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30. 汇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场战斗,伴随着交手双方的两败俱伤,而终于落下了帷幕。
    有过历练经验的妙成和深悦,对于这种结果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反而是觉得这才是最正常的。毕竟交手的两人都不是什么小角色,而是同样都来自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十九个宗门之一。
    真正有所感触的,还是妙言和苏安然两人。
    这两人虽然早就有所听闻历练的血腥争斗情况,可是听得再多,也没有这种亲眼见识来得更直观,更具冲击力。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修道界。
    “那个女人如果不死的话,未来剑神榜必然榜上有名。”妙成随口说了一句,“不过如果死了的话,就没有以后了。”
    他这话看似简单的点评,但是苏安然却是知道,这个大和尚很不老实,居然想要试探自己。
    事实上,妙成确实很想知道,苏安然之前到底是如何发现这两人藏有底牌的。
    他知道苏子承,是因为此行之前,大日如来宗已经做过一轮情报收集的工作。
    虽然无法明确那散落在外的另外七十个名额到底都在谁手上,但是大体上还是知道其中部分人员名单的。
    例如神猿山庄,他知道的就有五个人进来了。
    而剑神学府,也有四个人进入,妙成甚至知道其中两人的长相和名字。
    正因为知晓这些人,所以对于他们所修炼的功法和武技,也就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是的,仅仅只是大概而已。
    所以妙成知道苏子承修炼的是《神猿心经》和《连棍诀》,但是却并不知道他已经修成《连棍诀》的奥义:化枪。
    而在妙成看来,苏安然之前的表现,则是他显然早就知晓了这些情况——或者说,妙成认为,苏安然从对方的交手中,就发现他们的武技有所保留,因此才会那么聚精会神的旁观。
    毕竟,理论上而言,神海境二重天的修士,已经有资格进入幻象神海的深处了。
    所以这两人最终拼了个两败俱伤,对于妙成而言,就等于凭空少了两个潜在对手。
    从这方面来说,这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苏安然只知道大和尚是想试探自己,但是具体到底在试探什么,他不知道。
    因为双方的脑电波,从一开始就没有在同一条线上。
    那是在两条永不重叠的平行线上渐行渐远……
    苏安然想了想,然后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说,因为我们见证了这场战斗,如果她死了的话,我们会有麻烦呢。”
    妙成心中一惊。
    这话他刚才没说,其实也是想试试看苏安然到底知道些什么。
    而现在看苏安然毫不在意的把这句大家心里都懂的潜台词说了出来,妙成猜想,苏安然或许并不认识那两个人,但是太一谷出身的他必然对修道界各大宗门的武技都有一个系统性的了解,因此才会发现那两人招式上所暗藏的杀招。
    “呼。”妙成轻轻的吐了口浊气。
    原来是输在了宗门上,而不是我的悟性不够。
    还好,还好,不算丢人。
    妙成自我宽慰一番。
    苏安然眨了眨眼,有些茫然的看着一秒钟内脸色变幻了数次的大和尚,心中嘀咕:这大和尚在给自己加什么戏呢?难道是双鱼座?天生戏精?
    “那女人我不认识,不过最后那招是剑神学府有名的爆雨剑法,一般只有核心弟子才能学习,是最后拼命和脱身用的秘术。”妙成脸色恢复正常,然后才开口说道,“但是剑神学府的这招秘术,对修士的自身有一定的危害性,不过据说剑神学府已经研发出一种针对性的丹药,可以解决后遗症的问题。”
    “所以问题,就在于苏子承最后那一枪了?”苏安然问道。
    妙成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我是第一次见到化枪。也第一次知道,原来化枪还可以通过真气爆发的手段,投掷出去。今天的确是有些大开眼界了。”
    接下来一行四人都没有在说什么,很快就重新上路。
    于妙成和深悦而言,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或许妙成有些收获,但是深悦大概只会好奇那两人交手的原因。
    而妙言也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小眼神里已经不再迷茫。
    ……
    苏安然在秘境度过的第一个夜晚,是在修炼中度过的。
    那种精神饱满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产生了一种极为舒爽愉悦的微妙感。
    之前哪怕是在太一谷里修炼,苏安然也需要花费不少的精力,才能将真气顺着神海里的精神力桥梁灌注到星芒里。而在大日如来宗的灵舟上,吃力程度甚至是在太一谷里的三倍以上,这也让苏安然意识到,在灵气活跃程度不同的地方,修炼效率是有着相当明显的区别。
    而在幻象神海这里,因为精神力的格外活跃,苏安然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成功的将真气灌注进星芒里。
    唯一让他觉得颇费时间的,反而是真元真气的凝聚。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秘术大多都有弊端和各种各样的问题,而《真元呼吸法》并不会对修炼者有任何坏处,所以它所需时间长这个弊端,就属于完全可以忽视的问题了。
