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48. 术法之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马赵家和白马程家,最开始发家的时候,据说甚至还不是豪门。
    世家规矩森严。
    十九宗那等超一流家族,方可称世家。
    三十六上宗之流称门阀,七十二上门之流称豪门。
    再往下的三流、四流,则分别称名门、望族。
    在白马城发迹前,赵家和程家也不过只是名门而已。
    那会法华宗牵头时,其他几家的态度还属于相当的摇摆,是赵家和程家第一个加入,然后和法华宗一起一家一家的说服,才拥有了如今的白马城,也才拥有了如今的白马赵家和白马程家。所以比起其他几家宗门,赵程两家对白马城的拥戴那是绝对最高的,几乎不需要有所怀疑。
    当然,赵、程两家能够拥有今天位列七十二上门的地位,实际上也脱离不了雪山剑门、一体道、风华宫、天莲派以及法华宗等五家的指点和毫不藏私以及内部的功法交流。
    可以说,因为基础较差、较低的缘故,所以赵、程两家反而更容易融合白马城的几家所长。
    就是在侧重点上,略有不同:赵家更倾向于武道剑技,程家更倾向于道术佛理。
    天雷剑诀,就是白马赵家引以为傲的一门极品剑诀。
    也是白马赵家唯一的压箱底绝活。
    不过苏安然却很清楚,赵家有绝门剑法,却没有足以和这门剑法匹配的心法。因此也就导致了,修炼《天雷剑诀》的赵家弟子根本无法真正的发挥出这门剑诀的威力,一旦想要强行发挥剑诀威力的话,就必须以自身的寿元作为代价。
    施展次数越多,也就死得越快。
    这也是为什么白马赵家的排名在七十二上门里一直无法提升的原因:白马赵家如今只有家主勉强算是苦海境修士,但是他最多也就只剩一到两次全力出手的机会。而接下来的赵家门人里,却没有一个道基境大能,只有数名地仙境大能勉强维持住赵家的底蕴。
    再往下的实力层次里,却只有如今赵家年轻一代里天榜排名第九十九的赵龙成为这一境界的扛旗人物,赵虎以及他们的叔父辈就比较一般了——据说往前几百年的时候,赵龙的几位叔父辈也曾是天榜人物,只不过后来纷纷下榜了而已。
    究其原因,说白了还是《天雷剑诀》的隐患所导致。
    所以赵英表现出来的天赋,才会引起整个赵家的轰动和悉心栽培。
    对于苏安然,赵英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明显的畏惧和敌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平辈的淡然和内敛的傲慢——他既不羡慕苏安然,也不敬畏苏安然,最多就是对于他的实力以及能够如此快冲击到地榜第四十九名而带有几分好奇和佩服。但也仅仅只是佩服于苏安然如今的实力提升,觉得只有这种妖孽人物才有资格和自己相提并论。
    对此,苏安然能够理解。
    天才嘛,总会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
    只不过太一谷却总是会教这些天才明白,在这个世界你光靠天赋是没用的,你还得有奇遇。而且光有天赋和奇遇还不行,你还得有外挂。
    不然你怎么跟满世界的妖艳贱货大道争锋?
    不过我们太一谷就不一样了。
    我们清新脱俗,是玄界里的一股清流。
    只是有些遗憾于,未能见到天雷剑诀而已——人家都说,全力施展一次天雷剑诀必然会减寿,甚至可能伤及根源。这又不是什么性命相博,为了一次交手试练就让人折寿,苏安然怕自己没办法活着离开白马城。
    当然,让苏安然没有和赵家三子和七子交手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两人的排名都在他之后。
    万事楼如今给苏安然虽然有些不太靠谱——例如这个莽夫和天灾的绰号,尼玛逼的是几个意思?——不过在实力排名这一点上,有一说一,还是比较权威性和专业性的。
    ……
    “行了,老是看你的猪蹄干什么,我又不是什么传染病。”苏安然撇了撇嘴,“我说老程啊,有时间我们过两招?”
    “不过。”程十二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脑子坏了才跟你这个剑修过招。”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和我交手?”赵三满脑子大写的问号。
    “因为你弱啊。”程十二一脸的理所当然,“你的天雷剑诀又不能完整出手,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我,所以我和你交手安全得很,根本不用担心有什么问题。……你也别这么大怨气,我们两个的情况相当互补,这些年来默契没少培养吧?而且你的实力也提升得很快啊,在不动用绝招的情况下,天雷剑诀的很多缺陷你不是都已经补全了嘛。”
    赵三这么一想也觉得好像是这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苏安然摇了摇头。
    白马程家走的功法修炼路线和白马赵家不同。
    程家的功法以道术为主,兼修了部分佛门法理之流,算是走的道法结合的路子。只不过佛门神通多数是悟,并不是修炼,反倒是佛门武家弟子还能够依靠修炼各种功法起家——程家小部分人走的也是这条武禅的路子,如果能够悟出什么什么神通,那就更完美了。
    程渊,程十二,并非走武禅的路子,而是走的道法路子,专注于五行术法的修炼——道法一脉,除天师道、神鬼道之流,绝大多数都是以修炼五行术法为主,这几乎可以说是道家术法的招牌门面了。
    不过程渊天资没有那么妖孽,五行术法没有完全精通掌握,目前也就是初略掌握了火、土两系,木系勉强算是精通,至于水和金就完全不行了。苏安然虽不太清楚玄界里的道家修士修炼五行术法是否有什么讲究,会不会需要什么天生灵根、天生五行命脉之类的玩意,这方面是他至今都没有了解过的盲区。
    想到这里,苏安然就开口请教起来。
    不耻下问,一直是苏安然认为的自身最大优点。
    反正在玄界,他拜师太一谷并不久的消息也不是什么秘密,这也是所有人震惊于苏安然天资之妖孽的地方,简直就是超越了他前面的九位师姐。因此这类常识盲区,他询问起来一点压力都没有,完全不似在万界里,他总是要想方设法的扮演好一位知识渊博的掮客。
    苏安然表示心累。
    “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说白了其实就是一个感知上的修炼。”程渊并未藏私,这大概就是白马城居民养出来的一种习惯和思维,“你修炼的时候,吸收灵气时是不是有时候会感受到有些地方的灵气特别火热,有些地方的灵气给你的感觉又好像充满了自然温馨的感觉?”
