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24. 不知是哪位尊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安然的精神、感知,瞬间就进入临战状态。
    如此浓郁的血腥味,这是苏安然从未感受过的。
    他如今的战斗经验也算比较丰富,毕竟先后经历了两个副本,还参与了幻象神海、天元秘境的历练,大大小小的战斗也算是打了不少,杀过的人就连他自己也都已经算不准了。
    可他也从未闻到过如此浓郁,甚至可以说“飘香”的血腥味。
    这得死了多少人啊!
    苏安然的感知猛然展开,将整个宅院都覆盖住了。
    这个宅院是个三进落式的大宅,占地面积颇广:前庭、中堂、后院、左右客厢、内院前庭、小内院、主屋、内眷左右厢房等等一应俱全。但是此时前庭、中堂、后院、左右客厢、内眷左右厢房等其他地方都没人,只有在内院和主屋那边才有五个人。
    其中一人在主屋,一人看站位应该守在了主屋的门口,另外三人站在内院里,似乎和守在主屋门口的人形成对峙。
    浓郁的血腥味,正是从小内院里飘散出来。
    苏安然进来的位置,正是前庭内院,这里有一条走道往前,经过一处圆拱门院墙后就是主屋门前的小内院。而经由左右两边的走道前进,则分别是居住着内眷、也就是家族宗亲的左右厢房。
    踏入蕴灵境后,苏安然也算是一方高手了。
    高手之间的过招,大多数时候都会利用一些神识隐蔽自身的技巧,或者是敛息法之类的窍门秘术来降低或者遮蔽、扭曲自身的感知,从而达到潜入的目的。但是这种手段,在神识主动彻底展开的情况下,自然也就无所遁形了。
    苏安然的神识感知彻底展开,在判断出敌人的数量时,也等同于暴露了自身的位置。
    所以,当苏安然的面前出现了两个黑衣人时,他并没有因此感到吃惊。
    两名黑衣人,脸上兜着黑色的面巾和包头,看起来倒是有点像忍者的装束。他们两人的兵器都是一致的,分别为一柄右手的直长剑和一柄左手反握的短刀,看起来似乎是流水线产业的武功套路。
    不过苏安然没有和这个世界的人交过手,并不清楚他们的具体武技,只是从感知上判断,大概知晓这两人的实力并不强,因此也仅仅只是保持足够警惕和谨慎,并没有如临大敌的模样。
    聚气境是强身健体,简单概括就是让身体变得更加强健,有更大的力量、更快的速度、更强的体魄。
    神海境是开神识,具体点的说法就是让修士的感知变得更敏锐,同时也有强化修士意志心神的效果。
    通窍境是锻炼脏腑,并不只是让修士的五脏六腑变得坚韧、不易受伤,同时还有和增强五感的作用。
    再往上的蕴灵境,本质上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实际上这个境界里,每筑一层灵台都等于是对前三个境界的一次综合素质提升。筑起九层灵台,雷劫过后,修士的所有能力全部都会翻一倍,这也就是为什么玄界总说度过第一次雷劫进入本命境后,会有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
    但在雷劫之前,这种提升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眼前两名拦截的黑衣人,都是蕴灵境修士,但可能是修炼的功法不怎么样,哪怕这两人都是纯青境界,可是给苏安然的感觉却显得相当的弱,还不如罗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那么强烈和明显。
    功法缺陷。
    这四个字瞬间就浮现在苏安然的心头。
    “我给你们表演一个法术,如何?”苏安然突然笑了一句。
    两名黑衣人没有答话,但是他们的眼神却是变了。
    变得相当的谨慎和凝重。
    法术。
    难道是道门弟子?
    可为什么道门弟子会在这里?
