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五一

第88章Olivia Burton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在爷爷家呢】
    容榕扭捏的打出了这么一句委婉的话。
    说是这么说,但她也是真的想见沈渡。
    拿着手机暗戳戳看沈渡会回复什么。
    【没事,关好门就行】
    她脸颊发烫,将手机藏在背后,偷偷笑出了声。
    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回一趟家。
    容榕小心翼翼上了楼,容青瓷刚好打开门出来,容榕立马心虚的稍息立正,乖乖站好。
    “你怎么了?”容青瓷察觉出她的不对劲,挑眉问她:“爷爷刚刚睡下了,别进去打扰他。”
    容榕摇头:“爷爷怎么样?”
    容青瓷没理解她的意思:“你指的是什么?身体怎么样,还是心情怎么样?他身体和心情都挺好的,躺床上躺惯了,天天有人伺候,懒得下床而已。”
    容榕舒了口气,小声说:“我想回趟家。”
    容青瓷领悟能力极强,瞬间就猜到了她想回家的目的:“见沈渡?”
    她呆住:“有这么明显吗?”
    “双目含春,满面桃花。”容青瓷伸手掐了把她的脸:“是个人都猜得到了。”
    容榕揉了揉自己的脸,企图掩盖表情。
    容青瓷耸肩:“好好谢谢他吧,他公司那些公关那段时间基本上都为你一人服务了。”
    姐妹俩并肩下了楼,容榕打算开车回家,刚想跟容青瓷道个别,就见她也拿起了沙发上的包包,冲她努了努下巴:“让我搭下你的顺风车,懒得开车了。”
    “你不留在家里吃晚饭吗?”
    “我晚上约了人。”
    容榕哦了一声,原本没想问她和谁吃饭,但心里又实在好奇。
    她今天打扮的挺有女人味,难得穿一身优雅的小裙子,头发好像也长长了些,发尾烫了个小卷,柔顺的落在肩膀上。
    容榕直觉不对,还是问了出来:“你跟谁吃饭啊?”
    容青瓷坦白的可怕,直截了当的说出了约会对象的大名:“魏琛。”
    容榕足足愣了半分钟,脑子里不停地飘过魏琛和容青瓷的脸,然后再拼凑在一起,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是因为工作吗?”
    “不是。”容青瓷理了理头发,冲她轻笑:“我在追魏助理。”
    “……”
    容青瓷不耐烦地推推她的肩膀:“行了别问了,走吧。”
    “你喜欢魏助理?”容榕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每个字都带着问号。
    容青瓷给她例举出了喜欢魏琛的理由:“他长得不错,性格也可以,最主要的是,逛街的时候他会帮我拿购物袋。”
    虽然理由挺充分,但容榕还是没法把这两人想到一块儿。
    容青瓷催促着正发愣的容榕,后者还原地纠结着,她干脆放弃了拉她回神,直接甩手:“算了,我自己开车,你慢慢在这儿发呆吧。”
    容榕回过神,抓住她的胳膊,语气有些严肃:“不许玩弄魏助理的感情。”
    “……”容青瓷顿了几秒,没想到她居然会说这个,敷衍的点了点头:“知道了,管家婆。”
    “我说这个可能有些多管闲事了。”容榕咬唇,吸吸鼻子还是冒死说出了可能得罪容青瓷的话:“但是谈恋爱要跟真正喜欢的人谈,如果只是为了忘记什么或是转移注意力,对另一个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容青瓷略微愣住。
    容榕继续说道:“魏助理是个很好的人。”
    “榕榕,我跟你坦白说,人都是非常情绪化的生物,包括感情,有时候你明知道那件事不对,你这么做是错的,可那一瞬间,或者是气恼,或者是烦躁,再或者是觉得委屈,即使是错的,你还是下意识的去做了。”容青瓷叹了声,幽幽望向大门外的园林景色:“我不是那种性格完美的人,甚至有很多缺点,很多事情,我优先考虑的就是自己。”
    门外树影沙沙,天色也有些晚了,夕阳顺着石子路透过层层树荫落进门内。
    容青瓷拍拍她的肩膀:“我还是自己开车吧,你不顺路,不麻烦你了。”
    说罢,她直接转身离去。
    地面上容青瓷的影子斜斜浅浅的,她挺起胸,自嘲的说了句:“我真是个人渣啊……”
    容榕也不知道自己站在门外发了多久的呆。
    直到徐东野的声音将她叫醒。
    他应该刚下班,手臂上还搭着微皱的西服外套,现在天气热,从来都是将衬衫扣系到最后一颗的徐东野居然也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衬衫向上挽起,露出结实有力的手臂。
    映在夕阳里,总是严肃着一张脸的徐东野身上居然落满了柔和。
    他蹙眉:“怎么站在这里发呆?”
