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一零二章 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温鼎决 (NP) 作者:蜜桃成熟时

    温鼎决 (NP) 作者:蜜桃成熟时

    萧玦这个人就是这样,没别人在的时候不理图小南,傲娇极了,五个人下车了在停车场聚齐之后,又把图南搂的死紧,就跟有人要和他抢一样

    还好弟弟们都善良,知道他俩突遭大变,需要好好温存温存,也就没去打扰他

    只是靳元和薛云奕也好几天没见图南了,想得慌,看着图南被萧玦拖走多少有点吃味,三个男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令会林最近吃的很饱,首先选择退出,靳元和薛云奕决定给图南和萧玦两小时的单独相处时间,再去“打个招呼”

    一回到家里,萧玦立刻恢复了冷漠脸,坐在沙发上喝酒

    图南凑到他跟前,萧玦转开了脸,图南再凑上去,萧玦又朝另一边转开脸

    图南着急了,双手用力一夹,想把他脖子固定住,结果用力过猛,把一张冷漠脸挤变形了,萧玦上半张脸眼睛睥睨着她,高傲又不屑,下半张脸却被挤出一张嘟嘴,对比极其强烈,图南差点儿没憋住笑

    萧玦嫌弃地拍掉了她的手,皱起眉:“烦不烦,滚蛋!”

    “好好好,我滚”图南拿热脸贴冷屁股:“我这就滚到床上去,脱光等你”

    说完还真的颠儿颠儿地跑了,边龟速跑边把衣服一件一件地往下脱,脱下来就直接丢在木地板上

    萧玦看着她卖弄风骚不为所动,本来想提醒一句没入夏,天儿还凉,别浪感冒了,结果转念一想,感冒了关我屁事,不是要和我“分手”吗?

    萧玦念头还没转完,就发现这小骚货已经快脱光了,“啪嗒”一声解开了内衣搭扣,抛飞到了天上

    萧玦:“”

    图南拿手臂捂着奶子,还回头冲他抛了个媚眼

    不知道为啥,别的妖艳贱货搔首弄姿,都想让人化身为狼,只是图南好像天生缺少那方面的天赋,让人看了只想打她一顿

    哦?打她一顿?

    萧玦调整了一下坐姿,觉得这个想法不错

    欠揍的小东西已经拐进了卧室,消失在了门框里

    一秒,两秒,三秒之后,一截嫩藕般的手臂伸了出来,两根手指夹着一条粉色的内裤,还不知羞耻地摇了摇,跟接客的妓女甩手帕似地

    她还捏着嗓子,娇媚地喊了一声:“来~~呀~~~”

    萧玦额角的青筋一跳,放下了红酒杯

    图南看萧玦总算是进来了,心里松了口气,她欲盖弥彰地躲在被子里,但是大家都一清二楚她没穿衣服,要的就是这“欲拒还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结果这琵琶遮不遮面不知道,萧玦直接重复了一遍图南昨儿晚上和他说过的话:“你知道,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用上床来解决对吧?”

    “萧总,我错了么” 02 图南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毛毛虫,一拱一拱,往萧玦身上蹭

    萧玦单手掀开了那碍事的被子,空气里的凉气激得图南“啊——” 02 了一声

    萧玦淡漠地看着她:“你错哪儿了?”

    这次图南会回答了:“我我不该不相信你,没听你解释,我都是我的错”

    “那么”萧玦顿了顿:“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靳元身上,你会是什么反应?”

    图南下意识地想说:靳少校不是那样的人,于是她一瞬间心中巨震,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心里的天平有多不公平

    “对不起”图南声音颤抖

    她眼里含着泪,抱住了萧玦的腰

    “又说对不起,什么时候你能不再说这三个字了,说点有意义的”

    “第二次了”萧玦用力捏住了图南的下巴,那眼神甚至是凶狠的:“你又要丢下我!”

    “我错了,萧玦”图南抽了下鼻子,捏着他微凉的手,拍在了自己屁股上:“你打我吧”

    “我打你作甚么”萧玦猛地别开脸,掩饰微红的眼眶:“你到底知不知道” 02 知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

    萧大总裁说不出口肉麻的话,只好用行动说话

    萧玦抽出皮带,一甩挂在了床架上,手脚麻利地把图南两个细手腕儿一绕,吊了起来,图南再次以屈辱的跪立式被束缚了

    啊,绑我了啊,绑我了就说明有希望,图南心里默默地想着,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因为被人吊在了床上而感到开心和欣慰,如果把这段心路历程写成一本书,那书名一定是《论抖m是怎样养成的》

    “萧总”图南兔子般地眼睛看着他:“你别生气了”

    “怎么一直叫得那么生分?”萧玦不满:“要讨好我,也不知道叫个好听的”

    图南心念电转,小声道:“玉环儿”

    萧玦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玉环”图南抬起眼睛,不怕死地看着他:“玄女送你一块玦,你就叫萧玦了,我明明都送你玉环了,你以后就叫‘萧玉环’好不好?”

    萧玦被气笑了:“你倒挺会转移话题,她都作古几千年了,你干嘛老吃她飞醋?”

