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95章akoya天女珍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容青瓷要办婚礼,容榕只好提前打包行李回家了。
    狗良刚买好机票还没来得及找容榕报销,就被告知容总已经打算回清河市。
    抱怨了半天,也只好又去把票给退了。
    容榕以为只有自己回去,单独打包了行李和沈家人打了个招呼就当告别。
    结果登机那天,不但沈渡跟她一起,他连带将他父母一起打包跟着自己回了清河市。
    容家人也以为只有容榕一人回来,所有人忙的脚不沾地,就只派了个司机去接她。
    结果在vip休息室看到了四个人。
    司机面对突发状况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只好将容榕拉到一边,悄声问她:“二小姐,你不是说就你一个人回来吗?”
    容榕无辜的耸肩:“我也上飞机之前才知道的。”
    司机满脸纠结:“车子都拿去做婚礼彩排了,我开过来的是二小姐你的车。”
    容榕放在老宅车库里的车都是失了宠的,她想了想,也不确定司机说的是哪辆。
    这边容榕和司机窃窃私语着,那边沈渡怎么会猜不到,无奈的看着父母:“给人家添麻烦了。”
    路舒雅女士不在意的摆手:“啊,那肚肚你打个电话给你的司机,我们就不跟榕榕挤一辆车了。”
    沈渡正打算给老王打电话,在旁的容榕缓慢踱步又走了过来。
    “车子就停在外面。”容榕的表情有些不对劲,有种说不上来的尴尬。
    路舒雅摇头:“我们坐肚肚的车吧,榕榕你先回去。”
    她怎么可能扔下沈家三口自己先溜,要是被爷爷知道了,估计又要耳朵起茧。
    本来他们猜的是车子是因为坐不下五个人才让容榕这么为难,直到他们看到了那辆车。
    劳斯莱斯魅影双拼糖果色,樱花粉配牛奶白,是容榕二十岁那年老爷子给买的。
    二十岁的她正是最迷恋粉色的时期,原本的黑白配色她哪哪儿都看不顺眼,直接让4s店给改成了糖果色。
    车厢里还特意装了星空灯顶饰,从方向盘到轮毂,全部按照她的想法做成了拼色。
    老爷子看不得这鲜艳的颜色,钱就当打了水漂,反正死都不肯上车。
    容榕感叹高处不胜寒,只能自己开着这辆车到处骚包。
    走在马路上,旁边的车子都自动与它保持距离,隔壁的车道永远是空着的。
    她那时候张扬,还觉得蛮自豪的。
    后来被交警拦了好几回,怀疑她非法改装,容榕出示了行驶证,又解释自己已经去车管所做了登记,才算是了结了这件事儿。
    老爷子骂她活该,懒得替她擦屁股。
    这辆车就这么被搁置在车库,放在最角落里生灰。
    容榕有些不满:“为什么所有的车都被选走了,就单单不要我这辆?我这辆当婚车队的头牌,多拉风。”
    “男方毕竟在政府工作,不能太过奢靡,大小姐说怕被请去喝茶。”
    容榕嗤之以鼻,她就不信还要搞婚车彩排的婚礼能从俭到哪儿去。
    几个人还没上车,周围就聚集了好多人。
    还有人拿出手机偷偷拍照的。
    他们站在车子旁边,也被当成了动物园的猴子围观。
    有人认出了容榕,偷偷拍了照片传上了微博和论坛。
    【大榕榕是要结婚了吗?看到她接男朋友的父母上车了】
    配图是车子和几个当事人。
    大榕榕穿着简单的浅色风衣,妆容清淡,扎着舒适的高马尾,和沈渡站在一起。
    她平时的打扮都很年轻,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爱穿的风格,如今这身简约婉约的打扮,让她看上去成熟了不少。
    一看就知道是见男方长辈时最中规中矩的打扮。
    旁边还站着打扮正式的夫妇,其中中年男人的脸喜欢看财经杂志的都熟悉,珠三角地区的地产大亨沈柏林。
    总见他在沿海和对岸出席活动和会议,没想到这次居然能在内陆城市看见真人。
    【请问是按流程柠檬吗?】
    【这算不算门当户对的大陆最强联谊?】
    【如果大榕榕是个普通女孩或许我还能酸一下,她这种级别的豪门千金本来就是那个阶层的,从出生那一刻我就输了】
    【现在有钱人家的基因都这么好了吗?】
    【就我一个人注意到这辆车了?大榕榕的吗?】
    【大榕榕的,这车几年前就被人拍照传过论坛,当时好多人猜是哪位小公主的公主车】
    【几年前大榕榕不是还在念书吗?】
    【别人读大学就有劳斯莱斯接送,我读大学天天共享单车,酸了】
    【现在看到标题大榕榕的帖子,直接酸就对了】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辆骚包车是容榕的了。
