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七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温鼎决 (NP) 作者:蜜桃成熟时

    温鼎决 (NP) 作者:蜜桃成熟时

    都说了好几章了要去鹤伯伯家拜年,那鹤伯伯家的小哥哥还会远吗?

    《相印》那一章雀儿找借口晚去一小时,还和白鹤哥哥通过电话啊,为什么这么难猜?!

    我哭惹………

    ———————————————————

    在图南原本的脑洞里,令老师一定会酷炫地驾着直升机,带着救命的血清从天而降,拯救匪徒,从此匪徒感恩戴德,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但是令会林显然是个逻辑至上的人,手机那头传出键盘的敲击声,令会林原本第一时刻就不理会一屋子的人惊异的目光,直接冲出了门,外套还只套进去一条胳膊,现在他听说图南没事,而且芯片显示她各项生命体征正常,令会林才冷静下来,他一边开车,一边打开黑客随身携带的微型电脑,边查边说:“你这个位置……鹤族?哦,是和薛孔雀一起去的吧?那不用我专门送血清过去,可能来不及,离那里最近的同仁医院,是白鹤兄的地盘儿,他能更快地拿到血清,你就在原地等着,我这就通知薛孔雀和白鹤轩”

    仅仅两分钟之后,令会林看完了各个角度的监控视频,拨通了薛云奕的电话,然后把两个匪徒的个人信息,案底,直接邮件给了他

    薛云奕接完电话,匆匆交代几句,扭头就往楼下跑,而气质清冷的青年男人,坐在古色古香的明式椅子上,眼神中带着无机质的光,和老鹤王相视一眼,眼中带上了探究的神色:“何方神圣?能让薛兄和令兄同时失去冷静?我今天这趟可是非走不可了,难得,世上还有让我如此好奇的事”

    薛云奕没上电梯,直接一溜烟儿地跑下了楼,边跑边气喘吁吁地打电话:“哟!江局长啊,新年快乐!我小薛啊?哈哈哈,去年过年,家父还和你我一起喝过酒呢,嗯!我现在在您管的内片儿……你说这大过年的,我女朋友被飞车党抢了,多不吉利啊……嗯!您说的对!……俩不开眼的劫匪,就是您片儿区之前抓过的那谁,那谁谁,都有案底的,这下可得好好判几年!”

    薛云奕大步地跑过来,猛地抱住了图南,眼中焦急,嘴唇颤抖:“宝贝儿!你没事儿吧……来我看看,哪里受伤了没?”

    图南安抚地笑了笑:“没事儿,云奕,别担心”

    薛云奕眼里含着泪:“都是我不好……是我没保护好你,我该带你一起去的……我真傻!”

    图南亲了一下他颤抖的嘴角:“别自责,是意外,不关你的事,也怪我自己逞强……”

    一旁的鸭舌帽忍不住了,咆哮着打断了他们:“喂!你俩有完没完!我大哥都快死了!!!”

    图南和薛云奕同时转头,只见倒霉的飞车党大哥先被蛇咬,后遭车祸,脑袋豁了道口子,嘴唇青紫,明显进气没有出气多了……

    如果是铁血硬汉靳少校,一定会不耐烦地说:“死不了!”

    如果是令会林,一定会落井下石地恐吓他:“他活不成了,准备棺材吧,哦对了!你没钱准备棺材,因为你马上也要进监狱了”

    如果是更加睚眦必报的萧玦呢?哦对!萧玦本人已经下嘴了

    这也就是图南和薛云奕这两个有良心(圣母)的,两人手牵得紧紧的,凑上前去,薛云奕装模作样地看了两眼,宽慰道:“别急,救他的医生十几分钟之后就到”,当然,抓他的警察那时候估计也到了,他在心里加上了后半句

    图南解释道:“我查过,眼镜王蛇蛇毒半小时之后致命,这才过了八分钟,你大哥会获救的”

    鸭舌帽男看着一脸淡定的两人,简直欲哭无泪,咆哮道:“你们别得意!养毒蛇不合法吧?!一定不合法的!就算是上了法庭,你那个什么……小绝?就是证据!我大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放过你!呜呜呜……”

    图南/薛云奕:“………”

    在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尴尬气氛下,十几分钟飞快地过去,即使多年后,图南也还记得,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白鹤轩

    清冷,孤傲的俊美青年,一只脚踏出车门,提着医药箱,披着白大褂,挟裹着风走了过来,他步伐很快,走路带起的微风掀起了白大褂的衣摆

    他骨骼嶙峋,身形瘦长,皮肤很白,薛云奕的皮肤是带着光泽的亮白,而他的皮肤是如同上好的瓷器般的冷白,明显就是常年不见阳光养出来的肤色,外在的皮相很好,在图南见过的所有人,不,所有生物中,也就眼前的白鹤轩能跟家里那四只比一比,其他的都差着档次,重点是那仿佛不似真人的气质,真真正正是:“气质高华,如坐云端”

    图南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但也就两眼而已

    白鹤轩到了之后,冲着薛云奕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了,眼神只在经过的时候落在了图南身上半秒

    然后他很专业地走到了伤者身边,不发一言,眼神专注,双手稳定又有节奏,开始治病救人

    白鹤轩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感情波动,新鲜的血清被推进血管里

    鸭舌帽抽抽噎噎,浑不吝地地抱怨道:“你行不行啊?厉害的医生不都应该是老爷爷,老奶奶吗?你才多大?断奶了吗?”