    容榕摇摇头:“在想事情。”
    “进去吧,应该快开饭了。”
    徐家常年没人,二老退休后天天环游世界,放着三个儿子不管不顾的,日积月累,徐家三兄弟的伙食都是在容家解决的。
    二老每个月打仨儿子的伙食费过来,有时候真的给容榕还有种还在念书的错觉。
    放学回家了,家里没人,就去关系好的邻居家蹭饭。
    伙食费统一存在卡里头,老爷子财大气粗的表示不在乎那点钱,他嘴上总念叨徐家三个小子过来蹭饭,结果还是照旧让阿姨在餐桌上摆上他们的碗筷。
    容榕笑笑:“我回趟家,晚饭不在这儿吃了。”
    徐东野淡淡的点了点头,朝里看了看,轻声问她:“你姐姐在吗?”
    “她刚走。”容榕指着容青瓷离开的那个方向:“她今天跟人有约。”
    徐东野挑眉:“跟谁?”
    反正大哥也不认识,说了应该也没影响吧。
    “沈先生的助理。”
    他沉声:“男人?”
    “嗯,男人。”
    “她有没有跟你说,在哪儿有约?”
    容榕觉得徐东野有点太过关心了,揪着手指,抬眼不解的望着他:“大哥你干嘛问这么多?”
    徐东野的理由十分充分:“我喜欢你姐。”
    “……”
    这两个人都该死的坦白,让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徐东野又问了一遍:“在哪儿有约?”
    “我也不知道,我没问。”容榕抿唇,看他都跟看动物园的猴子似的,一脸的新奇意味:“你可以直接打电话问她。”
    不知道为什么,容榕忽然就从徐东野那冷硬的面庞上看出了那么点挣扎。
    和无措。
    她下意识的告诉自己肯定是看错了,冲他挥挥手以示道别:“我先走了。”
    “奇观,你俩居然凑在一块儿说话。”
    不远处正插着兜的徐北也,吊儿郎当的站在他几米处远,语气吊儿郎当:“聊什么呢?让我也听听呗?”
    “大哥问我……”容榕刚要说明,就被徐东野瞬间冷凝下来的眼神给吓住了。
    她原本就有点怕徐东野,还是闭嘴吧。
    容榕开车走离开了容宅。
    快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差不多全暗了,容榕给沈渡发了条消息,想要先在外面吃顿饭再回家。
    沈渡欣然同意,容榕直接将车转了向,往他公司那边开。
    骚包的银色跑车停在大厦大门口,容榕将上方的车顶收起来,手指敲打着方向盘等人。
    不一会儿,沈渡下来了。
    周围经过他的下属冲他一一点头问好。
    衬衫长裤,胸前系着宝蓝色的领带,银色的领针有些晃眼。
    男人的腿很长,不疾不徐的朝她走来,容榕计算了一下他的步子,想着沈渡要是用平常的速度跟她并肩走,她估计得要跑起来才能追上。
    容榕冲他比了个飞吻:“达令,你来了。”
    就跟那种富二代追小姑娘,在人公司楼下堵人的样子差不多。
    最近容榕的对他的称呼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沈渡只轻轻瞥了她一眼,随后很快的适应了这个新外号,打开车门上了车,语气清冽:“去哪儿?”
    容榕继续恶心他:“去你心里。”
    “……”
    沈渡默了几秒,没搭腔。
    容榕以为他被自己撩到了,正暗自得意着,结果男人不紧不慢的启唇,语气懒散而又平缓:“你已经在了。”
    打扰了。
    ***
    她订了间人不怎么多的餐厅,环境清幽,很适合约会。
    容榕带着沈渡直接在小包厢入了座,沈渡在点菜,容榕起身打算去洗手间理理着装。
    要绕过好几间包厢才能走出这条走廊,直达洗手间,容榕漫不经心的走着,正朝她相向而行的服务员手里端着大餐盘,那圆形的玻璃罩子还往外飘着干冰,走的小心翼翼的。
    容榕看了眼,七色马卡龙雪糕,很甜,但是样子很好看。
    她给服务员让了路,人冲她说了声谢谢。
    接着推开了一间包厢门。
    里头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哇,我最期待的冰淇淋来了耶!”
