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一八三章 击鼓传花(轮奸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温鼎决 (NP) 作者:蜜桃成熟时

    图南上半身被五花大绑,下半身已经迅速地被剥光了,说实在的,这哪里是剥光,简直就是撕烂!大妖本来就力气大,指甲锋利,加上这一个月来的担忧、思念,和空虚,还有莫名其妙的绿帽威胁,简直一刻都不能忍,都想快点操到她

    萧玦动作最粗暴,直接撕裂了裤子,接着又是一声脆响,内裤也应声而飞,他把两根手指伸进去灵活翻搅,蜜汁如同开了闸,狂流而出,图南见了四人,和跟白鹤轩在一起的时候状态完全不同,即使不清醒,也是一副饿虎扑食的女狼色相,双手被反绑,无处抓握,图南挺着奶子浪叫道:“啊……好痒,想要,萧玦……嗯,别摸了,快插进来……哈啊……”

    萧玦眼神一沉,剥掉了自己满是灰尘的裤子,也没耐心开拓了,把硬得不行的性器直接干到了最深处

    “啊!好粗!疼啊……萧玦……啊!爸爸!太大了,呜啊……”

    萧玦胡乱地亲了她一口:“不疼……乖,忍一忍……”

    令会林最是着急,他来晚了半步,生怕自己轮不到第一轮操穴的,挤到了图南身后,竟然不用润滑,就想把鸡巴往后穴里捅

    图南瞪大了眼睛:“不……令老师,别……好久没操了,不行!不能直接进来啊……”

    令会林闻着发情的香气,肉棒硬得发疼,此刻被紧缩的括约肌阻拦,忍得额头青筋直冒,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蛮横之气,硬要把性器往那窄小的臀缝里挤,把图南逼出了哭腔:“不要……不要……太大了,啊!——”

    令会林揉蹭了一会儿,终于抓住一个括约肌放松的机会,把龟头插了进去,图南疼得飙泪,令会林却爽得叹息一声,不容置疑地,缓慢地,整根没入脆弱的肠肉之中

    终于插进去的一刻,被撑开的淫肠,崩溃地分泌出一股润滑的肠液,濡湿了干燥的内壁,令会林试着翻搅了一下,肠液被带出,涂满了整根腔道

    “操……”,他红着眼骂了句脏话:“明明吃的进去……”,大手一巴掌拍在了图南屁股上,发出脆响:“好好夹,让你占了四个还不够,出去勾引别的男人”

    “我没有,我没有……”,图南哭着摇头:“饶了我……”

    可她不知道,这样脆弱淫荡的样子,反而更能激起男人们汹涌的占有欲,前后穴里夹着的两根同时变得更粗大了,发狠地干进深处,图南哭哼一声,竟然在剧烈的快感中短暂地昏过去了

    薛云奕露出不赞同的神色,但也没有阻止他们,他轻柔地抚弄着图南的头发,指甲弹出,从藤蔓捆绑的缝隙中,撕破了前胸的衣服,割断了内衣,一对饱涨的乳房立刻蹦出,满室炉鼎的香气之中,掺杂进了一丝乳香

    图南昏过去了还在不断地地溢出呻吟,薛云奕晃动两个雪白的大奶,揉按通乳的穴道,对靳元说:“上次是萧玦坑你,我不知情……来么二哥,尝尝”

    他双手一推,一挤,点点乳白的奶汁就从涨大的乳头尖儿上泌了出来,淫靡极了

    下身邦硬的靳元,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自有记忆以来,就在没有过喝奶的经历,也没见过泌乳的乳房,一股扭曲的羞耻和性欲集合在一起,最后都化为干渴,他没再犹豫,一口含住了红润的乳头,用力大吸起来

    图南昏迷间,被乳尖上传来的通畅的舒爽感弄醒了,她低头一看,毛茬坚硬的脑袋埋在自己胸前吸地正酣,乳阴相连,乳头上的快感很快酸到了小腹,下面一紧,把两个男人夹得同时抽气

    萧玦从正面干她,低下头含住另一边的乳尖,犬齿毫不留情地磨着肿胀脆弱的地方,萧玦抬眼看她,邪魅极了:“正好我们又饿又渴,你这对奶子……要把我们喂饱了,才有力气好好干你啊……”

    图南如同三明治的馅儿一样被夹在中间,双乳还被靳元和萧玦同时亵玩,爽得大张着嘴呼吸,口水从嘴角溢出:“啊……哈啊……奶水……好涨,唔啊……谁让你们……走了那么久……啊……”

    萧玦和令会林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加速挺动,劲瘦的腰肢蛮力干着湿润紧致的两个极品肉穴,皮肉啪啪声越来越急促,图南脖颈向后,弯出脆弱的弧度,被令会林一口咬住了侧颈,猛吸了好几个草莓

    图南发情的身体本就敏感,又空了许久,剧烈的快感之下,很快就摇晃着一对儿滴奶的乳儿,尖叫着泄出大股淫汁,连地面都被淋湿了,萧玦大龟头被热汁浇淋,同时被牛筋般有力的穴口紧紧缠裹,眼底的欲望愈发深沉,一个挺身,精液全淋进了花心深处,令会林也几乎是在同时达到了顶峰,发狠地射了出来

    这边两个刚刚喂饱,还有两个饿着的在等,图南还在高潮后的眩晕中,就被靳元有力的臂膀举了起来,他和薛云奕一前一后,在图南的哭叫声中,硬生生又要了一轮,才算勉勉强强泄了一丝急火,尤其是靳元,抱着两个奶子嘬吸不停,把图南胸前咬得一片狼藉,青青紫紫,也不知道是用了多大的力

    这一次结束之后,图南已经软如烂泥,只能靠在男人身上哼了,瞳孔完全无法聚焦

    令会林搓了搓根本没有软下去的肉棒,就要上第二轮,被萧玦拦住了:“别急,一整夜呢,我们都没吃没喝很久了,保存体力”

    令会林犹豫了一下,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才坐下喘气,静静地等待图南下一次发热的到来

    图南被薛云奕柔柔地抱在怀里,她肚子里装满了精液,才能清醒一小会儿,图南拉开上衣口袋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湿漉漉的盒子:“云……云奕”,她呼吸喷吐之间,全是热气:“项链修好了……你能原谅我了吗?”