    她红着脸请沈渡和他的父母上车。
    沈渡有些哭笑不得,伸手按在她的头顶上,夸赞道:“很特别的车子。”
    几个人上了车,车顶上的星空自动亮了起来。
    还是呈现渐变特效的,后排的一家三口,脸色跟随着变换的灯光时明时暗。
    因为要去摆放容家,他们穿的都挺正式的。
    路舒雅女士脖子上的akoya天女珍珠项链是容榕特意送给她的,配上驼色小西装,显得端庄典雅。
    三个人后方的y靠枕怎么看怎么违和。
    容榕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换掉低调成熟的黑色内饰,全都给布置成了粉色。
    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到家。
    老爷子早就接到了电话,提前在宅子门口等着,见人来了急忙让容青瓷扶着他快步往车子旁走去。
    早就听说过沈柏林的大名,但老爷子也是第一次见这位地产大亨。
    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将他们迎进了宅子。
    路上经过装修精巧的私人花园,沈爸爸笑意盈盈:“老爷子很会过日子啊,这花园比我们家的大气多了。”
    老爷子虽然心里得意,但面上还要保持着谦虚:“养老的地方总要花点心思的,沈先生还年轻,考虑这些还早得很呢。”
    进了宅子,容家上下早就在客厅等候。
    “突然造访,也没提前打声招呼,实在抱歉。”沈爸爸让路舒雅女士拿过礼盒,递给了门口的阿姨:“一点心意,还望诸位收下。”
    二叔笑得很客气:“沈总太客气了,您肯过来做客,就是我们的荣幸了。”
    “不过来不行啊,到底我们沈渡和榕榕谈恋爱,我们做父母的总要帮他拉点好感。”
    路舒雅女士抿唇笑:“其实我来过清河市好多次了,居然也拖到这时候才过来,好不容易等到沈渡他爸爸有空,就想着一起过来拜访。”
    “哪里的话,什么时候来都行,我们随时欢迎。”二婶抬手,将人领到沙发边:“快坐下休息。”
    两方友好会谈,场面正式,客套话频出。
    容榕从来没见过爷爷和二叔二婶这么和蔼可亲过,就连平时最喜欢板着脸的容青瓷都面带笑意,沈氏夫妇问什么,她就老实答什么。
    谈着谈着就谈到了生意。
    容榕眼见着老爷子和沈爸爸不知道怎么的,三言两语就谈成了粤区的地产生意。
    “我们的爱情最终还是没能逃脱物质的束缚。”容榕叹了口气,捧着脸感叹:“我是想要一份纯洁无瑕、不掺杂任何杂质的感情。”
    容青瓷抽了抽嘴角:“得了便宜就别卖乖了吧,你和沈渡在一起,咱家总要捞点好处的。”
    容榕自顾自幽怨道:“我对咱家而言,只是个联姻的工具吗?”
    “电视剧看多了你。”
    容青瓷翻了个白眼,不再理她。
    “榕榕这孩子父母过世的早,我们对她关心一直很少,不过好在她天性乐观,健健康康的长大了。我没什么能给她的,只希望能在我活着的时候,让她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用担心,等她找到了能照顾她的人,还能够继续宠着她。”容老爷子语气和蔼,眼神明朗:“现在家里有我小儿子一家撑着,她自己也找到了想做的事情,榕榕和沈渡的感情这么好,我很欣慰。”
    沈爸爸笑着点头:“榕榕是个好孩子。”
    “之前爷爷就怕榕榕找到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然后跟着吃苦。”容青瓷坐在老爷子身边,亲密的挽住了他的手臂,语气调侃:“我们家的小公主肯定是吃不了苦的,爷爷就怕她到时候后悔,哭着要回家。”
    容榕哎了一声:“我没那么娇气好吗?”
    “你还不娇气?”老爷子侧头瞪她:“你在深圳待了这么久,给人家添了多少麻烦,人家对你好,你倒还挺自豪啊。”
    容榕撇嘴,绞着手指不服气。
    沈渡放下茶杯,冲容榕轻轻笑了笑:“榕榕很好,在深圳那段时间,我们家里总是充满了笑声。”
    她听到了,咬唇给沈渡比了个爱的wink。
    沈渡捂嘴,忍住了从唇边差点溢出的笑声。
    “老爷子,听说你们家的大孙女要结婚了?”路舒雅女士双手合十,笑容可掬:“还没恭喜老爷子呢。”
    突然被cue的容青瓷,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
    老爷子盛情邀请:“沈先生沈太太还请一定要赏脸参加我们青瓷的婚礼。”
    沈爸爸点头:“恭敬不如从命了。”
    “哎,你逃婚的几率又变小了。”容榕站在沙发后头,撑着沙发垫凑到容青瓷耳边幸灾乐祸:“高兴吗?”
