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10章:“不能拔出来,我还一次都没泄过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是有病吧?(高H、小故事集) 作者:阿难若兮

    第10章:“不能拔出来,我还一次都没泄过呢

    你是有病吧?(高H、小故事集) 作者:阿难若兮

    第10章:“不能拔出来,我还一次都没泄过呢。”他说这话时,有点儿心虚。 H

    好在颜子抒年轻,正是欲望高涨的年纪,发泄过一次的肉棒被小嫩穴一夹,又很快涨大起来,甚至比刚才还要大,塞得小穴满满的,撑得江宛转娇娇地直喊“撑死了”。

    暂时抛却“早泄”一事,他被江宛转苦着张小脸,紧皱眉头,一副承受不了他欲望的小模样取悦了,“宛宛,老公的肉棒大不大?”

    “你出来好不好……好涨……快要胀破了……。”泪水又慢慢盈上眼眶,也不知怎地,床上的她娇弱柔怯得不行,与她平时的作风截然相反。

    颜子抒也是面红耳赤,健臂将可怜兮兮的姑娘捞起来,让她软软的依偎在自己怀里,跟只小奶猫儿似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喂一喂这只小猫儿。

    捉住她的两条手臂搂住他的脖子,“宛宛,搂着我。”

    他则掐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引领着她的身体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用她柔嫩的娇穴套弄着他恐怖骇人的欲望,“宛宛的小穴好紧……裹得肉棒好舒服……穴口还一直咬我……宛宛也很喜欢被插对不对?”

    “太深了……不要那么深……受不了啊……颜子抒……别那么深……。”

    姿势的缘故,加上她身体的重量,肉棒每次都插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深度,龟头已经抵住了花心还在往里面挤,每次都要把花心撞得凹进去才退出来,“别啊……太深了……。”

    她有种要被操穿的恐慌,扭着身子想逃,可男人还掌握着她的腰肢,无论她怎么扭,大肉棒仍然一次又一次,又深又重地贯穿她的小穴,她终于失了力气,趴在他肩头哭泣求饶,“轻一点啊……呜呜……。”

    “宛宛真是口是心非……明明就那么爽……就是喜欢插得深,插得重。”他用结实的胸膛挤压着她饱满圆润的胸脯,嘴唇在她肩头轻啃,“宛宛,老公操得你舒服不舒服?你回答啊,宛宛。”

    她抽噎着,不理会他。

    她的娇弱让他的胆子大了起来,下身恶狠狠地冲撞,“宛宛不说话的意思是不是说老公操得你不爽?那我再重一点再深一点好不好?”

    “不啊……不要……轻一点……舒服啊……舒服……不要再深了……。”

    听到她终于承认他带给她的快感,不再口是心非,颜子抒心情极好,继续道,“宛宛没说清楚,什么舒服?”

    “我舒服……是我舒服……”

    “你是怎么舒服的?宛宛,说老公的大肉棒操得你很舒服,快说。”他得寸进尺的要求。

    小穴里的肉根虎视眈眈顶着软嫩花心,身体也被牢牢掌控住,江宛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抽抽噎噎娇声道,“是老公……老公操得我很舒服……啊……”

    “宛宛好乖。”颜子抒额头抵着她的,肌肤相亲,呼吸交缠,他被她全身心依靠着,被她的穴儿紧紧绞着,莫名的,他心里涌起感动而圆满的情绪来,“宛宛,你是我的,不要和我离婚,别离开我,不然我会死的。”

    说罢,凶猛地攫住她的唇瓣,没有温情的含吮,只有强势霸道的侵入,粗粝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搅动,勾缠她的丁香小舌,吸取里面甜蜜的汁液。

    下面也没有闲着,大肉棒撑开层叠的媚肉,毫不留情地戳弄到最深处,小花穴被操得蜜液横流,水花四溅。

    江宛转手指掐着他微微隆起的背肌,承受着他迅猛的操干,她低下头来就能看到一根丑陋狰狞的巨物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刚才还让她痛得死去活来的罪魁祸首,现在却成了她快乐的源泉。

    “宛宛,好想操坏你。”他一个深捣,把子宫颈顶出一个凹槽,“让大肉棒把你的小穴操坏好不好?”

    “别……你太深了……肚子要顶穿了……。”

    “宛宛很喜欢的对不对?喜欢被老公干对不对?”

    她不回答他就是一顿猛操,非逼得她哭着说,“对……宛宛喜欢被老公操……。”

    颜子抒突然感到受穴里软肉紧紧缩成一团,死死绞住肉根,像有千万只小手给他按摩一般舒爽,“宛宛,是不是要到了?要高潮了是不是?”

    灭顶的快感如电流流窜全身,她身体抖动如筛子,小穴喷出一股一股的阴精,“到了……好奇怪……尿了……尿了……。”

    江宛转张着小嘴儿不停地喘气,“好累啊……。”

    “那躺着休息一会儿。”颜子抒拍了拍她的背,肉根缓缓地动作着。

    可高潮后的穴儿何其敏感,就算是缓缓抽动,也有重重快感袭上来,她红着小脸儿,“你拔出来吧,我不要了,我好累啊。”

    “不能拔出来,我还一次都没泄过呢。”他说这话时,有点儿心虚。

    “宛宛再忍一忍,我马上就出来了。”他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绝对不能那么快泄出来,否则宛宛会看不起他的,女人不都喜欢更持久的男人吗?

    于是接下来,江宛转被他用各种姿势操了个透。

    “你别这样……好羞人……。”

    “哪里羞人了?宛宛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没玩过,别害羞宛宛。”颜子抒挺腰快速地操弄她的娇穴,大掌把玩着她两片水蜜桃似的臀瓣,“好有弹性,好q啊。”

    江宛转已经高潮过两次了,累得不行,被摆成跪趴的姿势,上半身完全是趴在床上,只有小屁股高高翘起接受男人似乎永不餍足的欲望。

    “啊……轻一点……不要了……你快一点……我真的受不了了……。”

    “胡说,宛宛的小穴把肉棒咬得那么紧,明明就是还想要。”

    娇嫩的穴儿被大肉棒操得穴口都看不见,两片花瓣也从粉红变成了嫣红,好不可怜,他到底是心疼她,“马上就好了,忍一忍,宛宛。”

    他不再忍耐,冲刺了几百下,肉棒抵在花心,热流倾泻而出,把细小的甬道灌得满满的。

    第10章:“不能拔出来,我还一次都没泄过呢。”他说这话时,有点儿心虚。 H

    第10章:“不能拔出来,我还一次都没泄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