    嗓子像掐着水儿,容榕莫名其妙的就觉得熟悉。
    趁着服务员没关门,她戴了美瞳,视力5.0的眼睛瞬间就瞥见了里头那个娇滴滴的女人是谁。
    居然他妈的是容青瓷。
    这女的从来都不喜欢吃冰淇淋,她小时候爱吃雪糕,每回放学都要买,徐北也也爱吃,两个人站在小商店门口,吃的开心极了。
    容青瓷叉着腰破坏气氛,说吃冰淇淋会发胖,还会长蛀牙。
    结果十几年过去了,因为先天基因优越,容榕和徐北也不但没胖,反而身形完美,牙齿也是坚固又洁白,能直接去打高露洁广告的那种。
    容青瓷依旧不喜欢吃冰淇淋。
    魏琛的声音有些轻松:“我还以为小容总你不喜欢吃呢。”
    “谁说的,我最喜欢吃了,魏助理你好体贴哦。”容青瓷嗔笑一声,像是在撒娇。
    容榕原本以为容青瓷不喜欢魏琛。
    现在看来,有可能是她想岔了。
    门被关上了,服务员在用一种看偷窥狂的眼神警惕的看着她。
    容榕尴尬地摸摸鼻子,不舍的走开了。
    想了半天,觉得不搞点事心里头发痒,憋着怪难受的。
    她偷笑两声,决定搞点破坏,给徐东野发送了自己的地理位置。
    【蔓越莓包厢,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她想像徐东野那种一身正气的人,就算现在处于错综复杂的三角恋中,也应该不会阴险的真的杀过来。
    【谢谢】
    “……”原来男人在这方面真的很小气。
    容榕觉得她跟徐东野的关系好像因为容青瓷拉近了几分,大着胆子又发了句:【也不给点谢礼吗?】
    那边顿了几十秒,估计没想到她能这么得寸进尺。
    【给你买包】
    一想起大哥面无表情的跟她说“我给你买包”这种浪漫发言,她就觉得不能接受。
    容榕打了个哆嗦,快速回了包厢。
    接着一顿饭吃的挺漫不经心的,眼睛总乱瞟,夹土豆片的时候甚至还意外脱手了。
    她尴尬地看着地上阵亡的土豆片。
    沈渡放下餐具,神色淡定:“在想什么?”
    容榕心虚的低下头,喂了满嘴的食物进口,试图蒙混过关。
    沈渡略微蹙眉,神情很明显的阴沉了下来。
    后来吃完饭了,容榕也不愿意走,编了个烂到不行的理由非钉在凳子上要多吹会儿空调。
    她也不看沈渡,眼神总往外瞟。
    容榕今天打扮的挺漂亮,撑着下巴发呆,脸颊被挤得鼓压压的,从侧面看过去,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时而睫毛颤动两下,时而张着嘴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什么。
    手腕上戴着的on表上的小蜜蜂好像也在冲沈渡笑。
    下了飞机马上就赶到她身边,任由她靠在自己肩上哭了好久,又帮她找公关买水军压新闻。
    因为她这些日子都住在老爷子家里,沈渡不方便跟她见面,总往人家里跑显得不太礼貌。
    好不容易得到了小姑娘的首肯,今晚可以一起过夜了。
    结果呢。
    饶是沈渡这种喜行不露于色的冰山脸也遭不住了。
    被无视了一晚上,这谁能忍。
    他直接伸出手将小姑娘拉到了自己怀里,放腿上坐着。
    容榕反应不及,瞪大了一双杏眼呆愣愣的望着他,被男人一把挑起下巴,结结实实给吻住了。
    她有些害羞,正想闭眼。
    手机响了。
    容榕迅速推开沈渡,火急火燎的拿起手机,徐东野给她发了两个字。
    【我到了】
    容榕那颗八卦的心藏不住了,直接就对着手机笑了起来。
    沈渡还保持着环抱住她的姿势,现在怀里的人没了,他的姿势显得有些好笑。
    他放下手,压抑着怒意警告她:“把手机放下。”
    【我现在出来接你】
    容榕退后了几步,讪讪道:“我正在为他人的幸福而奔波着,别生气。”
    沈渡点头,扯了扯嘴角,眸色有些阴冷,反问她:“那我们的呢?”
    这怨妇般的质问让容榕沉默了。
    她真不是人,令人发指,居然冷落亲亲男朋友。
    几分钟后,容榕出来接徐东野了。
    旁边站着沈渡。
    徐东野跟沈渡打过交道,但是不熟,他只轻轻点头,淡淡打了声招呼:“沈总。”
    沈渡的眼刀子唰唰唰的飞过来。
    两个男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平易近人的类型,沈渡是心情不好,徐东野是天生就面瘫。
    气氛霎冷。
    徐东野不禁想是不是以前帮市长批文件的时候,写评语时无意识得罪了沈渡。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一个文案快啦~~~
    写完最后一个文案就要完结辽
    辛苦大家追更到这里,感谢感谢,完结后会抽奖哒,读者群也会发红包
    爱你们
    ***
    on:比较小众的牌子,它们家的手表都很好看,我买了那款小蜜蜂哒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maggie970807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maggie970807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maggie970807、是奶糖吖、2个;十八手相小知、王二痣、蓝色的诗经、moniquedilili、是你吖———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quedilili4个;楚苏2个;是奶糖吖、、不催更读者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是奶糖吖、个;个;小药25个;楚苏个;清酒系6个;娃哈哈哈哈哈哈、detachment5个;是你吖———、云栖呀、cc、359237174个;南北3个;时光清浅慕南城、一个人的小幸福、倦爷的小鲸鱼、永远不放弃2个;2190899、紫珊呐呐、张张张张娉、我就冲着森森来晋江的、m壹壹壹壹壹、尘羽、绅士、37507102、葛葛小絲、、someq、蓝色的诗经、清酒、软夫人、稚歌鸭、一叶清邈、弗雷尔、歆白、大大大大福、袋鼠鼠、江江、凉凉姐、浅浅是仙子呀、薛梨、?、唯颖吖、22642372、滚粗白日依山尽、yww、炸毛受、柠檬味的草莓、24060397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