    容青瓷转头作势要打她:“闭嘴!”
    “青瓷,榕榕,不许闹。”二婶皱眉:“长辈还在说话呢。”
    二叔笑呵呵道:“姐妹俩估计是觉得我们说话没意思呢,你们上楼聊去吧,等青瓷结婚了,你们俩可就没这么多时间在一起了。”
    容青瓷起身,牵起容榕的手:“走,陪姐姐上楼聊天去。”
    容榕不情不愿的跟着容青瓷去了她房间。
    刚关上门,容青瓷那淡定的样子瞬间消失无踪,她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最后无奈的看着容榕:“我真的要结婚了吗?”
    “你不想结婚吗?”
    “我当然想啊,但不是跟徐东野。”容青瓷烦躁的揉乱了头发:“那天真不应该喝那么多酒的。”
    容榕抿唇:“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大哥吗?”
    “这不是我对他怎么样的问题,而是他对我怎么样。”容青瓷将她拉到床边,神情复杂:“我到现在还无法相信他喜欢我这件事,我跟他结婚,完全是因为我怀孕了,孩子正好是他的,我们彼此间没有感情基础,就算我能接受和没有感情的男人结婚,我也无法接受这个男人是徐东野。”
    容榕愣愣问她:“大哥那边怎么说的?”
    容青瓷摇头:“我不知道。”
    “我要是结了婚,就很难离了,等于将自己的下半生全都拿来做了这场婚姻的赌注。”容青瓷勉强笑了,无力的瘫倒在床上:“不瞒你说,我还真有逃婚的念头。”
    “以大哥的性格,如果他不想结婚,谁都逼不了他吧。”容榕跟着躺倒在她身边,侧过身子喃喃道:“他宁愿用你最讨厌的方式将你绑在身边,就算你逃了,应该也会把你抓回来吧。”
    容青瓷望着天花板,没说话。
    ***
    婚礼当天,两家包下了本市最大的希尔顿酒店。
    从早上六点开始,整个婚礼的流程就正式开始了。
    天色还没完全亮,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薄雾。
    容榕穿着伴娘服,到处找地方给容青瓷藏婚鞋。
    找了好半天也没找着好地方,最后搞得容青瓷烦躁,直接对着窗户把高跟鞋扔进了后院。
    几个伴娘目瞪口呆。
    这么不想新郎找到鞋子的新娘子,她们还真是第一次碰见。
    最后新郎是拿着高跟鞋进来的,直接把高跟鞋往新娘脚边一放,语气平静:“我可以带走新娘了吗?”
    伴娘们:“……”
    新娘:“……”
    别人抢新娘热热闹闹,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不是逗新郎就是逗新娘,偏偏这一对新人脸色都臭的要死,一副深受包办婚姻荼毒的厌世模样,伴郎伴娘团生怕开个玩笑就把这对新人给拆散,只好选择保持沉默。
    就这样沉默的给父母敬了茶,沉默的往酒店出发。
    婚礼会场花了不少心思布置,整个梦幻的西式童话风格。
    变奏的婚礼进行曲在会场回荡着。
    正中间两层楼高的led大屏里循环播放着婚纱照。
    说真的,摄影师估计也是头一次给脸这么臭的夫妻拍婚纱照。
    后来宣誓的时候,司仪拿着麦克风大声地问新娘:“请问我们的新娘子,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嫁给了我们英俊潇洒帅气的新郎!”
    容青瓷语气淡淡:“怀孕了。”
    司仪:“这真是…双喜临门啊!”
    容榕坐在最靠近舞台的亲属桌上,眼睁睁的看着徐东野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老爷子扶额:“多少人看着呢,这丫头就不能稍微给点面子吗!”
    沈家三口坐在同排的贵宾桌旁,路舒雅女士倒是看得挺开心的,跟沈渡开着玩笑:“榕榕的这个堂姐还真是挺有趣的。”
    沈渡挑眉,没有搭腔。
    等仪式好不容易结束了,新郎新娘要先下去换礼服,再出来给宾客敬酒。
    容榕总算看见容青瓷露出了今天整场婚礼上的第一个笑容,她直接端着酒,跟徐北也碰了个杯子,十分得意的冲他扬眉:“叫大嫂。”
    徐北也:“……”
    徐南烨在一旁笑看着,他的年轻妻子乖巧的叫了声“大嫂”。
    徐氏夫妇也催促着徐北也赶紧叫大嫂。
    “改不了口。”徐北也抽了抽嘴角,试图搪塞过去。
    徐东野语气低沉:“叫大嫂。”
    “……”
    大约坚持了几秒,徐北也终于妥协,叫了声“大嫂”。
    所有人都笑了,举杯同庆。
    容青瓷心情总算是好些了,从背后悄悄掐了掐徐东野的腰,踮脚在他耳边说了声谢谢。
    徐东野从背后将她的手拿到身前,和她十指紧扣,唇角微勾:“总算高兴点了吗?”