    苏安然估摸着,如果自己这三个月里都能够在幻象神海里修炼的话,那么等到他离开时,应该就能将神海境二重天的修为彻底稳固下来了——苏安然的稳固,与一般修士的根基稳固不同。他的稳固,指的是将所有星芒的真气全部都替换成真元真气。
    一夜过去后,第二天所有人再度美美的享用了苏安然特供的美食后,就再度出发了。
    这一天,他们并没有再遇到任何奇怪的事情。
    然后于傍晚的时分,终于和大日如来宗的另外两名同样准备进入幻象神海深处的弟子汇合了。
    这两人一男一女。
    女的年纪稍大些,看起来大概在三十岁上下。
    她的神色略显阴沉,双眼锐利如鹰视,给苏安然的感觉有点像是灭绝师太。
    根据妙成的介绍,这人是慈渡斋的妙英,与苏安然认识的妙心拜在同一个师父座下,算是妙心小尼姑的师姐。只是她的资质平平,修行快十年了,还在神海境四重天的修为,迟迟未能突破到通窍境。
    不过相对于她的资质平平,她的历练经验倒是非常的丰富。
    在苏安然的理解里,大概就是因为资质较低,不得不多次出去历练冒险,以此换取足够的修炼资源,所以才会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妙成自己都坦言,妙英师妹的战斗经验比自己还要丰富一些。
    另一位,是大日如来宗戒律院的深德,与深悦同辈,据说算是妙成的半个弟子,如今修为已是神海境三重天。不过他的年纪其实也并不小了,在大日如来宗里属于资质平平的那一类,远远比不上深悦,以及这次没有随行的深空。
    对于妙英和深德两人而言,幻象神海就是他们这一次历练的机缘。
    尤其是妙英,是否能够在幻象神海里突破到通窍境,对她而言至关重要。
    所以她并不愿意白白浪费时间——大日如来宗给他们布置的任务,就是寻获神海不朽果。在获得神海不朽果后,妙成将会提前离开幻象神海,而剩下的时间则是他们这些弟子的修炼时间。
    因此任务完成得越快,他们的修炼时间也就会越多。
    在这样的前提下,妙成和妙英汇合后,后者就提议立即向深处进发,一刻钟也不愿意停留。
    深德自然是赞成这个做法的,只是在场里他的辈分不够高,所以没资格开口。
    妙成在询问了一下苏安然,得到苏安然的认可后,一行六人便趁着夜色开始向这秘境深处那座海岛前进。
    深德的修为不算弱,所以由他在前方打头。
    居中的是苏安然、深悦、妙言三人。
    妙英与妙成两人跟在队伍的最后方,应对各种突发事件——虽说幻象神海的外围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在秘境冒险的修炼者小队,都有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修为最强者必须负责队伍的头阵与尾端。
    原本头阵应该是由妙英负责,只是她让修为在众人里仅次于她和妙成的深德打头阵,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肯定是有什么话想要和妙成说。
    苏安然不会去自讨没趣,试图知晓大日如来宗这些人打算干什么。
    而其他人又是大日如来宗的弟子,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他就是太一谷的弟子?”妙英以神识传音,倒也没有蠢到直接开口。
    妙成微微点头。
    “天资不俗。”妙英的语气里,有着几分艳羡。
    认识妙英的人都很清楚,天资就是她最大的缺陷,如果不是受限于天资的话,妙英要比现在更为出名。因为她拥有着非常惊人的战斗直觉,慈渡斋如今被看好的妙心的实战技巧就是她手把手教出来的。
    “别被他的天资蒙蔽了。”妙成终于回了一句。
    “嗯?”妙英有些惊讶。
    她和妙成一起出任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她很清楚,妙成可不是她这样天资不行的人。如果不是为了宗门这一次幻象神海的计划,早在几年前他就已经踏入通窍境了。
    不过就算如此,能够硬生生的压制修为五年的人,也同样不简单。
    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对于妙成这种其实心中傲气不低的人会开口说出这样的话,妙英自然倍感好奇。
    “他的天资是不俗,但是他的眼界同样惊人。”妙成想了想,将昨天看到剑神学府和神猿山庄苏子承交手的事说了一遍。
    “这就是刚才师兄你要请示他的原因?”妙英心中有些惊讶,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她发现自己在那种情况下,只怕也不可能第一时间就发现交手两人的微妙之处。
    “算是原因之一,太一谷的弟子的确值得我们重视。”妙成回答道,“另一个原因,则是玄悲师伯交代过,这一次行动以他为主,我们都只是从旁辅助而已。而且……”说到这里,妙成的语气不由得重了几分:“保护他,将是我们的第一要务。”
    “哪怕牺牲妙言?”妙英的神识产生了一阵强烈的波动。
    “玄悲师伯是这么说的。”妙成沉默片刻,然后才点了点头,“不过如果真出什么事了,我会护住他的。到时候,就要你来照看一下妙言了。至于深德和深悦……只能说听天由命了。”
    “希望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吧。”妙英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不知道该说什么。
    顿了顿后,她又想到什么,再度询问道:“那……神海不朽果呢?”
    “玄悲师伯和师父的意思是,宁愿放弃神海不朽果,也要护住他。”妙成叹了口气,“所以,他的重要性在神海不朽果之上,而神海不朽果的重要性,又在你我之上。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妙英瞳孔微缩了一下,但是最终却没有再度传话。
    她只是望了一眼妙言,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