    两人想不明白。
    但是他们很清楚,自己是杀手,是刺客,是阴影里的王,不需要和对方说太多的废话,所以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后,就迅速向着两边分开,打算一左一右的夹攻苏安然。
    苏安然心意微动,昼夜凭空出现在他的左手上——在正式踏入蕴灵境后,苏安然使用储物戒已经可以真正的做到心随意动,只要是在他触手可及的感知范围内,放在储物戒里的东西都可以随时出现在他所指定的位置。
    昼夜一出,苏安然的气势截然不同。
    如果说,他之前的气势是属于比较偏散漫的类型,那么当他握住昼夜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的气息就变得相当的内敛,甚至就连存在感也大幅度的削减。若不是他就这么堂堂正正的站在两名黑衣人面前,是对方肉眼可见的存在,只怕这两名黑衣人真的会以为苏安然就这么消失了。
    双方的实力并不弱,所以只是眨眼间,两名黑衣人就已经来到了苏安然的身边。
    而这个时候,苏安然也才刚刚握住昼夜,右手轻轻的搭在剑柄上。
    ……
    “呵,没想到居然还有真的藏有后手,该说不愧是白伏吗?”站在门外的一名中年男子轻笑一声,恣意狂放而洒脱,但却偏偏很难让人生厌,只觉得对方是真的豪放猛士。
    他没有将那名守在门前的壮汉放在眼里。
    那名身材魁梧的壮汉,胸腹和左腰侧都有一道伤口,虽然已经做了紧急的止血处理,但是这两处都是属于要害部位,还能剩多少实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很可惜,你留下来的后手,怕是没什么用了。”中年男子笑道。
    “是吗?”屋内传来一声伴随着轻咳的嗓音,有几分沧桑,显然年纪不小,“后手这种东西,只要准备了,就不会没用。你又怎么知道,现在这个就是我唯一的后手,而不是另一个陷阱的开头呢?”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被称为白伏的这名老者内心也是相当的迷惑。
    外面来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自己都茫然着呢。
    只是这种茫然,他不会表露出来,毕竟他可是被称为白伏的人。
    白伏,是天源乡这里独有的一种妖兽,长得有点像狐狸,通体雪白,非常的狡猾精明,擅于伪装潜伏偷袭对手,尤其是在林中、雪地等地形,更是无往不利,哪怕是强于它们的一些妖兽,往往也会成为它们的腹中餐。
    用“白伏”用称呼一个人,就是在形容对方老奸巨猾。
    表面上是个富家翁的林业,实际上就是灰色世界里的无冕之王,被人称为白伏。
    “你还真的是很有自信呢。”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你已经被我逼到了这里,就连你的护卫都挡不住我,我想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至于你准备的这后手,他们可不会是阿一阿二的对手。”
    “既然你觉得杀我易如反掌,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
    “当然是因为我希望白伏老先生你能够回答我几个问题了。”中年男子从容自信的笑道,“只要你的回答能够让我满意,我可以保证不会做出任何危害你的行为。……如果,你回答得够快的话,说不定你准备的后手也不会牺牲呢,毕竟老先生你今晚可是牺牲太多了。”
    中年男子耸了耸肩。
    他相信自己不需要说得太多,对方也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整个宅邸上下四、五十号人全都被自己杀了个片甲不留,若不是为了从林业的口中获得自己想要的情报,他早就已经把这位在京都地下世界被称为白伏的富家翁杀了。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损失。
    只不过看他给自己部下取的名字:阿一、阿二,就能够知道他的心性如何了,想来也不会对这些部下的死有什么感触。
    “想要问我问题,可不是这么问的。”
    “但我的规矩却是如此。”中年男子笑道。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只是脸色突然间猛然一变,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望了一眼仅一道石墙相隔的内院前庭。
    下一秒,他终于不管不顾的突身前冲,朝着主屋冲去。
    那名守着门口的壮汉,也发出一声吼声,重心一沉,整个人就犹如门神一般的堵住了主屋的唯一一个入口。
    “给我死!”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咆哮怒吼。
    ……
    苏安然拔剑了。
    剑光凌厉惊人,宛如骄阳一般明亮。
    不是化雪的初阳,也不是秋晚的夕阳,更不是寒冬的暖阳。
    而是炎夏的烈阳!
    一抹白光,几欲划破夜的黑。
    如果说之前的苏安然,气息内敛,犹如归鞘之刃,朴实无华。
    那么此刻的苏安然,一身锐气彻底爆发而出,宛如绝世凶剑出鞘,极尽凌厉。
    匹练般的白色剑华破空而出。
    并不仅仅只是斩破夜的黑,就连左边那名黑夜人,也被当场一刀两瓣!