    “是谁半夜里总叫‘阿玄,阿玄’的?”图南丝毫没有作为阶下囚的自觉:“心里念着你的盛世白月光,还要把我拴在身边,你混蛋!”

    看看,和令会林混久了,好的没学到,这倒打一耙,混淆视听的本事倒是学了不少

    “呵”萧玦终于被激怒了:“她死得太惨,我有心里阴影,行了吧?”

    萧玦在床头柜里挑挑拣拣:“现在,是不是该算算你的账了先?”

    他掏出散鞭,威胁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叫我什么?”

    图南梗着脖子,威武不能屈:“萧玉环!”

    萧玦垂下眼睑,细细地整理鞭子:“你再作死,我真揍你了”

    图南一哆嗦,气势低了不少,还是清晰地叫道:“萧、玉、环”

    “很好,有胆量”萧玦竟然温柔地笑了,蛇瞳竖起,这是他开始变得鬼畜的标志:“看你能撑过几鞭”

    萧玦这总是雷声大雨点小的鞭子终于出手了,他手腕一抖,风声呼啸,擦着图南的脸掠下,自上而下,猛地抽打在左边的奶子上

    “诶呦——你真打啊!”图南一抖,瞪大了眼睛:“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吗?”

    懂鞭子的人都知道,看起来很大的鞭子都是唬人的,压强小,再加上是散鞭,分散了力度,打上去并不疼,只是麻麻的,火热的,像被火燎了似的

    而最疼的鞭子呢,就是那种细细的小皮鞭,最好是带倒刺的那种,一鞭下去,就是皮肉翻卷,那是萧玦用来对付敌人的武器,不是他用在床上的调情工具

    “我什么时候要做你的天使了?”,他手腕一翻,速度快到带出残影,又在右边乳肉上落下了对称的一鞭:“再不给你涨涨记性,就要上房揭瓦了”

    胸部像有火在烧,乳粒仅仅只是一边挨了一下,就通红立起,樱桃儿般地挂在雪峰上

    图南声音变调:“萧玉环,你给我等着!明年除夕看我不操死你”

    “哟”,萧玦笑得很变态:“那我这一年可得好好操你,先把本儿操回来”

    两个人放着嘴炮,嘴里“操”来“操”去,心里都又酸又甜,还好,你还在我身边,还好,明年除夕,我还能陪你好好过年

    萧玦把图南掉了个个儿,变成屁股对着自己,这下子图南看不见他什么时候出手,精神更紧张

    背后的风声呼啸,大多是空甩,时不时地落下,准确地击打在臀肉上,自左向右,又自右向左,图南甚至有点怀疑,萧玦是不是被令会林传染了科研强迫症,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两边儿打对称

    火热的痛感过去,图南气势大不如前,叫声开始变调,那微痛过后,酥酥麻麻的痒意从挨过打的位置传来,神经末梢被激活,麻痒紧跟着热烫而来,多巴胺迅速分泌,一股奇异的快感从四肢百骸爬出,热流涌向下腹,噗嗤冒了一股水儿

    “这么快就开始享受了”萧玦赞叹道:“我没有猜错,你果然是天生的淫娃”

    臀肉被打到粉红,鞭痕留在雪白的皮肤上,犹如傲雪红梅朵朵绽放

    萧玦再次把图南转了过来,俯下身亲了一口她的额头:“乖宝儿,看看你能不能到高潮”

    那要命的鞭子终于落在了致命处,鞭子自下而上,猛地抽打在外阴上——

    “啊——不要!”散鞭的鞭毛是皮质的,擦过外阴时,少数鞭毛划过穴口、阴蒂,热辣辣地,酸胀的,图南甚至感觉自己差点尿出来:“不行不行,那里不行!萧玦!!”

    “疼么?”萧玦拿鞭子把挑起她的下巴

    图南可怜兮兮地:“疼”,然而还是诚实地加了一句:“疼爽疼爽的”

    “那就是爽”,萧玦板起脸,又在同样的位置落下一鞭

    图南仰头尖鸣,拉长的尾音既痛楚,又享受

    她流着汗水和淫水,眼神混沌:“萧玦,萧总,求你,别打那里了——啊!!”

    第三鞭下去,三鞭如同商量好了一样,被萧玦魔鬼般地技巧控制着,一下下都打在骚红的肉粒上,摩擦过大小阴唇,快感累积,下体早已泛滥成灾

    “不要,不要了” 02 图南迷茫地摇着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爽的

    萧玦把鞭子倒过来拿,用那坚硬的手柄,重重地,毫不留情地碾上了阴核

    图南犹如被按下了开关,尖叫着,哭着,达到了高潮,大腿痉挛,浑身如过电般颤抖,下身的阴精犹如开了闸,一股一股地喷在了床单上

    萧玦扔了鞭子,不等她高潮余韵过去,他解下了束缚的皮带,图南立刻要倒下去,被萧玦捞起来扑在了床上

    他释放出怒涨的性器,摩擦着通红,微肿的外阴,心中空荡的大洞仿佛被填满了,那些压抑的,隐晦的,深沉的爱恋,在接触到她身体的那一刻爆发开来,再难以抑制,萧玦胸腔震动,滚烫的情欲被点燃,他红着眼睛把自己插了进去

    更多访问:

    PO18  .po18.d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