    这个傻孩子,到现在还在担心自己生她的气,薛云奕接过首饰盒,从来到大殿之后就毫无波澜的眸子,终于恢复了一丝往日的柔情:“不生气”,他说:“我给你戴上”

    “不要”,图南把哭花的脸埋进薛云奕怀里,头发上沾的泥土也蹭到他身上:“我现在好丑”

    薛云奕把她的脑袋摆正:“早和你说过,宝贝怎么样都美”,说完他打开首饰盒,把复原完好的钻石项链,戴在了她脖子上,钻石熠熠闪光,和灰头土脸的人一点都不配,在昏暗的大殿里,却仿佛比金乌弓还要夺目

    短暂的清明过去,图南很快又咿咿呀呀地发起了骚,金乌弓却从刚刚开始,好像感知到了自己即将被带走,一直在时不时发出震颤,却没人理它,只好颤一会儿,停了,接着再颤,不亦乐乎

    萧玦听了一会儿,确定神弓的震颤没有规律,眼睛里面光芒一闪,提议道:“击鼓传花?”

    众男人愣了一会儿,都懂了,令会林反应最快:“震颤停时在谁手中,谁就内射?”

    薛云奕和靳元点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在神弓再次开始颤动的时候,“击鼓传花”正式开始,小花穴被当成了游戏中的彩球,四个男人围坐一圈,图南上身被缚,只能大张着双腿,如一个肉套,被来回传递,轮奸日穴,不一会儿就被干得神智飘忽,连自己落到了谁手里都分不清了

    靳元有力的手指探进去,掰开了烂熟的肉洞,里面存的精失去了控制,崩溃般的流了出来,如同融化的奶油,沾在了红肿软烂的穴口,而后流到了会阴、后穴,被那贪吃的菊花一个收缩,又吞回了体内些许

    靳元眼神一暗,把图南翻了个方向,让她后背靠在自己胸膛上,双腿大开,骑在靳元大腿上,一杆粗壮的肉刃毫不留情地捅进了后穴里,日翻出松软的淫肠,被操开的阴道口也无力地缩着,胸前一对漏奶的淫荡乳房,也因为上下颠动的剧烈动作疯狂摆动,展示在众人面前

    令会林看得眼热,刚要提醒他换人,神弓的颤动停了,只好哼了一声:“算你走运”

    图南却已经受不住了,她再天赋异禀,也一个月没有挨日,这个蔫坏的“击鼓传花”的点子,既保证了每个男人都能公平地日到,又能保证他们最大程度地节省体力,只是苦了图南,淫穴一时半刻也不得歇,刚刚就是因为刚被薛云奕射过,骚穴肿了,靳元才体贴地只是入了后穴,可他是什么尺寸?这样一干,最敏感的花心儿里面得不到照拂,却从后洞里传来了隐秘诡异的快感,一下下深沉的撞击,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肉,打不到G点,却能有隔靴搔痒般的快意

    “啊……不要,不要操后面了……啊!三儿,别撞了……那里……好奇怪啊……啊!……”

    靳元一只手揉着她的奶,把她上半身固定住,凑到她耳边说:“只用这里……可以吗?”

    虽然他话没说全,图南却一下子明白了这个老干部的意思:只用插菊花,你可以高潮吗?

    图南崩溃大喊:“不要……不行……不!!我不要被日后边儿日到高潮啊……不!”,图南流着泪,疯狂摇头,菊穴里打桩般的日干却越来越激烈,淫肠绞动,连着前面的骚穴也颤动起来:“啊啊啊……不行!……哈啊,我要尿了啊……啊——”

    一声媚吟之后,其他三人眼睁睁地看着那红肿的逼口微微张开,尿道口一缩一缩,然后清亮的水液从哪里激射而出,喷出好几股,就像尿了一样

    图南知道自己再淫荡的样子他们都见过,可是这一下还是如同失了魂儿,仅仅只是干后面,就潮吹了,这也太丢人了……她下意识地想要夹紧,却被靳元带着笑意重新分开了双腿:“急什么,我还没到”

    图南:“!!!”

    靳元幸运地得了“花”,自然就要让她好好地“开花”,直到图南被日到第二次高潮,才低吼着射进了肠道深处,最后肚子里存了太多的精液,微微显怀的小肚子变得更大了,肉棒抽出菊穴之后,发出如拔瓶塞般的淫荡响声,而后过了几秒,肚子里大量的精液如同开了闸,从两个合不拢的淫荡肉洞里面喷了出来,如同精液喷泉一般,白浊遍地……

    【小剧场】

    捆金绳:金乌弓前辈,采访一下您老,还没进家门,就被当成性爱玩具的感受如何呢?

    金乌弓:那你呢?

    捆金绳:……咱能别提这个了吗?换个话题!

    作者:

    唉,萧爸爸办法怎么这么多,我办法怎么也这么多,快夸我惹……

    ΡO18丶℃O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