    不是两段。
    而是竖着一刀出去后,直接分成了两瓣。
    他的左右脸上,甚至还保持着生前的阴狠面向。
    只是再阴狠,也已经毫无意义了。
    蓄剑。
    这是苏安然从绝剑九式里终于自行衍化出来的一招剑技——昼夜本身就自带有出鞘第一剑的杀伤力和剑气翻倍增幅的效果,而苏安然也从唐诗韵、叶瑾萱那里学过蓄气养气的技巧,配合绝剑九式所独有的九式“大道至简”的剑招法门,苏安然虽然在剑技方面不算天赋惊人,但是也终归衍化出三招独属于自身的剑技。
    也正是如此,才让苏安然明悟,为什么当初他学《绝剑九式》时需要付出三个特殊成就点了。
    因为这门剑法,是一门化繁归简,内蕴大道至简法理的无上剑技。
    熟练的掌握了这九个剑招,便有可能衍化出独属于自身的剑技——根据每一名剑修对剑道的感悟不同,体会不同,衍化出来的剑招自然也不尽相同。但唯一能够确定的,则是这种自行推衍出来的剑招必然是最适合自己的剑招。
    剑出必斩敌。
    这就是苏安然自行推衍出来的第一个剑招。
    蓄剑。
    长剑往回轻轻一收,紧接着一横。
    “叮——”
    空气里溅出一道明亮火光。
    两剑碰撞。
    苏安然的长剑剑身,挡住了右边那名黑衣人的直剑剑尖,甚至还将对方的剑尖直接崩碎!
    苏安然心中再度有所明悟,对方的兵器质量,显然没有自己的昼夜强。
    他的手腕微微一转,直接格开对方的直剑,随手一下横挥,剑锋如电闪,朝着对方的颈脖处斩了过去。
    他知道那名黑衣人的攻击动作是连手:直剑一刺,短剑跟捅——正常情况下,一般人交手时,总是会被这种手段的其中一击阴到。只是苏安然的昼夜质量太好,不仅挡下对方的直刺,还直接崩碎了对方的剑尖,顺势就是一记横扫:如果对方非要用短剑捅苏安然一下,那么他的项上人头就会被当场斩落。
    原因无他。
    苏安然的剑比对方长,所以攻击范围比对方大。
    面对这一击,这名黑衣人又不是傻子,自然不肯就这么白白送人头,所以他只好后撤躲开苏安然的攻击。
    可几乎是在黑衣人一退的瞬间,苏安然目光一凝,手中长剑一递。
    平直无华的刺击,九大基础剑招之一。
    可在这名黑衣人的眼里,却是突然升起一种避无可避的念头。
    这一招,激起了他骨子里的凶性。
    他刚想发出一声怒吼,就拉着苏安然一起同归于尽。可是从嘴里发出的声音,却只有一阵“荷荷”声,血腥味瞬间从他的口腔里涌出,身体的力量在这一瞬间被快速的抽干。
    他的眼里,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怎么可能?
    怎么会这么快就中剑?
    我还有绝技没用!
    我还有许多手段没出!
    我还有……
    在被黑暗彻底吞没意识前,这名黑衣人只听到了一声长剑归鞘的声音。
    而直到这时,苏安然拔剑而出的那道璀璨如光的剑华,才渐渐散开、黯淡,那冲霄而起的凌厉剑气,也才开始渐渐发散。
    苏安然拔剑、斩人、收剑、格挡、横扫、直刺、归鞘,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般的宛如只是一个预设模版的剑术动作套路,整个过程不过区区两、三秒钟而已:也就只是一次被两名敌人夹击的瞬间,他就已经干脆利落的解决了两名对手,然后迈步向前而行。
    两名身死的敌人缓缓在苏安然身后倒落的姿势,更是为苏安然平添了几分绝世剑士的风采。
    然后,苏安然跨过了圆拱门,走入了小内院。
    下一个瞬间,他看到了一名相貌英俊,自有一股成熟稳重气质的中年美男,正面色冷峻的扑向了一名守在主屋门口,宛如铁塔般的中年男子。
    他右手在前,宛如虎爪,左手收于身侧,却是五指并拢伸直,宛如一柄短剑。
    两人皆是发出了一声怒吼。
    “给我死!”