    苏安然想了想,好像的确是如此。
    “感受到燥热和高温的,一般都是火灵,自然温馨的则是木灵,清凉湿润的是水灵,厚重凝实的是土灵,金灵不在外界,而是在我们修士自身。”程十二开口说道,“我们道家修炼的心法,主要就是放大这种感知,然后让自身的灵气能够和这些感知产生接触,从而以神识和精力去操纵,将其转化为‘法术’,这就是五行术法的原理。”
    听了程十二的话,苏安然大概就明白了。
    所谓的五行术法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灵根、命脉之说,所谓的五行原本就是存在于玄界里的所有地方,只是因为修炼的心法不同,每个修士自身的感知能力不同,所以才有使得有些修士无法修炼五行术法,有些修士则是修炼五行术法的天才。
    “听你这意思,只要我的感知能力足够强大,我也可以修炼五行术法?”
    程渊点头:“是的。玄界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里,有不少兼修五行术法的强者大能。但是要同时兼顾修炼不同的心法,那起码也得本命境和凝魂境之后你才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当然,实际上的消耗和付出可远不止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所以现在玄界才提倡,没有踏入地仙境之前不要分心不同的心法。”
    苏安然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的情况与别人不同。
    一般人无法分心兼顾是因为精力有限,如果分心的话就很容易造成两头都不讨好的局面,最终很可能止步凝魂境,终生都无法突破到地仙境。
    但是苏安然的情况不同。
    他有系统。
    他的强化系统注定了只要有充足的成就点,他就能够快速的提升功法的修炼进度。
    尤其是在如今他发现万界的情况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恶劣,很多时候如果能够成功的探索一个万界世界的话,所带来的收益绝对是远高于玄界的秘境、遗迹之流。而且他在万界也有着不能暴露的身份,综合因素上来考量,苏安然觉得自己真的必要再开一个马甲,彻底把过客这个身份坐实,甚至再开发那么一两个分身。
    “那么,阴阳法术呢?”
    “这个就比较复杂了。”程十二回答道,“我对阴阳法术没太大的了解,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法术类别不想五行法术那样简单易学,只要感知能力足够敏感就可以。……阴阳法术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其中包括卜算也在里面,因此听闻这个法术的修炼是有一定的天资要求。”
    天资要求。
    苏安然听到这话,就干脆放弃了这门法术。
    阴阳法术不比五行法术,只有金木水火土五种。
    阴阳法术虽说只有“阴阳”两类,但是实际上却是包括万象,除了常规的攻击类法术外,还有诸如招小鬼、天命占卜、风水点穴、天势地势、星盘命盘的运用等等一大堆,就学习难度上而言绝对是百倍千倍于五行术法的。
    像天师道,其核心法术就是脱胎于阴阳法术里的抓鬼招鬼,以及神霄雷法。
    所以这个法术会有一定的天资要求,倒也合情合理。
    “术法一类,就没有简单易于的。”大概是看出苏安然的一些想法,程十二开口提醒道,“你们武道有一句话,叫月棍、年刀、久练枪,宝剑永远随身藏。……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苏安然对于这句话自然明白。
    事实上不止是玄界,就连当年在地球上也有这种说法。
    “这句话在玄界还有一句。”程渊开口说道,“悟佛感道修阴阳,永世苦海无尽头。”
    月棍年刀久练枪,宝剑永远随身藏。
    悟佛感道修阴阳,永世苦海无尽头。
    佛门神通要靠悟,五行术法靠感知,阴阳法术论天资,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是要花上任何一名修士一生的岁月。甚至哪怕如此,也没有人敢说自己能够精通彻底掌握,因为术法之道就如同苦海境一样,几乎永远都没有尽头。
    “谢谢指点。”听完后,苏安然叹了口气,诚心诚意的道谢一声。
    “没什么,这些都是修道常识而已,我不过也就是把从先人总结出来的那点东西转告给你而已。”程十二并不居功,“就算我不说,你之后也能够从其他地方了解到,所以我也谈不上什么指点。……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修炼术法的话,我是建议你从五行法术开始比较好。”
    “呵,我也就只是想想而已。”苏安然晒然一笑。
    他就算真想修炼五行术法,也肯定是私底下偷偷修炼,怎么可能在这里暴露自身的真实意图呢?
    “谢谢指点。”听完后,苏安然叹了口气,诚心诚意的道谢一声。
    “没什么,这些都是修道常识而已,我不过也就是把从先人总结出来的那点东西转告给你而已。”程十二并不居功,“就算我不说,你之后也能够从其他地方了解到,所以我也谈不上什么指点。……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修炼术法的话,我是建议你从五行法术开始比较好。”
    “呵,我也就只是想想而已。”苏安然晒然一笑。
    他就算真想修炼五行术法,也肯定是私底下偷偷修炼,怎么可能在这里暴露自身的真实意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