    白鹤轩眼皮子抬都没抬,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倒是他身边的男护士生气了:“喂!白主任可是我们医院神经外科的顶级专家,你别侮辱人!”

    “好了”白鹤轩打断了他,血清注射完了,该处理外伤了,本来这种小伤,平时根本不需要白主任这种等级的专家出手,他只是来送救命的血清的,但医者父母心,就顺手给包扎了

    小护士气鼓鼓地,开始不断地给他递消毒酒精,棉签,纱布,在白大夫一双妙手之下,血很快止住了,剪刀“咔嚓”一声剪断了纱布,没有语调的清冷声线淡定的说:“这里没有无菌环境,伤口还需要缝针,蛇毒还需要时间才能代谢”

    交代完,他一句废话都不说,收拾起医药箱转身就走

    鸭舌帽男:“……”他小声地抱怨道:“怎么这么拽?比老子还拽……”

    白鹤轩走到了薛云奕和图南身前,这才有时间好好地打量了一下图南,然后视线转向薛云奕:“薛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伤者没有生命危险了”

    薛云奕可能是习惯了,对着白鹤轩那张扑克脸也能笑得春光灿烂:“多谢鹤兄!回头请你吃饭”

    白鹤轩摆摆手:“吃饭不必了,你们族的典籍我比较感兴趣”

    薛云奕依旧笑着,嘴里却拒绝得不容置疑:“本族典籍不外借,不过鹤兄喜欢的庐山云雾茶,我家倒是有二两极品”

    白鹤轩也不恼火,依旧没什么表情:“哦,那真是可惜了”

    虽然嘴上说着可惜,但他眼里没有半分惋惜地神色,沉吟了一下,说道:“经此一遭,薛兄估计也无心留下来吃茶了,那……我就不留你了?”

    薛云奕心想哟我求之不得,于是从善如流地笑道:“好!”

    白鹤轩看了看两人紧紧地牵着的手,还是没忍住,问道:“这位小姐是?……”

    图南大方地伸出了手:“白大夫吗?您好,我是图南”

    于是令会林到现场的时候,一下车,看到的场景就是——

    白鹤轩握着图南的手,用清冷的声线,轻轻地吟道:“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阙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图南的眼神亮了一下,她想起了那个眼角有一颗小泪痣的男人,左手手指下意识地摸了摸戒指指环

    令会林心里一紧,走上前去,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鹤兄?别来无恙”

    原本礼节性的握着的手立即分开了,令会林才松了一口气,只见白鹤轩回过头:“令兄这么快就到了”

    令会林忽然伸出爪子,攥紧了白鹤轩刚刚和图南握手的那只手,然后开始摩擦,好像要把那手上属于图南的味道搓掉一样,边搓边说:“这次真的多谢鹤兄了!”

    白鹤轩露出一丝别扭的神色,但他知道自己这个同窗,时不时地就要抽一下风,也没恼,淡定地把手抽了出来:“你们不用一个一个地来谢我,还是这位图小姐面子比较大”

    图南尴尬地挠了挠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状况,只好撸起袖子:“白大夫?您帮我看看”

    白鹤轩伸出骨节分明的手,顺着蛇背摸了一遭,沉静道:“刚到这里就闻到萧兄了,没想到在这里,他没事,只是脱力了,需要休息,当然,如果有灵药的话,恢复就更快了”

    图南连忙道谢,心想虽然不知道灵药是什么,但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令会林蹭了蹭她的手背,小声道:“这次是我欠了萧玦,我会给他弄灵药的”

    薛云奕也凑到了图南耳边:“还有我,别担心”

    图南这才松了口气

    白鹤轩左看一眼,右看一眼,觉得自己的脑门儿有点亮

    “那图小姐?白某就不打扰了”

    图南立刻鞠躬:“您慢走!”

    白鹤轩:“不用客气,后会有期”

    说完他再不停留,摆摆手潇洒地离开了

    【注】

    “气质高华,如坐云端”

    来自电视剧《康熙王朝》

    作者:

    真正的禁欲系男神,冷美人白鹤轩殿下出场了!(萧玦那是假的,披着羊皮的狼,令会林也是假的,斯文败类一只)

    鹤族很多妹子一开始都很期待啊,终于写出来啦,可憋死我了

    其实我好吃这一型的男人啊呜呜呜!

    想象一下,禁欲的白大褂下面,巨大火热的肉棒把小东西干得哭出来……擦口水

    不知道如林为什么紧张的可以回去看南南和如林初遇那一章《月圆之夜一》,搭讪的场景很类似啊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