快放手!”
    “我不。”
    同样如一缕消散的青烟,苏安然和石乐志的身影,也开始随风飘散。
    “夫君,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当然。”
    随风飘散的轻烟中,缓缓传来了最后的声响。
    我是苏安然。
    我是太一谷的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