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正文 分卷阅读2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次爱 作者:潇潇雨下

    分卷阅读21

    臉更是得意。誰叫這小子老是囉唆個沒完沒了,還一副巴不得他快點分手的樣子。

    韓騏並不討厭他,可是不討厭並不代表就喜歡。要從小就因為太常打架鬧事而沒什麼朋友的韓騏忽然瞭解友情實在太困難,韓騏只知道現在自己心裏很悶想找人出氣,正好範可欽就在身邊而已。

    剛好這時候便當包好了,韓騏付了錢拿了便當轉身就走,在那麼多年輕人排隊的地方談論處男問題也真夠無聊了。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囉?」

    巴不得立刻回到家的韓騏已經把那個多管閒事的同學忘在腦後,沒想到一下子範可欽就追了上來,還一臉好奇得不得了的表情。

    「那你跟你女朋友……做過了?你們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交往多久才做?人長得帥果然有好處,你想做的時候,她一定沒有拒絕吧?我知道你不喜歡說這種事,不過……」

    「你煩不煩!」

    就算覺得跟他相處很輕鬆,但那也僅止於此。他老是自顧自地說話,反正韓騏沒在聽也不在乎,不過囉唆到自己身上是韓騏最無法忍受的,尤其事關自己戀人的時候。

    背著背包,左手提著裝便當的塑膠袋,一股氣沖上韓騏胸口,無視於彼此體格懸殊,韓騏來想也沒想就伸出右手往對方肩膀推。

    被他不留情地一推範可欽往後跌了幾步,坐倒在破碎的紅磚行人道上。

    週末的晚上學校旁的夜市人潮熙攘,幾個路過的女孩子登時發出驚呼。

    「你不要再來煩我了,小心我扁你!」

    行人道邊就是一整排的公車站牌,尖峰時間七分鐘一班的公車正好來了,韓騏丟下一句惡劣的怒駡,也不理會還坐在地上的傢伙就登上了公車。車上入有點多韓騏被擠得更生氣了,心裏不禁咒駡著他媽的我非去考機車駕照不可。

    胸口不住地起伏,因為太激動韓騏頭都痛了起來。腦海中忽然浮現過去戀人對自己說著「你脾氣這麼沖又容易和人起衝突,如果和人打起來我不放心」的畫面……

    想到他那憂心不已的眼神韓騏忽然失去了力氣。

    拿著卡片剛開門鎖,客廳是從來沒有過的一片漆黑,按開頭上的水晶燈,沙發上也沒有人。異常的狀況讓韓騏呆了幾秒才關上大門走進客廳。

    「淳夜……」

    起先還因為心虛而有點退縮,韓騏試探性地輕輕叫喚著,然而叫了幾聲都得不到回應的情況下,終於忍耐不住不安的心情,放聲大叫起來。

    「淳夜!你在哪里!?」

    找遍居間、電腦室、畫室、廚房……都不見人影。

    終於聽到沙啞的咳嗽聲音微弱地從陽臺傳來時,韓騏連忙沖過去看,陰暗的露天陽臺地板上,那個讓自己焦急不已的男人正坐在角落裏閉著眼睛,似乎睡著了。覺得自己好象被耍了似的,韓騏瞪著他的睡臉惱怒起來。

    「你在這裏幹什麼?怎麼連外套也不穿?」

    被韓騏粗魯地叫喊,他立刻睜開了眼,猶是恍惚的眼神在發現韓騏時找到了焦距,然後他露出了微笑。

    看到他蒼白的臉孔露出那種松了口氣的表情,韓騏頓覺後悔就像火一樣從胸口燒了起來。

    男人站起來的時候還微微發顫。他不好意思地低聲說:「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本來想從陽臺這邊先看到你,沒想到……我好象睡著了。」

    十六樓的陽臺就算看得到地上的人影也辨認不出那是誰,韓騏沒空跟他理論這種無聊的問題,聽到他那原本優美的嗓音變得瘖啞就覺得好生氣。他該不會一整天都待在陽臺上等自己吧?

    看見他連鞋子也沒穿,韓騏更是氣得手都發抖。把他拉進玻璃門,碰觸到他的手指冷得像冰一樣,韓騏胸口瞬間湧起一陣酸溜。突然覺得好想哭,可是卻不想那麼沒用,韓騏無法控制自己翻騰的心情,只能粗著喉嚨對男人大吼:「你不會打手機給我嗎?你辦了手機不就是這種時候用的嗎?」

    男人閉著嘴巴不說話,被拉到臥室時因為突然提升的溫差而打起噴嚏來,韓騏把他推到床上拉起被子壓在他身上,立刻找出遙控器打開了暖氣。

    「你一定感冒了,笨蛋!」

    摘下他的眼鏡,韓騏摸著他的額頭,碰觸到的果然是融融的高溫。

    「尹淳夜你真是大笨蛋!」

    被韓騏罵他也不生氣,嘴唇動了一下他好象想說什麼,可是最後只是將視線轉開來看著旁邊。他半垂的眼睛泛紅而且漸漸濕潤起來,在眼淚掉下來以前,他先一步遮住了臉。

    早該料想到他一定會哭,可是把他罵哭的韓騏直到看到他萎縮成一團,才突然醒覺地咬住了嘴唇。

    韓騏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男人也沒有發出哭泣的聲音只是手指遮著臉動也不動。韓騏終於忍不住去拉他的手。

    沒有反抗的他手指底下是淚流不止閉上的眼,韓騏一陣心痛忍不住低下頭去吻他。然而他卻別開臉。

    「會傳染給你……」

    他用袖子笨拙地擦幹眼淚張開眼,遲鈍地摸著眼鏡戴上,然後竟然撐起身體想要離開床。

    「我有點累了吃不下晚餐,我看我今天還是回去睡比較好。」

    韓騏才要阻止他去按他的肩膀,他突然笑著搖頭。

    「我沒有事啊,只是頭有點暈,眼睛又吹到風才會流眼淚,你不要擔心。」

    他輕柔地撫摸著韓騏的頭頂,就像安撫小孩子一樣,他都這樣說了,韓騏還能怎麼辦?總不能硬說他其實是被自己罵哭的。可是被他那擺明瞭是哄騙小孩子的方式給碰了軟釘子,韓騏不由得又有點惱。

    他站起來的時候猛烈咳了幾下,聽得心裏發毛,韓騏擔心地注視他的一舉一動,他咳完後喘息了一下手指掩著嘴巴,低著頭看著韓騏的是好象很抱歉吵到韓騏似的道歉的臉。

    低聲說了句:「真是對不起。」他搖搖晃晃推開門走出去。

    看見他那有禮又哀傷的眼神,韓騏有點迷糊,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從床上跳了起來。

    ——我怎麼就這樣讓他回房間?他在生病啊!

    沖過去的時候,隔壁的房間已經關上了門,就連門把也是撼動不得的拒人於千里之外。

    隔著門板隱約傳來的是不間斷的咳嗽聲音,悶悶的聲音聽得出他一定是忍著不想被韓騏聽到,韓騏才叫了一聲「淳夜」門裏面的聲音就立刻安靜了,然後再叫幾聲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韓騏既感到無奈又心慌,漸漸一股混雜著惶恐和茫然的惱怒湧上心頭。他頭抵著

    分卷阅读21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