    容青瓷心虚的点了点头,又皱眉问他:“你不也一直板着脸?既然你也不想跟我结婚,为什么要答应这门婚事?”
    “我如果表现得太高兴,会让你觉得难过。”徐东野垂眸望着她,声音低冽:“会觉得是我强逼你结婚。”
    容青瓷:“难道不是?”
    “是,但我必须对你负责,而且那天我是想戴套的。”徐东野从容不迫,似乎有意要帮她记起那天:“是你说不舒服……”
    容青瓷急忙去堵他的嘴:“好了好了别说了!”
    徐东野果然没再继续说了。
    容青瓷只好认输:“行吧,脸也臭了一天了,刚刚徐北也那句大嫂总算让我解了气,我们都高兴点吧。”
    徐东野揽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轻笑:“我很高兴。”
    容青瓷觉得耳朵有些痒。
    宾客也不知道新郎新娘为什么忽然就高兴起来了,后来到了新娘扔捧花的环节,容青瓷拿过麦克风,语气带笑:“这捧花,我只想给一个人。”
    她提着裙摆走下了阶梯,径直朝容榕走去。
    塞进了她的怀中。
    会场顿时一阵尖叫。
    容榕愣愣问她:“就这么直接給我了吗?”
    “我妹夫沈渡呢?”容青瓷佯装不解的左看右看:“去拿个戒指而已,至于这么慢吗?”
    会场的灯骤暗。
    英俊挺拔的男人穿着正式的黑色西装站在聚光灯下。
    容榕睁大了眼看着他。
    他们什么时候策划的?
    之后沈渡是怎样半跪在自己的面前,又是怎样拿出那枚戒指的时候,容榕都快记不清了。
    她只听见,家人和朋友们都在催促她快点答应。
    所有人都让她答应,只有徐北也说着反话:“我们沈总还是不行啊,第一次求婚就被拒绝。”
    容榕回过神,侧头瞪他。
    徐北也的神色忽然变得温柔,只是说的话依旧吊儿郎当的没个正经样:“人膝盖都要跪麻了,影响的可是你的幸福哦。”
    她连忙蹲下身子,去查看沈渡的膝盖:“对不起,蹲麻了吗?”
    “嗯。”沈渡看着她,神色有些无奈:“所以快答应我吧。”
    容榕嘟唇:“我答应,你快起来吧。”
    “容家的小公主。”沈渡将戒指为她戴在无名指上,倾身在她手背一吻:“从此,你就是沈家的小公主了。”
    老爷子嫁孙女只有一个要求。
    她在容家千娇万宠着长大,只希望她嫁入夫家时,夫家能够一如既往地,爱她宠她,呵护她。
    沈渡都一一照办了。
    【大榕榕婚礼直播有人蹲吗!!!!】
    【观看的人太多了我被挤出直播间了!!爆哭!!】
    【啊啊啊啊要开始了!!!】
    【我这边网好卡!!有没有人截图!】
    【我们榕妹要结婚了!老粉骄傲】
    【榕妹冲鸭!!!】
    沉寂多时的“世界号”,终于在婚礼当天启程。
    维多利亚港上,天空碧蓝,海风温和,白色海鸥在海平面的那一端鸣叫着。
    巨大的邮轮鸣笛,激起阵阵涟漪。
    在“世界号”的船身上,刻着“shen&rong”的英文花体缩写。
    柏林、华渊和中润三家企业全程赞助,举办了为期一礼拜的海上婚礼。
    sahar的新品已经上架,纯白的少女婚嫁系列。
    封壳上印着一个穿着婚纱的新娘。
    “愿所有的女孩,都能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爱情”。
    “愿所有女孩,都能笑着面对生活中的一切”。
    ——“没有什么,比你笑起来时更好看了”。
    不施粉黛也好,出身普通也好,女孩儿的美千种万种,无论选择哪一种,都是最漂亮的。
    你们会找到幸福的,我保证。
    容榕致所有的女孩儿们。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写这个文的初衷很简单
    希望大家看文的时候,能够代入自己,体验一把幸福的人生
    这文缺点很多,更新时间还不稳定,图在这里给大家道歉,对不起大家了
    目前为止成绩最好的一本文,无论怎么样,我对这个成绩特别特别满意
    weibo和读者群都准备了抽奖,感兴趣的阔以去参加一下~
    谢谢大家三个月来的陪伴,鞠躬感谢
    谢谢大家喜欢这本文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字
    谢谢
    ***
    想看什么番外,可以报名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