    中年男子气势极强,迅速欺身而上,右手虎爪直接就是一个猛虎掏心,似乎想要直接掏空壮汉的心脏。
    但是那名铁塔般的壮汉却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直接挥拳直击,以重拳挡下了中年男子的右手虎爪。却见中年男子的右手突然一轻,化爪为掌,宛如剪刀石头布的布那般,包住了壮汉的重拳,紧接着也不知道中年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两人交锋的瞬间自有一股气流震荡开来,空气里甚至传来一股震荡轰鸣。
    可也就在这一瞬间,那名壮汉的重心、平衡,就被破坏得一干二净,整个人更是不由自主的歪向一边。
    中年男子目光一凝,潜藏着的杀招终于递出。
    图穷匕见!
    左手刀直接就朝着壮汉的颈动脉刺了过去。
    只见中年男子的左手掌一片漆黑,在月光的映照下散发出犹如金属般的光泽,真正的宛如一柄利刃。
    很明显,这名中年男子修炼的功夫足以让他的双手化作真正的利器!
    呼啸的冷风,陡然袭来。
    中年男子的左手指尖与壮汉的颈脖处只差一毫,可他却是依旧毫不犹豫的挥手直劈寒风吹来的方向。
    寒光一闪。
    真正的犹如一柄利剑。
    然后……
    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声。
    他的左手,直接被齐腕而断了。
    苏安然看着掉落在地的手掌,还有些茫然。
    他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居然敢以肉身来硬挡上品法宝的,这人怎么这么虎?
    哪怕就算是在玄界,没有凝魂境的修为,没有修炼某些特殊功法,也根本不敢跟上品法宝硬碰硬,那可不是勇敢的表现,那是纯粹傻子的表现。
    所以苏安然怎么也没有料想到,天源乡居然会有这么虎的人。
    因此看着那完全就是送上门让自己斩的手掌,苏安然实在忍不住:你的姿势太美了,我没忍住就挥剑了。
    “神兵!?”中年男子发出一声惊呼,整个人捂着左手腕迅速倒退而出,“老白伏,难怪你敢把这当作后手!”
    屋内的林业发出一阵轻笑声,但是却没有回话,显得高深莫测。
    但实际上,他在听到中年男子的声音时,自己内心也都吓了一跳。
    神兵?
    居然有神兵来助?
    来的是哪一家的人?
    社稷宫?佛宗?大文朝?
    能够手持神兵在这京都之内的,也就只有这三家了。
    但是因为没有跟苏安然打过照面,也没有看到苏安然的兵器,所以他自然不知道苏安然可不是属于这三家的人,还以为是大文朝的人,或者是社稷宫、佛宗的人想要来除魔卫道呢。
    听到神兵的称呼时,苏安然瞬间就有些了然。
    上品法宝,在玄界虽算是比较少有,但并不罕见。别说是十九宗和三十六上宗了,就算是七十二上门,他们也能够给门下那些值得重点培养的嫡传弟子配备一把上品法宝。也只有三、四流的宗门,才只能做到勉强给宗门核心子弟配备一把上品兵器;至于入流和不入流的宗门,掌门能拥有一件上品已经算是不错了。
    至于神兵的说法,在玄界那是指道宝。
    但是在天源乡里,显然是没有道宝这个等级的东西,甚至连绝品法宝都没有,因此才会将上品法宝称神兵。
    苏安然的内心虽然产生了明悟,但是实际上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中年男子一退,苏安然就顺势逼近。
    从对方的气息上,苏安然知道对方是一名本命境强者,算是处于这个世界上的巅峰存在。可是对方不知道为什么,却是给苏安然一种不够圆润和谐的感觉,远没有在太一谷的时候见到的几位师姐那般强势,仿佛存在着某种缺陷。
    再加上对方的左手还被自己斩断了,气息瞬间就变得更加微弱了。
    能赢!
    苏安然眼神瞬间变得坚定起来,原本扣在手上的剑仙令也就被他收了起来。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本命境和凝魂境强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至少他知道,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根本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本命境,最多只能算是半步本命境,所以苏安然一点也不怂。
    长剑一挺,瞬间就将这名中年男子的气机彻底锁定住了。
    “你以为你有神兵,你就能杀我了吗!”中年男子感受到自己的气机被锁定,瞬间大怒,“你找死!”
    “哦。”
    长剑一刺,绝剑九式里最基础的刺。
    中年男子狼狈的侧头躲开。
    但是脸颊传来的微微刺痛感,让他意识到他还是中剑了——尽管不深,可是还是负伤了。
    “你……”
    长剑一挥,绝剑九式里最基础的扫。
    中年男子想说话的全部都被咽回肚子里,狼狈的缩头后撤。
    如果不撤的话,恐怕苏安然这一剑就能让他头破血流,甚至一剑斩落他的脑袋。
    可哪怕如此,这名中年男子还是看到了几缕头发如柳絮般飘落。
    这让他的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
    “实力好弱。”苏安然突然叹了口气。
    但是这句话,却让中年男子的脸色都变得狰狞起来了。
    什么时候,玄境居然也有资格对地境修士说出这样的话了?!
    天地玄黄的排阶,从来就是不可逆的!
    “啊——!”中年男子右手急点身上数个穴道,强行止住了左手腕的流血,“我杀了你!”
    “无能狂怒。”苏安然轻笑一声,极具嘲讽和蔑视,“我本还想和你交下手,看看所谓的地境修士实力到底有多强。但我不知道是你特别弱,还是地境修士就是如此,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如果不是我的左手负伤……”
    “你自己伸手让我砍的,怪我咯?”苏安然一脸无辜,“只能说你伸手的姿势太白给了,我忍不住。”
    双方嘴上互说,但是交手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
    中年男子修炼的显然是某种硬身外功,是将自己身体打造成类似于法宝一样的效果,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有些类似于佛门的金钟罩、铁布衫等。但苏安然不知道是这名中年男子修炼不到家,还是天源乡此类功法实在太差了,以至于他的这门功法完完全全被苏安然克制得死死的。
    双方不过交手数秒而已,苏安然就让对方的身上多出了十数道伤痕——当然,对方的功法也不是全然没用的,起码苏安然对他造成的这些伤势并不算深,还没有真正的伤及要害,唯一要说严重的也只有被齐腕而断的左手。
    但是苏安然,已经彻底摸熟了对方的招式套路,心中已算是彻底了然。
    “不跟你玩了。”他微微摇头,对这个世界所谓的本命境感到有些失望。
    如果说,这个世界的本命境修士都是如此的话,那么他们根本就算不上是真正的本命境修士,只能勉强算是半步本命而已,并不比玄界的一名蕴灵境修士强多少。就连苏安然,都有自信能够在不动用剑仙令的情况下,斩杀这样的本命境修士,最多也就只是费点功夫时间而已。
    “玩?”听到苏安然的话,这名中年男子脸色怒极反笑,“我就让你见见我的……”
    苏安然没有心思听对方废话。
    所以他出剑了。
    一道璀璨如流星般的剑光,破空而出。
    星迹。
    如流星般的痕迹。
    这是苏安然从《绝剑九式》里自行推衍出来的三个剑招之一。
    说白了,就是一记快剑直刺而已。
    但是在精气神彻底合一的情况下,苏安然这一剑所迸发出来的绚丽剑华,足以闪瞎任何人的狗眼。
    中年男子的狗眼没瞎。
    但是他死了。
    眉心的剑痕上,缓缓流淌着鲜血。
    透过颅骨冲入他大脑的剑气,直接就将对方的大脑绞碎,但却并没有将他的头颅挤爆。
    这一手惊人的剑气控制力,就不是一般人用得出的。
    苏安然缓缓收剑归鞘,然后才将目光投向主屋的大门。
    那名壮汉的伤势不轻,不过看样子似乎也并没有太过致命的危险,可面对苏安然的目光时,他却是没来由的感到了一阵心慌心悸,宛如被某种可怕的猛兽盯上了一样。他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动弹,深怕一不小心就引起这头凶兽的敌意,然后就要遭遇一场灭顶之灾。
    看到对方如临大敌的样子,苏安然才想起来,自己的剑心处于激荡之中,所以此时可谓是杀气、剑气都格外凌厉。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缓缓收敛起自己的种种气息,重新归于朴实无华的状态。
    这种彻底收放自如的气息转变,又是唬得铁塔般的汉子一愣一愣的。
    他就从没见过有人能够做到这等程度,哪怕就算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天境强者,也无法如此自如的转变气息。
    在铁塔汉子的眼里,苏安然已经被打上“扮猪吃老虎”的绝世高人形象。
    “不知是哪位尊驾光临寒舍?”
    主屋内,传来了一声带着轻咳的苍老嗓音,“如此场面,倒是让尊驾见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